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电商零售

每经网首页 > 电商零售 > 正文

8次融资估值10亿美元 同程生活破产隐情:社区团购“乱拳打死老师傅”?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10 13:34:52

◎内部信中,何鹏宇解释道,自2020年9月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同程生活此前的商业模式备受挑战。巨头入场之后,团长被分流,巨头加码地推和团长补贴,同程生活在没有及时调整和资金供血的情况下,订单断崖式下跌不可避免。

每经记者 王郁彪    每经实习记者 陈婷    每经编辑 刘雪梅    

事情发生得并不意外,朱梁(化名)还是备觉可惜。“其他客户的采购提醒我,我才知道同程生活出了问题。”7月9日,同程生活一名米粮供应商朱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朱梁透露,由于同程生活的业务近几年一直在萎缩,他所在的公司对与同程生活的合作不太上心,“我们从同程生活起步开始就是它的供应商,它的单量2020年还算可以,但之后就开始持续萎缩,我们业内也都知道它的情况。”

7月7日,在供应商的围堵中,同程生活创始人兼CEO何鹏宇涕泪横流。

也正是当夜,同程生活主体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鲜橙科技”)在其公众号宣布破产。蹊跷的是,7月6日,该公众号还一度发布公告转型升级,称“同程生活”改名为“蜜橙生活”,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端投入。

曾几何时,同程生活还是社区团购赛道第一梯队中的一员,估值一度超10亿美元。启信宝显示,同程生活主体公司鲜橙科技成立于2018年1月,孵化于同程集团,创立以来屡获融资。截至目前,同程生活已获得8次融资,并且最新一轮融资发生在2020年7月;据公开统计,同程生活获得的投融资总额超过了19亿人民币。

同程生活不断“膨胀”。2019年,同程生活并购广州千鲜汇,全面进军华南市场;2019年9月,湖南的考拉精选并入同程生活;2020年7月,同程生活与邻邻壹完成战略合并。

过大的体量却成为难以承受之重。据一名供应商向记者透露,同程生活光对供应商的欠款就达数亿,“我们一个群统计就有8000万,其他群就不要说了,广州千鲜汇那边还有四五百号人呢。”另据记者得到的一份登记在册的欠款报表,截至7月9号下午6点,409户供应商的欠款达1.66亿。

去年12月底,何鹏宇还曾向媒体透露,同程生活2020年的GMV接近100亿,平均每月GMV近10亿。而如今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曾经估值达10亿美金的社区团购“独角兽”,为何会急转直下?同程生活的骤然崩塌,是否标志着社区团购就此奔向“两极”?

开年以来急转直下

资金链断裂早有预兆

谁能想到,含着半个金汤勺出生的同程生活,居然走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广州地区的供应商周律(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同程生活方面从5月份开始就一直没有向其付过款,累计拖欠货款金额已经将近170万。

周律说,同程生活之前与公司合作时账期是送多少货结多少,“从今年开始改成了7天结一次,但从5月份开始就再也没有付过款。”

据周律透露,比起其他客户,同程生活在对供应商的销售信息披露上一向不透明,“只有它给我们对账单,我们才知道卖了多少,其他平台的销售数据都是实时更新的,在货款上,其他平台一般是今天卖掉、第二天可以提款的。”

同程生活旗下广州千鲜汇已登记在册欠款列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陈婷 截图

上海的朱梁透露,同程生活曾在6月18号向其公司结过一次款,目前还欠17万左右。据他说,由于同程生活的账期忽长忽短,供应商也很难知道具体情况。

“如果严格按照合同来,是3天就要结款的,但一般都要半个多月,所以在传出破产消息之前,我们也没料到会出这种事。”朱梁说。

在团长端,与其他社区团购平台的现提佣金相比,据同程生活苏州员工王超(化名)透露,同程生活的团长佣金通常是次月10日才结算。

另据位于广州的一家规模较大的供应商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同程生活的资金向来不稳,“一般社区团购平台是不压款的,只有一个结账周期,一般结账周期是4天到5天,压供应商周期相当于向供应商融资。”

可见,供应商围堵苏州总部是突发事件,但同程生活的资金链问题或早有伏笔。

王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前几日刚刚发了6月工资,“按惯例是10号发放的,这个月提前了。”

王超说,他此前便听到风声,说公司正在和其他平台谈收购事宜,但是没想到会直接破产,“何鹏宇曾透露,前面有在和美团谈收购的事情,破产前已经谈了有将近20次。”

朱梁透露,从今年初开始,同程生活的订单量已经开始快速萎缩。王超也表示,过年之后,他便感觉到公司和巨头已经打不过了,“后面才迫不得已和字节跳动去谈合作的事情。”

消息显示,4月底,同程生活与抖音开启战略合作,在江苏、广东等地的若干城市,在抖音本地页可以通过顶部的社区团购入口,直接进入同程生活。

多名供应商透露,目前,同程生活方面已经提出了供应商欠款的两种解决方案。

供应商结算确认单空表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方案A为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剩余60%,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40%欠款的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15日支付一半,本确认单签署后30日支付剩余一半。

方案B,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偿,不再向债务人主张任何权益。60%欠款的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15日支付一半,本确认单签署后30日支付一半。

据媒体报道,截至7月9日上午,同程生活已经与超过600家供应商签署还款协议。

供应商结算确认单 已有供应商签字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据悉,在进入破产程序前,已经签订的还款协议,款项主要来源于何鹏宇及团队筹措借款。

不过,朱梁目前还没有接受该协议,在他看来,同程生活的破产方案“没有诚意”。

“呆萝卜当初资金链断裂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把账结了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朱梁表示。

在员工赔偿方面,王超透露,目前尚未收到相关解决方案。

巨头入场掀“补贴大战”

同程生活节节败退

眼看他起高楼。2020年12月,何鹏宇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同程生活2020年的GMV近100亿,平均每个月的GMV近10亿;“明年的GMV目标是翻三倍,做到300亿到500亿,同时公司整体希望能盈利。”他说。

当时,他还曾表示,截至2020年12月,同程生活核心城市差不多在70多个,主要集中在江苏,广东,浙江等地,过半城市已做到了盈亏平衡,毛利最高能做到二十多个点。

蹊跷的是,就在宣布破产的前一天,2021年7月6日,原同程生活公众号还发布公告称,“同程生活”改名为“蜜橙生活”,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端投入,为团长提供更多优质商品。

这一迹象难免给人同程生活要改头换面东山再起的感觉。同时,何鹏宇还宣称要将另外一个业务“再做到10亿美金”。

去年底的雄心壮志犹言在耳,仅过半年便宣告破产,是什么让现实如此戏剧化?

内部信中,何鹏宇解释道,自2020年9月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同程生活此前的商业模式备受挑战。

王超表示,在巨头入场之前,同程生活有许多自己坚持的规矩:“一个小区只能开一个到两个点,保证团长间不出现恶性竞争;团长申请条件要求微信群有150人;单价达到100元才起送。”

在巨头入场之后,相关要求一降再降乃至取消。

“佛山刚开团的时候,还是两天送一次货,而且要满500元才送货,之后,降到了100元开始送货,后来不满100元也送了。”王超回忆,在微信群人数要求上,也从一开始的150人,降到120人,再调整到60人,最后不限人数。

商业模式备受挑战的同时,同程生活也一度卷入补贴大战。

王超回忆,同程生活从去年八九月份开始,便开始大额补贴。去年12月,在大本营苏州,同程生活推出“亿元补贴进社区”活动,包含“每日一分购”“每日万人团”“天天秒杀价”等。

何鹏宇曾表示,巨头的补贴是眼花缭乱的,“基本上巨头夸张到毛利仅仅为5个点,甚至零毛利、负毛利也有。打个比方,10块钱进的货9块钱就卖,相对来说我们的毛利维持在20多个点,价格上有压力。”

很快,同程生活就支撑不住了。今年6月,据媒体报道,同程生活湖南地区暂停运营、团点关闭。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同程生活起源于同程生态,进入社区团购赛道本就是隔行如隔山,“在巨头没进来之前,同程生活在团长的拓展上可选择性很多,团长还未被巨头分流,因此有着不错的数据,周转率过关,因此也能吸引到一些融资。”

庄帅表示,巨头入场之后,团长被分流,巨头加码地推和团长补贴,同程生活在没有及时调整和资金供血的情况下,订单断崖式下跌不可避免。

在庄帅看来,如果同程生活足够清醒,就应当预判到巨头的入场,而不至于到如今的慌不择路。

为了生存,同程生活在今年夏天开启了第二轮社区团购淘汰赛。夏天对社区团购而言是莫大考验,气温的升高大大提升生鲜的损耗率,这让基础能力本就捉襟见肘的社区团购玩家们苦苦挣扎。

2月18日,青山区园林路,中小超市正在打包社区团购的货物。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冷链能力建设的关键还在于成本,如果不是低价策略,企业就更有能力去采用冷链运输。另一面,消费者早已养成‘低价享受高质量服务’的习惯,这种‘理所当然’正加速蚕食市面上气数殆尽的中小玩家。这很无奈。”供应链专家陈晓曦坦陈。

生鲜的数字化、线上化始终是互联网公司近年来绕不开的课题。巨头在主营业务之外,寄希望于二度翻出的社区团购,欲扶持成为“第二增长曲线”。这加速冲击和分化了社区团购旧有格局,战场上弥漫着“内卷”气息。

“社区团购二次爆发后,部分平台依旧没有放弃‘野蛮扩张’的方式,通过交叉补贴低于成本价销售,明显低于批发市场价格的促销比比皆是,这破坏了现有供应链产业和自身产业正常发展的平衡。特别是在供应端,低价倾销引发品牌供应商遭遇跨省串货、低价外采、无发票竞价采购等乱象,令人忧心。”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同程生活的问题也出在此。

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巨头通过补贴的方式进入赛道,实际上并不是凭着经营能力和运营效率决定着发展前途,“而是谁的资金能力更强,谁能在亏损中坚持得更久,谁就能生存。”

通过低价引流,势必影响原有相对公平、平衡的营商环境。而破坏市场正常价格体系,造成商品供应商的价格体系被破坏,也造成了消费者对往常价格的认知产生不信任等影响。

赖阳认为,这就造成了早期进入赛道的企业“扛”不下去。2020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出台了社区团购“九不得”新规,明确规定互联网平台企业不得低价倾销、互联网杀熟等行为。

“九不得”新规和一张张处罚令让市场整体“降温”,市场环境整体的变化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但这也没能让同程生活恢复元气。巨头反而加速切换玩法,垂直领域的玩家只能不断后退。

陈晓曦认为,社区团购的未来走向,“两极分化”将是关键词之一。多多买菜、美团买菜等巨头,拥有资本、流量优势,互联网思维和打法较为突出,牺牲利润继续在全国范围内做大规模;腰部及以下的团购平台,专注于自己原有的优势区域,做大订单密度,寻找差异化的品类或人群,追求利润才能生存下去,未来即使被巨头收购,也更有谈判的筹码。

社区团购的“长期生意”:

供应链建设是唯一出路

社区团购加速转向供应链方向建设是不是唯一出路?答案是肯定的,但知易行难。

“事实上,我国大量的农产品生产集中在西部(西北部、西南部),但消费端在东南沿海或者中部地区,这就需要大规模的供应链投入。而受农产品本身特殊性影响,很多时候流通企业并不愿意全方位的解决流通环节的问题,因为风险太大。”阿里集团副总裁、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总经理李少华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根据李少华给出的一组数据来看,在整个农产品价值链条上,农民在供给端的投入是55%,占比最多,但在农产品增值环节,农民只获得22%的回报;中端、销售端20%投入即可获得20%增值,投入和回报能达到基本的平衡;广泛的增值实际在流通环节被消耗掉了,流通环节真正有效投入只有20%左右。

不难看出,由于传统农产品供应链条过于冗长,许多收益被中间商“赚了差价”。这是包括社区团购在内的生鲜业务供应链的大前端。

现阶段,巨头们也意识到了供应链大前端的重要性,并加速猛攻。如京东近8亿港元入股大型农产品流通服务商中国地利;阿里、拼多多向产地端进行战略倾斜,如阿里重投产地仓建设。在一定程度上,这的确可以解决社区团购自身规模性不足的问题,从规模化发展向精细化运作转变的过程中,对生鲜供应链上游的把控变得十分重要,这也是一件好事。

然而,农产品供应链大前端的沉疴宿疾,仅凭几家社区团购或生鲜电商一己之力,可以彻底改变和重新布局吗?

同时,社区团购后端供应链同样需要长期投入。陈晓曦告诉记者,高速增长意味着背后要有持续的高质量的流量引入,供应链建设则侧重于选品和采购,甚至是自建或自营生产基地,要解决这两者间快慢的矛盾关系,回归根源还是在于人货的高效匹配。因此,供应链的数字化建设势在必然,在数字化过程中,要重点发展预测性分析能力、全链条可视化能力和库内自动化运作能力。

供应链上下游良好的衔接与协同,进而保证生鲜品质的稳定,是社区团购玩家们制胜的关键,“得供应链者、以技术赋能者得天下,否则剩下的依旧只有一地鸡毛。”这已成为行业共识。

像同程生活这样的社区团购“老师傅”,在供应链上既无足以匹敌巨头的资金,也缺乏改变现实的能力与决心,在激烈的混战中,难免被乱拳打趴下。

2018-2019年是社区团购的首轮洗牌期,疫情让社区团购重新站上风口,并在巨头和资本的双重裹挟下再次达到顶峰后,又在2021年夏天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但对于像同程生活这样的中小玩家而言,热闹都是他们(巨头)的,自己或许连想做好的机会都没有了。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同程生活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