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14.7分引发巨大争议!国际体联发声:日本选手跳马打分没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30 18:17:41

每经编辑 程鹏    

北京时间7月28日晚举行的东京奥运会男子体操全能决赛中,中国选手肖若腾全程零失误却无缘金牌,日本19岁小将桥本大辉在跳马时有一条脚直接踩出界外,依然得到了14.7分的高分并最终夺冠。这一幕在赛后引发巨大争议。

甚至出现大批网民攻击国际体操联合会社交媒体账号的行为,导致国际体联不得不关闭评论功能。

8762303823461259264.jpeg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5032815452927982592.gif

日本选手桥本大辉在比赛中出现失误

29日,肖若腾在微博再发文。他表示,昨天得到绝大朋友们的认可实在太棒了,同时也表示希望大家不要过度攻击运动员本身。

6767035641538531328.png

7月30日,国际体操联合会(FIG)在官网公布了东京奥运会体操男子个人全能决赛中日本选手桥本大辉的跳马动作扣分细节,公开回应外界对桥本跳马得分14.7的质疑。

7989798003825262592.jpeg

1110905550369855488.png

历史首次!国际体联发表声明  详解为何给日本选手金牌

据文汇网,国际体联还通过社交媒体发表声明,公布了桥本大辉该动作完整打分的解释,这也是该组织第一次公布正式比赛某选手所得完成分(E分)的详细打分。

国际体联发表的声明称:“桥本大辉在7月28日的男子全能跳马比赛中获得的分数引起了众多评论,国际体操联合会想要确认这次比赛的裁判是公正的、准确的。国际体操联合会进行的赛后分析表明,裁判小组采用了现行的打分规则。”

国际体联称,桥本大辉本次跳马动作确认为5.6分的难度分(D分),而关于完成分,评审裁判按照满分10分从以下扣分点中扣除:第一腾空阶段轻微分腿,扣0.1分;身体轻微弯曲,扣0.1分;第二腾空阶段轻微分腿,扣0.1分;落地准备不足,扣0.1分;落地不完全转体,扣0.1分;落地一大步,扣0.3分;右脚出界,额外扣0.1分。

因此,桥本大辉的完成分扣罚0.8分,得分为9.2分;难度分为5.6分;再扣罚额外罚分,总得分为14.7分。国际体联最终认为桥本大辉的14.7分得分是正确的,符合打分规则,最终排名同样如此。

对于桥本大辉引发争议的火力集中点在于最后的右脚出界。按国际体联现行规则,落地出界属于额外扣分,而非属于完成分范畴;单手或单脚在落地区域之外,则扣0.1分。桥本大辉虽然出界动作难看,但其左脚在落地范畴之内,因此按规则只能扣0.1分。而中国选手肖若腾尽管只是落地时左脚踩到落地区域的边界线,但也是同属额外扣除0.1分的范围内。

国际体联的这次公开解释,已经从自己的立场出发解释了争议问题,但舆论风波也许暂时仍不会过去。

1110905550369855488.png

新华社:当我们炮轰完“打分不公”,然后呢?

新华社此前发文称,体操已经很久没享受过如此高的国民关注度了。上一次是因为里约奥运会被质疑“打分不公”;这一次,又是因为东京奥运会被质疑“打分不公”。

在7月28日东京奥运会有明体操馆,当肖若腾、孙炜在男子六项里频频亮出优质动作,然而分数却始终不如东道主小将桥本大辉时,网友们群情激愤了。

这场男子全能决赛在国内各大网络平台的热搜榜“屠榜”。网友们纷纷转发肖若腾挂着银牌而眼睛瞄着桥本大辉金牌的照片,以及桥本大辉与肖若腾、孙炜的跳马同框对比视频。已经退役的中国体操名将们也纷纷发表自己的见解。有网友实在气不过,甚至在国际奥委会和国际体操联合会的海外社交媒体账号下刷屏谴责。

当我们发泄完愤怒,或许可以冷静下来想一想:骂完了,然后呢?

第一,从评分体系来看,体操是打分项目,人为因素是先天缺陷。国际体操联合会如果不改变现有的评分体系和方式,不能提高体操运动的公平性和仲裁的权威性,那么将很容易影响体操项目的普及和推广,从而使之变得越来越小众。

实际上国际体操联合会也在对此进行探索,试图以电脑评分方式来确保公平。虽然电脑打分也不意味着“零漏洞”,但至少是一种前进的方向。比如蹦床,四项评分标准里只有一项是人为评分,其余都是电脑评分。

此外,体操项目的技术动作、计分规则极为复杂,而且每个奥运周期都会进行调整。但是对于“普通观众看不懂规则”这一点,国际体操联合会始终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目标人群的广泛度和专业度。

第二,从公平维权来看,按照现有规则,选手仅能对难度分(D分)进行申诉,而对完成分(E分)没有申诉权。每次申诉不仅要迅速提交说明,同时也要缴纳申诉费,如果被驳回则需自行承担费用。如果赛后一步步走国际组织的申诉,则不仅耗时长费用高,也缺少懂法懂行的复合型人才。

单从懂行而言,在国际体操联合会注册的男子国际级裁判里,中国有一级裁判1人、二级裁判6人、三级裁判8人、四级裁判9人,日本的一级、二级、三级、四级裁判人数则分别为1、19、2、50。与运动员的培养类似,裁判的培养同样需要不断地提供培训机会和大赛经验。

第三,从队伍表现来看,肖若腾肩伤打着封闭上场,孙炜左手手腕才添新伤,两人都展示出了拼搏精神,也有相当不错的发挥;而日本队19岁的桥本大辉确实也难度高、状态好。在心疼中国健儿之余,我们又不禁设想:假如体操队也能像跳水队一样,具备绝对优势,那么“打分之手”再偏是否也奈何不得?

坦率而言,这里有疫情的原因。在东京奥运会正式宣布推迟一年之前,在层层“烟雾”之下,迫切想打翻身仗的中国体操队,犹如坐在一辆随时踩急刹的疯狂快车上。在疫情期间,不仅整支队伍精神状态、竞技状态的建设遭遇了挑战,缺少大赛锤炼也成为一道难关。

这里也有竞技体操后备人才逐年缩水的原因。近来中国体操协会推广的运动员分级制,就是试图在竞技体操与“快乐体操”之间,构筑一条人才输送通道。当中国体操人才济济,当我们有足够资本、不再需要“排兵布阵”,或许下一场“青春风暴”就是我们的。

编辑|程鹏 杜波 肖勇

校对|孙志成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251467768135111680.png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文汇网、新华社、@肖若腾vegeta

8638147644873810944.png

8295712224786607104.png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