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三赢兴IPO:销售收入集中度较高,实控人为供应商间接股东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13 14:37:37

◎三赢兴主要从事光电摄像模组和生物识别模组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分别是精密手机摄像头模组、生物识别模组和智能影像产品,其中精密手机摄像头模组为最大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占主营收入比重均超过93%。三赢兴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客户主要为国内知名手机品牌厂商。

◎在申报IPO之前,三赢兴于2020年12月引进了数位外部投资者,其中2020年第一大供应商间接股东金涛,通过100%控股的深圳市芯知已数码有限公司入股三赢兴。

每经记者 张明双    每经编辑 陈俊杰    

随着智能手机不断更新换代,消费者对手机的像素要求也持续提高,这要求摄像头模组厂商加大研发、优化产品。近日,湖北三赢兴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赢兴)在深市主板披露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通过IPO募集资金13.23亿元,提高摄像头模组和智能影像产品的产能,并增强自主研发能力。

2018年-2020年,三赢兴主要客户为vivo集团、华为、中兴集团、传音集团等知名手机企业,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九成左右。

在申报IPO之前,三赢兴于2020年12月引进了数位外部投资者,其中2020年第一大供应商间接股东金涛,通过100%控股的深圳市芯知已数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芯知已)入股三赢兴,持股比例0.33%。虽然持股比例较小,但深圳芯知已副总经理黄海军却在三赢兴担任董事职位。

前五名客户贡献九成收入

三赢兴主要从事光电摄像模组和生物识别模组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分别是精密手机摄像头模组、生物识别模组和智能影像产品,其中精密手机摄像头模组为最大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占主营收入比重均超过93%。

三赢兴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客户主要为国内知名手机品牌厂商,包括vivo集团、华为、中兴集团、传音集团等。2018年-2020年,三赢兴向前五名客户销售总额分别为6.93亿元、10.18亿元、11.16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89.69%、93.77%、90.59%。

对此三赢兴解释称,智能手机行业市场集中度较高,知名手机品牌厂商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公司销售收入具有集中度高的特点。招股书也提示了相关风险,如果主要客户在未来经营过程中发生受到国家或地区的限制、市场占有率被竞争对手抢占等重大不利变化时,可能会对当期收入和利润造成不利的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三赢兴前五名客户名单总体较为稳定,不过各个年度也出现过一些较大的变化。如vivo集团在2018年尚未进入三赢兴前五名客户中,当年第五名客户销售金额为4075.89万元,2019年、2020年vivo集团均是公司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3.69亿元、5.61亿元。

另外,有两大客户销售金额在2020年出现了较大幅度下滑,天珑集团2018年、2019年均为公司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7768.17万元、2.08亿元,2020年则不在前五名客户之列,第五名客户销售金额为7396.89万元;传音集团2018年-2020年则分别位列第一大、第二大和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3.09亿元、2.34亿元、9387.53万元。

对于这些客户销售金额下降的原因,招股书(申报稿)并未解释。不过由于vivo集团、华为终端有限公司两大客户的销售额大增,三赢兴2020年营业收入仍然保持增长,相比2019年的10.85亿元增加到12.32亿元。

第一大供应商间接股东突击入股

2018年-2020年,三赢兴向前五名供应商合计采购额分别为3.53亿元、4.91亿元、6.40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5.74%、54.25%和63.43%。三赢兴表示,前五名供应商主要为CMOS 图像传感器供应商,集中度较高。

2020年,三赢兴第一大供应商为香港芯知己数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芯知己),采购金额为2.45亿元,占采购总额比例为24.24%。香港芯知己于2019年进入三赢兴前五名供应商之列,当期采购金额为6676.58万元,位列第五。

启信宝信息显示,工商登记共有3条香港芯知己的注册信息,成立时间分别为2009年6月18日、2017年3月30日、2019年05月31日,其中只有2019年成立的香港芯知己处于存续状态,而另外两家均已解散注销。

不过香港芯知己与三赢兴之间的关系不仅仅限于产品供应。2020年12月,三赢兴引进三名外部投资者,其中两家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分别为福光股份(688010,SH)、云意电气(300304,SZ),所处行业均与三赢兴的业务有一定关联度;另一家投资者则是深圳市芯知已数码有限公司(深圳芯知已),此次增资价格为11.15元/股注册资本。由此深圳芯知已持有三赢兴44.83万股,持股比例0.33%,位列第十二大股东。

深圳芯知已由金涛100%持股,而金涛持有XZJ Digital Limited Incorporation(BVI)50%的股权,后者持有香港芯知己49%的股权,这也意味着金涛为香港芯知己的间接股东。

中国证监会于今年2月份发布了《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以下简称《指引》),深交所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披露了深交所新闻发言人就《指引》答记者问,“《指引》延长临近上市前入股行为认定的时间标准,将申报前12个月内产生的新股东认定为突击入股,且股份取得方式包括增资扩股和股份受让。”

三赢兴于2021年6月份披露招股书(申报稿),因此上述三名外部投资者均为突击入股,均出具了所持新增股份自取得之日起36个月内不得转让的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芯知已虽然持股比例较低,但其副总经理黄海军却成为三赢兴唯一的外部董事,提名人为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刘传禄。

对于持股比例较低却能获得董事席位的逻辑,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是股东或者不是股东都可以担任公司董事,这一情况本身并不存在违规的问题,可能性之一是这个人持股比例不高,但有丰富的商业经验,或者核心技术,需要他作为顾问,所以给了一个董事席位。董事都是经过股东大会选举的,只要经过公司程序通过就可以了,如果持股比例低,价值又没有得到认可,是不可能通过股东大会的。

实控人为供应商间接股东

三赢兴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的产品主要为CMOS图像传感器,报告期内各个年度,三赢兴同时向3到4家供应商采购这一产品。

记者注意到,三赢兴的供应商之间,也存在采购关系,即三赢兴既向CMOS图像传感器原厂采购,也向原厂的代理商进行采购。原厂为格科微(688728,SH),代理商则分别为香港芯知己和深圳市华鹏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鹏飞)。

2018年-2020年,三赢兴分别为向格科微采购1.07亿元、1.08亿元、9701.77万元;2019年向华鹏飞采购8966.92万元,采购内容均为CMOS 图像传感器。

三赢兴并未说明同时向格科微及其代理商采购同样产品的原因,只是列举了格科微在其招股说明书(注册稿)内介绍的经营模式及销售模式:代理模式下,代理商主要为格科微提供垫资服务,格科微将产品销售给代理商,由代理商再将产品销售给下游模组厂;相对于格科微直接把产品销售给模组厂,格科微可以更快的回笼资金,减少对模组厂的应收账款回收风险。

对于三赢兴而言,格科微通过一定折扣销售给香港芯知己,香港芯知己按照原价销售给三赢兴,之间差价为代理商的利润;格科微按照原价销售给华鹏飞,华鹏飞按照原价销售给三赢兴同时向三赢兴收取资金占用费、服务费。

因此,三赢兴向香港芯知己采购价格与格科微原厂价格保持一致,向华鹏飞采购价格较格科微原厂价格加少许费用。不过三赢兴表示,公司向格科微及其代理商采购CMOS 图像传感器的平均采购价格基本一致,价格公允,相关情况符合行业情况。

模组厂商同时向芯片原厂及其代理商同时采购是否为行业惯例?记者在格科微招股书(注册稿)里注意到,格科微确实存在代销客户的下游客户与直销客户重叠的情况,原因是格科微通常给予下游模组厂客户一定的信用额度,直销交易金额超过前述额度时,模组厂客户只能先款后货进行交易,此时超过额度的交易可以协商选择通过代理模式进行交易,在代理商收取一定费用的情况下,下游模组厂客户可以获得相对较长的账期。

值得注意的是,三赢兴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传禄为格科微的间接股东,其持有日照常春藤藤科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4.77%的股份,而后者持有格科微科创板发行前1.66%的股权。

而记者在查阅格科微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时发现,格科微2018年-2020年CMOS图像传感器销售单价为1.98元/颗、2.43元/颗、2.88元/颗,单价逐年上升;而三赢兴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图像传感器2018年-2020年平均采购价格为5.31元/颗、3.65元/颗、3.41元/颗,采购均价远远高于格科微销售单价,而且价格走势也相反。

对于IPO相关事宜,7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致电三赢兴并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三赢兴 手机像素 摄像头模块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