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罗普特董事长陈延行:希望企业“价值高于市值”,行业内“强敌”林立但协作大于竞争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13 17:41:25

◎科创板上市给罗普特带来了研发资金和人才的聚集力。罗普特董事长陈延行透露,上科创板之后,前来罗普特应聘的人数有立竿见影的增长。

◎回到公司本身,罗普特正处在群强林立的安防和人工智能产业中,陈延行认为,罗普特的价值在于“与客户共同创新,解决技术应用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让新技术快速服务社会”。

◎对于股东回报,陈延行称希望罗普特的市值和内在价值相匹配,能实现长期上涨,而最好的回报股东的方式就是“拼命干活”。

每经记者 赵李南    每经编辑 张海妮    

 

 

 

“上市并不仅仅是募集几个亿的资金,我觉得最核心的是,上了科创板以后,我们作为一家科技型上市公司,人才的聚集能力马上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以前要招一个专业的人,真的很不容易,非常不容易,上科创板以后,这方面改变非常大,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们面试。”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罗普特(688619,SH)董事长陈延行说道。

罗普特,一家专注于视频智能分析技术、数据感知及计算技术在社会安全领域开发及应用的安全综合服务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于今年2月登陆科创板。陈延行认为,罗普特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坚持打通技术到应用的最后一公里”。

8月12日晚,罗普特发布2021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同比增长8.2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3万元,同比增长345.08%。

对于股东回报,陈延行称希望罗普特的市值和内在价值相匹配,能实现长期上涨,而最好的回报股东的方式就是“拼命干活”。

“另类”的学生会主席

陈延行出生在农村,父亲对子女教育颇为重视,培养了五位大学生。

“我高中在集美中学读的,中学读完后我被保送读厦门水产学院(后来合并成集美大学),那时厦门水产学院是农业部直属本科院校,在水产领域全国(都)是非常优秀的。我去的时候,就读于冷冻专业,但出于个人爱好,我还自学了电子专业的课程。”陈延行说道。

如今,陈延行已经是集美大学校董。采访中,他不时流露出内心对集美大学的热爱。而在学生时代,陈延行却是一个“另类”的学生会主席。之所以说“另类”,不仅是他从大一就开始担任学生会主席且连任三届,更多的,是在于创业基因。陈延行在大学期间,就搞了一个电子厂,自己对产品进行设计、发传单推介商品,并组织家里人帮他生产。

“我记得有一次一套设备卖了4000块钱,那时候4000块钱很多,当时一个月生活费也就三五百块钱吧,卖4000块钱,可以赚2000块钱(利润),生活费就可以顶几个月了。”陈延行回忆称。

“当时人们都会将摩托车停在车库里,结果老被人偷走,所以我就去卖报警器,如果有人偷摩托车,楼上就知道了,还能传输到他的BB机上。我拿着宣传纸去停车场车库里面发,发完总有人打电话,我就把产品送过去给他试用。”

在陈延行看来,这段创业经历,给他带来的不只是生活费,而是宝贵的产品思维逻辑。

“我觉得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对一个产品的思考,你的产品怎么样才能称得上是一个产品?刚开始也走(了)很多弯路,或是做了很多东西(但都)是没用的,但是通过一遍一遍地尝试与改变,对产品的思考会特别深刻,就是客户的需求(是)什么?我们做的这个东西能不能解决他的问题,能不能创造价值?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历练。”陈延行表示。

“比如说探测人体有红外线、有雷达,那时候都不知道雷达是怎么样的,我会去买书来看,或者去市面上找有没有这样的产品,找不到就会去找元器件,自己给它装起来测试。一测试,真的有这个功能就特别兴奋,所以其实(这些经历)给我的收获,就是让我对产品(怎么匹配)客户需求,以及怎么样形成一个产品,这方面有很多启发。”

罗普特董事长陈延行。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只上过三个月的班

“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科技局的下属企业,在那干了大概三个月,我就出来了,开始自己创业,再没打过工。”陈延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上班要求要准时,早上8点打卡,下午下班,一个月工资1200块,租房子也租不起。所以就只好再继续做老本行,每天晚上下班以后,搭公交车回到原来的电子厂去做一些产品,有时还去给人家修冰箱、修空调。到后来我在外面赚的外快是2万块,但是我领的工资是1200,然后整个白天都在办公室,(回去)还要工作到半夜甚至凌晨两三点。就感觉挺困惑的,我为什么还要在这边领1200呢?”陈延行回忆。

那时,正是市场经济开始蓬勃发展的上世纪90年代,陈延行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稳定的工作。

创业之初,陈延行从事的是制冷产业,包括冰柜、空调。“当时我制冷、安防两个事情都在做,为了生存,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

接下来,陈延行迎来了人生命运的转折点,并对如何取舍和聚焦,进行了深度思考。

“我记得1998年底,和哥哥(的)一次交流。他对我说,一定要选择一个你可以做一辈子、永远能够专注的事情,并且这个事情要非常有意义。我当时想了想,做安全(领域)最有意义,因为安全(领域)不是说你只是去赚钱,你是在为人类的生存安全、为社会做贡献嘛,所以当时我觉得做安全(领域),我会专注一辈子,很有意义。这对我后来的创业有非常深远的影响,因为我选择了我爱好的事情,我喜欢电子,我喜欢这些信息化的东西,又是在安全领域,那我觉得这个足以让我去做一辈子。”陈延行称。 

而罗普特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陈延行也把重要原因归结于专注。“罗普特为什么能走到今天?我觉得我们赢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注,我们从来没有去做离开这个领域的任何事情,二十年如一日一直专注在这个点;另一个是我们很坚持。我们的企业文化里,有个非常重要的共识,叫‘奇迹源于坚持’,从创业的时候就写在墙上。所以罗普特有一个经营哲学,就是我们不要追求一下子变得多大,我们不追求爆发式增长,但我们追求的是每一年都能比去年好一点点,哪怕一点点就好,时刻在超越你自己就可以了,其实过程才是美好的。”

科创板上市对人才的吸引立竿见影

陈延行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创业之初,罗普特的团队就把“上市”列在了创业纲领文件中,这是必经之路,但不是终点。

陈延行并不求快,“对券商也好,(对)投资我的人也好,特别是券商,我跟他讲,我说我不要求快上市,我要上完市后,回家能睡(着)觉,这是我的要求。就是完全合规,我才去(上市),否则我不要去,没必要去做,不是越快越好。”

“我们原来规划的板块是主板,当我们净利润超过一个亿的时候,认为可以报主板,所以就奔着主板去了。后来科创板出来,但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我们不太理解。这个时候辅导我们的券商的领导来讲了科创板的政策,讲完了以后,我豁然开朗,就选择科创板,因为我们未来(的)领域就是科技创新,我们首选科创板。马上去调整我们的备案,改向科创板。”陈延行说,“所以我们选择科创板主要是基于我们所处行业的特点、未来发展的思路以及公司的现状,事实证明,我们选科创板是非常正确的”。

科创板给罗普特带来了研发资金和人才的聚集力。陈延行透露,上科创板之后,前来罗普特应聘的人数有立竿见影的增长。

“上市也是人才结构调整的机会。在上市前我做了一个内部要求,上市前(员工总数)必须控制在500人以下,而且进出平衡。如果上市前,公司就有两三千人了,我就没有机会那么快调人才结构,但当我上市之后,才500人的时候,我未来要到3000人的规模,就有2500人(的空间)可以选人才。”对于人才队伍的培养,陈延行有自己的计划。

“科创板对企业是包容的,我认为只要是专注于科技创新,是在做对重大科研项目的突破,资本市场还是比较包容的,不会‘逼’着你今年赚一个亿,明年两个亿、三个亿,我觉得如果我们做正确的事情,市场是包容的。”陈延行表示。

陈延行解释称:“比如说我赚三个亿,拿两个亿做研发,真做出成绩来,大家还是会理解的,对吧?不会说要把这个钱分红分掉。我觉得科创板的一系列支持政策,包括股权激励政策等等,是非常棒的。”

更希望能持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上市这么久了,我打开软件看股价可能不会超过20次吧,大都还是朋友跟我说我才看看。”陈延行透露。而在罗普特的高管中,陈延行也并不是唯一一个不经常关注股价的。

他有自己的见解:“企业最重要的是自身的经营,我认为如果一家企业的价值高于市值,老板是很舒服的,如果市值高于价值,老板是有压力的。所以基于这些理解,你去问我们的高管,没人看股票,这是我们的文化,为什么不去看呢?因为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在创业。我们现在股价挺舒服的,如果现在股价很高,我可能会紧张,我们要怎么办?就是市值与价值的匹配度越高才越好。所以我们不会去用宣传或者用什么手段,来把市值做大,好像这样品牌价值就大,我觉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是能够让企业的市值跟价值越匹配越好,甚至价值高于市值,这样给我们空间来学习。”

回到公司本身,罗普特正处在群强林立的安防和人工智能产业中,陈延行认为,罗普特的价值在于“与客户共同创新,解决技术应用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让新技术快速服务社会”。

“在创业初期,没上市之前,我们很难有足够的资金去投入一些非常核心,甚至非常前沿的技术,我们做不到,所以当时的战略锁定就是,我们打通技术落地的最后一公里,这是我们努力了二十年的基础。可能大家会想,这一公里是什么?比如说人脸识别,我知道你是谁了,可知道你是谁了又能怎么样呢?我就要开发各种的程序和产品来进行应用。所以从技术到应用,最后一公里是必须要打通的,(打通后)它才能创造价值,社会价值才能体现出来。”陈延行表示。

“我们不去追求拥有一项全世界没有的技术,我们追求的是,世界上的技术我很快就能用到一些地方,实现它的价值,这个是我们的发力点。”陈延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以我们坚持了十年,这十年我们取得的成就之一,就是确实推出了很多实战的产品,受到用户的高度评价。虽然有些创新很小,但它很有价值。比如说我们在江西就发现孩子假期中有野泳不幸溺水的,而且人数还不少,那我们就有个创新产品,在溺水点架了一台设备,这台设备会自动识别孩子有没有危险,一旦发现孩子有危险就预警。那么就保证这个区域的孩子不会出现溺水事故”。

罗普特人工智能平台展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对于行业竞争,陈延行也有自己的看法:“这个行业很特别,客户希望收到一套完整的系统,这个系统里面可能有华为的、有海康的、有大华的。那如果客户信任我们,把整个案子都交给我们,我们会大胆地用同行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会给客户创造最大价值。反过来,因为我用了他的,他也会用我的。其实我们所谓的竞争对手,就是合作伙伴。我感觉这个生态我还是蛮喜欢的,大家相互支持、相互理解,确实有分歧的时候,那自然是谁的技术比较有优势就谁优先。这个行业不是简单卖一吨钢材,不是买你的,就是买我的,我觉得我们行业的协作大于竞争。”陈延行表示。

此外,陈延行认为,接下来罗普特面临的重要问题是组织变革。“未来我们由500人变成5000人、甚至1万人,不是简单请几个管理者就可以,我觉得还是要我们从自身做起,是整个体系组织重建的过程”。

对于股东回报,陈延行希望股东能看得更长远,在他看来,企业要逐步提升价值,尤其需要时间的积累,并没有一蹴而就的可能。

任何可以“一蹴而就”的事情,或许都不会长久,“所以我们坚持一个原则,就是做到不要让股东有过高的期望,这就是最好的回报。但公司会努力干活嘛、拼命干活,这应该是最大的回报。不是说买我的股票就能够马上赚多少钱,我不太喜欢这样去做,而我更喜欢回报社会,回报股东,但‘安静’创业,不要浮躁,也不要受干扰,持续为股东创造价值,而不是看一时”。陈延行称。

(实习生付宏宇、黄纪元对本文亦有贡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罗普特 陈延行 价值 市值 协作 竞争 科创板 华为 海康威视 大华 安防 人工智能 人才结构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