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重磅!巨漳资本三大疑团待解:内地募资如何出境打新成谜,神秘投资人粟丽是谁?为何巨额投资后频繁撤资?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12 21:02:37

让不少投资者疑惑的是,为何一家股权类的私募基金却在从事着股票打新?为何公司在没有相关资格的背景下,能够境内募资到境外股票市场打新,那么资金是如何出境的呢?为何在巨漳资本很多有限合伙企业产品中都出现了一位神秘投资人“粟丽”的身影?为何粟丽在巨额投资后频繁撤资?

每经记者 阳鑫(化名) 每经编辑 吴永久

随着深圳前海巨漳资本事件的发酵,越来越多的疑问也浮出水面,有不少投资者疑惑的是,为何巨漳资本旗下大量有限合伙企业产品不在基金业协会备案?为何一家股权类的私募基金却在从事着股票打新?为何公司在没有相关资格的背景下,能够境内募资到境外股票市场打新,那么资金是如何出境的呢?为何在巨漳资本很多有限合伙企业产品中都出现了一位神秘投资人“粟丽”的身影?为何粟丽在巨额投资后频繁撤资?这些都是投资者质疑的问题。

股权类私募却专门从事港股等市场打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前海巨漳资本虽然目前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只有1只产品,但是据启信宝数据,目前前海巨漳资本处于存续状态的私募产品(有限合伙)合计超40只,也就是说,巨漳资本对外发行的非备案非托管的有限合伙私募产品超40只。其中巨漳资本在2021年就成立了13只有限合伙企业产品,不过这些有限合伙产品均没有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

深圳前海巨漳资本作为一家股权类私募,该公司却专门在港股及台湾的股票市场从事打新活动。据巨漳资本官微1月4日发布的2021年12月简报显示,公司去年12月份共参与了3只港股、13只台股新股投资,收益大幅领先于全球市场表现,其中港股打新收益为负,微博-SW收益率为-5.88%,百心安-B的收益率为-7.39%。值得注意的是,巨漳资本在台湾股票市场的打新收益几乎全是正收益,其中收益最高的是咏业,收益率为39.3%。从数据表可以看到,去年11月巨漳打新简报显示,共参与5只港股、12只台股新股投资,5只港股打新收益平平,但12只台股打新全部赚钱,其中康普这只新股收益率高达77.78%。

此外,据巨漳资本官微发布的2021年巨漳资本半年度投资报告中透露,2021年上半年,巨漳资本共参与了IPO新股投资66只,其中美股1只,收益率20%;港股30只,单票平均收益率33.22%;台股35只,单票平均收益33.62%。整体来看,单票平均收益率为33.23%。

2021年上半年新股标的破发率为19.7%,从已经清算的产品的投资回报来看,比如深圳市巨漳永睿一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在2016年1月设立,设立规模为2000万,完成清算的平均利润为34.5%。另外深圳市巨漳永睿二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6年12月,管理规模3000万,完成清算后的平均收益为31.13%。

从上述产品完成清算的业绩来看,平均收益在26%至34%之间。从巨漳资本提供的投资收益回报表来看,深圳市巨漳永睿系列产品合计13只,其中编号到了深圳市巨漳永睿二十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另外这些产品的规模也逐渐增加,由之前的2000万,到3000万,后来到了5000万,之后更是到了1亿元。有意思的是,上述产品规模都是整数,比如深圳市巨漳永睿十八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于2019年4月设立,管理规模1亿元,之后的巨漳永睿十九号、二十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管理规模都是1亿元。

境内募资境外打新,资金如何出境成谜?

在前海巨漳资本的两位实控人因意外事件不幸导致一死一重伤之后,从公司发布的公告来看,公安经济侦查部门及刑事调查部门已正式介入调查。目前该公司所有投资业务处于暂时停滞状态,包括资金募集、分红发放、产品赎回均已暂停。值得注意的是,一般的刑事案件都是公安刑警部门介入调查,为什么这起案件有经侦部门介入呢?深圳前海巨漳资本作为一家股权私募基金,发行产品不备案不说,其投向却是港股等境外股票市场打新。

现在内地外汇出境,每一笔资金外出都要经过外汇管理局的审批,而前海巨漳资本作为股权类私募基金在境内发行产品募集资金,是如何让这些资金出境参与打新的呢?一般而言,境内机构资金到境外市场投资交易,需要怎样的资格呢?对此,某熟悉港股市场投资的百亿级私募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私募资金出境一般都是找公募QDII、券商收益互换等这些渠道。

私募排排网基金经理胡泊告诉记者,港股是用现金申购的,所以要求必须在境外有港币才能参与港股的打新,因此简单的沪港通、深港通都是不能参与港股新股申购的。所以内地募集的资金如果想参与港股的打新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应该是QDII的资格,另一种方式是通过券商的收益互换,或者其它收益互换的方式来使内地的资金“出海”,到境外有港币现金,才能够参与港股的新股申购。

QDII是在一国境内设立,经该国有关部门批准从事境外证券市场的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业务的证券投资基金。对于QDII渠道,据记者调查,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并不具备QDII资格。国家外汇管理局于2021年12月15日发布的最新QDII名单显示,银行机构合计34家,公募基金以及大型资产管理机构在内的合计68家证券类的投资机构,还有保险机构、信托机构,但是没有前海巨漳资本的名字,会不会是借道呢?这个有待证实。

早在2016年7月26日,证监会就明确指出,“目前除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沪港通’机制外,未批准任何境内外机构开展为境内投资者参与境外证券交易提供服务的业务。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2021年10月下旬的一次演讲中指出,“跨境互联网券商属在我境内无照驾驶,属非法金融活动。”

为此记者电话联系了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官网留下的座机号码,但是一直未能接听。对此有从事港股投资的私募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境内私募基金的资金出境,有几种渠道,除了QDII渠道之外,无非就是券商的收益互换等渠道。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是设立离岸基金,离岸一般都是在开曼注册。不过目前只要涉及到海外资金的事都比较敏感,也属于灰色地带。包括前段时间,境外券商内地获客的问题,其实本质上它们都是境外券商,不允许在内地展业。互联网券商都是鼓动自然人去开设香港卡,然后同名出境。

自沪港通之后,越来越多的内地私募管理机构开始踏入港股市场,通过在香港设立公司来引入海外的投资者。据了解,许多私募基金有意向向香港申请牌照,将香港作为吸纳国际投资者的平台。在香港,每一类金融牌照对应一块业务,要从事相应的业务,就必须获得对应的牌照。只有获得了9号牌照,才能在香港发行私募基金、管理客户资金等。

神秘投资人粟丽是谁?巨额投资后频繁撤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巨漳财富为巨漳资本的全资子公司,实控人均为林淑青,2021年,巨漳资本成立了不少有限合伙企业。在这些有限合伙企业中,巨漳资本和巨漳财富作为GP,投资者购买LP份额。在部分合伙企业的LP中,有40多个合伙人。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合伙企业中只有粟丽1人,然后这些私募产品参与港股、台股的IPO打新。

值得注意的是,巨漳资本在1月4日官微发布了2021年半年报,其中展示了其28家合伙企业的设立规模、成立时间以及平均利润。

从管理规模来看,这些有限合伙产品在2019年4月前的规模在2000万至4000万之间,之后有限合伙产品的规模为1亿,完成清算时利润平均在20%以上,最高达34%。据启信宝数据,目前前海巨漳资本处于存续状态的私募产品(有限合伙)合计超40只,其中有13只有限合伙企业产品是巨漳资本在2021年成立的。这些在2021年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产品中,都出现了一位神秘的投资人“粟丽”,而且粟丽在巨额投资后不久,就会从这些有限合伙企业产品中撤资。

比如成立于2021年5月14日的深圳市巨漳仕精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启信宝信息显示,自然人粟丽持股比例为80%,深圳前海巨漳资本持股20%。该有限合伙企业成立后,粟丽成为公司受益所有人。不过到了2021年6月2日,该有限合伙企业进行了股东变更,深圳前海巨漳资本持股比例由之前的20%上升至100%,粟丽从该公司撤资。合伙企业实控人变更后,林淑青合计持股比例为95%。

深圳市巨漳仕精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出资人变更

(图片来源:启信宝)

另外成立于2021年5月25日的深圳市巨漳仕宁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巨漳资本出资2000万持股20%,自然人粟丽出资8000万持股80%。该产品成立不久,自然人粟丽就在2021年6月20日进行了实控人变更事宜,该合伙企业的实控人由粟丽变更为林淑青,变更后林淑青持股比例为19%。到了2021年10月4日,该有限合伙的股东再度出现变更,粟丽从该公司撤资,出资份额转让给了其他46位投资人。

深圳市巨漳仕图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出资人变更

(图片来源:启信宝)

2021年5月17日成立的深圳市巨漳仕僖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该合伙企业在2021年11月18日进行了出资人等事项的变更,变更前是自然人粟丽出资8000万占比80%,巨漳资本出资2000万持股20%。变更之后,巨漳资本出资2120万占比21.2%,其余出资份额变为其他39位投资者。

深圳市巨漳仕漾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出资人变更

(图片来源:启信宝)

成立于2021年7月28日的深圳市巨漳仕愿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自然人粟丽大比例投资后进行出资人变更,把出资份额转让给其它48位投资者。

深圳市巨漳仕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于2021年3月5日成立,从合伙人结构来看,巨漳资本出资1900万占比20%的股份;自然人粟丽出资7600万,占比80%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有限合伙产品在2021年12月8日进行了章程变更,变更后的出资比例为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出资2000万,占比20%的股份,其余出资份额转给了陈静510万、杜林芷100万等合计38位投资者。

深圳市巨漳仕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也是如此,产品成立于2021年3月5日,自然人粟丽出资7600万占比80%股份,巨漳资本出资1900万占比20%股权。到了2021年7月20日,粟丽从公司撤资,出资份额被转给了高胜国等合计42名投资者。神秘自然人股东粟丽并非是2021年才出现,早在2018年8月7日成立的深圳龙镁农业科技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也出现了粟丽的身影,该产品在2019年4月2日进行了投资人的变更,其自然人股东粟丽的股份转让给了方茜和马忠孝等两位投资者。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1036460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