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两贵之争”再发酵:一审判决部分商标侵权,诉讼双方或齐上诉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06 21:37:21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贵州贵酒针对上海贵酒股份的所有诉求被驳回。同时,要求贵州贵酿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某两个侵害贵州贵酒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并赔偿100万元,上海贵酒销售对其中的2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此,诉讼双方或齐上诉。

每经记者 张韵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近日,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贵酒”)诉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贵酒”)、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贵酿”)、上海贵酒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上海贵酒销售)三家公司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有了最新进展。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贵州贵酿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某两个侵害贵州贵酒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并赔偿100万元,上海贵酒销售对其中的2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与此同时驳回了贵州贵酒的其他诉讼请求。 

8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别从洋河股份(002304,SZ)、上海贵酒(即岩石股份,600696,SH)方面证实,贵州贵酒已就不正当竞争相关诉请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其中,贵州贵酒为洋河股份全资子公司。而另一边,贵州贵酿和上海贵酒销售的代理律师正在考虑进行针对商标侵权认定的上诉事宜。

最新进展:双方或都提起上诉

案件要从2019年12月说起。

洋河股份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贵州贵酒(前身为贵阳酒厂(国营))于2016年被洋河股份全资收购,2019年8月公司名称由“贵州贵酒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拥有多个“贵”字系列注册商标。

“此前,洋河股份有关贵州贵酒的整合工作主要集中于提升产品品质与酿造工艺,2020年洋河股份提出了‘双名酒多品牌’战略,其中之一便是大力发展贵酒品牌,于是公司看到了市场上存在的一些知识产权侵权行为,选择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品牌酒企的合法权益。”上述洋河股份人士向记者介绍了此次诉请的初衷。

由此,贵州贵酒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海贵酒、贵州贵酿、上海贵酒销售提起了民事诉讼,主要诉讼请求有以下两项:

第一,贵州贵酒认为,上述三家公司使用了“贵”或者“贵酒”作为企业核心字号,构成了对贵州贵酒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因此要求三家公司变更企业名称并赔偿损失。

第二,贵州贵酒认为,上述三家公司生产销售的白酒外包装上使用了与贵州贵酒商标近似的标识,构成了商标侵权,因此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而上海贵酒的代理律师则向记者表示,2021年7月20日,上海贵酒收到了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判决书认定贵州贵酒企业名称不具备一定的知名度,上海贵酒企业名称不存在对贵州贵酒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同时判决书认定上海贵酒不存在商标侵权行为,驳回了贵州贵酒对上海贵酒全部的诉讼请求。

在对于贵州贵酿和上海贵酒销售的判定方面,一审判决书同样驳回了贵州贵酒针对两家公司关于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但认定两家公司生产销售的白酒外包装上的某个标识与贵州贵酒的某两个商标构成近似和相同,因此,部分支持了针对两家公司商标侵权的诉讼请求。

图片来源:贵州贵酒官网截图

一审判定贵州贵酿白酒外包装上的标识与贵州贵酒商标近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韵 摄 

据了解,贵州贵酿、上海贵酒酒业销售公司已经开始了新一轮内部自检自查,对部分渠道展示环节可能存在的老包装进行自查,并要求一旦查到马上采取更新和下架处理。目前,两家公司出货的产品皆为全新的包装。

一审判决认定上海贵酒完全不构成商标侵权,贵州贵酿和上海贵酒销售构成了部分商标侵权。而三家公司均不构成对贵州贵酒字号的不正当竞争。对此,贵州贵酿和上海贵酒销售的代理律师正在考虑进行针对商标侵权认定的上诉事宜。 

就法院判决驳回的相关诉请,洋河股份方面则认为,三家公司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以“贵”为核心字号的名称,与贵州贵酒企业字号相同或近似,使公众产生混淆误认,应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就上述主张,洋河股份相关人士表示,公司已提起上诉。这意味着,上交所对岩石股份证券简称变更事宜将继续暂缓受理,截至目前,上海贵酒等三家公司仍不排除企业名称变更和商标停用风险。对于后续案件进展,上海贵酒则表示,会积极去应对,将事实和法理陈述给二审法庭。

双方争议:从商标到字号

据了解,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贵州贵酿已暂时停止使用产品外包装上存在争议的相关标识,但尽管如此,公司并不认可存在商标侵权行为。

而上海贵酒在收到法院起诉通知后也进行了字号与商标的自检工作,上海贵酒法律顾问向记者表示,公司从未生产、销售过任何一款带“贵”(商标)或者“贵酒”(商标)的酒品,公司产品仅包括“青澄黄”贵酿系列、君道贵酿系列、贵酒匠系列、十光年系列、十二光年系列、十七光年系列等商品名称和自有商标。

洋河股份在庭审中则认为,上海贵酒通过其控股的上海贵酒销售公司销售侵权产品,与贵州贵酿发生关联交易,应与上海贵酒销售、贵州贵酿构成共同侵权。

对于三家公司的关系认定,上海贵酒代理律师向记者回应称:“这两家公司和上海贵酒之间没有股权关系,也没有做合并销售报表的行为,但是这两家公司与上海贵酒在销售上存在合作关系,彼此有业务往来。”

启信宝信息显示,上海贵酒销售由上海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是贵酿酒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再向上三级追溯,控股股东为注册在香港地区的中国贵酒集团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接下来,双方或将在不正当竞争的举证上展开新一轮论述。根据相关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

上海贵酒法律顾问对此认为,企业名称由地域、核心字号、行业、组织形式四部分组成,本案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核心依据在于两个方面,即:贵酒字号是否存在必要的知名度,上海贵酒是否存在攀附的主观恶意。

在一审中,上海贵酒论证称贵州贵酒在上海不具有知名度,公司也不存在攀附他人商誉、损害他人利益的行为。

洋河股份有关人士则在8月5日向记者表示,事实上,上海贵酒在对外传播时常用“贵酒集团”作为企业简称,跟洋河股份下属贵酒品牌极易造成混淆,因此公司仍提请了要求上海贵酒作出更名的诉求,不仅如此,对于市场上其他存在的侵权行为洋河股份同样保留诉权。

 

贴牌还是自产?上海贵酒回应

根据岩石股份最新财报,上市公司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8739.3万元,同比增长617.5%;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841.78万,同比增长310.77%,酒类销售正处于快速扩容阶段。

对于市场上关于公司更名“蹭热度”及“2020年还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的质疑,上海贵酒方面表示,该描述与事实不符。“我们在贵州遵义仁怀市和江西赣州市拥有自己的酒业生产基地,旗下现有的酱香型白酒已经实现了产供销一体化,而上海贵酒的浓香型白酒产品部分由章贡酒业酒厂生产。公司生产经营和上半年财务信息等具体情况可以关注公司披露的半年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了证券代码600696在过去近30年中公司简称的数次变更,从福建豪盛到利嘉股份、多伦股份,再到匹凸匹、岩石股份,先后涉猎建筑材料、房地产开发、机械设备、地砖、互联网金融、白酒等行业。去年以来,上海贵酒收购了章贡酒业25%的股权,随后又获得了控股股东注入的高酱酒业52%股权,令上海贵酒在上下游资源整合与渠道融通方面得到持续强化。

根据启信宝信息,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位于贵州省仁怀市,成立于2010年12月。岩石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前期主要为酒厂的基础建设和固定资产投入期,2013年~2014年酿造了一批基酒但并未对外销售,2019年随着酱香型白酒市场趋好而逐步复工,高酱酒业在2020年全面恢复大曲酱香基酒的自主生产,目前高酱酒业主要从事大曲酱香基酒的生产和储存。

上海贵酒称,区别于传统酒企,公司定位创新型白酒企业,立足上海布局全国,在发展过程中资产整合与多方合作是新生酒企的必经阶段,通过不断并购当地名酒进行酒业整合是上海贵酒市场投入的主要打法,公司正在逐步将实业部分补足,将生产环节下沉。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洋河股份 岩石股份 上海贵酒 贵州贵酒 诉讼 商标侵权 高酱酒业 贵州贵酿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