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旗下公司前高管曾是主要客户股东……每经调查深扒新研股份七大商业疑云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03 09:07:07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实习记者 范芊芊    每经编辑 梁枭    

7530479319707039744.jpeg

在刚刚过去的8月,军工板块无疑是A股市场最热门的板块之一,而新研股份(300159,SZ)当属军工板块的龙头股,不到一个月时间便走出了翻倍走势。

但新研股份的业绩并没有股价涨幅那么美。2020年,新研股份的净利润亏损25.58亿元,亏损主要原因就是商誉减值,而商誉减值主要来自子公司四川明日宇航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明日宇航)。实际上,明日宇航的经营问题是监管关注重点,屡屡被交易所问询。

连日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新研股份、明日宇航和部分供应商、客户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潜在联系,这主要表现在股东和高管在上述主体的交叉。

比如,明日宇航子公司前高管曾是新研股份主要客户的股东和监事;两家预付款方的核心人物重合,且有受访对象透露预付款方租用明日宇航厂房;多个供应商的股东一致或重名,但新研股份并未披露其中的同一控制关系……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新研股份函证回复比例不足2%

8906821329977853952.png

今年8月,A股市场出现一波针对军工股的炒作,其中新研股份是板块龙头,五个交易日三根“20cm”阳线的直线拉升极大吸引市场关注。公司股价从8月4日的3.74元/股涨至8月19日的最高价8.39元/股,区间涨幅超过一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新研股份上涨背后,中信上海溧阳路等知名游资等曾现身龙虎榜。而新研股份的军工业务,就是落子在2015年斥资36亿元收购的控股子公司明日宇航。

明日宇航的主营业务为航空航天飞行器零部件。今年8月,新研股份公告,中航资本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产投)等拟向明日宇航共计增资12亿元。看起来,产业资本似乎看好明日宇航的发展前景,那么明日宇航近年来业绩表现如何呢?

收购明日宇航之前,新研股份的主业是农机。2015年收购明日宇航后,新研股份拥有“航空+农机”双主业,被市场打上“军工概念”的标签。从2016年开始,新研股份军工业务收入占比逐渐提高,到2020年已达到近六成。但新研股份收入规模并未持续增长。从2019年开始,新研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下滑。

自被新研股份收购后,明日宇航的业绩表现的确称不上亮眼。即便在业绩承诺期的2015年~2017年,明日宇航也只是以100.1%的完成度踩线完成业绩承诺。业绩承诺期过后,明日宇航业绩即持续下滑。2019年,新研股份对明日宇航计提商誉减值就超过15亿元,直接导致当年上市公司出现19.79亿元的巨额亏损。

2020年,新研股份净利润亏损额进一步放大至25.58亿元,亏损主要原因仍是商誉减值。据披露,去年新研股份对明日宇航计提商誉减值金额达13.47亿元。

而年报问询函另一重点问题仍然针对明日宇航,这实际和上市公司2020年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有关。年审会计师无法对明日宇航部分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及坏账准备的充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审计机构对明日宇航54家客户实施了函证程序,涉及应收账款余额20.4亿元;收到其中8家客户的回函,确认金额为3755.45万元,回函比例为1.84%。即便截止到2021年4月20日,也只共计回款5260.56万元,回款比例仅为2.46%。

由客户回函比例低引发财务造假质疑的案例并不稀奇。今年上半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出“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存在财务问题,前任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超40亿元。当时调查的导火索便是易见股份客户函证回复比例低。

而针对新研股份出现的财务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调查发现,明日宇航和部分供应商、客户之间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潜在联系,这主要表现在股东和高管在上述三大主体的交叉。

由此,新研股份商业交易尚存以下七大疑问,均需上市公司一一说明。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一:供应商为何与子公司同为被执行人?

8906821329977853952.png

在2020年年报中,新研股份对设备预付款计提减值准备1.62亿元,而后公司在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中表示,1.62亿元为公司预付给四川海志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海志合)、四川中地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中地)、成都海志合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海志合)的设备采购款7886万元、5040万元、3284万元,对应采购合同金额1.71亿元、1.04亿元、6273万元。

该设备采购款对应的合同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签约,公司未能按进度支付相关款项,因此构成了违约,预计预付款很难收回。

但该项交易未能获得年审会计师的认可,年报审计报告保留意见涉及事项之一为,公司未提供与上述预付设备款相关的合同履行情况的充分资料和信息。

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会计师指出,在走访过程中,三家供应商均拒绝提供其与上游供应商和设备生产厂家的采购合同、款项支付的银行单据等资料和信息。当会计师要求实地察看实物设备,供应商解释说公司已违约,设备厂家已自行处置。

对于业绩持续下行的新研股份来说,计提的1.62亿元预付款也不是小数目,那么这三家供应商是什么来头?

8月18日,记者来到成都海志合2020年年报登记的地址青羊区万和中心1栋805号。万和中心是一栋写字楼,看上去,805号是简单的一间办公室。记者注意到,805号内有两人在办公室办公,此外还有隔断出来的财务室。记者欲求证该地是否为成都海志合以及与明日宇航、新研股份的关系时,对方则拒绝透露一切消息。

随后,记者还前往成都海志合2018年年报登记的地址光华村南街50号。上述登记地址是一处私人住所,位于一栋公寓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查阅资料发现,根据2018年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物资部龙门式数控加工中心国内邀请招标评标结果公示,中标候选人成都海志合的项目负责人是“蹇根”。

2261744708010831872.png

图片来源:中物院招投标信息网网页截图

根据2018年9月3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物资部中物院物资部刀片、刀杆项目(第二次)废标公告/流标公告,四川锦特鸿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海志合均未通过资格审查,且未通过的原因大致一样。而四川锦特鸿科技有限公司是四川海志合的全资子公司。

看起来,成都海志合显得有些神秘。

此外,记者还发现,部分供应商与明日宇航之间存在难以理解的商业往来。

记者找到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涉及到买卖合同纠纷,四川海志合曾与明日宇航共同列为被执行人。这份裁判文书发布于今年3月23日,丽驰精密机械(嘉兴)有限公司是申请执行人,明日宇航和四川海志合是被执行人。

8289180010218547200.png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网页截图

实际上,新研股份在去年底关于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中也提到一起有关丽驰精密机械(嘉兴)有限公司的诉讼,被告是明日宇航,同样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奇怪的是,新研股份披露的被告方仅有明日宇航,没有四川海志合的名字。

据新研股份披露,若败诉,明日宇航最多需支付设备款211.2万元及违约金13.6万元。根据2020年年报,上述诉讼以双方达成一致调解的方式结案,明日宇航需在今年2月5日前支付设备款186.24万元及违约金13万元。

8月18日,记者拨通丽驰精密机械(嘉兴)有限公司的电话。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最终用户是明日宇航,但是签约同海志合签的”。

8月30日,记者拨打四川海志合2016年工商登记电话,通过社交软件搜索,用户昵称为“海天精工.张海灿”,而“张海灿”在2018年4月3日前曾是四川海志合的法定代表人。对于上述诉讼,对方表示:“我们是作为丽驰的区域代理商。”对于与明日宇航的合作,他表示之前有,现在不清楚,他本人已经完全退出四川海志合。

8月17日,记者来到四川海志合的工商注册地址,并未找到四川海志合。大厦门口的物业告诉记者,四川海志合已经搬走“至少一年了”。

3859964310824904704.jpeg

四川海志合工商注册地址楼层示意图并无公司相关信息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范芊芊 摄

“上市公司如涉及重大诉讼需要披露的,需要披露案件受理情况和基本案情等细节。”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表示,如果供应商和子公司都是被告,应当完整披露被告情况。

另一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董秘对记者表示,如果这个供应商很重要并且很关键,会对上市公司业务造成重大影响,这就需要披露。另有一名上市公司董秘表示,这还要看上市公司和供应商的交易金额大小以及诉讼金额大小。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二:供应商项目负责人为何曾是另一预付款方联络人?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四川海志合还与新研股份2020年第三大预付款方四川升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升友)存在联系,预付金额为818.9万元。四川升友2017年年报登记电话与四川海志合相同。

7493225506732624896.png

明日宇航计提的1.62亿元预付款坏账相关方关联图

制图:实习记者 范芊芊

8月17日,记者来到四川升友的工商注册地址(成都市光华巷9号1栋1层)。光华巷9号为商住一体楼,名唤“大地锦苑”。据物业介绍,大地锦苑1层是小区外层商铺,但记者并未在外圈商铺中找到四川升友的办公地。

7889029432561094656.jpeg

四川升友工商注册地址所在小区“大地锦苑”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范芊芊 摄 

四川升友2020年年报登记电话和四川光翼飞行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光翼)相同,而后者的法定代表人为“蹇根”。根据多个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软件的联络人备案信息,“蹇根”是四川升友2019年前的联络人。而上文写到,成都海志合的项目负责人是“蹇根”。

另外,四川光翼有一名现任股东叫“李海涛”,持股比例为20%。而成都海志合的法定代表人也叫“李海涛”。四川光翼另一股东“袁婷”也与成都海志合前任股东同名,“袁婷”还曾是四川光翼的法定代表人。

上述的多个重名是否能说明四川升友和成都海志合的关系?

8月30日,记者拨打四川升友最新工商登记电话,无人接听。随后,记者拨打2017年工商登记电话,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

8月23日,记者曾以商业合作的名义致电成都海志合法定代表人李海涛,他表示目前成都海志合和明日宇航仍有合作,“有合适的在提供,只是现在他们采购比较少”。对于此前与明日宇航合作终止的事项,李海涛表示:“它没有提货。”

此外,他还提到,四川光翼与明日宇航有合作,“给他们代加工一部分”。同时,李海涛承认其四川光翼的股东身份。

8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记者身份致电李海涛,欲再次求证四川升友的“蹇根”和成都海志合的“蹇根”是否为同一人。李海涛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能回答可以告诉你,我不能回答,涉及机密的不能说。”

记者和李海涛在电话中约定,8月30日上午11时左右在成都海志合办公地面谈。当记者到达成都海志合办公地时,李海涛却并不在办公室内。记者再次致电李海涛,对方又表示“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1789425043899963392.png

成都海志合竞标项目负责人蹇根与另一预付款方关联图

袁婷、李海涛两个名字穿插其中,并分别(或曾经)担任重要角色

制图:实习记者 范芊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四川光翼的地址是在四川什邡经济开发区蓝天大道3号研发楼。而这一地址还是明日宇航什邡分公司工商资料中所载地址。8月17日,记者根据导航来到“蓝天大道3号研发楼”,在这里并未找到相应公司的踪影。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三:预付款方是否租用子公司厂房?

8906821329977853952.png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四川升友外,明日宇航所在地附近还有前五大预付款方之一四川星河力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河力量)。

该公司成立时间是2018年2月27日,地址则在什邡市经济开发区(北区)昌平大道南段8号。记者来到昌平大道南段8号,发现这里并非是星河力量所在地。“去年就搬走了,(现在)在明日宇航。”该地一名进出的工作人员表示。

6502798221966675968.jpeg

星河力量已搬离昌平大道南段8号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记者从明日宇航一名员工处也获悉,星河力量确实搬到公司办公地。“我们和它(星河力量)有合作,租用的(明日宇航)厂房。”

对上述情况知情的四川什邡经济开发区一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你说的两家企业(四川光翼、星河力量)应该都在明日宇航里面,当时是作为它的配套企业。但我不清楚它们现在的经营状况。”

6371614620541669376.jpeg

位于四川什邡经济开发区的明日宇航所在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然而,四川什邡经济开发区投资促进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并未听说过四川光翼、星河力量这两家企业,也不清楚明日宇航是否向它们出租了厂房,“我只晓得明日宇航向中建材出租了厂房,其他不晓得。它也是保密单位。”

该工作人员的说法与新研股份信披内容一致。2020年年底,明日宇航与中建材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材)签订设备转让合同,将数字化车间项目部分设备转让给中建材,同时将数字化车间厂房出租给中建材。

记者还获得了一张该园区的企业分布图,这张图上同样没有四川光翼、星河力量这两家企业。而在四川什邡经济开发区的重点企业名单里,同样也没有这两家企业。

上述两位董秘和王怀涛也表示,上市公司可以向供应商出租厂房,信披标准要看交易金额大小。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四:工程进度达100%的在建项目,现场却杂草丛生?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明日宇航参股四川汉翱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翱机械)一事也被监管问询。明日宇航以设备净值不低于3200万元的闲置且适合电铣削改造的设备进行实物出资,溢价认购汉翱新增的534.282万元注册资本,获得43.99%的股权。

汉翱机械工商资料显示的地址是什邡市经济开发(北区)通惠路8号。记者通过地图搜索该地址并按照导航来到该地址附近,发现并没有“通惠路8号”对应地标,所对应的地址为通惠路9号和其旁边的9-1号,前者是什邡市的车管所,后者则是机动车检测中心。此外,记者还通过地图搜索“四川汉翱机械有限公司”也未有相应地址出现。

2322134680530585600.jpeg

通惠路9号系什邡市车管所所在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2020年年报,新研股份披露的重要在建工程中,航空航天部件装配厂、航空航天特种工艺生产线分别对应的预算数为5.35亿元、3亿元,工程进度分别为100%、80%。根据新研股份今年半年报,航空航天特种工艺生产线的工程进度已经达到90%。

但记者到达“航空航天零部件特种工艺车间”项目正大门,该处大门紧闭,门内已经杂草丛生,未有建筑物痕迹和完工痕迹。而旁边围挡上却显示是“航空航天部件装配厂”项目,上面显示的开工时间是2016年12月20日,竣工时间是2017年4月20日。

8797921894830156800.jpeg

航空航天部件装配厂项目工程概况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3629715810020068352.jpeg

“航空航天零部件特种工艺车间”项目尚无完工迹象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五:孙公司前高管为何是大客户前股东和监事?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据新研股份年报问询函回复披露,三家供应商中,四川中地为代理人,真正提供货物的是北京航兴盛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航兴盛)。

据新研股份年报问询函回复披露,北京航兴盛第一大股东霍海平为明日宇航子公司天津明日宇航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明日宇航)的前高管。这个名字还出现在北京海源通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海源)的历史股东中。北京海源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7月6日,霍海平认缴出资385万元,成为北京海源的新增股东,根据启信宝等多个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软件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霍海平还曾担任北京海源的监事职务。从2016年开始,霍海平逐步退出北京海源的股东名单以及监事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海源电话与北京航兴盛2014年~2016年工商登记电话相同。

8月17日,记者来到四川中地的工商注册地址,公司多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自己是此后入职,不清楚2016年~2017年与北京航兴盛、明日宇航所签订的这份合同。8月18日,记者拨打了北京航兴盛最新工商登记电话,但未接通即被挂断。

1074442144878683136.jpeg

四川中地办公地点大门

图片来源:实习记者 范芊芊 摄

北京海源成立于2014年5月22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现任法定代表人为胡志坚。这些信息与新研股份年报问询函中所披露的应收票据第九大欠款方的信息匹配。

据新研股份披露,截至2020年年末,公司应收票据账面余额1.22亿元,全部为商业承兑汇票,计提坏账准备4852万元,计提比例39.68%。北京海源涉及的应收票据金额为301.43万元。去年,新研股份对北京海源的销售收入为3971.29万元,但仅回款3055.40万元。

7442594129226678272.png

图片来源:新研股份年报问询函回复截图

实际上,北京海源是天津明日宇航2020年前三季度的前十大客户,销售额为3215.91万元,主要是采购铝材等。2020年底欠款余额为301.43万元。2017年、2018年以及2020年1月~9月,北京海源也曾向天津明日宇航销售铝材、钢材。

两家公司还存在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重名的情况。“陈涛”为北京海源的现任股东,认缴出资额对应的持股比例是3%。根据2017年5月2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份刑事判决书,“陈涛”也曾是北京航兴盛的业务部经理。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4月25日,北京航兴盛实际控制人霍某(刑事判决书显示为“北京航兴盛经贸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羁押,被告单位为北京航兴盛。当时,“陈涛”作为北京航兴盛的业务部经理,也是北京航兴盛的诉讼代表人。

4556745834659318784.png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网页截图

8月18日,记者拨通了北京海源的工商登记电话。对方给了记者一个业务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通过社交媒体搜索,显示用户名为“北京海源通航科技有限公司-陈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商业合作为由拨通“陈涛”的电话。

记者问:你们和天津明日宇航是什么关系?

“陈涛”答:我们之前有一些机加(音译)的活儿,我们基本上都介绍给它(天津明日宇航)做了。

记者问:你们是同一个业务是吗?

“陈涛”答:对,我们两家基本上是,因为我们这边没有机加,然后有原材料,我们有也是它买,它们也是我买。

记者问:你们给它们介绍业务?

“陈涛”答:对,偶尔我们做不了的。

记者问:你之前在北京航兴盛工作过吗?

“陈涛”答:最早是。

8月30日,记者再次拨打北京海源的工商登记电话,询问霍海平是否还在公司任职。对方表示:“你直接给他打电话。”随即匆匆挂断。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六:客户及供应商穿透股东是重名还是同一人?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明日宇航子公司天津明日宇航还与新研股份2018年第一大客户天津航瀛精诚检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航瀛)注册地址相近,都位于天津市东丽开发区东谷中心2号门。天津明日宇航2017年报登记电话与天津航瀛2018年~2020年年报登记电话相同。

对此,新研股份曾解释,双方通过天津市东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招商引资计划,注册于天津市东丽开发区东谷中心的不同户,并可享受一定政策优惠;且双方合作是通过天津市东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推荐。

但巧合之处在于,德阳天安华鑫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关联。根据启信宝等多个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软件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该公司的股东黄程玮也曾是北京海源的股东。

天津航瀛的实际控制人是白晓雨,其也是德阳天安华鑫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此外,天津航瀛的股东“沈广亚”与新研股份在去年三季度报问询函回复中披露的应付款方贵州恒航华盛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沈广亚”同名,2018年年底应付余额为900.43万元。

4847716904990914560.png

新研股份孙公司前任高管霍海平的业务关系网背后,

白晓雨、沈广亚、黄程玮、陈涛等名字频繁闪现

制图:实习记者 范芊芊

8月18日,记者拨打了天津航瀛和天津明日宇航的相同座机号,但结果显示号码不存在。


8906821329977853952.png

疑问七:多个预付款方是否受同一人控制?

8906821329977853952.png

根据启信宝等多个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软件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新研股份供应商北京航兴盛的前任监事为“毕亚平”,这个名字也出现在新研股份公告中北京联泰东林铝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联泰)法定代表人一栏。该公司是新研股份2020年的第一大预付款方,预付金额为4104.84万元。北京联泰2015年、2016年年报电话与北京航兴盛2015年、2016年年报电话相同。

8月18日,记者拨通了北京联泰最新工商登记电话,询问是否是北京联泰,对方表示不是,随即挂断电话。8月30日,记者再次拨打北京联泰最新工商登记电话,询问是否是“毕亚平”,对方也表示不是,随即挂断。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联泰的预付款也出现部分计提坏账减值准备。

新研股份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表示,由于客户设计图纸更新等原因,2020年初,公司与北京联泰、北京万航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万航)分别签订终止协议,北京联泰、北京万航不再要求明日宇航支付合同剩余款项。这部分预付款项预计不能取得货物,也预计不能收回,于2019年度计提减值准备。

其中,北京万航是新研股份2020年第二大预付款方,预付金额2255.41万元,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石新京”,此姓名出现在北京联泰的历史股东中。根据北京万航2020年年报披露,石新京的认缴出资额为335万元。

新研股份在2020年三季度报问询函回复中披露,涿州泰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涿州泰瑞,工商信息显示名称为“涿州市泰瑞科技有限公司”)为其2020年上半年第一大预付款方,截至2020年6月30日预付款余额为1362万元,涿州泰瑞的法定代表人为“任传宝”,而这一名字也出现在北京万航的股东中。涿州泰瑞另一股东名为“石新京”。此外,北京万航与涿州泰瑞2020年年报中的联系电话也相同。

8月18日,记者拨通了该电话,对方表示北京万航和涿州泰瑞是两家公司,自己是代理记账的,在两家公司分别任职,“(两家公司)股东是一样的。”

8月30日,记者再次拨通上述电话,追问两家公司是否是同一个人控制,对方表示不清楚。

除了上述供应商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记者还发现了另外两家供应商之间可能的关联,其中一家供应商同样曾出现预付款项计提坏账的现象。

新研股份在2020年半年报及三季报问询函回复中表示,江西国贸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国贸)1900万元坏账计提减值准备,该款项系预付采购装配生产线而支付的预付款项,因项目停滞,公司未继续支付后续合同款项,原预付款难以索回,因此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江西国贸的一位股东名为“邹建华”,江西天之翔航空数控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天之翔)的法定代表人也名为“邹建华”。据新研股份披露,江西天之翔为新研股份应付款方,2018年底应付余额为1053.35万元。此外,江西天之翔还和江西国贸一起因买卖合同纠纷被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起诉。

8月18日,记者拨打了江西天之翔的最新工商登记电话,但显示已停机。记者又拨打江西国贸的最新工商登记电话,对方承认公司是明日宇航的供应商。

3933236989208632320.png

新研股份多个预付款方互相关联,

石新京、毕亚平、任传宝三个名字或身兼数职

制图:实习记者 范芊芊

若上市公司两家供应商属于同一实际控制方,这需要信披吗?

王怀涛表示:“要看交易金额大小,占交易金额很少的话不需要。”但另一上市公司董秘表示,供应商的同一控制关系不需要披露。

8月29日晚间,记者向新研股份信披邮箱发去采访函。8月30日和8月31日,记者多次致电新研股份信披部门。一工作人员表示,采访函已转交给领导。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获得新研股份方面新的回复。

2334163115051122688.png

记者手记丨上市公司须坦诚回应质疑

资本市场始终喜欢将一句话奉为圭臬:“市场总是对的。”

但市场也有可能是错的。

否则为什么被出具“非标”意见,函证回函比例低的新研股份会被选为板块龙头。

仔细研究,再利用一些公开的企业信息查询渠道,新研股份子公司、客户、供应商、应收账款、预付款方背后的“巧合”并不难查。相比如此多的“巧合”,市场还是更关心它的军工概念,理性很多时候还是比不过情绪。

记者诸多质疑并不意味着已经为新研股份这家公司下了结论,但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资本市场,上市公司总需要向投资者回答这些质疑和“巧合”吧。

很多时候,真相是在水面之下,实质比形式更重要。

记者:胥帅 实习记者 范芊芊

编辑:梁枭

视觉:邹利

视频编辑:朱星运

排版:梁枭 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