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西瓜霜大王”邹节明突然病逝 桂林三金艰难转型谁来接棒?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23 14:18:16

◎谁来接棒,对于走在转型道路上的桂林三金非常重要。22日下午,公司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一任董事长人选还需要董事会开会讨论,目前尚无具体信息。

◎艰难转型中,接班人的身份尤为关键。比起外界关注的三位候选人,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认为,职业经理人是桂林三金更好的选择。

每经记者 岳琦    每经实习记者 林姿辰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截图

中药行业又有一位元老离开,在外界眼中他被称作“西瓜霜大王”。

12月22日中午,桂林三金(002275,SZ)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邹节明先生于2021年12月21日因病逝世,享年80岁。随后不久,公司官网登出讣告。

邹节明带领桂林三金走向现代中药的传奇故事为业界称道,但也留下家族企业的治理难题,以及中药企业的转型挑战。经记者梳理,邹节明两个具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儿子邹洵、邹准分别任公司副董事长和副总裁等高管职位,更具资历的老三金人、邹节明的“老战友”王许飞则担任总裁。

谁来接棒,对于走在转型道路上的桂林三金非常重要。22日下午,公司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一任董事长人选还需要董事会开会讨论,目前尚无具体信息。

邹节明的追悼会将于本周六(12月25日)举行,“西瓜霜大王”的一生已被历史收藏,但桂林三金的故事还要继续。

元老逝世:与桂林三金相互成就

“其实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和桂林三金一起,探索创新现代中药的道路。”2017年,桂林三金创立50周年时,邹节明这样描述自己与公司的相互成就。而站在今天的时点上回望,邹节明此言不虚。

1943年5月,邹节明出生于湖南常德,自幼对中医药感兴趣。18岁时,他考入武汉大学生物系药用植物专业,经过5年的本科学习和2年中药专业知识的学习,25岁的邹节明毕业后被分配到桂林,参与筹建桂林中药厂,这是桂林三金的前身。

但创立之初,中药厂的日子并不好过,缺乏独立厂房,生产方式传统,市场环境不利,产品缺乏创新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你是我们厂唯一一个大学生,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公开资料显示,邹节明没有辜负老厂长的信任,进入药厂后在桂林中药厂历任工人、技术员、研究室主任、技术与质检部门负责人、技术副厂长,并在1984年12月临危受命担任厂长。期间,他带头研发的西瓜霜、三金片等产品,直到今天都还是桂林三金的企业名片。

桂林三金的大事记也基本都有邹节明的身影。1992年,企业改革的风潮吹往全国各地,1994年,邹节明发起组建三金药业集团,任董事长兼总裁、集团总工程师、党委书记;2009年7月10日,桂林三金在深圳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当年IPO重启后的第一股,公司开始在资本市场留下发展足迹。

桂林三金官网显示,目前公司拥有200多个注册品种和13个药品剂型,拥有桂林西瓜霜、西瓜霜润喉片、三金片、脑脉泰胶囊等自主开发的独家特色品种42种。经过多年努力,三金在咽喉、口腔用药和泌尿系统用药方面已形成较强的专业和市场优势,代表产品三金西瓜霜系列、三金片多年稳居全国同类中成药前列。

直到去世,邹节明在桂林三林的工作时间超过50年,他曾说“我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好了桂林三金这家企业”。

有熟悉邹节明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今年6月,邹节明还到三金中药城新园区,现场听取技改项目进度汇报,深入车间感受精益改善成果,和不少基层员工都有交流,在场的人都对他的精神和好记性印象深刻。对于邹节明的逝世,他表示“他对企业和员工有感情,员工对他也很尊敬和爱戴”,“很是意外和悲痛”。

“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的‘信念’和‘坚持’,他对中医药事业是有着很强的信念感的。”另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接班人:“子承父业”还是“老友接棒”?

2017年,在桂林三金的50周年庆上,邹节明曾表示,企业50年,也需知天命,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企业的生命却可以延续。当时,这一发言引发了外界对于桂林三金接班人的猜想。如今,邹节明去世,猜想变成公司面临的现实问题。

目前,最有可能的三个候选人是邹节明的两个儿子邹洵、邹淮,以及公司现任副董事长、总裁王许飞。2020年年报显示,45岁的邹洵和41岁的邹淮均有留学经历,目前均担任桂林三金高管。其中,前者于1999年入驻桂林三金,目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常务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后者2010年进入公司,现任公司董事、副总裁。

王许飞则是邹节明的“老战友”。2020年年报显示,这位63岁的老员工在1984年进入桂林市中药厂工作后,历任公司技术员、生产科主任、技术科科长、销售科科长、厂长助理、副厂长、董事副总裁、财务负责人等职。

公告显示,邹节明直接持有公司9.05%股权,通过其自身及亲属直接间接合计持有公司41.80%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根据公司2020年年报,家属方面,邹节明的妻子翁毓玲持有桂林三金0.88%的股权,两个儿子并不直接持有公司股权。但公司总裁王许飞直接持股0.95%,间接持股5.64%。

在邹节明去世后,桂林三金现任董事人数减至8人,未低于《公司法》规定的董事会最低人数,除了上述提到的邹询、邹淮和王许飞,多位董事在桂林三金的工作时间都超过20年。

桂林三金与实控人之间的产权及控制关系。图片来源:2020年年报截图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记者表示,桂林三金目前的治理结构中残留了家族企业的痕迹,好的一面是公司执行力比较强,但在决策方面,容易有一言堂风险,这些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从外界来看(谁接班更好)很难评价。”王智斌告诉记者,谁是最优接班人,要综合候选人对公司的了解程度,以及自身能力等多个维度进行判断,目前只能从制度层面去分析企业治理结构的利弊。

所以,是“子承父业”,还是“老友接棒”?所有判断还停留在外界的猜想上。根据公告,邹节明逝世后,桂林三金现任董事人数降为8人,未低于《公司法》规定的董事会最低人数。公司将尽快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规定,作出相关人选安排。

12月22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通桂林三金证券部电话,对方表示此前董事长身体状况就已经出现反复,最近来公司的时间更少。此次事件对公司经营基本上没有影响。新一任董事长人选还需要董事会开会讨论,目前还没有具体信息。

“董事长年事已高,以前也只是负责一些战略上的把握,实际的事情还是其余老总做得比较多。”该人员告诉记者。

一位邹节明治丧委员会成员告诉记者:“同事们虽然悲痛,但也是在克制,工作上还是努力认真地去解决。”

艰难转型:“一体两翼”能飞多远?

作为三金集团的核心企业,桂林三金是国内较早生产现代中药制剂的厂家之一。但受医保控费、降低药占比、限制辅助用药等政策影响,中成药市场规模增速逐渐放缓,大多数中药企业面临战略转型的艰难课题,桂林三金也不例外。

“一体两翼”是桂林三金给出的答案。在公司2020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中,“以中药制药为核心,以生物制药为重点的生物技术产业与大健康产业为两翼,相关产业为辅”的发展战略再被提及,距离这一战略首次被提出,已经过去了4年。

但公司近三年净利润持续下降,主营业务增长乏力已是不争的事实。2020年,桂林三金营业收入合计15.66亿元,中成药(工业)和其他(工业)合计占比近97%,但二者的营收同比降幅分别为3.39%和25.19%。

图片来源:2020年年报截图 

桂林三金的“两翼”也尚未丰满。2013年,桂林三金收购了专注研发和生产生物大分子药物的宝船生物,并在2016年成立了全资孙公司白帆生物,构成生物制药板块。目前,桂林三金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三金全资控股宝船生物和白帆生物,但上海三金2020年的净利润为-5800.83万元。

此外,大健康板块的转型也路途漫漫。2020年,桂林三金的子公司三金日化和三金大健康的净利润分别为-298.88万元和140.78万元。

生物技术产业与大健康产业的两翼都还处在亏损培育期。

艰难转型中,接班人的身份尤为关键。比起外界关注的三位候选人,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认为,职业经理人是桂林三金更好的选择。

史立臣表示,过去几年桂林三金产品结构老化严重,产品研发创新方面表现平平,在公司整体走下坡路的背景下,换帅可能能为公司经营决策提供新的发展方向。

“‘一体两翼’很多时候是一个概念性的东西。”史立臣表示,生物制药需要大量资本的投入,且与中药企业原有资源的契合度较低,不如药妆、大健康产业和中药主业吻合。因此,如果继续按照“一体两翼”的思路发展,桂林三金的发展和转型可能“难度非常大”。

不过,桂林三金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发展战略目前还是“一体两翼”,目前还没有收到引入职业经理人的消息。(实习生徐茂楠对本文亦有贡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桂林三金 西瓜霜大王 邹节明 邹节明逝世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