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2021年470亿元票房背后 傅若清、王健儿、于冬、王中磊、王长田提出一个共同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30 16:34:41

◎几位头部影视公司掌舵人眼中的中国电影,依旧未能完全从疫情的创伤中恢复过来,大家都提到了最为严峻的问题:影片供给不足,档期集中化,腰部以下影片生存艰难。

◎“希望我们发扬企业家精神,在市场、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坚定信心,出好作品,向市场拿钱。这是我们唯一的生存之路,也是行业唯一的解困之路。”于冬说。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每经编辑 董兴生    

12月29日,距离2022年还剩下两天,复盘这一年的电影行业,关键词是什么?

是刷新了中国影史总票房纪录的《长津湖》?还是全年接近470亿元的票房成绩?

12月29日,第3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开幕论坛圆桌对话在厦门举办,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上海电影董事长王健儿,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于冬,华谊兄弟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和导演、监制黄建新齐聚一堂,谈到了后疫情时代中国电影面临的“危”与“机”。

论坛现场

有喜有忧,清醒面对。在以上几位头部影视公司掌舵人眼中的中国电影,依旧未能完全从疫情的创伤中恢复过来,大家都提到了最为严峻的问题:影片供给不足,档期集中化,腰部以下影片生存艰难,与刚刚发布的《2021强影之路》诸多观点不谋而合。

档期集中化,腰部以下影片生存艰难

2020年初疫情爆发至今,已经接近两年的时间,大家的生活早已恢复稳定,电影院在2020年下半年也重新营业。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所以人都在学习并适应新的节奏和发展规律,电影行业也发生了新变化。

作为全球恢复最快的电影市场,2021年的中国电影票房成绩傲人。今年票房前20名的影片中,只有《速度与激情9》《哥斯拉大战金刚》和《失控玩家》三部进口影片,这在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不可想象。王健儿观察到,2021年,《007:无暇赴死》《沙丘》等好莱坞大片进入中国电影市场,吸金能力并不尽如人意,反而给了中国电影市场绝佳的机会。“缩短了中国电影赶超世界先进电影水准的机会。”

王健儿

从大片上映的情况看,今年电影市场的春节档、国庆档等大档期都取得了超预期的成绩,《长津湖》《你好,李焕英》《唐人街探案3》三部影片的票房均在40亿元之上,令人惊喜。“大制作和小惊喜都有。《长津湖》作为中国电影历史上的扛鼎之作,激发了我们电影的极大信心;电影小黑马在今年也有很多,投资不大却受市场欢迎。”王健儿称。

不过,细看票房分布,年度票房榜第四名《我和我的父辈》降至14.8亿元。2021年这一整年,20亿元~40亿元的票房区间呈现断档的状态。

“我们今年的春节档、清明档、五一档、国庆档都拿下了很好的成绩,票房甚至超过2019年,成为历史上表现最好的档期,但是为什么我们全年的票房加起来达不到600亿?”于冬发出拷问,并表示这是突出的问题。

头部电影过度集中,在王长田看来,也是值得关注的现象,这直接影响腰部以下影片的创作和收益。龚宇则认为,用户观影习惯发生改变,逐渐将看电影当成了重大节日的活动。“如果说一个产业变成收入主要来自于断续点状的偶然现象,那更接近于赌博,我们需要平时的档期收入更高。”

由每日经济新闻和万达影视集团大数据中心出品的电影产业白皮书《2021强影之路》,详细剖析了“档期之变”。 根据数据,2021年假日档期票房贡献率接近7成,影片上映档期越来越集中于全年节假日,不论是春节、国庆的7天假日,还是悠长的暑期、贺岁档,在假期去看电影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娱乐消费方式。其次,后疫情时代,电影档期变动成为常态,小片随时定档、档期体量与影片体量越来越配位。

按照全年600亿的目标,日票房要达到1.65亿。但在非大档期,今年已多次出现连续数日日票房只有3000万元左右的情况。于冬总结,这暴露了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供给不足。“西方电影大国也面临一样的问题,甚至连《007:无暇赴死》这样的大片其实是2017年的库存。这对我们来说,既是挑战,又是黄金机遇期。我们如何加紧创作生产,加紧源头活水的供给,保证全年52个周末中非档期的40个周末有内容,对我们来说是挑战。”

“做年轻人的电影,才是电影院的未来”

每一次疫情的反复,都在给如何管理影片和影院提出新的挑战。值得肯定的是,疫情管理部门越来越理性。

不过,当电影供给无法跟上,终端的电影院仍要承受巨大的压力。王中磊表示,创作者在2022年应该多关注28岁以下的观众群体,多拍摄一些年轻人喜爱的题材类型。“做年轻人的电影,才是电影院的未来。”

王中磊

年轻用户“流失”这一观点,也是《2021强影之路》的观点之一。万达会员数据显示,年轻用户正在“流失”。各大视频网站琳琅满目的综艺,线下门店数量迅速增长的密室逃脱、剧本杀等新型娱乐形式抢占了年轻观众大量的娱乐时间。与此同时,吸引年轻人的院线电影数量并不可观。除几部典型的青春、恋爱题材外,让年轻人愿意花钱又花时间的品质影片着实不尽如人意。

年轻人跑向了短视频,跑向了线下娱乐活动,这一点龚宇深有同感。“如果多年供给不足,用户习惯形成固定后,大家就不那么爱看电影,要再召回观众就需要花费巨大时间和精力成本,电影行业会遭受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然而,龚宇观察发现,拥有120多年历史的电影产业谈不上衰落,因为观影刚需一直在,曾经存在的问题是烂片也有好票房,劣币驱逐了良币。“成熟的市场,交易会更公平,好作品也会有好的回报。”

黄建新问过傅若清,10月份《长津湖》加上《我和我的父辈》的票房占月票房的比例,得到回答:接近90%。

黄建新

电影院冷热不均,大片过度集中,造成中小影片退无可退,黄建新思考过“垄断”的问题。中国当前采取单院线发行模式,如果改为双院线发行,对影院和影片是不是会更好?

于冬提出了反对意见,也恰恰是因为在片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如果分线发行,会造成当下8万块银幕只剩下4万块能“苟活”。“我们连影院的租金上涨都承受不起了。”

于冬

数据显示,中国影院数量在不断增长,单影院的平均年龄在下降。王健儿认为,行业健康发展的前提是要考虑如何维持公共服务的健康发展水平。“我们怎么回归电影市场、电影公司,回归到多元化的内容生产和多元化的市场非常重要,这才是健康长远发展的重点。”

“用好作品,向市场拿钱”

即便困难重重,中国电影依旧存在希望。在恢复的过程中,傅若清深刻感受到创作者的精诚团结,尤其在预测2022年电影市场的话题上,大家一致坚信中国电影的高度会继续提升。

在向好的大背景下,傅若清认为,要克服的最大问题在于,中国电影在经历10余年的快速成长后,如何挤掉其中的泡沫,如何理性看待热情、金融、资本等对电影的使用。

资本向来是双刃剑,过热容易造成市场混乱,过冷会影响行业发展,这一点王长田、于冬都感受颇深。早在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王长田就说过:“资本在撤离这个市场,同时由于全社会的资金紧张,导致现在很多影视公司的项目融资都出现了困难,我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一两年时间里说不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

王长田

一语成谶,影视寒冬甚至比业内人所想的更持久。“整个行业的投资出现了严重的紧缺,许多电影公司经营出现了困难,创始人因为债权纠纷被限高、被强制执行、行业三角债的现象越多越多。”王长田补充说。

电影行业早过了躺着挣钱的阶段。当下,一方面因为投资收益减少,很多影片亏损;另一方面,市场水平提高,监管制度加强,导致大量影片积压,给企业资金周转造成麻烦。“投资的减少又会影响影片后续的生产,接下去可能会出现供应不上的情况。电影行业如果没有外来资金的投入,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王长田强调。

王长田道出了行业和市场存在的客观现实,电影院租金未降,观影人数却在下滑,更严峻的是电影票价在上涨。行业的钱来自哪里?怎么来?

于冬感触颇深:“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要抓创作,长田总说的我也非常赞同,这个行业资金严重不足。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都没钱,经营风险很大,对企业持续盈利能力要求又高,在这个时候对于在座的当家人来讲是算好账,勒紧裤带过日子,开源节流也好,过紧日子也好,压缩支出也好,都不能省创作的钱,不能减创作拍戏的钱,可以减接待的费用,可以少吃少喝,可以降低平时的消费。最终靠作品说话,靠作品向市场拿钱。希望我们发扬企业家精神,在市场、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坚定信心,出好作品,向市场拿钱。这是我们唯一的生存之路,也是行业唯一的解困之路。”

 图片来源:金鸡奖组委会、《2021强影之路》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金鸡奖 电影 票房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