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肿瘤治疗乱象”风波又起:病患家属马荣报案,控告NK治疗企业高管涉嫌诈骗罪、非法行医罪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10 17:08:17

◎9月9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嘉慷生物所在地上海市长宁区临新路268弄4号301室,以及马进仓、马秀兰接受NK治疗的场所302室。记者发现301室内部已有灯光,并且有一中年男子在内。而在302室则是大门紧闭,且上有门锁,门内也无灯光。

每经记者 朱成祥    每经实习记者 程雅    每经编辑 汤辉    

近日,“肿瘤治疗乱象”事件中的病患家属马荣再度从青海远赴上海,并于9月8日向上海警方报案,控告NK细胞治疗涉事公司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慷生物”)两名高管徐以兵、朱珍芳分别涉嫌诈骗罪、非法行医罪等,并要求追究二人刑事责任。

启信宝信息显示,徐以兵为嘉慷生物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朱珍芳为公司股东、董事。

马荣控告的主要依据为长宁区卫健委执法人员的询问笔录。对于该份笔录来源,马荣9月8日晚间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申请了细节(信息)公开,长宁区卫健委发来的。”

根据马荣向记者提供的《刑事控告书》,其控告请求主要针对前述嘉慷生物的两名高管,对涉事医生陆巍并未提出控告请求。

不过,陆巍也于9月7日发布声明称:“本人在对相关患者治疗过程中无任何不当获益。”

涉事NK治疗公司内已有人员活动

9月9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嘉慷生物所在地上海市长宁区临新路268弄4号301室,以及马进仓、马秀兰接受NK治疗的场所302室。

4月22日,长宁区卫健委工作人员也曾前往嘉慷生物所在地现场检查,检查结果为“检查时,该场所未在营业中,在临新路268弄4号301室查见大门无法打开,门上有锁。由玻璃门向内查看,查见‘嘉慷’挂牌,未查见有人员在内活动。”

记者9月9日实地走访发现,长宁区临新路268弄4号大厦大厅内入驻公司介绍一栏中,嘉慷生物仍位列其中。

大厅入驻信息牌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程雅 摄

来到三楼后,记者发现301室内部已有灯光,并且有一中年男子在内。不过,当记者表明身份并就相关事项采访该男子时,其却表示:“不认识,不接受采访”,随后迅速将玻璃门关上。

301室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程雅 摄

而在马进仓、马秀兰接受治疗的场所(即嘉英医疗美容诊所)302室则是大门紧闭,且上有门锁,门内也无灯光。

302室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程雅 摄

事实上,“肿瘤治疗乱象”一事曾在上海卫健委调查结果出炉后告一段落。5月24日,上海卫健委对涉事医生陆巍警告、罚款3万元,并暂停执业6个月,处罚理由为“未按规定填写病历材料,以及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过程中未按照规定履行告知义务”;对涉事NK治疗公司嘉慷生物罚没165万元,处罚理由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

5月28日,记者曾联系上马荣,彼时她对处罚结果并不满意,并于6月28日向长宁区卫健委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对嘉慷生物进行行政处罚所依据的证据材料。8月30日,长宁区卫健委向马荣送达卫生健康行政执法文书,包括长宁区卫健委对嘉慷生物的立案报告和询问笔录。

风波再起

根据马荣向记者提供的《刑事控告书》显示,其控告内容主要来自询问笔录。控告人马荣认为,徐以兵利用其父马进仓治病心切的心理,使控告人等人误以为嘉慷公司开展的NK细胞治疗是合法有效的治疗,并支付了巨额的治疗费用,但并未得到相应的治疗,因此控告徐以兵涉嫌诈骗。

询问笔录显示,嘉慷生物给马荣父亲马进仓注射的NK细胞液,由该公司总经理助理朱珍芳制备。但朱珍芳只是行政工作人员,不是医务人员,不具有NK细胞液制备的能力,更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证。因此,马荣认为朱珍芳涉嫌非法行医罪。

此外,在询问笔录中,嘉慷生物总经理助理朱珍芳介绍了对马荣父亲马进仓、姑姑马秀兰的治疗过程。“我公司是借用隔壁嘉英医疗美容诊所的地方为两人做NK细胞免疫治疗的。其中1瓶是嘉英医疗美容诊所提供的氯化钠注射液,1瓶是老板徐以兵闪送过来的液体。当时我对液体的成分不清楚。后来问了老板徐以兵,老板说是维生素C营养液,媒体曝光后我才知道可能是NK细胞。”

马进仓、马秀兰两人一个疗程NK治疗的费用均为3万元,合计6万元。而该疗程价值量最高的NK细胞液竟然是闪送过来的,这种说法着实令人诧异。

不过,在执法人员进一步要求提供闪送记录时,朱珍芳又推翻了“闪送”的说法,其表示:“那瓶治疗液是徐以兵让我在公司实验室配制的。当时接受询问调查时,我很紧张害怕承担责任坐牢,就说是徐以兵闪送过来的。”

长宁区卫健委询问笔录,由马荣提供

随后,朱珍芳又详细讲述了具体过程。“治疗当天,我都会在公司CMP无菌实验室里配好马进仓、马秀兰的NK细胞液各一瓶,每瓶大约150ml,在输液瓶上分别贴好两人的名字以及当天日期,然后去隔壁嘉英医疗美容诊所交给当班的护士。”另外,朱珍芳又讲述了NK细胞液制备的具体步骤。

谁介绍患者进行NK治疗?医生还是病人

马荣通过法律手段追责嘉慷生物高管,而对于陆巍,则主要是在微博进行质疑。其发文表示:“如果没有利益输送的话,为什么陆医生偏偏要推荐我们去这个没有资质的公司打针。我想问问,如果没有利益关联,上海那么大的城市,他为什么会提供这家没有任何资质的公司给我们?还隐瞒了没有批准在临床应用的信息,也没有告知任何医疗风险?他是用爱发电吗?”

不管是在微博还是《刑事控告书》中,马荣均强调是由陆巍医生介绍进行的NK治疗。7月,马荣向国家卫健委提交了行政复议,要求重新调查陆巍医生在该事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马荣微博,长宁区卫健委在回复里表示:“截至目前,相关部门未查见陆巍在马进仓治疗过程中,与嘉慷生物、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存在利益输送问题的违规证据。”

关于马进仓、马秀兰二人是如何找到嘉慷生物做NK治疗,朱珍芳表示:“马秀兰的儿子张有林是从陈某某(人名被抹去,应为陈步海)那里拿到了我的手机号,2020年8月初我接到张有林的电话,他说是陈步海介绍的,母亲马秀兰在新华医院陆巍医生那里看病,想来公司了解一下NK细胞治疗。”

对于朱珍芳接到张有林电话的具体时间点,朱珍芳表示:“记不清了,手机通话记录我都删除了。”

此外,当被要求提供完整微信聊天记录时,她表示“我害怕坐牢,就把所有微信聊天记录一键删除了,只能提供陈步海发给我的他手机上的三页微信聊天记录。”

根据聊天记录显示,陈步海曾于8月2日向其发送“朱姐,有个病友需要NK”“陆医生的病人”等内容。该询问笔录内容,也与陈步海接受医学界采访时的描述基本一致。

需要注意的是,马荣则表示陆巍是于8月1日打来电话介绍NK治疗,并以8月1日的录音为证据佐证由陆巍推荐NK治疗。

当记者向马荣寻求陆巍对马荣家属推荐NK治疗的证据,比如微信截图等,马荣表示:“当面说的怎么截图,那他(陆巍)说陈(步海)介绍的有证据吗?”

当记者提供询问笔录中由陈步海介绍的相关证据截图,及与陈步海此前接受医学界采访的内容吻合时,马荣表示:“呵呵,要不当面对质吧,你替我问问陆巍,他敢不敢?”

9月7日,陆巍曾就此事发布声明:“网传的录音(即8月1日录音)系本人应患者远在青海的家属咨询要求,客观介绍免疫治疗的相关原理,以及对涉事公司情况的了解的回答,本人不存在任何诱导的目的和企图。”

另外,陆巍也表示:“本人与‘嘉慷’及相关公司,从无经济往来,既往从未推荐患者去该公司接受‘NK细胞输注’,更未获得该相关公司的任何经济利益。”

根据5月6日的询问笔录显示,执法人员对朱珍芳询问道:“马进仓、马秀兰是经陈步海介绍至你公司做NK细胞治疗,你公司是否给陈步海介绍费?”朱珍芳表示“没有”。执法人员又问:“你公司有没有给过陆某(具体人名被抹去)钱款”,朱珍芳的问答同样是没有。

当日询问笔录共有三页,陆姓人员只出现一次,即陆巍。也就是说,朱珍芳表示嘉慷生物并未给过陆巍钱款。

值得一提的是,陆巍并未与嘉慷公司存在利益往来,但确实跟徐以兵有过接触。根据执法人员对朱珍芳的询问笔录显示:“2020年7月中旬,徐以兵和陆巍在新华医院门诊大楼前讨论CTC项目结题的事情,陆巍谈到有两个中晚期胃癌患者是姐弟关系,甲胎蛋白阳性,有家族史倾向。”

笔录还显示,“徐以兵觉得有研究价值,就向陆巍要两名患者血样做CTC检测,大约半小时后陆巍拿了写有马进仓和马秀兰名字的血样各一管交给徐以兵。徐以兵将两管血样(每管大约8-9ml)带回公司安排实验室技术员提取血样中的PBMC,一部分用于药物敏感基因检测分析、CTC检测,一部分用于扩增NK细胞,做NK细胞杀伤实验和表型检查。扩增好的NK细胞未使用部分就储存在公司的液氮罐里。”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肿瘤治疗乱象” NK治疗 陆巍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