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发家奢侈品、滑落影视圈,吴亦凡前老板豪宅被强拍还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28 08:54:16

每经记者 宋红  丁舟洋    每经编辑 董兴生    

5997885087535456256.jpeg

当初流量崇拜、偶像为王的名利场,如今每个环节都在被反噬。

2021年,郑爽利用“阴阳合同”偷逃税、吴亦凡涉嫌强奸被批捕、张哲瀚“打卡”靖国神社……种种事件屡屡突破公众对娱乐明星的忍耐底线。中宣部、网信办等部门开展“清朗”系列专项行动,连出重拳整肃行业,影视产业大变局、大整顿,让人再次反思资本、流量、饭圈、平台共同塑造的畸形生态。

五年前,吴亦凡就曾曝出负面新闻,彼时文投控股(600715.SH)子公司耀莱影视发声明力保旗下艺人“平安渡劫”,发声的女主角被饭圈网络暴力围攻,吴亦凡则“毫发无损”继续接代言、演大片、疯狂捞金。而这位“顶流明星”堕入深渊的命运伏笔也就此埋下。三年前,吴亦凡与耀莱影视经纪约到期后未再续约。

3069838204597696512.jpeg

图片来源:耀莱影视微博

耀莱影视什么来头?2016年、2019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两次深度报道“耀莱系”老板綦建虹,一次是在他起高楼、宴宾客时(深扒︱《我不是潘金莲》的幕后金主竟然是他……;耀莱的“王牌”:签约成龙是“铁哥们”也是“商业伙伴”),一次是大厦倾塌之际(从百亿富豪到欠债“老赖” 商人綦建虹的影视浮沉)。曾与成龙、范冰冰、吴亦凡等明星大腕深度合作的綦建虹,自文投控股上市以来持续高比例质押股权,而上市公司股价一路下滑,使得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短短三年时间,百亿富豪变为负债累累的被执行人。

时至今日,影视行业生态比起两年前又不同了,曾与“顶流偶像”利益攸关的綦建虹如何渡过资金难关?今年以来,法院公开拍卖了綦建虹名下几处房产。綦建虹通过耀莱方面持有的文投控股部分股权,也在今年交付给厦门信托以抵偿部分债务。

即便如此,还有很大的资金缺口。每经记者了解到,截至9月27日,綦建虹还是8个经济纠纷案件中的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达11.69亿元。

6432839194587236352.png

几处房产被司法拍卖

展示宾利的商业地产遭流拍

6432839194587236352.png

今年5月,阿里拍卖“上新”了两套豪宅。

5月8日~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阿里拍卖平台,公开挂拍了綦建虹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2号院1号楼48层5101号、5102号的两套房产。

这两套房子是大平层户型,单套面积超546平米,两套打包拍卖,评估价约为1.84亿元,起拍价打七折约为1.29亿元。其所属小区是北京银泰中心打造的豪华公寓“柏悦府”,该公寓位于主楼北京银泰柏悦酒店总统套房上方的50~58层。

“据说是专为国际级商业首脑度身定制的高档酒店服务式公寓,仅21套,数量可谓稀缺。”阿里拍卖官方微信称,“2008年10月,这里的房子均价就破了六位数一平,是当时北京销售单价最贵的楼王。”

阿里拍卖方面向每经记者介绍,该标的有30451人次围观,85人订阅,有3人报名,共竞价63次。目前,该小区二手房市场无房出售,为北京国贸地区核心地段豪宅,非常稀缺的房产。“最后以近1.66亿价格成交,该房源后续过户已经完成。”

5469455495642616832.jpeg

7595541053259102208.jpeg

4413583205490728960.jpeg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

到了9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又通过阿里拍卖平台公开拍卖綦建虹另一处诉讼资产——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二村40号楼,具体包括40号楼-1层40-201、1层40-211等8处房产,评估价值5.25亿,起拍价约4.2亿元。最终,本次拍卖遭遇“流拍”。

4289483231746918400.jpeg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

公开资料显示,流拍后这些房产被用于抵押耀莱投资的金融债权转让,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为第一顺位抵押人,该笔贷款项下的抵押物被多次司法查封。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能顺利还债,这些作为抵押物的房产还将被再次拍卖。

“本次因并未有人报名和出价而流拍,应当会有部分投资人关注后续二拍降价情况。”阿里拍卖方面对每经记者说。

每经记者曾多次探访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二村40号楼。该商业地产地处三里屯核心商圈,这栋上万平方米的楼房是耀莱中心所在地,有宾利销售中心,以耀莱航空做门面,涉及数十处房产,是整个“耀莱系”的大本营,也全是綦建虹自持的房产。2018年,綦建虹将耀莱中心的部分房产腾挪到了他掌舵的港股上市公司耀莱集团名下。

3536441154481399808.png

 2019年2月,北京,耀莱中心 图片来源:每经资料图

8504630495415988224.png

2019年2月,北京,耀莱中心  图片来源:每经资料图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9月7日,綦建虹名下2.64亿元的财产被一家券商投资公司申请采取保全措施。经北京市三中院裁决,綦建虹穿透持有的耀莱航空投资股份被冻结,上述“柏悦府”住宅和“耀莱中心”的多处房产被查封。

8226348771045866496.png

影视行业外人士出手

1.66亿接盘綦建虹豪宅

6432839194587236352.png

用1.66亿元买下綦建虹北京豪宅的人是谁?

阿里拍卖对每经记者回应称,用户姓名“深圳市君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买家,以最高应价胜出。每经记者查询启信宝获悉,深圳市君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由两个自然人股东持股,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孙明明持股95%,孙明明同时也是“广州市鹏瑞城市更新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这家公司是深圳市鹏瑞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瑞地产”)的全资子公司。

在地产圈,鹏瑞地产以缔造了“深圳湾1号”这一地标建筑而闻名江湖。自2013年开盘以来,与香港隔海相望的深圳湾1号始终是深圳顶级豪宅的标杆,项目自带约350米高空音乐厅和亚洲最高直升机停机坪等设施,开盘时最贵卖出17万每平方米的价格,一度突破深圳楼市天花板。

而深圳湾1号的背后老板也颇有来头。

1962年出生的徐航,从小就是学霸,17岁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又转入清华大学电机系攻读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硕士。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年仅29岁的徐航与合作伙伴李西廷在深圳创办了迈瑞医疗公司,立志要改变中国医疗器械的落后局面。那个时候中国的医院都得使用进口的设备,国产设备非常少,一方面是没有,另外一方面是有也不敢用。

2812397711132648448.png

图片来源:每经资料图

如今迈瑞医疗生产的呼吸机已是国际龙头,在抗击新冠疫情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个医疗大享,偶然的机会在深圳拿了一块地。本来只是试一试地产,没想到却风生水起。”用这句话来形容徐航的“下半场”再合适不过。2006年,迈瑞医疗赴美上市后,徐航不满意自己的住宅,想盖一栋自己心目中的豪华公寓。凭借着深圳湾1号,鹏瑞地产成为深圳炙手可热的开发商,徐航也将更多精力投向地产,试图在其他城市复制“深圳湾1号”。

2018年,迈瑞医疗几经辗转后回归A股,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据迈瑞医疗今年8月底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徐航和李西廷仍是迈瑞医疗的实际控制人(共同控制)。目前,徐航是迈瑞医疗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鹏瑞地产是徐航的个人业务,未纳入上市公司迈瑞医疗。

5556357807085875200.jpeg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2021年4月,徐航以195亿美元财富位列《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92名。截至9月27日收盘,迈瑞医疗报收378.60元/股,总市值4603亿元

6432839194587236352.png

曾与成龙、范冰冰、冯小刚等紧密合作

现背负11.69亿元成被执行人

6432839194587236352.png

不同人物,不同命运,豪宅建成,豪宅易主,一幕幕财富流转的故事令人感慨。

将视线转回綦建虹。在2013年~2016年影视行业最风光的时候,早年以外贸和奢侈品代理起家的他投身影视行业。凭借与诸多影视圈富豪朋友的关系,綦建虹施展资本运作,完成与A股上市公司文投控股的联姻,成龙、范冰冰、冯小刚等明星大腕都与他紧密合作。

据成龙自传中透露,早在1997年前他就与綦建虹有交往,成龙说,那时候綦建虹还是个“黄毛小子”。隶属于耀莱集团的耀莱成龙国际影城(五棵松店)一度风头无两,是连续数年蝉联全国票房冠军的影院。但如今,该影城已关门闭店。每经记者多次致电耀莱成龙国际影城(五棵松店)均无人接听。除了北京,上海、成都等全国多家耀莱影城都因经营困难闭店。

292732884775050240.jpeg

几个平台都没有耀莱成龙影城(五棵松店)售票信息 图片来源:售票平台截图

经济学家将极其罕见、出人意料的风险称之为“黑天鹅事件”,而那些过于常见、发生概率极大但人们却常常忽视的风险则是“灰犀牛事件”。在金融市场,高杠杆、高负债、上市公司股东高比例的股权质押融资,以及影视行业前几年的IP热、天价片酬、饭圈乱象,就是典型的“灰犀牛”。明知道股价一旦下跌,就有资金链断裂风险,明知道“流量膜拜”将破坏行业生态,可短期高回报的诱惑下,多少人对灰犀牛视而不见。

2016年,文投控股刚上市不久,綦建虹就进行了超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以耀莱文化所持文投控股权作为抵押担保,通过厦门信托融资35.48亿元,綦建虹为此笔融资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这种股权融资是否会引发危机,股价的涨跌就是关键变量。2018年,文投控股股价全年下跌75%,綦建虹无法补足相应保证金,股权被厦门信托冻结。

“类似这样的富豪数不胜数。”一位资深金融机构从业者对每经记者说,很多股东把能质押的股票都拿去质押融资,如果叠加外部因素碰到自身资金紧张的时候,问题就爆发了。“每天盯着股票行情,想想今天要补多少钱,明天还要补多少钱,这日子还怎么过?可以这么说,股票质押融资消灭了很多富豪,直接返贫。”

据文投控股3月的公告,按照北京市中院的执行裁定,綦建虹通过耀莱文化持有文投控股15.21%的股权已司法过户给厦门信托。过户完成后,耀莱文化在文投控股所持1.14%股票仍存在被司法拍卖或强制过户的风险。

每经记者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了解到,54岁的綦建虹目前仍是8个案件的被执行人,面临共计约11.69亿元的强制执行债务。

7027297253864645632.jpeg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6432839194587236352.png

流量明星将两极分化

行业生态和格局重塑

6432839194587236352.png

耀莱系的故事告一段落,影视行业的前路还要继续。以这家将“初代流量明星”吴亦凡高高捧起的公司为开始,“流量明星”这个产物在短短几年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吴秀波拖累幸福蓝海和当代东方;范冰冰拖累唐德影视;郑爽拖累北京文化;吴亦凡拖累《青簪行》及背后的企鹅影视、新丽传媒、凤凰联动影业等一众公司……一批靠明星起的公司,也因明星衰。耀莱如此,唐德如此,北京文化如此……明星自带流量,能为公司与作品带来光环,也能反噬公司与作品。

2608689083918013440.jpeg

《我不是潘金莲》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前不久,一个年轻明星的妈妈跟资深电影发行人高军聊天。“我们孩子也没做什么错事,怎么现在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呢?”任何事物都有其兴衰规律,而流量明星的“起高楼、楼塌了”速度特别快,兴衰仿佛就在一夜之间。

高军曾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偶像合作,对方和他作为经纪人的父亲在做人做事上的张狂,让高军极其不适应。“我多次跟他们说,要收敛一点。一个二十多岁没有足够积累和修为的孩子,能走红完全是运气使然,不是你这个人有多牛。可他们完全就是不可一世的感觉,挣那么多钱还那么不尊重工作,引发了业内专业人士甚至社会大众的普遍反感。”高军对每经记者表示,“包括吴亦凡在2016年的丑闻发生后轻松过关,反映了这些人的不检点、不收敛,正如小病不治必有大疾,速火以后的速朽就成了一种必然。”

“但也不是就没出路了,只要把自己的位置放平、心态放平,认真演戏、清白做人,还是会好的。”在高军看来,流量明星这个群体正在发生两极分化。一方面出现了吴亦凡、郑爽、张哲瀚等毫无敬畏之心的反面典型,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踏踏实实练内功,从当红小鲜肉逐渐转为好演员的例子。“像易烊千玺、杨紫等年轻人,我能看到他们演技明显的进步。所以一部分流量明星会变为文艺工作者或者艺术家,还有一大批将会被彻底甩进历史垃圾堆。

3969052438445888512.jpeg

易烊千玺在即将上映的《长津湖》中饰演一名志愿军战士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早在2016年影视行业热度极盛时,编剧余飞就曾向每经记者吐槽过浮华背后的种种乱象。时隔五年再反思上述情况,余飞对每经记者说:“互联网资本汹涌进入这个行业时,产生了一种新的商业逻辑:找‘数据好看’的网络小说来拍、再找‘数据好看’的年轻艺人来演,这样就可以收割大众的钱包了。所以产业的中心不再是好内容,而是围着这群流量明星转,他们啥也不会还天天跨戏,违背了创作规律。”

在余飞看来,目前互联网平台也在转型,回归内容创作、回归经典规律,流量明星那种拿很多钱又极其不靠谱的工作方式,现在无人买单了。“今年各个平台都出现了不错的剧,它们都在慢慢构建自己的内容体系。”

而几大互联网平台形成影视剧行业采购、播出的主流力量后,将改写制作公司的格局。“平台都以定制剧、自制剧为主,对制作公司影响非常大,会有一大批制作公司倒下。不过这终究是个凭本事吃饭的行业,同时也会有一大批年轻新锐的优质公司冒出来。”余飞认为。

3511143394891176960.png

记者手记 | 在变局中开新局

在明星的光环效应下,影视行业的起起落落格外引人注目。 

从财经媒体的视角,我们持续、专业地追踪大文化产业已五年有余。这个行业中,不乏有赤子之心、专业素养的人,也看到行业整体有待规范化的现状。

今年以来集中爆发的种种问题,让大家看到影视文化行业正进入蜕变的关键阶段。目前,从平台到各家公司到整个产业,都在试图摸索出一套新规则。

正如高军所言,流量明星“两极分化”了,影视文化公司也同样如是。敬畏市场,尊重创作规律,精耕优质内容的公司,市场永远有其一席之地。大浪淘沙,是行业洗牌的过程,也是规范化发展的开始。

至于每家公司“路在何方”的命题,要看其因为什么来做这个行业。在变局中开新局,化危为机再出发。

记者:宋德萍 丁舟洋

编辑:董兴生

视觉:蔡沛君

排版:董兴生 王蜀杰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