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HPV疫苗一针难求,转战电商平台“约苗”靠谱吗?有人等到超龄也没能打上第一针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16 09:27:49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每经编辑 梁枭    

374031331662141440.jpeg

7月初的一天下午,张丽在家里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心情有些烦闷。她小半年前在社区医院预约接种的疫苗,到现在还没打上。

张丽想要接种的是九价HPV疫苗,这种疫苗可以预防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宫颈癌。HPV,中文名称为人乳头瘤病毒,99.7%的宫颈癌病例与感染HPV有关。HPV疫苗分为二价、四价、九价,分别预防常见的两种、四种和九种人乳头瘤病毒,适宜接种的年龄则分别为9~45周岁、20~45周岁、16~26周岁。

因此,在26岁生日到来之前,张丽想完成九价HPV疫苗的接种,而这也是当下越来越多年轻女性都在积极去做的事情。

早在2018年4月28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即有条件批准九价HPV疫苗在国内上市。不过,由于待接种人群数量庞大,近几年HPV疫苗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眼看距离自己26岁生日越来越近,张丽有些着急了。她开始在网上四处寻找接种渠道。而在她的朋友圈和多个社交平台上,HPV疫苗“一针难求”的话题正在被广泛讨论,像张丽一样的年轻人也热衷于在社交平台请教和分享打到HPV疫苗的秘诀。

据远川研究所医药首席分析师王佳悦判断,HPV疫苗一针难求的局面未来还会持续几年。而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上,接种HPV疫苗已经成了一种消费流行行为。

就在那天下午,偶然出现的手机弹窗里,“拼多多百亿补贴”的广告让张丽为之一振。只是,在电商平台预约的疫苗能打吗?张丽陷入了纠结。而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疫苗中介“约苗”,高溢价退款难、虚假宣传等问题也不在少数,甚至有人等到超龄也没能打上第一针。

1681958192578247680.png

HPV疫苗一针难求

消费者做足功课还是没有打上

1681958192578247680.png

家住江苏省连云港市的晓琳也做了很多功课。起初,她被小红书多位博主安利要尽早接种HPV疫苗,在研究了多篇种草文章后,6月初,晓琳通过彩虹医生的官方小程序下单了HPV四价疫苗,3999元包三针。相比于在普通社区医院接种806.5元/针,晓琳接种三针总价高出1579.5元。

虽然价格高,但只隔了一个月左右,她就接到了彩虹医生的电话,获得了一家私立医院的接种名额。晓琳意外之余更感到兴奋,毕竟在社区医院约了小半年都没有约到。

7月1日,晓琳收到了彩虹医生发来的短信:在7月3日或7月4日任选一天,前往连云港市赣榆区健鸿门诊部接种4价。

“我们跟医院之间是有差价的,差价就是服务费,不退的哦,安排好医院后退款5%手续费。医院名额紧张,确认预约请在10分钟之内回复您的姓名和日期,超时未回复的则视为放弃本次名额。”短信中有这样的文字。

“这个医院是否正规?能不能打疫苗?疫苗是不是真的?”晓琳在收到短信后也有疑问,她随即联系了彩虹医生客服,客服给她发来一张截图,标注“拟设置医疗机构公示-赣榆健鸿门诊部”,同时还表示,“不放心可等其他医院,但可能其他医院目前也没有排期,我们安排的都是正规门诊,都是有正规接种资质的。”

记者在连云港市卫健委网站上也查到了这则公示信息,公示发布日期为2020年12月17日。7月3日,晓琳在江苏省卫健委官网留言咨询赣榆健鸿门诊部是否有HPV疫苗接种资质,7月4日,晓琳自行前往赣榆健鸿门诊部。

从市中心驱车一个多小时,晓琳到了赣榆区。医院所在位置略显偏僻,已经让晓琳在心里打了退堂鼓,但当看到健鸿门诊部时,更让她感到吃惊,“看着就像一般农村的小医院,感觉不太靠谱了,不敢打了……”

7月5日,晓琳收到江苏省卫健委的电话反馈。“卫健委给的回复是,赣榆健鸿诊所3月获批,是有疫苗的接种资质,但只限于新冠疫苗,没有HPV疫苗接种资质。”

晓琳要求彩虹医生全额退款,但对方提出要收取5%手续费,随后,晓琳在在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了彩虹医生。7月6日,彩虹医生也给晓琳打了电话解释,7月7日,晓琳收到了3799元退款,但仍被扣了200元。

虽然没有完全满足晓琳的诉求,但她也不再准备要求退还余款,“我已经准备去打二价了。”晓琳最后说道。

1681958192578247680.png

有人等到超龄

也没有打上第一针

1681958192578247680.png

和晓琳一样,还有很多女性在社区医院抢不到疫苗,转战电商平台或小程序的约苗中介。在电商平台淘宝,彩虹育儿旗舰店上海九价有超过400人付款,橄榄枝健康旗舰店全国九价有接近700人付款,两家HPV九价月销量分别为300+和700+。

但对服务不满意的,同样也不止晓琳一个。

8月14日,记者在黑猫投诉官网搜索关键词“HPV”,显示共有348条结果,投诉对象几乎囊括了所有知名平台,包括京东、天猫、淘宝、拼多多、百度,以及彩虹医生、爱康国宾、橄榄枝健康等约苗中介,其中大多是要求退款和赔偿,或催促安排疫苗接种时间。

“承诺1到2个月可以打,但已经延期一个月还没开针……退款退不了,客服电话打不通……”、“橄榄枝健康说是有现货,其实是要等排期”……

还有部分投诉的消费者是打了第一针或前两针,但迟迟没有打到第三针。“百度头条推送的彩虹医生,在彩虹医生APP购买了HPV四价,购买之前电话都是打得通的。打第二针的时候医院告知彩虹医生并没有帮预约第三针,但此时试图联系彩虹医生已经是打不通电话,失联了。最后一针没打,打了两针也没有用啊。”2021年5月27日有消费者投诉。

甚至有消费者等到超龄都没有打上第一针。“我于2020年7月26日在天猫彩虹育儿旗舰店购买HPV九价疫苗,买时表明是现货一周内接种,结果却让我等了一年都没接种,至今我已超过接种年龄,数次联系淘宝客服天猫客服沟通无果,希望天猫对于这样的欺骗消费者的店铺予以惩戒!” 

此外,也有不少消费者提到,通过平台预约疫苗本身已是溢价,但并没有得到预期中的高质量服务,甚至没有打满三针的保障。

1681958192578247680.png

彩虹医生的生意经:

预约平台将消费者导向自家医疗机构

1681958192578247680.png

显然,像晓琳这样遇到问题的消费者并不在少数,而约苗中介如何获得疫苗信息?如何保证对接医院的接种资质?如果不具备接种资格,那医院的HPV疫苗又是从何而来呢?

彩虹医生官网显示,背后运营公司全称为上海芥箴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芥箴),股东为两名自然人田国良、邹斌(田国良持股92.07%,邹斌持股7.93%),田国良同时也是公司法定代表人。

有意思的是,此前晓琳投诉的“健鸿门诊部”,其经营主体为连云港健鸿诊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南京毓舫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毓舫)持股51%,后者的法定代表人为田国良,单一股东为上海芥箴。

这也意味着,以“专业的预防接种和医疗服务提供商”的名义出现,并获得消费者信息后,彩虹医生或许将不少消费者导向了自家的“兄弟”医院,形成了闭环生意链。

启信宝信息显示,南京毓舫的对外投资中,除连云港健鸿诊所有限公司外,还有大量名称中包含“诊所”字样的公司,如苏州相城毓城诊所有限公司、无锡毓惠诊所有限公司、盐城毓舫诊所有限公司、无锡毓舫诊所有限公司等。

11436877742755840.jpeg

连云港健鸿诊所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图

图片来源:启信宝网页截图

8月12日下午,记者拨通连云港市赣榆区疾控中心电话,工作人员称,健鸿门诊部确有HPV疫苗接种资质,疫苗也由疾控中心配发。

“这个医院一年前就拿到资质了,但是中间疫情耽误了,今年7月我们才开始给他们送苗”,该工作人员表示,“接种资质其实不难获得,这是个技术活,就像医生护士会打针,有医师证就可以。但门诊不是随便就能开的,营业执照、医疗许可证、医师证等等,其实开门诊的资质比较难。”

在与赣榆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交流中,对方告诉记者,除了今年新增的健鸿门诊部,在赣榆区,此前仅“康世达门诊部”有被配送HPV疫苗。

启信宝信息显示,“连云港赣榆康世达门诊部有限公司”的独资股东也是上海芥箴。此外,南京毓舫还持有上海预橙康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后者则是常州市预橙康预防保健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预橙康)持股90%的股东。

记者以预约HPV九价疫苗的名义致电常州预橙康,在被问及医院是否具备HPV疫苗接种资质时,工作人员表示完全具备,且疫苗也是直接跟疾控中心对接。

8月12日上午,记者拨通常州市钟楼区疾控中心疫苗科室电话,工作人员确认了常州预橙康的HPV疫苗接种资格。

对于会否出现黑猫投诉中提到的“无法按时打满三针,用别人的第二、三针作为吸引新的客户第一针”的情况,记者也向该工作人员求证。“我们也在严令禁止这种行为,也在积极跟上级部门反映和沟通这个事情,多督促他们(整改)这方面的问题,是一定要保证消费者打满三针的……”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针对前述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彩虹医生官网电话,但始终没有接通。8月14日,记者联系上了上海芥箴法定代表人田国良,记者先是以消费者身份咨询HPV疫苗的相关问题,其表示,将下单手机号、时间、姓名、城市等信息以短信发送给他,随后会让客服联系。在表明记者身份后,田国良以“我没空”为由拒绝了采访。

随后,记者也以短信方式表明采访缘由及大致问题发送至田国良手机,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1681958192578247680.png

能在“大医院”打上疫苗,但能避坑吗?

1681958192578247680.png

除了提供从约苗到接种的“一站式”服务,约苗中介也有其他生意模式。

*ST华塑(000509,SZ)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第二大客户为上海芥箴,销售额为820.53万元,交易内容为“疫苗接种服务(不含新冠疫苗)”。在对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中,*ST华塑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樱华医院业务主要是通过上海芥箴、大德博瑞的运营管理网络平台代理销售。宾客通过上海芥箴的网络平台下单预约疫苗接种服务,并按照预约时间到樱华医院接种疫苗。上海芥箴通过网络平台直接收取疫苗款项后,定期与樱华医院结算。

在京东搜索“HPV九价”,橄榄枝健康旗舰店位置靠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了相关情况。客服表示,其合作的医院都是疾控中心指定的私立医院接种门诊,疫苗也是由疾控中心冷链配送,预计1个月~3个月到苗,但具体到苗时间需要等医院通知,可能会因为出现厂家配送,疾控配针等不可控因素导致疫苗安排时间延长。

客服也提到,国内四价、九价疫苗都有防伪条形码,每支疫苗都有编号,扫码就可以验证,而且有提示是首次扫码验证还是多次扫码验证,显示首次扫码验证则说明是原装出厂,每针都可以溯源。

6094063392123888640.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我们有多家合作医院,你下单后我们会分派你的订单,到时候哪家医院先到货,我们就优先安排你去哪家打。开针前告知具体医院,保证您是在正规医院打,疫苗均可扫码验真。”客服发来这段说明。

为了打消消费者的顾虑,客服再次强调,“我们所有机构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后入驻,100%疫苗正品保证,保证合规有资质机构,正规注册医师,医院都是疾控中心指定的接种医院。

但显然,从黑猫投诉的情况来看,事实可能不像约苗中介客服说得那么简单,高溢价却无法保证三针、退款难、虚假宣传等问题不在少数。显然,即使通过电商平台约苗成功,但对消费者的重重考验,似乎并不少。

1681958192578247680.png

黄牛出没,推波助澜:每个客户收2000元手续费

1681958192578247680.png

在电商平台寻苗无果后,张丽找到了新办法。

在知乎上搜索“抢HPV疫苗”,一篇《1秒钟不到帮女朋友抢到了HPV九价疫苗》的文章以655个赞同和538条评论,文章内容大致是一位程序员自己写了软件抢苗,1秒钟抢到了苗,比起抢了半年甚至一年的人确实“凡尔赛”。

在评论中,有不少“有偿求帮抢”的留言,还有不少则在推荐黄牛微信号,记者也以求抢HPV疫苗为由添加了黄牛阿布的微信。

“哪个地方的?抢苗就是等医院放苗,抢到了直接去打……我是黄牛,我们有渠道,我们收中介费……江浙沪一般没有(苗),或者说限制户籍,要健康码,我们没办法抢。抢到付款……2000(元)手续费,一针1328,钱给医院,我们就收手续费……”阿布熟练地发来一串信息。

据阿布介绍,他们的操作方法是根据客户的需求,在目标地区疾控中心发布放苗信息后,帮抢,然后收手续费。

记者也提出疑问,他们到底如何保证能抢到苗?抢苗的工具是什么?怎么操作?是不是也写了个程序?对于记者的问题,阿布三缄其口,只表示抢到的概率超过90%。

“关注公众号,填写预约信息,明天开始抢的时候再发你一个二维码。”几经沟通,7月6日早上七点,阿布发来信息,告知了抢苗的第一步操作,并收取了200元定金。

根据浙江衢州疾控中心官方微信公众号,7月7日上午十点共放苗120份。阿布要求关注的公众号是“衢州疾控”,填写的预约信息也十分简单,只有姓名、电话和抢苗城市。

“到时联系你,会给你发一个二维码,你把这个二维码用另外一个手机拍照再用本手机扫码登录……”阿布详细描述了第一步操作的步骤。

7月7日上午八点,阿布发来抢苗的第二步操作,将客户的微信登录到他的电脑,等到十点放苗,开始帮抢。

上午十点二十左右,抢苗结束,阿布分享道,共32个人预约抢苗,12个人抢到。

但阿布真正能拿到手的钱并不多,作为一名底层黄牛,阿布之上还有层层代理,交了加盟费,“入行”两个月,阿布至今也没有见过抢苗是怎么“抢”的,“只知道是用软件在抢”。

两个月里,阿布在朋友圈发信息,收集客户需求,然后将信息提交给“上级”。他已经服务了20多个客户,每个客户收取手续费2000元,大部分上交。阿布表示,自己最后到手的也只有几百元。

1681958192578247680.png

HPV疫苗如何分配?

1681958192578247680.png

2018年4月28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有条件批准九价HPV疫苗在国内上市;2018年5月23日,智飞生物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签发的《生物制品批签发证明》;2018年5月30日,九价HPV疫苗在海南省博鳌市完成首剂接种。

根据智飞生物在年报中的介绍,疫苗产品在生产/采购并获得批签发证明后即可进入流通领域上市销售。依照《疫苗管理法》的要求开展疫苗销售工作,疫苗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通过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组织采购,智飞生物按照采购合同约定,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供应疫苗。

就HPV疫苗分配相关问题,记者也致电上海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HPV疫苗由市疾控中心统一采购后,分发给区疾控中心,区疾控中心再分配到各街道社区医院和特需门诊。

该工作人员表示,疾控中心不负责直接接种,只是会通过线上官微或官网放出到苗信息。而对于如何确定医院的HPV接种资质,则可以通过疾控中心官方渠道查询。

常州市钟楼区疾控中心疫苗科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分配到的疫苗约占四分之三,常州预橙康约占四分之一,“四价和九价,我们钟楼区现在就南大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预橙康能打,因为社区医院的便宜,所以预约的人也多,排队都要排到四五年,现在疫苗紧缺,预橙康也要预约半年到一年以上,还不一定能打上。”

以HPV九价为例,常州市钟楼区社区医院约1300元/针,常州预橙康的价格是6800元包三针,彩虹医生官方小程序常州市标注的价格为7888元三针。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民营医院的价格更高或是由于其需要收取手续费、服务费,但他们可以自主定价,疾控中心无权管辖。

根据上海市疾控中心公布的医院名单,记者也致电多家私立医院,这些医院几乎一致表示与橄榄枝健康、彩虹医生等约苗中介有合作,其中三针九价疫苗的价格基本在6000元左右,而经由约苗中介预约则在8000元起,平均高出2000元。

一位私立医院工作人员表示,中介会向消费者收取手续费,但医院并不会分到这笔手续费,并且由于中介给医院“引流”,医院还要给中介“让利”,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医院分到的收入,比消费者自己到医院预约的还低。这意味着,约苗中介在一位消费者身上,直接赚取的费用就至少有2000元。

但私立医院为什么宁愿减少利润,也要与约苗中介合作?

王佳悦认为,除去资质备案、冷链储存设备、电子信息核查设备等成本投入后,医院的收益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对于私立医院而言,这本质是一种用户筛选,筛选出购买力更高的消费者,所以HPV疫苗的主要作用也在于引流。

“有数据表明私立儿科诊所,做了儿童疫苗接种之后,大概会有80%的用户会因为别的原因去做诊疗。而愿意承受溢价接种HPV疫苗的消费者,也正是私立医院的目标客户。”王佳悦说。

而另一方面,高额的手续费是否意味着,与自行预约的消费者相比,在约苗中介处预约的消费者是否会被优先安排接种,从而加剧了HPV疫苗“一针难求”的现象?

多位私立医院工作人员均表示,通过约苗中介预约并不会被优先安排,仍旧统一按照预约时间顺序依次接种,“不然对散客和我们的老客户也不公平,他们也都是很早之前就开始排队了。”有工作人员说。

1681958192578247680.png

HPV疫苗:另一种形式的消费流行

1681958192578247680.png

无论是社区医院代抢还是约苗中介代约,市场火爆的背后,是HPV疫苗供不应求的现实。

王佳悦依旧认为,这并不代表消费者对于HPV的具体医学认知提升了,他认为,现在的市场追捧,更多的是消费流行行为,近年来,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使得医学知识传播更加便捷,“比如小红书上有个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打了,就会有人好奇自己能不能去打,整个信息的传播途径变了。”王佳悦说。

根据智飞生物2019年年报,2018 年11月5日,公司与国际医药巨头默沙东签署了HPV疫苗相关协议,双方协议约定的HPV疫苗综合基础采购额为:2019年55.07亿元,2020年83.30亿元,2021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41.65亿元。

根据智飞生物2020年年报,整理中检院批签发数据(签发日期在2020年1月1日——2020年12月31日期间),2019年全年批签发量四价HPV疫苗为554.37万支,九价HPV疫苗332.41万支;2020年全年批签发量四价721.95万支,九价HPV疫苗506.64万支。

王佳悦向记者分享了自己在2018年做过的一个数据测算。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25岁29岁女性有5018万,20岁~24岁女性有6340万,15岁19岁女性有4798万,10岁14岁女性有3464万。王佳悦认为,现在市场上HPV疫苗一针难求,根本原因在于几年累积效应下需求的集体释放,根据他当时的测算,这次的累效应基本会在2022年结束。

但现在,王佳悦改变了这一看法,他认为市场上的一针难求还会持续几年。原因有两个,一方面,HPV疫苗尤其是九价HPV的渗透率目前来看,比预期的高很多;另一方面,是默沙东并没有为中国市场提供特别多的产能倾斜。

王佳悦还提到,一方面,默沙东每次给中国提供的四价和九价疫苗确实有增加,另一方面,在采购价格和数量上,智飞生物其实每年都会与默沙东有新的合作框架,默沙东希望与智飞生物签订长期合约,而智飞生物想以短期为主,因为国内自主研发的HPV疫苗成果也在不断更新,市场具有更强的不确定性。

王佳悦表示,默沙东的新建产能需要2022年才能逐步释放,而在疫苗分配上,并未优先考虑国内市场。第二是国内的需求主要还是过去累积的,保持供不应求的状态会更加热门。

8月13日,记者也致电智飞生物董秘办,问及HPV疫苗。工作人员表示,国内人口基数大,供不应求也属正常,关于是否会与默沙东协商扩大产能及增加供给量等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公司管理层(在考虑)的问题,其个人并不知情。

6345793095688566784.png

记者手记丨接种HPV疫苗不应该只是一种流行行为,关于它我们到底知道多少?

如果不是朋友圈打HPV疫苗的人越来越多,我可能也不会刻意去留意或关注到这个话题,正如王佳悦所说,HPV疫苗一针难求并不意味着背后具体的医学认知提升,更多地仍是一种流行行为。

“宫颈癌是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近年来有年轻化的趋势,宫颈癌已经成为中国女性第二高发癌症……”但随着了解越多,我越坚定了要去接种HPV疫苗的决心,并且会带上自己的亲朋好友。

在朋友圈和搜索引擎的科普下,我也逐渐了解到HPV分二/四/九价,也知道区别在于预防病毒的种类数量,但对于实际的接种情况,是不是一定要接种九价?四价也一定比二价好?其实也没有明确的答案。

由于九价预防的病毒种类最多,并且年龄限制条件最高,批签发数量最少(二价疫苗已实现国产供应),成为了电商平台、黄牛、民营医院最抢手的“货”,多种生意模式和产业链应运而生,也因此出现了文章中所提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关于HPV疫苗,我们到底知道多少?

几年前,国内宫颈癌防治领域权威专家乔友林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表示,希望不要过度宣传2价疫苗和9价疫苗之间的差距,“毕竟70%比没有保护好很多了,还是应该鼓励大家尽可能去接种上”。据他的团队研究推算,2价疫苗所覆盖的两种病毒引起的宫颈癌,在我国的比例高达84.5%,也就是说,2价疫苗已经可以预防超过84.5%的宫颈癌。

王佳悦在采访中还提到,几年前,就已经有专家提出要将HPV疫苗纳入国家的免疫规划,即作为一类疫苗由政府免费提供,但显然,目前有很多没有解决的现实问题,未来随着国产HPV疫苗的研发、上市成功,离这个目标也会越来越近。

记者:舒冬妮

编辑:梁枭

视觉:刘阳

视频编辑:步静

排版:梁枭 王蜀杰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