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孙力军政治团伙五“虎”集体落马!王立科送9000多万元“小海鲜”,龚道安“感恩戴德”,“自己人”还有邓恢林、刘新云...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16 10:12:42

每经编辑 彭水萍

“年度反腐大片又来了!”

1月15日晚8时,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负十四亿》,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引起热烈反响。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6日凌晨信息,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极度腐化堕落的典型,是党的十九大以来查处的最严重的案件之一,体现了党中央对腐败分子和腐败行为零容忍的态度和决心。


孙力军等5名政法系统高官集体落马

“我一直在反思,我为什么犯了这么多错、走了这么远?通报内容是准确的,我的问题主要出在我丢失了理想信念。”

专题片第一集,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面对镜头忏悔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2021年9月,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通报指出其“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

随着孙力军的落马,龚道安、邓恢林、王立科、刘新云等一批政法系统领导干部被立案审查调查。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孙力军团伙的问题大都发生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滥用执法司法权,跟利益商人深度勾结。

专题片揭露,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正是“与利益商人深度勾结”的典型之一。他一方面利用权力帮多名老板办事,收受巨额贿赂,另一方面通过行贿,拉近自己与孙力军的关系。

为扩大“影响力”,孙力军不断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孙力军积极推荐运作,使时任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的龚道安被快速提拔,还为其解决孩子住房、安排亲属工作。时任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局长刘新云,也是在孙力军的运作下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为报答孙力军,刘新云私下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重要网络舆情,龚道安也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信息、汇报案件办理情况。他们违规提供给孙力军的材料,绝大部分孙力军无权知悉。

“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极度腐化堕落的典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指出。

“孙力军及其小圈子从一时繁荣到集体落马,看似突然,实则必然。”湖南工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邓联荣告诉记者:“对孙力军团伙的严厉查处,体现了党中央对腐败分子和腐败行为零容忍的态度和决心。”

“小海鲜”盒内装30万美元,王立科送9000多万攀附孙力军!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表示,孙力军大学毕业之后,一开始跟着几个温州商人倒卖钢材,当时的追求就是挣钱买房买车。后来,他父亲找关系,将他安排到卫生部门工作,他又开始琢磨怎么利用卫生医药资源挣钱。这样,刚踏进公务员队伍,孙力军的权力观、政绩观就已发生了极度扭曲。

2001年,孙力军就和一个做医药生意的老板商议,由孙力军负责介绍政府、医院关系,老板负责出资和公司运营,约定利益三七分成。当孙力军到公安部任职后,继续利用权力和地位影响为该公司处理法律纠纷、逃避监管处罚,并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进行权钱交易,收受巨额财物。

专题片称,2008年,孙力军调到北京工作后,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不法商人做生意提供帮助,不法商人则为他送上巨额贿赂。专案组最终查获的孙力军赃款赃物,包括巨额现金、名贵手表、金银珠宝、年份茅台、高档手机、名贵普洱茶等各种财物。

“我的权力变得更大了,犯了更严重的罪过。举个例子吧,我从来没有过闯红灯的历史,到了公安部之后,我认为闯红灯是很正常的。很小的一个例子,但这就是在思想上放松了自己、在心理上扭曲了自己、在行为上放纵了自己。”孙力军说。

据悉,王立科被提拔为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后,在一次公务中,认识了当时在公安部担任办公厅副主任的孙力军。

王立科:“我认识他的时候应该是2008年的下半年,他到省厅考察,觉得他是公安部领导,很年轻。”在王立科眼中,孙力军岗位重要、上升空间很大,于是借各种机会拉近关系。

2011年,他在孙力军到辽宁出差期间,首次送上一张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孙力军毫不推辞就收下了,也意味着接纳了王立科。此后,王立科多次专程到北京等地“看望”孙力军,送上银行卡、美元、公司股份。


孙力军:他每年大概四五次来北京,每次都给我30万美金,放在一个小的海鲜盒里面。他每次来就说,我给你送点“小海鲜”,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王立科历年送给孙力军的“小海鲜”,到案发时累计折合9000多万元,而孙力军也没有让他失望。

孙力军:他去了江苏当副省长、公安厅长,后来又当了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一路我都提供了帮助。我把他当作自己人。

龚道安由此对孙力军感恩戴德,言听计从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指出,到公安部之后,孙力军为了实现个人的政治目的,安插亲信,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他与团伙成员的交往完全建立在权权、权钱、权色交易的基础上。

在孙力军的价值观里,攫取更大的政治权力和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是密不可分的一体两面。2010年,在全国地市公安局长培训班上,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进入了孙力军的视野。他感到龚道安业务能力出众,于是主动拉拢示好,通过积极推荐运作,使得龚道安被提任为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之后又陆续提任技侦局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

龚道安表示,“孙力军直接跟我说,愿不愿意到公安部来、到技侦局来?我也感觉得到,孙力军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孙力军在业务上需要利用龚道安,因此他对待龚道安的方式,和对待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截然相反。从王立科身上,孙力军是大肆收钱;而对龚道安,则反过来大把花钱收买人心。他从受贿所得中拿出大笔资金,为龚道安解决孩子住房、安排亲属工作等各方面问题,还给龚道安下属团队发“奖金”,促使龚道安不遗余力地为他效命。

顾桧指出,龚道安由此对孙力军感恩戴德,言听计从,认为绑定了孙力军就是绑定了美好未来。这种丧失政治原则,不信组织信关系,搞团团伙伙、搞人身攀附的行为,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最终被查处的结局是必然的。

刘新云私下提供大量重要网络舆情,孙力军无权知悉

龚道安不仅自己为孙力军效命,还帮孙力军经营充实“小圈子”,向孙力军推荐时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孙力军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2014年,孙力军又物色到另一个“自己人”刘新云。刘新云原来是济南市公安局局长,一次公安部在山东有会议,刘新云负责安保,晚上主动到孙力军住所自我介绍,拉近关系。

孙力军也在物色“小圈子”成员,看到刘新云积极贴靠,马上心领神会。他向刘新云透露了当时正在查办的一起案件情况,既是炫耀自己能参与要案,也借此显示把刘新云列为了“自己人”。

“第一次见面就和我这么说,我当时就感到,这么重要的机密直接和我说,人家瞧得起咱。” 刘新云称。

经孙力军运作,2014年12月,刘新云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他一到北京,孙力军就安排饭局,和其他“小圈子”成员给他接风。


专题片透露,刘新云私下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重要网络舆情;龚道安也同样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信息、汇报案件办理情况。他们违规提供给孙力军的材料,绝大部分孙力军无权知悉。

经常向“小圈子”里的成员进行封官许愿

2018年,孙力军坐上了公安部副部长位置,他自恃是公安部最年轻的党委委员、副部长,有他人不具备的政治潜力和优势,野心更加膨胀,大搞腐败,图谋更高的领导岗位。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称,孙力军政治野心膨胀,谋求自己所谓更大发展,他为自己制订了一个“十五年规划”,争取要五年上一个台阶,并且在商人朋友之间吹嘘。他一边享受着吹捧,一边下定决心钻营,还经常向“小圈子”里的成员进行封官许愿。


专题片指出,以人身依附为底色的“小圈子”,只要某个成员的违纪违法行为暴露出来,就会牵出利益链上勾连捆绑的各色人等。孙力军及其“小圈子”从一时繁荣到集体落马,看似突然,实则必然。

孙力军说,“我一直在反思,我为什么犯了这么多错、走了这么远?通报内容是准确的,我的问题主要出在我丢失了理想信念。你是做公安的,是公平和正义的维护者,没想到自己成了一个法治建设或者是公平正义的破坏者。”

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党的十八大后,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的典型。目前,对孙力军政治团伙案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中央已决定对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等人立案审查调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孙东升指出,孙力军案件是一个典型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案件,特别是这些人顶风违纪、知法犯法,结党营私,搞团团伙伙,贪污贿赂数额巨大,影响非常恶劣,这是十九大以来我们查处的最严重的案件之一,体现了党中央对腐败分子和腐败行为零容忍的态度和决心。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零容忍》、公开信息等

封面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