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政在关注

每经网首页 > 政在关注 > 正文

实探:辛庄课堂背后,一场面向中小企业家的“实验”?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0-11 19:45:28

每经记者 淡忠奎    每经编辑 贺娟娟

“这是个穷村庄,还是个富村庄?”

不久前,在辛庄企业家精神大课堂上,北大博雅资深教授周其仁用视频的方式将“袖珍”小县吴堡下辖的辛庄村全方位介绍给全国观众,超过140余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这个陕北典型的小村庄再次呈现在全国视野。

两个多月前,粉巷财经(ID:nbdfxcj)曾赴陕北吴堡县及辛庄村实地探访辛庄课堂,观察到因为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这座小城正在发生许多内生性变化,全县上下正准备借势向文旅产业大转型。而今,我们再度将目光锁定在辛庄,这次主角是周其仁。

他把辛庄作为微型样本,讲述《在辛庄看经济演化的逻辑》。这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报告,从生态变迁、历史演进等角度,带大家窥探一种新的经济演化逻辑:“要拿问题作为引导,不断地向新的领域走,原理变成技术,技术变成产品、变成市场。”

我们在辛庄看到了北方小县转型的困境和希望,而在辛庄课堂的两小时,看到的却是一场面向中小型企业家的试验,而中小企业关乎经济增长,亦关乎国家崛起。当然,探讨中心依然是辛庄。

课堂的两小时

下午14时许,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的7号楼,话筒被递到周其仁手里。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里,就是这个舒缓而有力的声音“控制”着全场的节奏。

接下来,他用实地视频加解说的方式,将辛庄这样一个典型的陕北村落呈现在大家眼前——地貌沟壑纵横,到处弥漫着土黄色。“大家对辛庄什么印象,觉得这是一个穷村庄,还是一个富村庄”?

落后?贫穷?其实,都不尽然。

周其仁讲起第一次去辛庄,他们先到了204国道的西段,距离辛庄两百多公里的统万城——这是公元418年,匈奴人耗时五年所建成的一座都城,因为看上去土是白色,当地人叫作“白城子”。

历史上,这支匈奴还曾攻占过长安。我们将统万城和辛庄对比来看,至少在当时匈奴人看来,这是一块好地方,否则不会来建都城。因为游牧经济相比农耕经济更是靠天吃饭,降雨少,草就少,牲口就会死去,这是游牧经济的问题。

“黄河流域、渭河流域是农耕文明,再往北一点边界线就是吴堡这一带,降雨量大概在400-600mm,只要低于400mm可能定居农业就不行了。”周其仁试图带领大家从生态的角度来理解宏大的经济演化的逻辑,而辛庄村所在的榆林至鄂尔多斯一线显然处于关键位置。

辛庄课堂首期班专享大课现场〡每经记者 淡忠奎 摄

定居农业生产率高,游牧民族军事实力却更强,这令农业文明不堪其扰。他们采取了一种十分笨拙的办法——修长城,从战国时候就开始修,利用山势、长城,加上守备力量,才能够在这种博弈中换取一种平衡。

榆林“北六县”县县有长城,向北还修到鄂尔多斯。这每一块砖,每一块石,都是资源,都是积累,再考虑到日常性的守备等,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需要耗费多少的粮食、多少的人力?“长城经济是理解中国经济非常重要的一条”,周其仁补充道。

回到辛庄的日常生活。从城市发展来看它很穷,但草原文明看来它却不错。不管贫穷还是富裕,它的生产生活、交往方式是由这整个大生态、大历史、大来往决定的。在这样一个农耕文明和牧业文明的边界地区,主要力量放在国家维护,放在(长城),造成巨大的消耗。这种低生产率+高负担,自给自足生产率怎么会高?(猜你想看 张维迎:我所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周其仁认为,经济增长的逻辑流程从早年的市场、产品、技术、原理的顺序,在科学革命之后已经颠倒了过来,“知识教育的重点不是记住已知的,是探索未知的,学习已知是为了探索未知。要拿问题作为导引,不断地往新的领域走,原理变成技术,技术家变成产品、变成市场。”

这也正是辛庄课堂的核心逻辑。围绕着辛庄课堂,北方“袖珍”小县吴堡正在酝酿“突围”,而一场关乎中小企业家的试验也正悄然拉开。

辛庄的一天 

时间回到两个多月前。

辛庄课堂首期班一期课程刚刚结束,外界对于这个窑洞中的微型商学院越发好奇,当地政府似乎也正借此酝酿更大的变革。粉巷君跟吴堡县政府联系,实地前往探访辛庄课堂,观察这个村子和它所在城市正在发生的改变。

从夜间12点坐上绿皮车出发,一路向北行驶,早上六点左右到达吴堡车站。车站位于半山腰,距离县城还有八九公里。

中午时分,粉巷君在办公室见到了吴堡县文化和旅游文物广电局局长郝根喜和县文化馆馆长(辛庄课堂项目联络人),他们感叹道:“以前就听说张维迎是我们吴堡出的有名的经济学家,现在随着项目推进才真正知道他的影响力”。

张维迎住过的窑洞每经记者 淡忠奎 摄

辛庄课堂首期班从三百个报名企业家中选择了近30个学员,身价超过3000亿元,黄怒波曾表示,“(他们)代表了新经济的发展方向”。而这对于陕北小县吴堡来说确实是难得的机遇。

从县城再出发,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达辛庄村。夕阳落在村委会背后的一排窑洞上,显得格外宁静,我们在村委会前的一大片平地上,见到了张维迎的“发小”村主任霍东征。

“这是我上任后干的第一件大事”,他指着这块平地对粉巷君表示。这是耗费400多万搬山填沟整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地方,张维迎带黄怒波回乡时才“一拍即合”有了建设课堂的想法。除了建设辛庄课堂之外,把周围的废弃窑洞也被整修改造,建成特色民宿,辛庄课堂的校舍亦可以作为旅游资源。

按照规划,学费收入在扣除各项运营费用后,30%将留给辛庄村委会,用于文化建设及村民福利等。按每年招生不少于4期,每期学员规模30人,学费19.8万元/人。这将为整个村庄带来直接性的改变。

很多吴堡人还没有察觉,一场更大的变革正在酝酿。

吴堡县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将文化旅游产业作为首位产业大力开发,力争2025年全县旅游接待人数达到80万人次以上,旅游综合收入8亿元以上。近年来,吴堡二产持续遭遇困境,大举押注旅游或许已经是当地不得不为的事情。

其中关键就在于能否利用好被称之为“新窗口、新引擎”的辛庄课堂。

辛庄课堂选址每经记者 淡忠奎 摄

郝根喜告诉粉巷君,吴堡借助张维迎回报家乡的情结,正在谋划一条新颖的发展路子——课堂、文化和旅游相结合。以辛庄课堂为契机,把主要景点全部串联起来,引领文旅产业朝着高端化、精品化的方向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吴堡县有两位政府官员被纳入辛庄课堂首期班,与全国各地的企业家一起学习、一起交流。这本身就是为吴堡建立起一种资源链接,不仅能够实现资本有效对接,更重要的是,对于当地主政者思想和管理观念将产生潜移默化且更为持久的影响。

一个例子是,首期班开课后,部分企业家直接表达了投资意向,也有企业家主动帮吴堡的空心挂面找销路。

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一场试验 

“我觉得这个地方包含着自己的情感,只有在这个地方我感觉不一样,就想做一些我认为创造性的事。”张维迎在不久前的辛庄企业家精神大课堂上表示。

对于吴堡来说,这是机遇,也是一场试验。

张维迎认为,比较优势对于传统经济可能重要,但是在现代生产中它的作用微乎其微。比较优势是人创造出来的,以色列原本是一个不毛之地,不适合种庄稼,甚至不适合人类生存,但是依靠农业技术培养了很多农业新品种。

吴堡的挂面产业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当地的自然条件并不适合种植小麦,因为亩产就只有几十斤,产量太低。但这并没有影响吴堡非物质文化遗产空心挂面的发展,面粉从哪来呢?从河北、内蒙买最优质的面粉。2014年,随着《舌尖上的中国2》的热播,吴堡空心挂面一夜成名。

如今,当地拥有标准化生产厂房的挂面加工企业9家,年产量稳定在3600吨以上,年产值可达5000余万元,妥妥的大产业。

正如他所言,“重要的是知识、想法,有了想法、有了知识做辅助行动,就可能做出完全没有的东西”,而作为辛庄课堂的承载地,必然会有更多新的想法和创意从这里产生,在这里实践。

这种探索,对于北方小县城的“突围”有着不同一般的意义。

“辛庄课堂并不是要把当地农民变成企业家,而是让全国各地优秀的企业家来辛庄研究”,碰撞出新的想法。从这个层面上来看,辛庄课堂更大的意义在于,这还是面对中小企业家的一场试验。

周其仁在《真实世界的经济学》一书中指出:“中小企业构成我国企业群的绝大多数,在我国经济增长、就业和出口中均占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今年7月的全国“专精特新”中小企业高峰论坛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指出,“专精特新”的灵魂就是创新,而我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科技创新既是发展问题,更是生存问题,强调“专精特新”就是要鼓励创新,做到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不久前成立的北交所便是为全国创新型中小企业“量身打造”,促进金融资本与科创要素高效对接。

中小企应该有更大作为。解决“卡脖子”问题,张维迎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你要什么样的品质才能使人类的知识、人类的分工,能够人类的创造力、人类的想法能想到的东西做出来,而不是把过去继承的东西做出来。”

这种品质也就是企业家精神。这场实验也就是关于企业家精神的培养与发现。

当然,企业家精神与共同富裕也有着诸多契合之处,辛庄课堂商业实践总导师黄怒波表示,要培训中国的年轻企业家,从黄土地上望星空,要承担社会责任,要有一个面向未来的精神。

这场试验关乎未来亦影响深远。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