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迪威迅上亿资金“迷局”调查丨应收账款方背后浮现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前监事身影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2-28 08:58:55

◎对于其他应收款中“其他往来、其他”的前五大交易方,迪威迅表示与大股东没有资金往来,不存在大股东或其关联方占用。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既然迪威迅逐渐剥离了南京迪威,为何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南京迪威的债务担保未解除?

每经记者 胥帅  郭荣村  范芊芊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得益于“东数西算”概念加身,迪威迅(300167,SZ)的股价在2月22日以大涨20%收盘,2月23日盘中一度大涨近20%。去年,迪威迅成为“打工皇帝”唐骏的增持标的,引发资本市场躁动。然而公司去年业绩预告出炉,预计全年亏损1.1亿元至1.45亿元,主要因应收款项和其他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等。迪威迅的应收账款问题一直是“老大难”。《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调查发现,迪威迅的应收账款方同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上市公司前员工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比如有应收账款方曾经的股东是迪威迅控股股东,且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董事是上市公司前任或者现任员工,还是监事会主席。又比如既然迪威迅逐渐剥离了南京迪威,为何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南京迪威的债务担保未解除?

一位曾就职于审计机构的注会向记者表示,应收账款方背后电话、邮箱等信息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信息重合,审计师一般都会怀疑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等风险,“看到了肯定会怀疑,有没有作为关联交易披露,没有,就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风险”。

现场实探:注册地未发现2020年第二大其他应收账款方

春节前,迪威迅披露了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1年亏损1.1亿元至1.45亿元,主要原因是应收款项和其他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预提股权激励费用及惠州项目应收与回款间的差额损失所导致。

迪威迅的应收账款问题一直是“老大难”,2021年半年报和2020年年报都有所提及。

2020年末,迪威迅其他应收款余额为1.5亿元,其中“其他往来、其他”金额为7354.96万元,前五大合计金额为6331.06万元。迪威迅的其他应收账款分为两类:一类是投资意向金,一类是项目拖欠款。

对于其他应收款中“其他往来、其他”的前五大交易方,迪威迅表示与大股东没有资金往来,不存在大股东或其关联方占用。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迪威迅主要的应收账款方包括银广厦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长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圣信息)、新疆中和阗盛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数字生活科技有限公司、中视士德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视士德)、南京迪威视讯技术有限公司、贵州海玲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首先看长圣信息和中视士德,这两家都涉及股权投资款。

2020年其他应收款中“其他往来、其他”第二大交易方长圣信息的期末余额是1600万元。该笔股权收购意向金于2017年12月支付。迪威迅欲待长圣信息投资条件成熟(能评获准)后完成股权收购或者在2021年度完成退款。

在2021年半年报问询函中,该笔款项继续被追问。迪威迅回复称,该项目是公司按照当时的业务发展规划进行的投资安排,该项目已完成了所有前期工作,具备商业实质。目前尚未取得进一步进展的原因是该项目截至回函日未获得能评指标的批复。

该投资安排真的具有商业实质吗?

长圣信息的工商注册地址为广州市花都区新华街莲塘村迎宾大道123号名高城12层8C室。1月中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该地址。因未预约,记者未被允许进入12楼。

名高城1楼大堂墙上有一块显示屏,屏上标注着各楼层的入住企业名称,但记者注意到,12楼并没有长圣信息。1208这个房间,对应的公司名称为深圳市****科技有限公司。

前台物业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名高城12楼没有叫长圣信息的企业,也没有8C这个房间号。

迪威迅在回复问询函时称,公司自2015年起即开始布局数据服务战略,长圣信息在广州市花都区空港物流产业园中申请投资建设数据中心,其一期计划按照国家A级和T3标准建设约3000个机柜数据中心的项目符合公司整体的业务规划,该项目整体估算为3.2亿元。基于此,公司于2017年12月与长圣信息签订了《投资意向协议》,同时支付其1600万元的投资意向款,约定其完成配套的前置性能评等指标申请,取得经营许可后公司完成投资。

长圣信息在花都的数据中心项目进展到底如何?

1月中旬,记者来到了花都区空港物流产业园,这是一片面积很大的物流基地,风格统一的一栋栋白色仓库分布在园区的道路两旁。

迪威迅官网介绍了广州长圣数据中心的情况,称“位于富力国际空港综合物流园,交通便利,辐射泛珠三角”、“本项目为迪威迅与广州电信合建机房”、“提供大容量网络节点”。

官网还披露了数据中心的图片,显示为j7栋。

记者在物流园找到了这栋楼,但其并非是长圣数据中心,而是一家叫“广东通用”的企业。里面的人员向记者确认,该楼栋没有长圣信息这家公司。

j7栋。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郭荣村 摄

记者来到物流园服务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信息库这些早就不在了,长圣信息没有在这里运营过,还没开始启动就搬走了,租了j12栋仓库,但是没有运营,一直空置着,没有装修,也没有人进来办公。

j12栋。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郭荣村 摄

j7栋的斜对面,就是j12栋。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不少工人出入,但工人都否认有长圣信息这家公司,在j12栋的楼体上,标注的名称为“SHEIN”,这是一家跨境B2C快时尚电商平台。

应收账款方同迪威迅及控股股东有“关联”

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1月18日,长圣信息两大股东陈志乐、余雷退出股东名单,迪威迅控股股东北京安策恒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策恒兴)成为新股东,持股100%。当年9月26日,长圣信息股东名单又发生变化,安策恒兴退出,杭州明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威投资)成为新股东,持股100%。

到了2019年5月,珠海市鼎恒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恒投资)成为长圣信息的新增股东,持股5%。目前,长圣信息的股权结构是广州长润云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0%,明威投资持股35%,鼎恒投资持股5%。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范芊芊 制图

实际上,在安策恒兴入股长圣信息时,汪俊同时成为长圣信息的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根据迪威迅2017年年报,汪俊当时还是上市公司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董事及副总经理。

与安策恒兴退出长圣信息股东名单的时间一致,2017年9月22日,汪俊不再是长圣信息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接替者叫陈伟。而在迪威迅IPO时,公司也有一名核心技术人员(研发部项目经理)叫陈伟。

从2018年4月25日开始,长圣信息的法定代表人又从陈伟变更为程皎,胡洁婷成为新增监事,叶雷霖则为经理。巧合的是,迪威迅现在的监事会主席和人力资源部经理也叫程皎。

同名的胡洁婷、叶雷霖,则在迪威迅子公司——鄂尔多斯市高投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任职。其中,叶雷霖是该公司董事,胡洁婷则为监事会主席。

另外,胡洁婷还是迪威迅全资子公司杭州荆灿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监事。

2017年1月18日~2017年9月26日,由于安策恒兴100%持股长圣信息,迪威迅和长圣信息也成为“兄弟”公司,与安策恒兴进出长圣信息神同步的是汪俊,在两家“兄弟”公司兼职。而在安策恒兴退出长圣信息股东名单后,陈伟、程皎、胡洁婷、叶雷霖这些长圣信息的关键人(或曾经的关键人),都能在迪威迅或其旗下公司找到同名者。

再来看明威投资。一个同样名叫陈伟的人,曾在2018年4月4日前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根据当时变更后的工商资料,李德伦成为新进股东,目前持股比例达40%。需要注意的是,李德伦目前是天域生态董事,曾在2015年12月至2018年7月期间任职于迪威迅。

需要指出的是,多个公开报道提及一处信息,即明威投资创始合伙人汪俊接受采访。而在一篇名为《最后一搏,拆解贾跃亭的美国资本局》中,汪俊是特约观察家,身份是杭州明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明和达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迪威迅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披露,汪俊是北京明和达咨询有限公司、深圳明和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深圳明和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历史总经理名单中也有一个名叫陈伟的人。

北京明和达咨询有限公司还和安策恒兴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安达智慧城市(北京)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已在2019年注销。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3月24日,迪威迅与明威投资、安策恒兴等拟共同设立总发行规模达5亿元的基金,当时明威投资的法定代表人还是陈伟。当时,迪威迅表示,明威投资与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之间均不存在关联关系。但一直到2017年年报,汪俊都是迪威迅的董事、副总经理。

2月中下旬,记者也拨通了明威投资的电话,欲以约稿方式联系汪俊。

“我给汪总反馈一下,再给您回过来。”对方在电话中表示。

深圳明和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另一股东是张天宇。记者也和其有简单对话。

记者:你现在还在安策恒兴吗?

张天宇:不在了。

记者:你是多久从安策恒兴离开的?

张天宇:不记得了。

而后,张天宇删除了记者的微信好友。

实际上,长圣信息的历史电话还和迪威迅实控人季刚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多家公司相同。

比如长圣信息2018年年报登记电话,同安策恒兴持股51%的企业深圳市迪威恒兴实业有限公司、安策恒兴深圳分公司、前海迪威恒兴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安策恒兴和迪威迅共同持股)等多家公司的电话一致。

应收账款方唯一股东信息与控股股东关联方重合

根据迪威迅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其他应收款中“其他往来、其他”第五大交易方为中视士德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对应期末余额为450万元,此笔股权收购意向金于2017年12月支付。迪威迅同样强调,与大股东没有资金往来,不存在大股东或其关联方占用的情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范芊芊 制图

中视士德的法定代表人是崔学民。而迪威迅全资子公司杭州荆灿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崔学民。

而长圣信息股东鼎恒投资,它还投资了一家公司——珠海市东方汇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法定代表人为崔学民。安策恒兴的董事也叫崔学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中视士德的唯一股东是深圳市亿数讯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数讯通)。黄妙兰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以及持股97.3%的股东。该企业邮箱是313205504@qq.com。记者查询该QQ信息发现,它曾在2014年5月22日发了一个信息,“手机坏了,今天找我打座机26727269。”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该QQ号(313205504)正是黄妙兰的。而亿数讯通历史邮箱也有“huangmiaolan”的前缀。

记者搜索“26727269”电话发现,加上深圳“0755”的区号,同该电话一致的是前文提过的前海迪威恒兴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长圣信息、安策恒兴持股49%的中威信安科技有限公司、安策恒兴持股51%的深圳市迪威恒兴实业有限公司、安策恒兴和迪威迅共同持股的前海迪威恒兴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而上述多数企业的邮箱也与亿数讯通一致。

不仅是座机和邮箱,亿数讯通的手机电话也同安策恒兴深圳分公司的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中视士德和深圳市迪威融汇投资有限公司还共同投资了中视华晟文化(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监事黄妙兰也是亿数讯通的法定代表人。

“卖子”时实控人债务担保却未解除

在2021年半年报中,迪威迅被问到公司其他应收款中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中第四名期末余额为1305万元,此笔款项为公司向南京迪威视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迪威”)支付的针对 2019年与其签订的产业园招商运营服务合同的履约保证金。

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迪威智成发展有限公司与南京迪威于2019 年签署《产业招商运营服务合同》。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累计支付履约保证金1305万元。项目持续变化,保证金未收回。

从表面的股权关系看,除了“迪威视讯”(迪威迅曾用名),南京迪威和迪威迅没有其他关系。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却从裁判文书网发现许为杰、南京迪威等民间借贷纠纷民事一审民事判决书。

该文件的发布时间是1月28日,共同被列为被告的不仅有南京迪威,还有安策恒兴、迪威迅实际控制人季刚、深圳市深炎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炎丰)等。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据法院查明的情况,2017年11月15日,许为杰作为委托人,宝生村镇银行作为受托人、南京迪威作为借款人,三方签订涉案《委托贷款合同》,约定许为杰委托宝生村镇银行向南京迪威发放贷款。贷款金额达8000万元,贷款利率为年利率21.6%。同日,南京迪威(抵押人)与宝生村镇银行(抵押权人)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合同》,约定南京迪威将位于海峡科工园南至玉山路、西至仁山路、东至礼泉路的土地使用权抵押给乙方,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苏(2017)宁浦不动产权第XXXXXX号,面积33608.73平方米。

然而奇怪的是,这块抵押土地正是迪威迅在官网提及的南京迪威先进视觉产业园,面积和方位都能对上。安策恒兴、季刚、深炎丰、上海软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软海电子)等为南京迪威债务提供担保。截至2019年5月20日,南京迪威尚拖欠利息200万元。根据裁判文书,软海电子于2020年8月13日注销。

记者注意到,南京迪威曾经是迪威迅的子公司,2015年5月19日,季刚还曾是南京迪威的法定代表人。2019年11月15日,迪威迅将南京迪威16.17%的股权以1860万元转让给中山高通。截至2019年12月31日,迪威迅已不持股南京迪威。

又比如既然迪威迅逐渐剥离了南京迪威,为何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南京迪威的债务担保未解除?

启信宝显示,目前,深炎丰持有南京迪威53.83%的股权,南京迪威现在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是谢兴建,其也是深炎丰的第一大股东、法定代表人。深炎丰年报登记邮箱也和上文提及的亿数讯通、安策恒兴控制的多家企业一致。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范芊芊 制图

至于深炎丰2019年年报登记的电话,也同上文提及的中威信安、安策恒兴深圳分公司的历史年报登记电话一致。值得一提的是,该登记电话只有7位,少写了一位。深炎丰2017年年报登记电话同迪威迅子公司深圳市迪威智成发展有限公司2017年年报电话一致。而且,深炎丰历史登记邮箱的“lifen@dvision.cn”、“liqing@dvision.cn”后缀同迪威迅官网域名、年报邮箱后缀一致。

此外,根据迪威迅招股说明书,在2008年3月12日选举的监事会成员中,谢兴建是其中一员。

值得玩味的是,谢兴建还是上文提及的鼎恒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及持股95%的大股东,后者是长圣信息的股东之一。

此外,谢兴建是深圳市迪威智慧城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后者由安策恒兴和深炎丰共同投资。邮箱地址也是上文提及的313205504@qq.com。

谢兴建还全资控制了深圳市仁兴立创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监事则是黄妙兰。2月24日,记者联系了谢兴建,想了解其和安策恒兴的关系。“现在我……不用,我以为是什么认识的人,谢谢你呀,不用。”对方说完就匆匆挂断电话。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市仁兴立创科技有限公司的年报登记电话和安策恒兴2020年年报登记电话一致。查询发现,该号码正是黄妙兰的手机电话。

根据迪威迅2013年年报,黄妙兰当时是迪威迅的监事,并且任副总经理助理。

2月中下旬,记者拨通了迪威迅总机电话,希望联系黄妙兰。从电话声中,接线员呼唤了一声“兰姐”。

随即,黄妙兰接了电话,“我已经不在迪威迅这边任职,只是偶尔过来一下。”有意思的是,偏偏就有这么巧,记者拨打迪威迅总机电话,黄妙兰恰好就在迪威迅公司里。

应账款方称部分项目未与迪威迅签

去年半年报显示,迪威迅应收账款中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分为无风险组合及账龄组合,报告期末无风险组合应收账款账面余额 4736.01万元。应收账款系公司建设的铜仁市纬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纬源投资)投资的市政工程项目。

2013年11月,公司与纬源投资签订《贵州碧江经济开发区“智慧产业园”一期工程施工合同》,合同总价3.95亿元,未回款4736.01万元。公司认为,因该商业用地的公允价值足以覆盖应收款项余额,故未计提坏账准备。

在此项目中,迪威迅是总承包方,纬源投资是发包方,承建方是深圳银广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记者注意到,迪威迅多个应收款背后也涉及纬源投资。据迪威迅公告内容,2015年8月,公司与银广厦就铜仁市碧江区滑石乡芭蕉村土地整治工程项目签订《合作经营协议书》。该项目于2016年7月完成竣工验收,于2018年8月份完成财政审计并取得审计报告。由于业主方即纬源投资支付迟缓未能回款。2020年底期末余额为3487.59万元。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记者注意到,迪威迅多个应收款背后也涉及纬源投资。2015年8月,公司与银广厦就铜仁市碧江区滑石乡芭蕉村土地整治工程项目签订《合作经营协议书》。该项目于2016年7月完成竣工验收,于2018年8月份完成财政审计并取得审计报告。由于业主方即纬源投资支付迟缓未能回款。2020年底期末余额为3487.59万元。

2017年11月,迪威迅子公司杭州荆灿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贵州海玲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铜仁·苏州文化博览示范园土地平整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因业主纬源投资项目支付延缓,报告期内暂未回款。

根据记者获取的铜仁市纬源2020非公开应收账款债权资产,截至2019年末,纬源投资的总资产为123.81亿元,负债64.5亿元,所有者权益59.32亿元。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46万元、1.62亿元和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48万元、3017.8万元和1.83亿元。从当时的资产和收入状况看,纬源投资状况还不错,那么为何迟迟不向迪威迅回款呢?

2月下旬,记者赶往铜仁市,向纬源投资求证其和迪威迅的来往资金问题。

纬源投资办公室。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对于“智慧产业园”一期工程,纬源投资法务风控部副部长张绍华向记者表示确实欠了迪威迅的钱。

“但我们不属于那种恶意拖欠,我们一直和他们商量会还。但在具体还款方式上,我们两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张绍华称,纬源投资被迪威迅起诉并被法院要求执行还款,纬源投资希望和迪威迅能庭外和解,可以在一两年时间内分期完成还款。今年春节前,张绍华曾代表纬源投资向迪威迅方面提出分期还款的和解方案,“他们还是不同意,坚持要一次性还款”。

对于迪威迅公告中所提的芭蕉村土地整治工程项目,张绍华表示纬源投资确实欠银广夏的钱,但欠款方没有迪威迅。至于迪威迅公告所提的铜仁·苏州文化博览示范园项目,张绍华则表示分包方也不是上文的贵州海玲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这个工程做了一半,并没有完工。”张绍华补充道。

对于迪威迅公告中的说法,张绍华表示可能是分包方又将工程转包,“但我们原则上是不允许转包”。

值得一提的是,纬源投资和迪威迅还共同投资成立了铜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前者持股20%,后者持股80%。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上文提及的程皎。该公司地址在碧江经济开发区“智慧产业园”内三楼。记者赶往实地发现,该三楼并非是铜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我们去年来这里,(铜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就不在这里了,早搬走了。”现场另一公司办公室职员表示。

记者从另一通道上三楼发现,一道铁门被锁住,上面张贴了四张封条,章印显示是铜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时间是2017年1月25日。要知道,这家公司成立时间是2016年10月14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奇怪的是,纬源投资不知道自己是铜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我们公司旗下没有这家公司,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是它们股东。当初,我们只是向迪威迅免费出租了厂房。”张绍华说。

对于记者的提问,“仅仅为个人对了解情况的描述,不对外作任何的关联性信息阐述。”张绍华补充道。

2月24日,记者致电迪威迅并发送了采访提纲,对方表示会向公司领导转告。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

2月27日,记者联系上了迪威迅董秘刘丹,其表示已经收到了采访提纲,“我们正在核实了,有了消息我们会回复的,预计下周。”记者进一步追问回复的具体时间,刘丹仅表示是在2月28日当周。截至发稿,迪威迅未就采访内容进行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迪威迅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