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专访原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赵华林:实现“双碳”目标要建碳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完善核查核算方法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19 22:43:45

每经记者 张怀水 每经编辑 陈星    

“十四五”时期,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了以降碳为重点战略方向、推动减污降碳协同增效、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由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

2021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坚定不移推进,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会议指出,要坚持全国统筹、节约优先、双轮驱动、内外畅通、防范风险的原则。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要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

“双碳”目标给我国碳排放踩下刹车,这不免对长期依赖传统化石能源的经济发展方式产生一定影响。如何协调绿色低碳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成为“十四五”时期一个新的时代命题。

当前,我国绿色发展进入了哪个阶段,面临哪些新形势?绿色发展的战略重点是什么?如何协调绿色环保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针对这一系列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在近期专访了原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赵华林。

减污降碳协同增效

NBD:绿色发展成为“十四五”时期乃至更长一段时间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词,当前,我国绿色发展进入到一个怎样的阶段?

赵华林:当前,中国生态文明进入了减污降碳协同增效的阶段。

这个阶段有以下几个转变。首先,在生态环境保护措施上,由末端治理向源头控制转变,向改变产业结构转变。用改变能源结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来解决环境问题,解决碳排放问题。

第二个转变是在生态环境保护路径上,过去是气候变化和污染防治分别推进,我几年前就呼吁,发展改革部门要关心环境保护,生态环境部门要关心气候变化。新阶段就是把减污和降碳协同起来。

第三,在生态环境质量上,以前是遏制污染恶化的趋势,而现在是明显改善,这是历史性、转折性的成就。现在已经到了由量到质的转变,结构发生了变化。所以从经济与环境的辩证关系来看,统筹生态环境和减排战略是必然的。

NBD:当前我国绿色发展面临着怎样的形势?

赵华林:先说国家面临的形势。当今,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没有改变。所以我们在做好应对各种挑战的同时要坚定信心,现在经济全球化仍然是重点。

此外,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激烈竞争前所未有,气候变化、疫情防控等全球性问题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前所未有。这就要求我们保持定力,抓住战略机遇,做好统筹,积极应对挑战。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

现在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三重压力,一个是需求收缩,需求端力度有所不足;第二个是供给冲击,例如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冲击;第三个是预期转弱。

实现“双碳”目标是系统工程

NBD:在统筹经济发展过程中,如何打好碳达峰碳中和这场硬仗?

赵华林:打好碳达峰碳中和这场硬仗,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要坚持五个统筹。要先立后破,先把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建立起来,再逐步减少煤炭消费,而不是先把煤炭消费控制住。没有煤用,能源供给无法保证,这样的减碳方法是不行的。

这些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作了部署。会议提出,要科学考核,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也就是说,因为太阳能、光伏以及水电等可再生能源没有污染,没有碳排放,因此不计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这大约可以释放10%左右的比例。同时,会议还提出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在日常生活中,发展公共交通是节能非常重要的手段。此外,以前单位的班车也很好,避免一人一车,非常节能环保。

NBD:此前,有些地方为了实现低碳发展出现了拉闸限电等“一刀切”现象,实现“双碳”目标需要处理好哪些关系?

赵华林:我认为第一是政府监管与市场机制的关系。第二个是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关系。因为要对峰值有所考虑,峰值越高,碳中和的时候就越难,所以这两个目标要相互协调。第三个是非化石能源与节能减排的关系。在加快光伏、风能发展的同时还要提倡节能。最后是国内减碳和与国际合作的关系,我们要尝试在国际领域里展开合作。

建碳排放总量控制制度

NBD:对于实现“双碳”目标,从制度设计层面来看,您有哪些建议?

赵华林:首先要建立碳排放总量控制制度,没有总量控制制度,碳交易等手段就推行不了。建立总量控制制度有几个阶段,此前,我们强调要以能源消耗总量控制为主,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控制为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要求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这个变化是很及时的。

其次,建立完善碳排放核查核算方法,淡化基数、算清增量、核实减量。碳排放怎么算,各个行业怎么算,如何评估,谁来评估,如何与国际接轨等,这些工作很复杂。只有出台核查核算制度,大家才能遵守规则,指标才能分解到各个行业,各企业才不会出现“打乱仗”的现象。

NBD:在推进绿色发展、实现“双碳”目标过程中,目前还存在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赵华林:目前的问题还是结构性、根源性、趋势性的压力总体没有改善。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提出,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包括深入推进碳达峰行动、聚焦国家重大战略打造绿色发展高地、推动能源清洁低碳转型、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推进清洁生产和能源资源节约高效利用、加强生态环境分区管控、加快形成绿色低碳生活方式。

所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蓝天保卫战、碧水保卫战、净土保卫战,要提高生态环境治理现代化水平,加大法治投入,促进经济政策、环境等方面的组织实施。

最后,我想强调,降碳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绿色转型,开启了生态文明从1.0版向2.0版的转变。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进入到源头管控、过程优化、末端治理、废物循环四个环节同时发力的新阶段,也进入到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运输结构、用地结构加快调整的新阶段。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