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新文化热点

每经网首页 > 新文化热点 > 正文

大文化新消费年度盘点②:流行音乐处于变化前夜 95后正在寻找出口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03 11:42:37

◎文化消费升级背景下,“套子里”的音乐综艺亟待寻求颠覆式的突破。年轻群体的视角无处不在,“不能重复以前的套路”正在成为行业和平台的共识。

◎国内音乐综艺市场起伏二十多年,如今回望,究其根本,如何做音乐综艺,并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但尝试回归音乐本质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向。2022年的音乐综艺能否“逆风飞翔”仍未可知,但行业的蜕变已然开始。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每经实习记者 李佳宁    实习生 郑紫绪    每经编辑 董兴生    

编者按

2021年的音乐综艺,被认为是流量洼地。《歌手》《乐队的夏天》相继按下暂停键,《中国好声音2021》《披荆斩棘的哥哥》等综N代虽数量众多,却不温不火,同质化严重。

文化消费升级背景下,“套子里”的音乐综艺亟待寻求颠覆式的突破。年轻群体的视角无处不在,“不能重复以前的套路”正在成为行业和平台的共识。年轻人需要新的舞台,观众需要更加多元化的音乐,行业则需要兼具才华与特色的新鲜血液。

于是,有了《我的音乐你听吗》。看似是简单的节目,但更像是一场大型实验,一次对年轻人音乐的摸索,一场对流行音乐市场创新的尝试。

图片来源:《我的音乐你听吗》官方微博

当一首家喻户晓的《送别》被郑闯和夏小桐用半调改法缓缓唱起时,《我的音乐你听吗》想要呈现的年轻人音乐面貌正被徐徐展开。

这是一群做原创音乐、平均年龄20多岁的年轻人。

他们中,有用音乐重塑自信的“大码女孩”,有拿下冠军那一刻才说服父亲的“穷小子”,有小学四年级偷偷在密码本上写下第一首歌的大男孩,有坚信音乐可以赚钱、拥有英雄江湖梦的中二少年,也有在舞台上点一炷香、渴望与观众共悲情的组合。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渴望被看到,被认可,他们正在寻找一个出口。

他们不适合偶像选秀综艺,也不是说唱歌手或者乐队,但他们有才华,有创作能力,有表达欲望,更有自己的音乐态度。“市场有这样的需求。”B站副总裁、《我的音乐你听吗》总策划杨亮表示。

“直到拿到冠军,才刚刚说服我爸”

把冠军捧在手里的那一刻,那个曾经在父亲床头写下“我真的想要学吉他,我的爸爸”小纸条的大男孩,终于得到了父亲的认可。

“直到拿到冠军才刚刚说服我爸。”谈到爸爸对自己做音乐的态度变化,朱恩池笑称,“就像电视剧里一样,简直是180度大转弯。”

在众多实力非凡的原创音乐人中脱颖而出并斩获冠军,这对于非科班出身的朱恩池来说意义非凡。

朱恩池 图片来源:《我的音乐你听吗》官方微博

从小就展现出强烈表现欲和音乐天赋的朱恩池,曾在母亲的支持下学了两年架子鼓,但父亲的反对又让他刚刚开始的音乐之路无疾而终。“我小时候有点害怕我爸的,也挣扎了很久,我跟他说我想继续学架子鼓,但他完全就没回应我。”

架子鼓梦碎后,为了说服父亲让自己学吉他,朱恩池曾写过一个小纸条,语气诚恳地向父亲表达自己学音乐的渴望。尽管当时他如愿以偿得到了一把吉他,但父亲对于儿子想把音乐作为职业仍不支持。

“我爸觉得我去学音乐是一件看不到边的事情,他印象中玩音乐的人家庭条件都很好,至少从小都学过一些科班知识。所以我说我有天赋、想做音乐时,他会觉得很荒诞,觉得完全不可理喻。与其学音乐,他更想把我送到英语补习班。”

事实上,在很多并未从事过相关行业的父母看来,音乐等艺术类的职业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运气,远不是一份“正经、稳定的工作”。

看起来格外自信、充满江湖气息的郑闯,同样渴望证明自己。2017年开始,他就在为寻找一个好的音乐节目做准备。

“路人说我是脱缰的野马,孩子说我是会飞的鸟儿,叔叔说我是倒挂的时钟,妈妈说我是不会枯萎的花。”初上舞台,郑闯唱出这首《我是谁》。为此,他整整等待了4年。

“我就觉得我梦想中的舞台终于要来了。音乐声响起的一刻,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感觉等了好久好久。”郑闯和每经记者分享道。

郑闯 图片来源:《我的音乐你听吗》官方微博

四年时间里,他不断寻找自己的方向,不断打磨自己的作品,才拥有了如今“属于郑闯的音乐”。

“前两年感觉挺漫长的,中间也会感到孤独、迷茫,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家里人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就希望你能找个工作安安稳稳地做。”

在创作《我是谁》时,郑闯的心中充满了迷茫,“就像遥望茫茫宇宙时,心中就会产生的那种空虚感”。郑闯思考宇宙、思考人类、思考被定制的生活、思考存在的意义、思考自己是谁又将走到何处去,这些迷茫也构成了郑闯独一无二的音乐。

尽管父母不支持,但没有对郑闯自己选择的道路有太多干涉,而略有叛逆的郑闯也凭着音乐带给自己的自信坚持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他在做属于自己的音乐。

“小学四年级密码本里的音乐秘密”

最开始想着能唱几首自己的歌就满足,也差点被淘汰的朱恩池,或许没想到,他最后能成为冠军。

“像发带条一样运转的穷小子,依旧坚信自己的人生,一定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这句他写在自己歌曲《穷小子》下面的评论,终于成为他20多岁的人生写照。

这个常常把“Romantic Never Die!(浪漫永存)”挂在嘴边的大男孩,在和音乐结缘的那一刻,就找到了他的人生浪漫。

朱恩池的音乐之路始于他天生的创作欲望,更始于小学四年级的那个密码本。

小时候,当其他同龄小孩都忙于踢球的时候,朱恩池就经常模仿一些歌手的姿态或歌声,甚至洗澡时也要通过手指扮演小人去上演一部武侠大片。

图片来源:朱恩池微博

“我感觉我天生就是创造型人格,我心里有特别多想表达的东西但却无处释放。”小学四年级,朱恩池悄悄买了密码本,在里面写下自己创作的歌词并在脑子中幻想一段旋律,用这样的“歌”来抒发自己强烈的创造欲。

但朱恩池并没有直接走上音乐的道路,受家里经营服装店的影响,他在考大学前选择去学美术,并考上了服装设计专业。在朱恩池看来,画画也是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但服装设计并没有给朱恩池带来他想要的东西,而是让他陷入了迷茫,在继续学美术还是回头做音乐之间他做出了选择。

大二那年,连Midi键盘是什么都不懂的朱恩池决定“一心一意地去做音乐,试一试”。他买了很多专业的设备开始学习,也从此开启了“穷小子”的追梦路。

在有谱村与朱恩池同宿舍的郑闯,在舞台上信心爆棚,总能引得现场一片沸腾,但在电话那头却是个略显羞涩的大男孩。出生于江苏宿迁泗洪县的他,喜欢上音乐,是因为小时候听的一首歌带给他的莫大自信。

决赛现场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005年庞龙的《两只蝴蝶》火遍大江南北,年纪尚小的郑闯也跟风学了起来,后来在姥爷家的一次家庭聚会上,郑闯即兴演唱的《两只蝴蝶》得到了长辈们的赞誉,这是郑闯第一次从音乐中感受到自信的力量。

“小孩子一被大人夸就会很上进,我就觉得是音乐带给了我这些表扬,让我更加乐观,让我觉得我跟别人不一样。”

音乐带来的这份自信和不一样,贯穿着郑闯音乐之路的每个关键节点。

南京艺术学院成绩出来的那天,郑闯正在上晚自习,那条“全省第四”的成绩,让他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不顾班主任还在讲台上就直接冲到学校操场上一口气跑了五六圈。

“我们县城那边大部分老师都是教美声,没有教流行音乐的老师,这么多年考上南艺的屈指可数,而考南艺流行音乐的就我一个。”说起这些,郑闯透着满满的自豪。

音乐给了郑闯自信,而这份自信也深深影响着他的音乐。“我希望别人一听曲,不用看词就知道这是我郑闯的音乐。”

“我是从冬天就为了你含苞待放的蕊,我是在大雪里坚硬的烧的火红的铁。”作为节目中唯一一对组合,凭借《戏歌》出圈的余梓桾x张子薇的音乐梦则发生得自然而然。

余梓桾x张子薇 图片来源:《我的音乐你听吗》官方微博

在他们的音乐中,无论是歌词、主题,还是舞台风格都具有独属二人的鲜明烙印,他们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

在他们看来,音乐从来不是他们众多选择中的一个,而是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会一直在做的事情。“就像有人喜欢打羽毛球,有人喜欢画画,我们喜欢音乐也是一样,并没有从哪一刻才开始喜欢、从哪一天才决定去做,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可以靠音乐赚钱”

“我来到这个节目想拥有20万粉丝,这样我就能有一个比较满意的收入……”9月25日,B站《我的音乐你听吗》播到第五期,郑闯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这个被观众粉丝称为“闯爷”、评价拥有英雄江湖梦的中二少年,毫不掩饰自己在音乐上的自信和野心,甚至不避讳将梦想和赚钱放在一起。

提起微博上的目标,郑闯很坦然:“我从一开始做音乐时,就没有想过梦想。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可以靠音乐赚钱,这是一个大方向。”

赚钱,是郑闯在音乐道路上除了证明自己之外的另一个信念。

“我爸爸是出租车司机,跑了快10年了,我感觉他挺累的。但我没有任何财富和资本,我所有的才华和自信都来自于音乐,所以我只能通过音乐去挣钱,让我家人不那么累。”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很多年轻人站在舞台上渴望被看见时,很少有人会直言,来这里是想红、想赚钱。如今,当朱恩池、郑闯、张子薇等新一代年轻音乐人站在舞台上时,对于音乐的艺术和商业、梦想和现实,他们不再羞于启齿,而是有着清晰的认知和规划。

节目第二期,朱恩池唱了一首写实又带点叙事感的rap《穷小子》,这首歌的灵感恰恰来源于此前的生活压力。

朱恩池告诉每经记者:“去年有段时间发现真的好难养活自己,当时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做成。现在自己可以通过音乐赚到一点钱,做音乐、有演出,也在帮一些练习生公司教说唱课。” 

图片来源:朱恩池微博

即使拿下了冠军,朱恩池也依旧冷静。在他看来,面包可以一点点有,但是不能完全没有。“如果一直处于窘境,还是应该考虑要不要先解决面包问题。如果面包不多,但在慢慢积累,还可以往下做。如果我的作品我很满意,但确实不能带来收益,那这不是一个好的状态。”

不同于朱恩池和郑闯的直接,余梓桾反问道:“如果我觉得音乐和现实不冲突是不是会很奇怪?”

停顿片刻,他解释:“我们一直在做音乐,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也是每一个人的现实。有的人选择不愿意去看见,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可能很多人想在物质上也要有一定的收获,但最开始做音乐并不能带来很多物质上的收入,这很正常。因为做其他行业也不一定有很好的收入,在我们看来,音乐只是众多行业中的一个。”

流行音乐正处变化前夜 2022年音综能否“逆风翻盘”?

一直以来,音乐综艺始终占据着国内综艺市场的半壁江山。

《中国好声音2021》《披荆斩棘的哥哥》《我的音乐你听吗》……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各平台、卫视累计推出近50档音乐综艺。

数量众多,竞争激烈,却都不温不火。即使因《说唱新世代》火爆而被寄予厚望的B站,今年推出的《我的音乐你听吗》也稍显平淡。在以“综N代”为主的音乐综艺市场中,原创音乐赛道难以破圈。

但原创音乐依旧吸引了众多年轻人。那些试图唱出属于自己音乐态度的年轻人,用他们的与众不同成就了《我的音乐你听吗》的不同。杨亮认为:“有一大批对音乐感兴趣、有创作能力和才华、有表达欲的年轻音乐人没有出口,市场有这样的需求。”

看似是简单的节目,但《我的音乐你听吗》更像是一场大型实验。不局限于说唱,也不仅仅是乐队,“原创”最大限度地放宽了音乐的边界。“现在年轻人对类型音乐、多元的表演有怎样的反馈,这是我们想观察的。给他们一个尊重音乐的舞台,让他们没有办法面世的作品呈现出来。”

图片来源:《我的音乐你听吗》官方微博

杨亮认为,相比以往的原创音乐人,新一代年轻人对音乐的态度明显不同。

一方面,他们对自己喜爱的风格有天然的坚持,但同时也会打破很多常规音乐的结构。“例如郑闯追求的音乐调性,从节目开始到结束,调性上并没有改变,但是在创作技法、技巧上都有蜕变。”另一方面,对音乐的追求不同,“我没有在他们身上看到特别大的功利性,他们把做成自己的音乐当成一种追求,而不是一种成功”。

身处其中的年轻人们同样深有感触。“今年的选手中有来自于伯克利音乐学院的,也有非科班出身的,每个人都很厉害,他们啥都听过、研究过。”朱恩池坦言,当下信息流通非常快,大家的音乐风格也非常多样,我认为Z世代在做多样的音乐。

《我的音乐你听吗》收官后,杨亮最直观的体会是:原创音乐做起来仍然很难,在节目形式上仍需寻找更好的创新方向。在他看来,传统原创音综的节目形态已经比较固化,“现在整个流行音乐市场正处在变化的前夜,未来音乐综艺节目需在内容形式上做突破”。

2021年的音乐综艺市场,“爆款”愈发难求。尤其是在选秀综艺被叫停之后,带来流量最多的赛道之一骤然缺失,音乐综艺市场频频被热议。

《披荆斩棘的哥哥》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寻找音综新的增长点成为当务之急。今年下半年,几大平台陆续发布2022年综艺片单,高达80多档的新综艺里,诸多垂类赛道的新趋势、新布局,再次获得爱优腾芒四大平台和各大卫视的青睐。

综N代歌舞演唱竞赛类仍然是2022年音乐综艺的主力军,例如《浪姐3》和《披哥2》等再次被寄予厚望。而音乐剧、民谣等垂直赛道,也成为各大平台布局的重点。此外,强调回归音乐本质的音乐慢综艺,也逐渐成为音乐综艺的新潮流,爱奇艺的《音乐野生活》、腾讯视频的《春泥在农场》均为这一类型。

国内音乐综艺市场起伏二十多年,如今回望,究其根本,如何做音乐综艺,并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但尝试回归音乐本质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向。2022年的音乐综艺能否“逆风飞翔”仍未可知,但行业的蜕变已然开始。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B站 音乐综艺 流行音乐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