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雅培陷召回门:超10城多个患儿家庭追问真相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4-17 22:17:47

每经记者 杜蔚 丁舟洋    每经编辑 段 炼    

4月18日,是万千家长焦灼不安的第59天。

2月18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FDA)宣布,正在调查4名婴儿感染坂崎克罗诺杆菌等细菌的投诉,其中两例死亡,他们均食用了雅培公司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Sturgis)工厂生产的奶粉产品。

不到48小时,中国海关总署在官网发布“雅培中国召回其销售的一款特医产品”,提醒消费者立刻暂停食用雅培“喜康宝贝添”母乳强化剂。

视觉中国图

早产儿和体重增长较慢的婴儿通常会被医生建议使用母乳强化剂追赶生长,强化剂需加入母乳食用。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每年约有1500万早产儿出生。其中我国每年约有100万~200万早产儿,约占世界总数的10%。

雅培母乳强化剂顿时成为众多妈妈的心中之痛。“我一万次追问自己,如果当初不给孩子吃雅培母乳强化剂,是不是就不会付出如此沉痛的代价?”李超是一对双胞胎婴儿的母亲,她内心发出疑问,为何弟弟先行服用雅培母乳强化剂后不幸夭折?哥哥服用过程中数次细菌感染,一度命悬一线?这究竟和雅培母乳强化剂有没有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雅培母乳强化剂疑云并非只笼罩个别家庭。记者遍寻全国十多个城市近20个家庭,十多位婴儿出现腹胀、便血、小肠坏死等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家长们怀疑这与服用上述召回产品有关。

雅培一家美国工厂 查出致病菌

133岁的雅培,是全球医疗健康领域的巨头,曾以2120亿美元的市值,位列“2021全球上市公司百强企业”第四十五。据Euromonitor数据,2020年雅培以6.2%的市占率,在“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中排名第七。不只奶粉,雅培在中国销售多年的母乳强化剂,也是众多家长为孩子补充营养的首选。

据国内一位婴儿家长吴郁介绍,雅培一盒母乳强化剂580元,孩子一个月要食用近9盒,花费高达5000余元。

因此,当得知自家孩子食用的品牌,陷入疑似带有“坂崎克罗诺杆菌”而被FDA调查、中国海关宣布“立刻停用”后,中国家长再也坐不住了。

2月18日,FDA披露了对Sturgis工厂的首次调查报告,在审查公司内部记录时发现,坂崎克罗诺杆菌对工厂环境造成了污染,该公司因存在坂崎克罗诺杆菌而销毁了产品。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提示,坂崎克罗诺杆菌可能造成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婴儿、免疫力低下婴儿罹患脑膜炎、败血症或坏死性结肠炎,由坂崎克罗诺杆菌引发疾病而导致的死亡率可达40%~50%。

FDA3月22日的调查进展报告显示,在Sturgis工厂的婴儿奶粉生产环境及成品奶粉中发现坂崎克罗诺杆菌。而雅培中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回复则称,“FDA没有在雅培任何售出产品及相关留存样本中检测出含有克罗诺杆菌或沙门氏菌。”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继续确保在该工厂生产的产品被召回并退出市场。”FDA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对雅培和其工厂继续调查,如果有更多的消费者安全信息,将继续更新。”

目前,中国海关总署公开表示,将密切跟进FDA的调查进展,并及时向消费者通报。

雅培奶粉召回 在母婴市场发酵

随着FDA调查进展的更新,雅培奶粉召回事件在母婴市场持续发酵。

通过近两个月的调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遍寻全国十多个城市的的近20个家庭,有十多位婴儿出现腹胀、便血、小肠坏死等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甚至有一例病亡,家长们怀疑这与服用上述召回产品有关。

西南某市的双胞胎母亲李超告诉记者,在双胞胎出生第三天,各项指标更优的小双先行吃奶,医生建议食用母乳加强化剂,李超就近购买雅培母乳强化剂后,送到NICU医护人员手中,由专人负责喂食。

在服用的十多天里,住在保温箱的小双先后两次因细菌感染生命垂危,最终因抢救治疗无效,出生不到半个月、还无缘和母亲见上一面的小双便离开了人世。一个月后,大双开始食用雅培母乳强化剂,也遭受了细菌感染的折磨。李超疑惑,“两个孩子都是细菌感染,保温箱里哪来那么多细菌?”

令人揪心的孩子,痛不欲生的家庭,相似的“剧情”,还在多个城市上演。

2021年9月,湖南的张长安的早产儿,在满月出院后,遵照医嘱给孩子喂食母乳强化剂。据张长安介绍,吃下半包、仅0.5g的雅培母乳强化剂后,宝宝不到两小时就呼吸急促,送医后进行“各种抽血化验,脊椎穿刺,我和老公为没照顾好宝宝自责不已。”经检查,宝宝是细菌感染。

去年10月,生活在山东某市的诺风家30周的早产儿出世了。“宝宝17天的时候添加了雅培母乳强化剂,次日紧急转院,确诊为NEC(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医生跟孩子爸爸说做好心理准备,NEC有50%的死亡率。”

也是在去年,在北京,田力的早产宝宝服用雅培母乳强化剂几日后就出现便血,后确诊NEC。“经保守治疗后出现肠狭窄,做了结肠切除吻合手术。仅医院治疗的直接花销估计就有15万元。”田力说。

佟卓的孩子,因NEC被切除小肠,剩余部分不足50厘米,现患短肠综合征,至今还在住院治疗,据佟卓初步核算,目前已产生医疗费用等开支40余万元。

在寻找雅培母乳强化剂家庭时,记者了解到全国各地多个让孩子身体和家庭经济都遭到重创的案例。“最难的时候,我们付不出医药费,四处借钱。”李超说,为救大双李超家庭已花费20多万。

患者家长取证难 要求复检受阻

“此次喜康宝贝添产品的全国性主动召回,是出于对消费者安全的考虑,让消费者不再担忧,也是企业负责任的行为。”雅培中国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表示,“截至目前,主动召回工作已基本完成,产品已陆续入库封存,并严格按照政府相关要求进行处理。”

这些被雅培中国全面召回的母乳强化剂是否复检、复检结果如何,消费者无从知晓。家长唐萍在与雅培客服沟通时表示,想了解召回产品是否进行复检,并让雅培提供相关检测报告时,遭到对方拒绝。

“雅培一直让我找证据。”张长安说,自己都快当上“侦探”了,她的着急与无助,同样困扰着另外几个家庭。吴郁告诉记者,他先后咨询了5家机构,但都无法对孩子服用的母乳强化剂进行检测。记者亦询问多个检测机构,也是屡屡碰壁。

4月14日下午,李超在当地主管部门的主持下,与雅培方面进行二次调解。李超向记者表示,她要求雅培对召回的母乳强化剂进行复检,但在场雅培工作人员表示,召回产品已封存,不提供复检样品。对此,在场的主管部门人员认为,李超提出的复检要求合理。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全为先。作为国际知名品牌,雅培有义务也有责任将召回产品进行复检,并将结果告知消费者。”国家高级食品检验师王思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新生儿本身就是NEC易感人群,早产儿更易感是‘高危中的高危’。”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新生儿科的医生石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至于归因,家长无法论证,医生也无法下结论,这就是诊疗中的矛盾与复杂点。“仅归结为一个产品,显然不合适。”

一位三甲医院的儿科医生向记者表示,尽管无法证明产品直接致病,“但雅培需要拿出自己的态度,不能让患者提供确实拿不出的证明。后续可以看一下病例之间的相关性,比如全国有多起相关事件,这些关联性就是共性。”

对于婴儿患病是否与食用的雅培产品有直接关联,目前FDA也无定论。4月1日,FDA在调查进展中表示,在Sturgis工厂环境中所发现的坂崎克罗诺杆菌特定基因组成与病例报告中的并不匹配。

北京安博(成都)律师事务所陈籽行律师告诉记者,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家庭可直接向销售母乳强化剂的商家、雅培公司提起侵权诉讼。海外产品在进入中国前,海关有权对产品进行监督抽检。而对于在境内流通销售的产品,如果出现问题,消费者可向所在城市的相关主管部门进行投诉,“主管部门在接到投诉后有权对产品进行检验”。(每经记者许立波对本文亦有贡献。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受访家庭均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