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关注!两名落马市委书记“压轴”出镜忏悔!“95后”侵吞公款近7000万,购买顶级网游装备...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19 14:15:46

每经编辑 彭水萍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9日信息显示,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于今晚八点档央视综合频道播出。

据“新闻联播”微信号此前消息,反腐大片《零容忍》共公分五集,分别为《不负十四亿》《打虎拍蝇》《惩前毖后》《系统施治》《永远在路上》,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等落马官员将现身说法。

前四集已先后播出,作为年度反腐大片《零容忍》的压轴片,《永远在路上》通过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案,安徽省滁州市基层公职人员张雨杰贪污巨额公款案,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案等典型案件,透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中国共产党必须永葆自我革命精神,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坚定不移推进反腐败斗争,以新时代党的伟大自我革命引领新的伟大社会革命。

干预司法,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为弟弟经商做靠山

《永远在路上》专题片显示,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并全面巩固,但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腐蚀和反腐蚀斗争长期存在,反腐败没有选择,必须知难而进。

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出镜忏悔,“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城市主政,现在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和罪行,痛悔不已。”

周江勇,党的十八大之后,曾在浙江省舟山市、温州市、杭州市多地担任一把手。他和弟弟周健勇一个从政、一个经商,利用公权力为弟弟经商提供帮助。2021年8月,在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任上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

2006年,在时任宁波市象山县委书记的周江勇的授意下,当地一家民营企业,和周健勇“合作”开办了宁波翔润石化科技有限公司,后来很快变成周健勇独立承包,但依然长期免费使用这家民营企业的土地、厂房和设备。通过免除租赁使用费的方式,多年来这家民营企业向周江勇兄弟输送利益达700多万元。与此对应,周江勇则利用职权为该公司在获取土地等方面提供帮助。

周江勇弟弟 周健勇:这个租金一直没付过,有这个关系在,也就让我用了,离开周江勇,他会吗?人家不会的。

2014年,周健勇和同乡周文勇等人以“合作”名义开办的永润石化科技有限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违规将炼油后的废渣运到山东倾倒在了农田里。山东警方正式立案,追溯源头查到了永润公司。周江勇为了让弟弟的公司获得轻处理,于是利用职务影响力,抢夺案件管辖权,让宁波当地警方立案调查。

周江勇:也是利用我的权力帮了他,本省来处理好一点,不采取刑事措施,能够采取行政罚款等等形式解决,等最后能够把它大事化小,早点了结。

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周江勇先后在涉及舟山、温州的多个项目中,按照周健勇传达的请托,为某建筑公司老板史时红提供帮助。周健勇则先后八次以“借款”为名收受史时红所送的钱财,总计金额达9000多万元。

周江勇:没有我的权力,周健勇什么都不是,没有我的牵线,他什么也干不了。

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利益输送背后的实质,是权力与资本的交易。领导干部用公权谋私利,自然让干部群众反感。巡视和信访渠道都陆续收到了一些关于周江勇弟弟经商问题的反映,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由此展开核查。在严肃的审查调查面前,只要存在权钱交易行为,不管如何掩盖,实际都难以遮蔽。

周江勇简历

周江勇,男,1967年9月生,汉族,浙江宁波人,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9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省委党校研究生,工商管理硕士。

曾任共青团鄞县县委常委、副书记,宁波市民政局政治处主任助理(挂职);共青团鄞县县委书记;鄞县鄞江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鄞县副县长;宁波市鄞州区副区长;象山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象山县委书记;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主任、象山县委书记;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宁波市委常委、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舟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舟山市委书记、市长,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浙江省海洋港口发展委员会(筹)副主任(兼);舟山市委书记,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浙江省海洋港口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兼);温州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等职。

他通过妻儿收受超亿元,出事后安排儿子儿媳外逃!曾违规推动海花岛项目

《永远在路上》专题片显示,反腐败高压态势下,腐败手段也在变异,隐蔽性进一步升级。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就试图通过多种手段来逃避监管。张琦表示:“我觉得在这些问题上不能侥幸,我自己没想到会落到这么一个下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显示,张琦于2020年3月4日被“双开”。2020年12月,张琦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查,他利用职权为他人在土地开发、项目承揽、工程推进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受贿达1.07亿余元。张琦收受这些钱物时,就试图通过看似合法的手段和繁复的花样来逃避监管。

在权钱交易途径上,张琦受贿的1亿余元中,本人直接收受的不到200万元,其余都是通过妻子儿子来收受的,而且拿“经营投资”当幌子。张琦的妻子钱玲早年就下海经商,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明令禁止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张琦安排妻子表面上和公司撇清关系,实际上藏身幕后控制。

在权钱交易具体手段上,张琦则用各种貌似合法的外壳来包装。他担任三亚市委书记期间,启动一条主干道的景观提升工程,这个标的额数亿元的工程,中标企业董事长张海林,正是和张琦有利益往来的关系户。一方面,张琦让妻子在“炒股”“理财”等貌似合法经济行为包装下,从张海林的企业收受上千万元贿赂;另一方面,他则通过表面合规的招投标程序,来掩盖收钱为张海林批项目的实质。

除了妻子,张琦还将儿子张岩也拉进了权钱交易之中。张岩早年留学加拿大。2012年,张琦出国,参加了儿子大学毕业典礼,并让儿子首次收受了陪同前往的一名老板送上的“生活费”。

张岩回国后提出想做生意,张琦就介绍各路老板给他认识,并再次向老板“借款”给儿子作为本钱。海南建丰旅业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海强就“借”给了张岩3000万元。

张琦和一些老板长期结成深度利益捆绑关系,形成“共腐圈”。他并不急于在当下兑现全部利益,而是精心布局,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乃至为自己的下一代作长远打算。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刘立锋:张琦还利用手中的这个权力,为(老板的)第二代谋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身份。实际上是为他儿子将来的发展铺路搭桥,更好地密切他儿子和这些老板、和老板的二代之间的关系。他的目的是为了权力和财富继续在二代之间的传承。

利益共同体的定律,从来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2019年,和张琦关系密切的一名老板被留置。张琦预感到可能会牵出自己,开始想方设法对抗组织调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刘立锋:他得知情况以后,第二天就安排他的儿子、儿媳出逃加拿大,还企图切割他和钱玲之间的关系,就是保自己,给多名与他有不正当经济往来的私营企业主联系,要求这些人出境躲避。

2019年9月,张琦被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由于他儿子涉案金额巨大,中国向全球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张琦这才深感后悔。

海南省委原常委 海口市委原书记 张琦:我特别后悔这件事,也是希望对我儿子说,他现在还年轻,不要自暴自弃,能尽快地回国来投案自首。

张琦到后期实际上非常后悔让儿子出逃,他是希望在他接受审查期间,能够把儿子劝回来。他给他儿子发了几十条微信,但他儿子始终没回,他感到比较伤心。张岩至今背负红通在海外东躲西藏。

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 张琦:是我毁了这个家庭,本来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一个美满的四代同堂的家庭,现在支离破碎。我现在不仅不能为国家尽忠,而且成了国家的罪人,尽孝也尽不了

此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1年3月发布“以案促改”文章称,张琦深耕海南30余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第一个海南本土成长起来的中管干部。他滥用公权、以权谋利,巧立名目填海造地、违规开发,把土地资源变成肆意切割的蛋糕、捞钱赚钱的工具,是“靠地敛财”“坐地生财”“借岛发财”的典型。

一是大肆填海造地、违规开发,捞取政治资本。张琦政绩观严重错位,好大喜功,为尽快捞政绩、谋升迁,不惜牺牲土地、海洋资源和生态环境。任儋州市委书记时,违规推动海花岛项目,涉及填海总面积783公顷。在他的极力推动下,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将填海项目拆分成36个面积小于27公顷的子项目瞒天过海,使得不过关的项目得以推进,该禁止的项目得以审批,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被永久破坏。

二是以项目带土地,帮助企业“跑马占地”。张琦在担任三亚市委书记期间,打着新能源汽车的幌子,帮助私营企业主违规获得17.4万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通过调高房地产用地比例谋取私利。2010年至2018年间,张琦帮助多名私营企业主在儋州、三亚、海口违规取得土地近7000亩。其中,帮助某地产商违规设置排他性竞买人条件,违法获取土地1000多亩,占用地质公园、生态林地,给国家造成数十亿元损失

三是醉心“人情工程”,打造共腐逐利小圈子。与不法商人以权力、利益为纽带拉拉扯扯,结成“共腐圈”。对上攀附逢迎,以招商引资为名,帮助领导亲属拿地拿项目;对同级和下级则施惠拉拢,还纵容妻子和儿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插手园林绿化工程,大肆敛财。

“95后”侵吞公款近7000万元,购买顶级网游装备

如何抵御物欲诱惑,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一名基层公职人员贪污公款数千万元,购买顶级网游装备,大肆奢侈消费,最终付出沉重代价。

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原工作人员张雨杰坦承,“开始消费之后,我发现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个消费欲望”。

2021年6月,一场司法拍卖引爆网络热议。一张没有任何实际功能的青眼白龙游戏卡,竞价就被抬到了8700万元。虽然这只是网友抱着凑热闹心态胡乱出价的结果,无人真的买单,导致流拍。但这张游戏卡和它曾经的主人张雨杰,却由此吸引了社会高度关注。

张雨杰是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2020年3月被留置。他的具体工作是在政务服务中心大厅窗口接待市民,收取买房托管资金,填写托管协议,开具银行存款凭证和资金托管凭证。经调查,他在2016年到2019年三年多时间里,采取收款不入账、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陆续侵吞公款竟达6900多万元。

他之所以产生侵吞公款的念头,就和玩网游有关。2016年的一天,一名买房人带着几万元现金来办理资金托管。由于按规定只能刷卡付款,张雨杰就先为他办理了手续,将现金存到自己卡里,打算第二天帮他刷卡支付。谁知当晚打游戏时,由于充值买装备,控制不住把这几万元全花光了。

让张雨杰欲罢不能的,是充值后完全不一样的游戏体验。在网游世界里,只要肯花钱,就能成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者。

张雨杰靠不断充值买顶级装备,登上了一款网游某赛区的排行榜榜首。他沉醉于在虚拟世界里用金钱买到的成就感,继而发展到在现实世界里,也用金钱来满足各种欲望。

调查发现,张雨杰贪污的近7000万元,到案发时几乎挥霍一空,花在游戏上的还是少数,大多数用在了各种高端消费上。他先后结交了三位女友,为她们购买各种奢侈品牌的服饰、手表、首饰,到各地旅游,一起体验各种奢华享受。海南一家酒店最贵的豪华海底套房10万元一晚,张雨杰和一名女友在这里就连住了四晚。

滁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黄安明:很长一段时间,你看他白天在滁州上班,他其实住在上海。每天晚上下班之后,从滁州坐高铁到上海。(在上海)租了一套房子,租金是三万八一个月。早上再坐最早的一班高铁到滁州来,到单位上班。

2019年,他打算结婚,便以女友名义购买了一套二手别墅,没交一分钱房款,利用职务之便虚开了一套资金托管手续,购房款就从资金池里支付了。

经调查,滁州市从市房产交易主管部门到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都存在失职失责。

2020年11月,张雨杰被判处无期徒刑。而需要深刻反思的,绝不仅仅是他个人。被挥霍的巨额资金大部分难以追回,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调查认定,各级共19名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负有不同程度责任,都被追责问责,其中交易管理科科长、副科长更是已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央视《永远在路上》

封面图片来源:《零容忍》预告片截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