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产业趋势

每经网首页 > 产业趋势 > 正文

互联网诊疗监管日益严格 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如何破局?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9 19:45:32

◎《征求意见稿》本就旨在提高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从业门槛,出清部分建而不用、定位不明精、混淆医疗服务与医药电商边界的不规范平台;而医生们也或将基于时间精力分配管理、个人品牌维护、广泛触达用户等诸多因素考虑,不断自发向头部互联网医院平台聚集。

每经记者 郭荣村    每经实习记者 陈浩    每经编辑 梁枭    

2020年新冠疫情出现以来,互联网诊疗行业迎来大爆发。作为互联网诊疗的核心支点,互联网医院也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据华经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年中国互联网医院数量为1004家,同比增长218.73%。据国家卫健委统计,到今年6月份,我国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超过1600家。

自2015年微医创建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以来,互联网医院有过低谷,也经历了一轮野蛮生长,误诊错诊、虚假审方、先购药后补方等问题时有发生。为规范互联网诊疗活动,加强互联网诊疗监管体系建设,10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对医疗机构监管、人员监管、业务监管等方面列出了细致的规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征求意见稿》要求线上线下建立同样的管理模式,即线上线下一体化,这就需要医疗机构建立相应的流程规范和系统机制。“建立这些需要成本,对大型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来说基本问题不大,但一些比较小的机构可能根本没有能力做这些事情。”贺滨称。

在互联网诊疗监管日益严格的背景下,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如何破局?

《征求意见稿》要求线上线下一体化

作为互联网诊疗的核心支点,互联网医院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公立医院型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只是作为公立机构的第二名称,主体仍为公立医院,如北京协和医院互联网医院;另一种则是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即由互联网医疗平台依托自有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创办的互联网医院,主体是企业,如微医、医联等搭建的互联网医院。

自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以来,在政策利好刺激下,“互联网+医疗”行业迎来快速发展期。2020年的新冠疫情则给互联网诊疗行业注入一针“催化剂”。据了解,疫情高峰期,微医互联网医院承担了武汉40.8万慢病重症患者97%的在线复诊购药需求。据华经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年中国互联网医院数量为1004家,同比增长218.73%。据国家卫健委统计,到今年6月份,我国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超过1600家。

后疫情时代,互联网诊疗市场步入快车道。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4年及2030年中国在线问诊市场占总问诊量的占比预计将会由2019年的6%快速增至42%和68.5%,在线问诊市场规模将会由2019年的90亿元大幅扩张至2024年的1550亿元,以及2030年的4070亿元。

蓬勃发展的互联网诊疗行业,亟须加强监管体系建设。10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包括互联网医院需与实体医院一同校验、医生异地执业应注册或备案、医疗机构禁止统方补方、医疗卫生人员的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等规定。

贺滨对记者表示,《征求意见稿》要求线上线下建立同样的管理模式,即线上线下一体化,这就需要医疗机构建立相应的流程规范和系统机制。“建立这些需要成本,对大型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来说基本上问题不大,但一些比较小的机构可能根本没有能力做这些事情。”贺滨称。

互联网医院如何破局?

《征求意见稿》中有“禁止统方、补方等问题发生,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的规定。对此,医联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为患者治疗结果负责的严肃医疗理念来看,线上诊疗是应该覆盖“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的全流程,用药只是治疗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征求意见稿》的规定将进一步促进行业走向“医归医,药归药”,堵住线上的以药养医。

医务人员多点执业时将按照多点执业的要求注册或备案也是业内关注的一大焦点。对此,贺滨称,在实际操作中,(相关要求)可能会增加医生操作上的成本,“不同地区的不同医院,医生注册的难度是不同的,医生可能也就不太愿意在多个平台上去注册了。”这是否会导致平台之间互相抢夺医生资源?

微医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客观上可能确实会引起医生向头部平台型互联网医院集中,但这并不是由于平台间爆发了抢人大战,而是因为《征求意见稿》本就旨在提高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从业门槛,出清部分建而不用、定位不明精、混淆医疗服务与医药电商边界的不规范平台;而医生们也或将基于时间精力分配管理、个人品牌维护、广泛触达用户等诸多因素考虑,不断自发向头部互联网医院平台聚集。

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客观上将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上述微医相关人士称,《征求意见稿》提出了多项对于互联网医院信息技术平台的要求,这些要求大大提高了互联网医院建设和运营的资金成本和技术门槛,也将敦促实体医院及行业后进者思考建设互联网医院的必要性和运营互联网医院的方向性,将促使实体医院更多地与具备成熟运营经验的第三方平台展开合作、互取所长。

“政策的核心要求是出清行业不规范行为,进而约束、驱动整个互联网诊疗行业进行大浪淘沙,回归到严肃医疗的本质。而这也必将是对现有1600余家互联网医院的一次大筛选,清退一批建而不用、定位不明、模式不规范的平台,从而客观上促进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上述微医相关人士称。

上述医联相关人士则表示,此前尚未有统一的、可执行的管理细则,如何借助互联网医疗的便利性、可及性、智能性等优势,保证服务的规范性和有效性,保障医患的切身利益,是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意味着互联网医疗将告别过去的野蛮生长,“互联网+医疗健康”回归到医疗定位和严肃医疗成为互联网医疗接下来的趋势,短期来看似乎是提高了门槛,但长期看是利于行业规范和高效健康发展的。

“对于一些大型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来说,《征求意见稿》的合规要求基本上都是可以实现的,影响相当有限;真正受冲击的是一些遍布各地的小型互联网医院,对他们来说很可能是一个生死劫。”贺滨称。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668549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互联网医院 互联网医疗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