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产业趋势

每经网首页 > 产业趋势 > 正文

柳夜熙搭上“元宇宙”班车 虚拟偶像这行能否持续火热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2 16:37:56

◎借助元宇宙概念的热潮,一位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火了。这让不少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虚拟偶像行业。

◎在虚拟偶像周边市场规模1074.9亿元的预测之外,也要看到行业竞争之残酷。B站CEO陈睿在演讲中表示,单入住B站的虚拟偶像、主播就有32412个,同比去年增长了40%。

◎还要看到,虚拟偶像也不是完全不会“塌房”,这一行同样需要精耕细作。或许这就是至今只有一个洛天依的原因。

每经记者 郭荣村    每经实习记者 刘中凝    每经编辑 文多    

在抖音上,一个叫“柳夜熙”的账号拥有500多万粉丝,这个账号目前只有两条作品:一条视频,点赞超 300万;另一条为图片做成的简单动画,点赞超100万。

借助元宇宙概念的热潮,这位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火了。

早在1989年,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便发起了“可视人计划”(Visible Human Project),首次提出虚拟数字人概念。而近期随着元宇宙概念爆发,虚拟偶像的热度也不断升温。资本的目光聚焦到这特别的“偶像”身上,越来越多互联网大厂也纷纷投注虚拟偶像产业。

图片来源:“柳夜熙”抖音主页截图

在“虚拟”与“现实”搭桥

虚拟偶像(Virtual Idol)是指由人工创造的,在虚拟或现实世界进行偶像活动的虚拟形象。早在“元宇宙”概念火热之前,虚拟偶像就已经活跃在亚文化环境中,只是“元宇宙”概念使得虚拟偶像更为出圈。

虚拟偶像这一概念最早于1990年由日本人发明。早期的虚拟偶像仅停留在动画和唱歌上,比如动画《超时空要塞》中的虚拟歌手林明美。随着全息投影等科学技术的发展,诸如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歌手更加具象化地出现在公众视野。2016年12月开始活动的视频博主“绊爱”为虚拟偶像注入新的概念——“用计算机图形技术生成的虚拟形象,在网络平台上进行视频创作和直播等娱乐活动的Vup/Vtuber”。

记者注意到,早期虚拟up主(视频号主人)并不以偶像活动作为目的,而近期的Vup企划则有意无意加入了偶像活动。除此以外,还有虚拟主播的概念,顾名思义就是进行直播活动的虚拟艺人,但并不是所有虚拟UP主都开展直播活动,所以一般不用该称呼泛指所有虚拟UP主。

2020年前后,以彩虹社等海外团体及psp live、A-SOUL等国内团体为代表的虚拟艺人就以B站为中心,开始在国内集中活动。而元宇宙概念的出现则让虚拟偶像爆火。

虚拟偶像是通过绘画、音乐、动画、CG等形式制作,在因特网等虚拟场景或现实场景进行演艺活动,但本身并不以实体形式存在的人物形象,具有参与性强、无负面信息等属性。元宇宙推动的AR/VR以及AI技术进步也使得虚拟偶像越来越优秀。

早期虚拟偶像的代表“初音未来”使用了完全虚拟的形象,技术上基于雅马哈的VOCALOID歌声合成引擎,由藤田咲担任声源采集。初音未来作为虚拟歌姬,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行演唱会。“国产”虚拟艺人洛天依和初音未来一样,也是基于同样的技术。

虚拟UP一般会使用LIVE2D和3D建模。2D成本较低,画师“miyou”向记者表示:“如果不考虑建模的费用,2500~3500元人民币就能获得一套2D虚拟模型。”建模师“小叶”则表示:“一千个建模师有一千个价格,建模费用没有明确标价的市场,只有信誉当货币。”

2D技术相对简单且较容易实现演出效果,通常是虚拟UP主的首选。3D技术可以突破2D的限制,配合动作捕捉可以做出大范围的肢体动作,从而更好地展现虚拟形象。但3D和动捕配套设施成本较高。一些虚拟UP主在活动后期条件允许时,会将2D模型的形象重新用3D模型表示,并配置相应的设备,此时称为“3D化”。为了在不同的设备、画面要求下分别发挥各自的优点,同时也存在3D模型与2D模型并用的虚拟UP主。近日记者了解到,A-SOUL采用的3D模型和实时动作捕捉技术,能让微表情与小动作都能被采集,具有优越的表演效果。同时动作捕捉技术使得艺人可以借助虚拟形象登台演出。

资本布局虚拟偶像产业

2017年2月18日,动画电影《刀剑神域:序列之争》上映,其中的虚拟歌姬尤娜引起观众注意。尤娜是世界上首位以增强现实偶像身份“出道”的明星,这位由程序控制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还在线下举办了个人首场演唱会,且粉丝众多。这一切看似不可思议,而元宇宙概念似乎逐渐将这一切变成现实。

记者注意到利欧股份(002131.SZ)11月16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早在2020年,公司就开始尝试将AI人工智能和AR增强现实技术运用于电商直播,多维度实现虚拟主播的场景运用,包括自建虚拟主播进行培育和营销,打造品牌自有的AI代言人;同时也一直推动虚拟偶像IP的代言等创新营销活动,为元宇宙的真正到来打下坚实基础。

除利欧股份以外,越来越多的公司投入到这一浪潮中。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将达到62.2亿元,带动的周边市场规模为1074.9亿元。

元宇宙提供的AI/AR等相关技术进步,则支撑着虚拟偶像真实感和互动性的进一步提高。统计显示,2021年已至少有12家主营业务含虚拟人/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的公司获得了融资。包括腾讯、江苏卫视、爱奇艺在内大的众多影视媒体和众多国潮新消费品牌,纷纷推出了虚拟形象拥抱年轻市场。

除柳夜熙以外,国外的虚拟KOL——Lil Miquela在 Instagram 上拥有300万粉丝。今年9月,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 宣布入职阿里,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牵手摩登天空虚拟音乐艺人厂牌 No Problem,其小红书入驻笔记点赞破10万。

得益于1995~2009年出生的Z世代人群对数字化的环境和虚拟内容有着较强的包容性和接受能力, 虚拟偶像得以进一步升级发展。而近年粉丝经济不断发展,偶像作为粉丝经济的主要付费对象,资本更加重视对偶像的商业价值进行深度挖掘,而打造虚拟偶像便是资本进一步布局偶像行业的手段之一。相比于真人偶像,虚拟偶像在生命力、可塑性等方面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而且虚拟偶像主观性弱,运营起来比真人偶像易控制,商业价值创造能力更稳定,这也就是虚拟偶像会受到资本青睐的原因。正是在Z世代和粉丝经济的潮汐之中,虚拟偶像能得以顺势而为,快速破圈。

图片来源:洛天依B站主页截图

虚拟偶像运营也非易事

很多的案例证明,虚拟偶像产业也会面临诸多挑战。

2018年9月27日,乐元素推出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企划《战斗吧歌姬》。然而运营商对海外和本土观众的区别对待、投资方撤资、直播少等问题导致企划于2021年2月18日便草草收场。同样由秋元康与ANIPLEX、索尼音乐联手组成综合企划的虚拟偶像组合“22/7”,也在2017年7月22日正式出道,4年后却变成了不伦不类的存在。

目前,虚拟偶像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完全虚拟;另一类在现实中有真人原型,原型被称为“中之人”。

日本VTuber元老绊爱走红之后,公司推出4个新的中之人即虚拟艺人的扮演者,希望将绊爱分身化运营,并且边缘化原有的“中之人”春日望,导致粉丝反感,绊爱迅速掉粉。

原星梦手记偶像企划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虚拟偶像最大的优势应该是可控。集合一群人的智慧去制作出一个比现实优秀的人类,但现在技术难关就是声音,如果不突破这个技术,是无法建立出一个完美的可控人物。目前国内全部虚拟偶像都是走歪了的,应该称为虚拟主播更合适,这些虚拟主播其实就是套了二次元皮的真人,这里的风险是观众与中之人绑死,中之人跑粉丝就散了,公司没有任何控制权。同时因为虚拟偶像的魅力全靠中之人,但不比真人偶像优秀,结果就没发挥出任何虚拟偶像的优势。”

虚拟偶像从“出生”到有“赚钱能力”,期间需要耗费大量资金运作,主要花费在上游的制作设备和下游的商业演出活动上。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国内一支虚拟偶像单曲的制作,成本便高达200万元。尤其是原创IP虚拟偶像,本身没有粉丝基础,需要较高的资金成本进行营销引流。同时目前国内少有像元老级偶像洛天依一样可进行直播带货、办演唱会、上节目等多种商业活动的虚拟偶像,大部分的虚拟偶像商业化应用场景还比较少,其主要的变现渠道还是依靠粉丝。就算是洛天依这样的“大牌”,也在去年做客李佳琦直播间期间,发生唱歌环节全程无声的技术事故。

与真人偶像类似,虚拟偶像一样竞争激烈。B站CEO陈睿在演讲中表示,单入住B站的虚拟偶像、主播就有32412个,同比去年增长了40%。庞大的数量背后是残酷的竞争。记者注意到,有大量的虚拟艺人仅拥有几百粉丝。

封面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柳夜熙 虚拟偶像 元宇宙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