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中利集团公告逾期应收账款风险 “隋田力”爆雷概念股再添一员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29 17:26:05

◎事实上,中利集团是继上海电气、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瑞斯康达、凯乐科技这6家上市公司踩坑之后,因同样事项踩坑的第7家上市公司了。而自然人隋田力的身影也在上述多起爆雷事件中出现。

◎海高通信2020年年报也介绍了隋田力的履历。1998年至今,曾在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江苏省国信大江科技有限公司、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上海星地通等多家企业担任要职。

每经记者 孙嘉夏    每经实习记者 程雅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中利集团(002309,SZ)7月28日晚公告,公司涉及与上海电气(601727,SH)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亿元。中利集团参股19%的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利电子)存在部分通信业务相关合同应收。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涉及逾期应收账款合计8.8亿元,该业务的材料预付款项7.7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中利集团产生损失的风险。

事实上,中利集团是继上海电气、国瑞科技(300600,SZ)、中天科技(600522,SH)、汇鸿集团(600981,SH)、瑞斯康达(603803,SH)、凯乐科技(600260,SH)这6家上市公司踩坑之后,因同样事项踩坑的第7家上市公司了。

而自然人隋田力的身影也在上述多起爆雷事件中出现。

不过,在中利电子的两个违约供应商中,除了出现隋田力关系网下的海高通信(839211,OC)外,还出现了宏达新材(002211,SZ)实控人杨鑫所控制的宁波鸿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孜通信)。

更有意思的是,启信宝信息显示,杨鑫控制的鸿孜通信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相同的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因此,7月29日,宏达新材也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其核实杨鑫与隋田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

此前已有多家公司连环爆雷

5月31日,上海电气重大风险提示公告表示,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情况,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上海电气这一公告拉开了连环爆雷事件的开端,6月2日,瑞斯康达公告称子公司深蓝迅通自2018年10月起,先后与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景行)、富申实业公司(以下简称富申实业)分别签订《产品购销合同》,后两家公司逾期支付货款,截至公告日,环球景行共拖欠货款金额合计人民币4.9亿元,富申实业共拖欠货款5.2亿元。

国瑞科技7月13日也公告表示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以及应收账款1.7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的风险。

中天科技7月21晚间公告,中天科技及江东电科存在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截至6月30日,合并口径预付款项21.35亿元对应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应收账款5.12亿元逾期、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后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11.07亿元。

7月23日晚,汇鸿集团公告表示,控股子公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锦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截至公告日,中锦公司应收账款逾期金额1.96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1.77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后续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1.78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

无独有偶,凯乐科技7月24日公告同样表示,截至目前公司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为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若未来持续不能如约供货或退回预付款,公司预付账款存在损失风险。此外,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余额为0.61亿元,目前全部逾期尚未收回,也存在损失风险;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存货余额为2.11亿元,目前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存在资产减值风险。

而在上述事件中,隋田力及其控制下的上海星地通等公司多有现身。

再次出现“隋田力”身影

至7月28日晚,据中利集团公告,中利电子与供应商海高通信和鸿孜通信签订了通信业务原材料采购合同。根据合同约定,供应商应在收到货款后180个日历日内完成交货。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通信业务账面预付款项金额7.7亿元。但其经与海高通信、鸿孜通信多次沟通,对方至今未发货,也未退回预付款项。

此外,中利集团与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气通讯)签订了14份销售合同,合同金额为6.6亿元。截至目前,发货完毕,发票也已开具,上海电气共支付合同的10%的预付款1.6亿元,合同90%的尾款尚未支付,应收款余额为5亿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集团关于通信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亿元。

中利集团表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逾期应收账款合计8.8亿元。上市公司已采取多项措施催收,若应收账款不能足额收回,该应收款将导致坏账损失,进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而中利电子8.8亿元的应收账款的公司来源,除中利集团本身外,分别是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富申实业、中锦公司、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江苏航天神禾科技有限公司和江苏航天神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些公司也都是前六家上市公司爆雷业务中的熟悉面孔。

除了上述熟悉的公司外,毫无例外地,也同样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隋田力。

海高通信前三大股东为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地通)持股20%、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赛普)持股16%、刘青持股12.25%。北京赛普又由上海星地通持股60%及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持股40%。

而上海星地通由隋田力持股90%,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又由隋田力100%控股。也就是说,隋田力间接持有海高通信33.04%的股份。

海高通信2020年年报也介绍了隋田力的履历。隋田力出生于1961年,大专学历。1998年至今,曾在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江苏省国信大江科技有限公司、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专网通信),上海星地通等多家企业担任要职。

7月29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中利集团,并按照对方要求将采访内容发送至董秘邮箱,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宏达新材实控人也来凑热闹?

这次除了海高通信外,还出现了一家公司鸿孜通信。启信宝显示,鸿孜通信由上海鸿孜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鸿孜)100%控股,上海鸿孜由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骥勤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骥勤投资)和杨鑫分别持股90%和10%。而骥勤投资又由杨鑫持股80%、刘清持股20%。即杨鑫间接持有鸿孜通信82%的股份。

杨鑫同时还是上市公司宏达新材的实控人。7月29日,宏达新材收到关注函,根据查询公开信息,鸿孜通信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因此,深交所要求宏达新材核实杨鑫与隋田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

此外,2021年7月17日,宏达新材披露的2020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上海星地通、江苏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星地通)、深圳天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天通)、专网通信均为宏达新材全资子公司上海观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户。2020年形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5万元、1811万元、889万元和845万元(均未含税)。

而上海星地通、江苏星地通、深圳天通均为隋田力的控股公司,且隋田力还长期供职于专网通信。因此,深交所要求宏达新材披露上述四家公司为上市公司非关联方是否真实准确。

7月29日,记者致电宏达新材董秘,电话未能接通。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中利集团 隋田力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