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专访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医疗改革没有终点,希望把绿色医疗理念推行全国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25 17:30:08

◎2012年,由深圳市政府和香港大学合办的港大深圳医院正式开业。其致力于融合香港医疗的公益性和内地医疗的高效率,以带动内地公立医院改革。

◎卢宠茂为港大深圳医院推行的绿色医疗举了个例子,“十年前我们刚来的时候,所有医院都是没有预约制度的。当时病人不预约,也不相信预约制度……现在可以说全国都在推预约制,病人也都很接受。”

◎绿色医疗的内涵包括强调公益性,门诊不输液,暴力零容忍,红包回扣零容忍……如今,这些都在全国推广。

每经记者 陈浩    深圳报道    每经编辑 文多    

2012年7月1日,肩负着探路内地公立医院改革的使命,由深圳市政府和香港大学合办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以下简称港大深圳医院)正式开业。

作为首个深港合作的医疗创新工程,港大深圳医院致力于融合香港医疗的公益性和内地医疗的高效率,以带动内地公立医院改革。在成立后,港大深圳医院率先推行高薪养廉、取消门诊输液、打包收费、全预约制度等一系列改革措施,在内地医改中承担了先行示范作用。

成立十年后,港大深圳医院如何总结改革经验?未来,又将如何继续深化改革?5月20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通过视频专访了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他向记者表示,改革是没有终点的,未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医改这么大的课题,其范畴远远超出我们一家医院所能承担的,很多方面都在努力,我们只是起到了比较特殊的先行示范作用。我相信我们的绿色医疗是可以复制的,也希望把我们的绿色医疗理念推行全国。”卢宠茂称。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谈疫情影响:疫情让我们加深了对内地的了解

NBD:新冠疫情暴发两年多了,深港通关仍然受阻,疫情如何改变您和家在香港的医生的生活?

卢宠茂:以前我们是“白天深圳人、晚上香港人”,都是当天来回深港两地的。但是疫情之下,深港通关受阻,往返需要隔离,我现在来回一次最少要花二十多天,通关成本增加了很多。

另一方面,我们从以往的“白天深圳人”,变成了现在的“24小时深圳人”,我们对医院和深圳都更加了解了。我们不能每天来来回回,只能在深圳住一段时间。很多同事跟我一样,也住在深圳,几个月才回一次香港。以往我们都忙于医院里的工作,没有时间在深圳去逛去看。现在住在深圳了,对深圳的基建、交通,以及整个市民生活都有了更好的了解。我们去了深圳很多的公园,像深圳湾公园、莲花山公园、南山公园,我们很多医生假期都会去逛一下。

NBD:从这十年的历程来看,香港过来的医生愿意待在内地长久发展吗?

卢宠茂:我们医院现在大概有40个香港同事经常在这边工作,有些因为家人原因回香港了,也有些已经在深圳待了两年多,他们在深圳租了房子,也有同事买了房子。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他们愿意在深圳扎根下来。

能不能让更多香港医生到内地来工作,我觉得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需要有港大深圳医院这样的平台。两地在医疗制度和文化方面确实有很大的差异,我们医院是非常好的平台,融合了两地的文化和制度,香港的医护人员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适应内地的医疗环境。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多像我们医院这样的平台,这样就可以吸引更多的香港医生过来工作。

NBD:港大深圳医院最早实行全员聘用制度,所有员工均没有编制,这在人才引进上是否遇到了阻力和挑战?

卢宠茂:我们原本以为去编制是国家医改的方向,但是现在好像没有全面推进,不是所有的医院都在去编制。这对我们招聘人才确实有很大的阻力,一些像我们这样没有编制的医院,会很难跟其他有编制的医院去竞争人才。年轻的医生可能好一点,他们没有过多考虑养老金这些问题。但是那些年资比较高的医生,他们考虑到可能再有10年就退休了,就会考虑退休后养老金这些福利,就不愿意过来。

我们在没有编制的情况下去跟其他医院竞争人才,就要相应地给员工合理的工资福利,这对我们的财政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们不能给员工编制里的福利,那么我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在薪酬方面去努力了。所以我希望,医疗行业到底应不应该有编制,需要有一个比较明确清晰的方向。要是方向是没编制,那么大家都应该没有编制;要是方向是有编制的话,那么在不同的医院都应该要有一定比例的编制。

谈高薪养廉:医疗行业不能以赚钱为核心

NBD:港大深圳医院以高薪养廉闻名,从这10年的经历来看,您认为医院的高薪养廉效果如何?

卢宠茂:高薪养廉是全世界都应该坚持的方向,特别是在医疗行业,贪腐对医疗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也是不可接受的事情。像过度医疗、滥用药物这些,都是由贪腐引申出来的。对企业来说,可以以赚钱为中心,赚钱是衡量企业成功的标准。但是对医疗行业来说,要是以赚钱为核心了,可能就会影响到病人的健康。

我们员工薪酬中固定工资的比例很高,近70%的薪酬是固定的,也有一些绩效考核,但是绩效考核不会跟医生的门诊量、开药量、检查量挂钩,不会诱导医生去多开药多做检查,也不允许医生跟厂商有联系。我们对红包零容忍,对回扣零容忍,医院里面有一个十大“家规”,如果有员工违规了,我们都不会容忍。我们也是尽了自己的力量去推动高薪养廉,政府和社会各界对我们都很认可。通过我们这十年的示范作用,我们的高薪养廉政策对整个医疗行业也有一些带动作用。

NBD:医院此前公开表示,在创立以后5年内要实现盈亏平衡,现在医院每年的财务情况如何?

卢宠茂:很多人以为我们是有特权的医院,以为政府一直给我们很多的财政补贴,其实我们从来没有特殊的财政补贴。香港医务人员的工资水平比内地要高,所以我们也承担了深港合作的成本。大家都知道,改革是很不容易的,会带来很多成本,包括刚才讲到的高薪养廉、不过度医疗。我们最初几年确实很不容易,因为既承担了深港合作的成本,也承担了改革的成本。在没有特殊的财政补贴的情况下,我们在2018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到现在也还是可以维持一定的盈余。

我想强调一点,我们从香港大学来到深圳,是为了医疗改革。在改革中,财政的可持续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们不只是在医疗服务和管理制度上进行改革,对于医疗财政,我们也提出了很多改革意见。医疗机构的财政问题很重要,但是不应该放在首要位置,医疗机构应该先提高医疗服务质量。特别是对公立医院来说,应该更加强调公益属性。做好公益性之后,我们再去处理财政问题。我觉得一个医院要是做好了公益性,得到政府和社会的认可,最终会得到所有人的支持。

NBD:医院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实现收支平衡?

卢宠茂:一个是在运营上提高质量、增加效率。我们在2016年之后采取了很多措施,鼓励大家增加效率,同时也要控制好成本。另外一个是收费改革,比如打包收费,这个也是比较创新的举措。很多人觉得港大深圳医院又不多开药,又不多做检查,我们的平均治疗费用是比其他市属同级医院要低的。比方说住院费用,我们病人的花费比其他同级医院可能低了20%到30%左右。

很多医院为了创收,给病人开了很多不必要的药物,用很贵的耗材,通过这些去赚钱,但是那些钱最终大部分去了厂家那里。我们控制过度医疗,控制耗材药品的使用,不多做乱做检查,最终病人的花费降低了,但是医院的医疗服务性收入提高了。我们的收入含金量比较高,反映了我们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这也是国家鼓励医院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方向,希望医院大部分的收入不是靠卖药品耗材,要提升医护人员的服务性收入,这是医疗行业的价值所在。

还有一点,我们非常鼓励社会捐赠,我们已经有大约1.5亿元的公益性捐赠。这种捐赠其实不单是钱的问题,也是代表对我们医院公益性的认可,他们相信我们才会无偿捐赠。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建立一种文化,整个社会要知道,公立医疗不单是病人的问题,医院的问题,政府的问题,整个社会都应该承担责任,有能力的人应该支持公立医院的发展。

谈医疗改革:希望把绿色医疗理念推行全国

NBD:港大深圳医院推行的绿色医疗有哪些方面的内涵?

卢宠茂:在制度文化上,绿色医疗主要涉及办医、管医、行医、就医这4个层面。我举一些例子,比如说全预约制。现在所有的医院都推行门诊预约制度,但是十年前我们刚来的时候,所有医院都是没有预约制度的。当时病人不预约,也不相信预约制度,他们还是直接跑到诊室门口,把头探进去张望。最初我们遇到很大阻力,因为其他医院都不需要预约,病人来了不预约,他还是用自己的方法看病。但是我们还是坚持通过示范来推动预约制度,现在可以说全国都在推预约制,病人也都很接受,也提升了医疗的效率和质量。

绿色医疗的内涵,比如强调公益性,门诊不输液,暴力零容忍,红包回扣零容忍,团队诊疗,这些都在全国推广,我觉得我们医院是可以起到示范作用的。当然医改这么大的课题,其范畴远远超出我们一家医院所能承担的,很多方面都在努力,我们只是起到了比较特殊的先行示范作用。我相信我们的绿色医疗是可以复制的,也希望把我们的绿色医疗理念推行全国。

NBD:改革难免会遇到阻力和挑战,在这十年中的改革中,有没有推行不下去的一些措施或者制度?

卢宠茂:确实是有的,有些是落不了地,有些是落地之后效果不好。比如我们的薪酬制度,香港医生薪酬是百分百的固定工资,没有绩效考核。但是内地医生薪酬大部分是绩效奖金,有些医院固定工资比例只有10%到20%。两个做法都非常极端。比如我的工资是百分百固定的,一点绩效都没有,我做1000个手术跟做10个手术,工资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医院刚开的时候,也希望把香港这种高薪养廉制度带过来。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当时真的是不成功。因为内地的同事都习惯了绩效鼓励,没有绩效就没有积极性。当时我们发现员工的积极性不够,因为他们工资是固定的,有些人说,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就形成了这种理念。所以香港那种百分百的固定薪酬就不成功,落不了地。

所以我们也是通过改革找到一个平衡点,我们现在员工薪酬里固定工资是60%多,绩效奖励大概是30%多。我们要达到一种效果,既让员工有积极性,也不会鼓励他们过度医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我们医院有香港的元素,但也融合了内地的优点,这是深港合作融合两地优点的一个方向。我也希望把这种薪酬理念带回香港,我觉得这对提升香港医疗的效率也是非常重要的。现在香港公立医院效率确实不高,很多病人等候的时间非常长,我希望通过这种创新的薪酬制度,来提高香港医生的效率。

NBD:从医改来看,您认为港大深圳医院目前走到哪一步了?下一个十年,您认为要朝哪些方向继续深化改革?

卢宠茂:改革是没有终点的,我们医院作为医改试点已经成立十年了,是有一点阶段性成果,但不能说是成功了,未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比方说提高员工固定薪酬的比例,提高医院在人员支出上的比重,提高医院收入里面医疗服务性收入的比重,这一系列都是绿色医疗的方向,也是我们未来要走的路。

NBD:深港医疗一体化是大势所趋,您能介绍一下医院有哪些举措来推动深港医疗一体化吗?

卢宠茂:像港澳药械通、跨境医疗服务、香港长者医疗券、探索医院评审国际认证标准,这些都是推动深港医疗一体化的突破点,都能令深圳的医疗水平跟香港同质化,让整个大湾区的医疗同质化。比如说港澳药械通,目前医院已经引进了13种临床急需进口药品和8种进口医疗器械,有很多内地患者已经享受到了这个政策带来的福利。另外,香港国际化程度很高,是国际很认可的一个地方,我也希望通过香港这个窗口,把内地的一些标准先带到香港,然后再带到全世界。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医疗服务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