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13 08:50:53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编辑 汤辉    

4130759248346340352.jpeg

一顿饭的时间,就可以做一次光子嫩肤改善你的皮肤状态。这或许就是轻医美的魅力。

有券商预测,2024年我国轻医美市场规模有望达1443亿元。千亿风口之下,医美机构如雨后春笋开遍大街小巷,还让爱美客、昊海生科等上游公司的业绩和股价都坐上了火箭。

然而,潜力无限的市场也充斥着乱象:假货、水货泛滥,医疗事故不时登上热搜。更让人心惊的是,市场上有8万家非法或无证机构,10万名无证从业人员。

在资本市场,轻医美产业链上游公司股价近期就悄然变脸。8月11日,医美板块遭遇新一轮抛售。其中,复星医药H股跌超8%,昊海生科、朗姿股份等跌超5%,近一月来市值缩水200亿元以上的更不是个例。

“小甜甜”为何成了“牛夫人”?消息面上,8月11日有媒体报道称,沪深交易所严禁医美贷进入ABS资产池。而在此前的6月,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联合开展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医美监管的警钟,已再度敲响。


8046754112113099776.png

美甲店里的医美生意  

最高可返点70%

235147010341462016.png

在每个外地人都想去走一走的成都玉林路,美甲师小蒲正在一家不起眼的美甲店里忙碌,她揉捏着自己的鼻头,“你看我这都做了好几年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要不是我主动说,好多人都看不出我鼻子是做的”。这番话,不仅仅是一场闲聊,因为话题马上就转入到了“好多客人都问我鼻子是在哪儿做的,我刚听你们也在聊,要不我把你们拉进群里聊聊?”

小蒲的“业务”,不仅仅限于鼻部整形。照她所说,光子嫩肤、水光针、热提拉、热玛吉这些轻医美项目她都可以介绍。

“光子嫩肤和水光针是用来维持皮肤状态的,像你的皮肤有痘印,最好是光子搭配黄金微针一起做”“你的皮肤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可以做光子加菲洛嘉”“热提拉、热玛吉都是抗衰(老)的,几个月到一年做一次,你们这个年纪也可以做起来了”说到医美项目,小蒲如数家珍。

当记者问到做美甲的收入是否足以使小蒲成为一个深度医美用户时,小蒲耸耸肩说,“所以说做这么多年才没攒下来钱呢,之前做手术都靠贷款,还钱都还了挺久”。但她话锋一转,“我们现在都有经验了,不会花冤枉钱了”。

在小蒲口中,玻尿酸、肉毒素这些经过相关部门审批上市和多年市场推广的医美项目都属于“智商税”,隆鼻用骨粉等,效果好价格低,而且代谢时间更长,不用像玻尿酸一样代谢了又去补。说着,小蒲还用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和鼻梁,说都是用骨粉填充起来的,并让客人也上手感受一下其填充部位接近“妈生”的触感。

在聊天过程中,小蒲不时用语音回复一些医美相关的信息。她说,对方都是做美甲认识的客人,其中不少人是做过一些项目之后很满意,想做其他项目时又来找她推荐。小蒲说,如果记者对什么项目感兴趣,可以介绍去熟悉的机构,“保证是市面最低价”。

1025168630700471296.png

美甲店已成为部分医美机构的流量入口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另一位美甲店经营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刚刚开店才三个月,就已有几波医美机构的人上门来谈合作,合作形式都是在美甲过程中打探客人对医美是否有兴趣。一旦客人有医美习惯或尝试心态,就游说对方到合作机构进行医美服务,返点从客单价的20%到30%不等,最高的一家开到了50%。

“我认识的好多美甲店都跟做医美的有合作,但我不想做这个,万一出什么问题或者事故了,还要找我。”这位美甲店经营者说。

而今年3月,“美发美甲店拉客做医美最高返点七成”话题就曾登上网络热搜。

235147010341462016.png

20家上市企业跨界

医美分析师:赛道兼具可复制性与自费特点

235147010341462016.png

小蒲自己也说,相较于手术,还是轻医美类项目更容易获客。

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协会的分类,医疗美容分为手术性医疗美容和非手术性医疗美容,而轻医美主要指向后者。具体来看,“轻医美”大致可分为注射、射频及光电等大类。

相较于手术类医美项目而言,“轻医美”的单次价格更易接受、恢复期更短、风险似乎也更小。这些特点让“轻医美”一度被称为“午餐美容”。

近年来,医美站上风口,其中轻医美的风头尤甚。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轻医美行业研究及产业链分析报告》显示,预计中国轻医美用户规模在2021年将增至1813万人,市场规模将达到798亿元,同比增长46.4%。中信建投则预估,2024年我国轻医美市场规模有望达1443亿元。

新氧科技董事长兼CEO金星曾公开表示,“医美现在开始渐渐‘破圈’,以前医美核心消费者都是一些时尚的、高消费的女性,但现在很多普通人甚至男性,开始尝试‘轻医美’。轻医美客户的年龄范围更广,职业、社会阶层也变得广泛”。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轻医美单次消费的价格往往较手术项目低,但其需重复周期性消费且部分消费者会“上瘾”,这意味着,轻医美实为高频消费项目。

尝试成本低、具成瘾性、周期性消费,这关键词让轻医美似乎天生具有热门赛道的基因。其火热程度从轻医美标的今年以来的市场表现足以窥见一二。

6873787321735213056.png

以有“医美茅”之称的爱美客为例,从2020年登陆创业板至今股价就保持斜线上升趋势。今年7月初,股价曾冲上800元关口(前复权价,下同),相比175.83元的上市首日开盘价大涨近4倍。

从爱美客的业绩表现来看,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2.59亿元,同比增长227.52%,实现归母净利润1.71亿元,同比增长296.50%。2018年至2020年,爱美客的营收复合增长率约47%,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则达到75%。今年1季度,爱美客的毛利率高达92.5%,这一数字甚至将贵州茅台甩到了身后。

另一医美标的昊海生科预计,今年上半年将实现归母净利润2.2亿元至2.5亿元,同比增长699.21%至808.19%。

虽然前述医美标的规模及增速各异,但其股价增幅却有目共睹。以8月10日收盘价计算,爱美客、华熙生物、昊海生科的当日收盘价对应市盈率(TTM)分别高达251倍、153倍和110倍。

2716968679082996736.png

另一方面,医美成为继白酒后,上市公司热衷跨界转型的另一大领域。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约20家上市公司宣布跨界进军医美产业。

房地产企业奥园美谷在宣布跨界医美之前,其股价已经跌至3至4元/股。在转型后的大半年里,奥园美谷一路暴涨,最高时涨至近30元/股,涨幅接近10倍。

Wind数据显示,从2019年至今,Wind医疗美容指数成分的估值不断飙升,最高达到了94.64倍,是该指数开创时的近4倍。当前虽出现了一定调整,但仍处于这两年来的高位。

在前不久召开的第四届成都国际医美产业大会上,兴业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解释了医美为何而火,“资本市场最喜欢具有两种属性的东西,一是具备可复制性;二是需要自费的东西。医美赛道兼具这两种属性”。

从美甲店里的医美热,到上游厂家备受资本追捧,轻医美的火热正席卷这个产业链的上下游。

235147010341462016.png

无证机构大量存在

公立大三甲感叹“打不过”民营机构

235147010341462016.png

轻医美的现状和前景似乎一片光明,那么下游机构的客户争夺战为何连美甲店也不放过?最高达70%的返利是否隐喻着一个不健康的行业生态?

在与小蒲的交谈中,记者发现,她提到的医院名称往往都带有“美容院”或者“皮肤管理机构”字样,但在多个医美平台或认证网站上,记者没有发现其提到的医美机构。

而针对小蒲提到的骨粉填充,一位公立医院整形美容科医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骨粉填充有很多危害,包括但不限于红肿、感染、变形变硬,严重者甚至可能会导致栓塞进而引发失明甚至危及生命等。该医生表示,正规医院都是不允许进行骨粉填充的,只有在一些美容院、工作室才会由没有经验或资质的美容师或医生进行注射。

记者注意到,医美早已成为美甲店里一道“隐秘”的产业链。今年3月,“美发美甲店拉客做医美最高返点七成”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起因是南京某女士经美甲店介绍到某医美机构进行隆鼻手术,手术却出现鼻子红肿严重等情况。经调查,该美甲店拉客做医美最高返点高达七成。

6789295040272998400.png

相关热搜阅读超过5000万 

来源:微博截图

新氧科技副总裁刘蓉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正规的医美机构面临的一个尴尬是,“你面对的竞争可能不是来自对面的医院,而是楼下的一个美容工作室,这种情况在今天的医美行业非常常见”。

邹奕(化名)是一家民营美容机构的副院长,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医美的普及是一把双刃剑,好的地方在于受众对于医美的接受程度更高了,敢于也不避讳尝试了。但另一方面,消费者教育没跟上消费者心理的变化,造成很多人缺乏基本的分辨和判断能力就冲动消费。

邹奕举例称,在其所在的机构,三次Fotona4D Pro抗衰治疗的价格是29800元,可以给予适当折扣。但在其展示的一家医美诊所的广告中,“同样”的项目只要2999元/次。

“一千多的价格你也能在市面上找到,但仪器、操作人员的技术肯定有很大的区别。Fotona4D看似无创,但它的能量可以直达筋膜层,筋膜层上又有血管、神经,如果操作不当也有可能出现淤青甚至脸歪的可能”。邹奕表示,“仪器还不是水货、假货泛滥的重灾区,这个问题在针剂上更严重。”

央视新闻曾报道,目前医美市场上流通的水光针正品率仅为33.3%,也就是说,每3支针剂中就有2支是非正品。

据刘蓉表示,目前国内合法的医美机构大概有1.3万家到1.5万家,而非法或无证的机构达到了8万家,是前者的6倍。持证上岗的人数约有3.8万人,而非法无证上岗的人数达到了10万人。

“对于医美‘小白’或者将轻医美作为入门项目的求美者来说,很容易被低价或其他方式游说接受不合规的医美服务。对于合规的医美机构来说,也是劣币驱逐良币。”邹奕说。

4556701776423903232.png

轻医美已不再是爱美女性专利,部分男性也跃跃欲试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在某社交平台上看到,在交流关于瘦腿针的话题时,多位用户分享经验称,“一定要先验货,扫描产品二维码看是不是正品行货。另外要看着护士现场拆封配药,因为这个过程里一是有可能换药,二是不足量配药,把余下来的针剂再给下个客户使用”。

在该社交平台上,有不少打过瘦腿针的用户表示,以西部某城市为例,200单位的瘦腿针主流价格在2000元左右,而自己被个别机构的低价吸引注射后,往往出现了注射不足量而效果不佳的情况。

美呗平台创始人张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远低于市场平均价的医美项目往往是民营机构获客的手段,目的是吸引复购或推销其他项目。“这类项目的价格有很多是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只能作为获客手段而不能长期持续。如果长期都以低价获客,一定不是完全合规的医美机构”。“至于不足量注射的问题,现在还属于职业道德层面,没有明确的规定去约束”,他还说。

民营机构受困于低价竞争,而一些三甲医院的整形美容科医生发现,在医美这条赛道上,三甲的牌子“有些失灵”。

对此,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整形科主任许学文就表示,目前成都地区的医美机构中,公立医院科室的数量占比只有18%,收入占比更低,只有6%。

许学文认为,安全和品牌公信力是公立医院的优势,但由于各种原因,公立医院设备更新较慢。公立医院采购设备往往要提前一年,比如今年6月以前,就要上报明年的采购计划,很多时候跟不上民营机构的速度。同时,公立医院在价格上也没有比较优势。”

民营机构竞争不过不合规机构、公立机构又竞争不过民营机构,似乎是医美产业链下游的一个“怪圈”,也让诸多业内人士叫苦不迭。但记者注意到,今年6月,国家八部委联合发文将对不合法医美机构及服务展开重点打击。有行业人士表示,未来的医美市场增长将主要是合规市场的增长。

235147010341462016.png

资本态度生变?站在风口上仍小心翼翼

235147010341462016.png

相较于下游机构的内卷,高毛利和高增长的上游厂家一度被外界认为,“躺着都能赚钱”。但从医美板块近期的股价演变上可以看到,外界对于医美的看法已经出现分化。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近来,医美板块再度上演“高台跳水”。爱美客、华熙生物、昊海生科过去一个月市值分别缩水约328亿元、355亿元和103亿元。

不仅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连医美龙头股的股东们也选择减持“出逃”。以华熙生物为例,今年2月,公司持股比6.89%的大股东宁夏赢瑞物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完成减持864万股,“套现”15.24亿元。6月4日,该机构再次计划减持不超480万股。

持有昊海生科5.2598%股份的股东楼国梁也在6月1日公告称拟减持不超过216.5万股公司股份。对于此次减持,楼国梁有点迫不及待——在减持公告披露前的5月31日,其在未提前告知昊海生科及未提前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减持21万股,减持总金额为4136.92万元。

不仅如此,机构对医美股的热度也有所下降。

据公开资料,仅去年四季度,爱美客获得超过280家机构投资者的调研,其中包括高毅资产等百亿级私募,还有广发基金、富国基金等大型公募机构。尤其是“顶流基金经理”广发基金刘格菘和“私募大佬”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葛卫东入局后,爱美客的股价便一路攀升。不过,曾是爱美客流通股第二大股东的葛卫东目前已从大股东名单中消失。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共222只基金持股爱美客。而目前只有88家机构持仓爱美客,其中有84家基金。

6345804235569169408.png

爱美客2020年末前十大股东,明星机构扎堆

徐佳熹和美呗平台创始人龚连胜解释了轻医美赛道为何如此受宠。他们认为,医美赛道估值高,有目前资本市场优质标的稀缺的问题。

“2018年前后,大环境迎来了分水岭。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好的赛道没有太多,大家只能找硬科技、新消费等赛道。而新消费中,医美是一个完全不受医保影响的赛道,因此各行各业的分析师都在看”,徐佳熹表示。

但他也强调,实业的发展是慢慢向上的,而资本市场的热度是陡然上升的,最后资本的热度会回到与实业相同的增速。“今天我们看到这个行业非常热门,明天可能就很艰难了,但在艰难之后会留下来一批很好的企业”。

资本的追捧程度最终还要回归到产业的真实表现上来。龚连胜表示,外界此前将一些个例的表现误当做了行业的普遍现场。他举例称,爱美客的“嗨体”(一种去颈纹玻尿酸产品)有排他性,所以毛利水平很高。但其实大家只看到行业的龙头和翘楚,就会给龙头极高的预期,但其实是把个别现象当成了普遍现象。

爱美客在半年报发布后股价下跌,就有外界认为其增速不如预期的原因。

“这跟上游企业的壁垒还不高有关。目前来看大家的布局还是集中在玻尿酸和肉毒素两个领域,本质上还都是填充类的产品,这些产品听上去很新,但其实都是在历史产品的基础上做迭代。可以看到,一些原先定价很高的产品价格已直线下落了。现在加价率仍然较高的产品都是有技术壁垒的,比如光电类产品。而以玻尿酸为例,除乔雅登以外,没有较高技术壁垒或稀缺性的产品会马上降价。”龚连胜表示。

纵观几大医美龙头企业的近期动作,会发现他们在做同一件事,就是积极拓展产品品类,拓宽业务边界。

6月24日,爱美客公告称,拟8.86亿元收购韩国公司Huons Bio部分股权,后者是一家从韩国药企分拆出来的肉毒素业务部门。

华熙生物去年功能性护肤业务(包含护肤品、面膜等)大幅增长,在整体收入中的份额已经过半。上半年,华熙生物再利用玻尿酸原材料优势先后推出玻尿酸矿泉水等口服玻尿酸产品,持续加码C端业务。公司董事长赵燕曾公开表示,C端业务才决定了公司的市场广度。

今年上半年,爱美客的童颜针和华东医药的少女针先后获批,这标志着两家公司涉足再生医学市场。新产品获批后,两家公司的股价均应声上涨。

就像医美这个行为本身,其最终目的是为了追求“更美”,但过程中却注定要经历一番波折和考验。正如昊海生科总经理吴剑英在前述行业会议上所言,现在的医美行业已经不再是真正的医药行业,它已经变成化妆品行业和快销品行业,所以它的痛苦在于行业非常大,但是建立品牌非常困难。

资本需要回报、企业需要盈利,没有好的成果,这个行业热度将很快潮去潮落。“站在风口上,谁都能飞,但如果飞不过前面的墙,谁都会掉下来。”吴剑英说。

5231405159808531456.png

记者手记丨资本逐热、实业应向“冷“ 温度适宜才能长久

医美越来越容易了。容易到几百元就可以做一次皮肤管理项目,或注射一支针剂。容易到去街边做个美甲都可能被推荐到医美机构,或者在直播间就预约了一次医美服务。

但门槛低了,并不意味着风险也低了。医美变得更容易了,但坑也多了。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多位求美者,一边积极尝试或种草着不同类型的医美项目,一边小心翼翼地到处做功课——了解哪家医院的产品仪器更正规、是医生而非护士操作。甚至得带着朋友一起去变美,谨防工作人员不足量配药。

求美者需要支付的金钱似乎变低了,“踩雷”几率和花费的精力却变多了。有了人气,却失了口碑,这或许不是医美从业者愿意看到的景象。

正如昊海生科总经理吴剑英所说,医美行业的确站在了风口上,但风向是易变的、脆弱的,如果医美不能乘着这股东风逾越安全、品质、规范等重重高墙,其在驭风而行的过程中也难免遭遇重重阻碍。资本是热的,是锦上添花的。实业应该是“冷”的,是为过热降温的。火焰不能永恒,只有规范运作,“医美”这把火,才能烧得更久。

记者: 陈星 

编辑:汤辉

视觉:邹利

视频编辑:韩阳

排版:汤辉 牟璇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