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新文化热点

每经网首页 > 新文化热点 > 正文

全球众多高管离职,《VOGUE》迎来最年轻掌门人,百年传媒巨头康泰纳仕如何开启“新篇章”?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01 15:41:17

2020年,康泰纳仕宣布,从5月开始对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员工实行幅度为10%~20%的减薪,安娜•温图尔和罗杰•林奇也分别减薪20%和50%。此外集团裁掉了数百位员工,同时减少了招聘。

每经实习记者 朱鹏    每经编辑 董兴生    

10月27日,前康泰纳仕中国总裁廖梅淳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发文披露,香奈儿是过去十六年中对《VOGUE》中国版投放金额最高的单一品牌,而LVMH集团则是投放总额最高的奢侈品集团。但二者都在《VOGUE》中国版开启新篇章之际,大幅减少了2022年杂志年单广告的投放金额。此举将这本顶级时尚杂志连同其所属公司康泰纳仕再度拉上了讨论桌。

作为享誉全球的国际期刊出版集团,康泰纳仕成立于1908年,旗下拥有包括《VOGUE》《GQ》《Vanity Fair》在内的多本知名杂志。其中,被誉为时尚圣经的《VOGUE》已在全球共计26个国家和地区出版发行,中国版《VOGUE服饰与美容》于2005年9月正式创刊,十六年来,这本杂志同另外四本时尚杂志被国内时尚界和粉丝们称为“五大刊”,而《VOGUE》中国版毫无争议地位列其首。

今年10月,巩俐首登《VOGUE服饰与美容》封面,随后引发起网友热议,微博相关话题阅读数破3亿。过去16年,这位顶级女明星始终没有出现在《VOGUE》封面,而据廖梅淳的爆料,这源自《VOGUE》作为国际大刊无法接受巩俐拍杂志要自己决定封面照片的惯例。

《VOGUE》中国版十月刊预告 图片来源:官方微博

值得注意的是,卡地亚在九月官宣巩俐成为品牌全球高级珠宝大使,随后巩俐登上了五大刊之一《嘉人》的9月刊封面。而在其他杂志之后推出由同一位明星做封面的月刊,这是《VOGUE服饰与美容》第一次这样做。根据廖梅淳的披露,在5月份的一次线上会议中,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明确透露了《VOGUE》中国版在第二季度面临一千六百多万的业绩缺口,而七月份的业绩缺口也有三百多万。亟待弥补的业绩缺口,成为其最终选择妥协的重要因素。

史上最年轻的掌门人 要如何带领VOGUE走向“新篇章”

上述爆出内幕的线上会议,是《VOGUE》中国版新任主编和同事的首次内部会。今年2月,康泰纳仕官宣由1993年出生的澳洲华裔时尚博主章凝接替于去年底宣布离职的张宇,成为《VOGUE》中国版新任编辑总监。

外界对这位史上最年轻的《VOGUE》掌门人褒贬不一,但共同的疑问是,为什么是她?

VOGUE官宣声明 图片来源:章凝个人微博

据了解,章凝的父母早年从中国浙江移居澳大利亚,在小时候,父母送她和弟弟去学舞蹈,她在学舞的过程中萌发了对时尚的兴趣。16岁时,章凝开设了个人博客“Shine by Three”,就此走上了时尚博主的道路。2016年,章凝制作并登上了《VOGUE ME》创刊号的两个数字封面。此外,她还是一家全球性咨询公司Background的联合创始人,在公司负责沟通中西文化。

“她的国际经验、卓越的多平台数字专业知识和广泛的兴趣爱好,使她成为引领《VOGUE服饰与美容》走向未来的绝佳人选。”《VOGUE》主编兼全球编辑总监安娜•温图尔表示。

不过,当下杂志的编辑总监要做的工作已经不限于内容制作,招揽广告也是编辑总监工作的一大重点。张宇在成为《VOGUE》中国版的创刊编辑总监之前,已经先后任《ELLE》中国版的编辑总监、《Marie Claire》香港版总编辑等职务。基于此前的人脉和经验,张宇带领《VOGUE》中国版一路向前,在一众时尚杂志中后来居上。

对于中国受众来说,章凝是陌生的。在中国市场缺乏人脉和行业经验的章凝,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很难为杂志带来亮眼的经济效益。与其144万的Instagram粉丝相比,章凝的微博粉丝仅为6.1万。

在2月份被官宣后,章凝没有旋即上任,而是一直到9月才正式推出了其打造的首期月刊,标题为“新篇章”。新封面启用了新人面孔,连同这位全新的掌门人,正式加入到新的市场竞争之中。

《VOGUE》中国版九月刊封面 图片来源:官方微博

据悉,章凝将直接向安娜•温图尔汇报工作,而按照原本的业务架构,其直属上司应当是康泰纳仕中国总裁。这被外界视作安娜•温图尔的权力扩张。事实上,这家百年传媒巨头在收紧权力方面,已经操作了两年有余。

中国公司1个月离职81人,大公司弊端日益明显

廖梅淳在去年九月因被康泰纳仕中国突然解雇而提出上诉,这桩针对中国区最高负责人的人事纠纷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也撕扯出集团正在经历的人事洗牌。

据今年九月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公告,廖梅淳赢得劳动仲裁,康泰纳仕中国则决定提起上诉。

廖梅淳被解雇后,供职VOGUE中国版15年的张宇、VOGUE德国版负责人、西班牙版负责人也先后离职。而在今年上半年,更是出现了VOGUE法国版、印度版、日本版编辑总监,英国版、法国版GQ编辑总监以及法国版名利场编辑总监等高管先后离职的人事大震荡。而据廖梅淳在其个人公众号上披露的一份名单,去年9月以来,康泰纳仕中国公司一共有81位员工离职,其中有22位员工担任要职。


图片来源:廖梅淳公众号爆料截图

与集团内部离职潮形成对比的是,纽约总部的权力被不断强化。从2018年底开始,康泰纳仕将负责美国业务的康泰纳仕与英国的康泰纳仕国际进行合并。重组后,位于纽约的领导团队拥有了全球监督权。按照CEO罗杰•林奇的说法,此举的目的是确保所有市场保持“全球本地化”。

此外,集团内部个人权力的扩张也很明显。自1988年开始就担任《VOGUE》美国版编辑总监的安娜•温图尔早已是杂志的灵魂人物,著名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中梅丽尔•斯特里普的角色就是以她为原型。即便如此,其在去年底继续被集团提任为首席内容官和全球编辑总监。这意味着,安娜•温图尔将对康泰纳仕全球市场的所有出版物拥有最终话语权。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去年5月的一次全体员工线上会议中,员工们直接问及安娜•温图尔是否会离开公司。罗杰•林奇当即给予了坚决的回应,称安娜不会去任何地方。这从侧面反映了,即使在公司内部,员工们对于这位时尚女魔头权力过大的现状也并非心悦诚服。

权力过于集中对于一家百年企业来说并不是好事,尤其还是一家传媒企业。在互联网时代日新月异的市场竞争中,传统媒体不仅面临新兴渠道的冲击,还有流媒体等线上内容的挤压。从当下的实际情况来看,林奇口中的“全球本地化”无疑是要将纽约团队的策略全球化。

这和康泰纳仕的家族企业属性不无关系。1959年,纽豪斯家族的缔造者萨缪尔•纽豪斯买下了康泰纳仕,成为这家传媒巨头的实际控制方。因为是家族企业,康泰纳仕的具体财务数据也一直鲜少披露。

据纽约时报,匿名知情人透露称,2019年康泰纳仕美国分部亏损约1亿美元,欧洲部门也有损失。CEO林奇对此数据没有进行正面回应,但表示集团正在进行的重组合并确实花费了较高成本。

安娜•温图尔 图片来源:个人Instagram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康泰纳仕宣布,从5月开始对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员工实行幅度为10%~20%的减薪,安娜•温图尔和罗杰•林奇也分别减薪20%和50%。此外集团裁掉了数百位员工,同时减少了招聘。受疫情影响,占集团收入约70%的广告业务下跌明显,据Enders Analysis,仅英国市场的杂志广告收入就减少约三分之一。

面对堪称至暗时刻的2020年,罗杰•林奇没有停止对于集团业务的构想,这位2019年跨界上任的CEO认为,未来公司的三分之一收入将来自出版杂志和数字广告,另外三分之一将由视频业务贡献,最后三分之一将直接来自读者。作为传媒公司,内容依旧是康泰纳仕的立身之本,因此他也计划在未来四年内对内容的投入增加25%。同时,林奇也认识到杂志已经不再是品牌商们最优先级的投放选择,现有分发渠道亟待改善。

“全球本地化”策略是否能帮助集团在业务端实现增长还未可知,但在大公司弊端日益明显的当下,如何改善人事结构以释放集团全球团队的活力,也许是更加值得思索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Vogue 时尚杂志 广告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