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独董大数据丨最近一年60名独董共被罚476万 尽力保护投资者利益才能真正“自保”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10 11:56:55

◎近一年时间中,共有110名独董受到上交所、深交所的纪律处分,其中被通报批评的独董有60人,被公开谴责的则有48人。他们都发生了什么事?

◎这与几年前认为去上市公司当独董是挂名、拿报酬已大为不同。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随着独董制度越来越完善,对应的法律风险也越来越大

每经记者 文多  汤辉    每经编辑 陈俊杰    

2001年,A股独立董事制度正式推行。

20年,不少A股投资者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而独董的履职体验也在发生着巨变。伴随法规制度的出台,一人身兼七八家公司独董的往事不再,挂名当上市公司独董的惬意无本买卖已经颠覆。独董这一职务,在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督促上市公司规范运作等方面,正日渐发挥更积极作用。

5月17日,广东证监局公布了一份针对ST榕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时任独立董事冯育升、陈水挟、郑子彬3人分别被罚50万元。这意味着在公司任职5年、年薪6万元的老独董冯育升,不仅把多年薪酬全部搭了进去,还得自掏腰包缴纳20万元罚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了最近1年时间来独董受到处罚的记录,发现共有60名独董被罚,罚款总额达476万元,此外,沪深交易所也对110名独董作出了纪律处分。

难怪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道:随着独董制度越来越完善,独董对应的法律风险正越来越大。

在职独董扫描:66位独董在5家公司兼职 法学背景成90后出任独董的利器

根据2020年上市公司协会发布的《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履职指引》,独立董事“每届任期与公司其他董事任期相同”,“连选可以连任,但是连任时间不得超过6年”,另外,独董原则上“最多在5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

据记者统计,A股4000多家上市公司中,多数独董仅在一家公司任职,但也有不少例外。其中,有255位独董在4家公司兼职,66位独董在5家公司兼职。另外,由于各个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存在时间差等原因,因此有可能存在一段时间内一位独董同时在6家公司履职的情况出现,例如南京银行独董陈冬华。

据相关资料,陈冬华1975年出生,博士学位、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员,2003年3月至2005年3月,担任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副教授。2005年3月起任职于南京大学商学院,现任南京大学商学院(管理学院)会计学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会计学系教授委员会主任。

按南京银行年报,截至2020年底,陈冬华在南京银行、苏美达、游族网络、远东股份、博众精工这5家上市公司任独立董事,且是江苏宜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今年5月底,陈冬华又当选了新城控股的独董,当时他就同时在6家上市公司履行独董职能。这个特殊情况直到6月29日游族网络董事会换届后陈冬华卸任时才结束。

陈冬华遇到的情况,另一位曾在6家上市公司履行独董职责的郑万青也遇到过。4月,他当选江南化工独董, 5月11日,丹化科技公告称,郑万青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董事职务,由于其辞任将导致独立董事人数低于董事会人数的三分之一,郑万青继续履职。直到6月23日,公司选举出新的独立董事,郑万青才正式卸任。

郑万青与陈冬华还有一点相似,两人都是高校任教背景——郑万青现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确实,担任上市公司独董的往往是法律、会计、产业或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职责也要求他们据此对企业运作进行监督、建言。

与上述两位中壮年独董不同,目前,少数90后独董也开始登上舞台。目前一共有8位90后独董,其中6位生于1990年,1991年和1992年出生的各一位。最年轻的,是拓斯达独立董事冯杰荣,其出生于1992年8月,本科学历,毕业于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2014年8月至今任广东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在90后独董中,具有律师执业背景是一大特色,8位90后独董中有5位都有相关背景。

律师背景独董为何受到上市公司青睐?浙江波宁律师事务所金融证券部主任刘佩佩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律师作为法律专业人士对法律、法规及上市公司监管要求等有更为全面了解,能切实认识到独董责任及职责风险,且出于职业本身对客观性的要求,在履职时更能做到独立。

其次,公司治理是律师业务的强项,担任独立董事的律师不再是作为法律服务者为公司单纯提供法律服务,而是以决策者身份为公司把关,在公司决策合规、程序合规、重大关联交易、对外担保等方面真正起到监督作用。

最后,资本市场专业律师,他们不仅对上市公司运营、股票发行及上市等方面具备专业性,他们还可能同时具有会计、审计等方面专业知识,既精通法律又懂财务,由他们担任独立董事能更容易发现问题,从而真正起到监督作用。

和小90后对应的,是目前A股市场上的一位老“90后”独董,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可冀,其出生于1930年,目前在悦康药业担任独董,他也是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

此外,A股市场上还有29位独董年龄超过80岁(含80岁),其中27位都是资深行业专家。

在独董名单中,记者还发现了一些名人,如知名学者刘姝威,主持人蒋昌建,曾担任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的管清友,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等。

独董履责现状:“花瓶”少了,为自保投出反对票

长久以来,独董的独立性不强的问题受到市场关注,但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不少独董对上市公司相关决议投出了反对票或是弃权票。

例如大连圣亚时任独立董事任健在审议2020年年报时,投出弃权票,原因是涉及财务数据问题,特别是票务收入问题,未获得明确的数据支持和合理性解释。

此外,*ST跨境时任独立董事李忠轩在董事会上对2020年年报投弃权票。其表示,在开会前极短时间才收到年报等会议材料,无充足时间审议。李忠轩特别强调,2021年2月中旬以来,多次通过多种方式积极督促公司管理层配合审计机构的工作进程,但因相关部门及人士不配合,直接致使审计机构未能及时出具审计报告且最终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类型的审计报告。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过去,独董没有太大的法律责任,因此很多独董基本是挂名、拿报酬,是“花瓶独董”。

董登新认为,独董制度越来越完善,法律责任(变得)清晰,而很多独董的报酬并不高,要参加董事会的几乎所有会议,时间成本高,法律风险也越来越大,有些独董为了自保投出弃权票或是反对票。

但董登新也提到:“过度自保也可能会影响独董独立决策的客观性和公正性。”

记者还观察到,独董与上市公司方面的冲突不止于对议案投出弃权或反对票,甚至有独董在股东大会与上市公司高管发生冲突。

如5月21日卸任爱迪尔独董的王斌康就表示,其在作为独董列席旁听公司的股东大会时要求发言,但被董秘阻止,被指只有旁听权没有发言权。王斌康称,作为独立董事参加股东大会没有表决权,应该有发言权,结果遭董秘拍桌子怒怼。他还因此认为董秘给独董履职造成了严重的障碍。

独董受罚情况:近一年时间中 60名独董被罚476万元

就在5月17日,广东证监局公布了一份针对ST榕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时任董事长杨宝生等15人受到监管重罚,时任独立董事冯育升、陈水挟、郑子彬3人也未能免责,他们收到了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近年来最大的罚单——每人被罚50万元。

ST榕泰这3位独董被处罚的原因并不复杂:审计机构对公司2019年财报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后,他们未能对审计意见提及的明显可疑事项予以特别关注或关注但未勤勉尽责(未明确提到3位独董属于哪一种情形),并签字保证年报内容“真实、准确、完整”。

刘佩佩律师认为,勤勉尽责是上市公司对董事的基本要求,也是独立董事履职的最大风险。但现实中,由于独立董事作为外部董事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在公司业务、经营管理和内部决策方面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而在公司定期报告、信息披露方面又要签署书面确认意见,此时仅向个别人员询问无法对相关决议事项尽到客观充分审查的要求,因而难以保证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

“为促使独董履职过程中做到勤勉尽责,《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履职指引》对独董日常工作联系、最低工作时限、出席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会议、关注上市公司相关信息、对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进行监督和调查、制作工作笔录、提交年度述职报告等进行了规定,上市公司独董履职过程中应予以遵循。”刘佩佩律师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50万元的罚单,不仅仅是金额高,它对独董来说,还另有一层的意义——罚金远远超过了在上市公司担任独董所获报酬。

以年过花甲的冯育升为例,他从2016年起任职ST榕泰独董,至2020年时已从公司获得报酬30万元,但仍然比罚金少了20万元。再看另一名被罚独董郑子彬,这位高校教授仅在公司任职了一年多一点:2019年4月任职、2020年7月就离职,领薪不过9万元。

广东证监局的这笔罚单,确实颠覆了以前对担任独董的“风险收益比”的看法。

在这笔特别突出的罚单背后,是对独董尽责要求提高的大环境。

近一年时间里(2020年6月初~2021年5月底),共有60名独董被罚,罚款总额达476万元。其中证监会处罚22人,罚金143万元,各地方证监局处罚38人,罚金333万元。

除了证监会的处罚,沪深交易所对独董的纪律处分也能起到一定作用,尤其是被公开认定3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的话,可说是直接断了一条“财路”。

近一年时间中,共有110名独董受到上交所、深交所的纪律处分,其中被通报批评的独董有60人,被公开谴责的则有48人。

在上述110名时任独董中,退市富控的时任独董李继东、张宁受到最严厉的监管措施——被公开认定3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另外,从近5年每年前5月的同比数据也能明显看出,在2018年之前,遭遇沪深交易所监管措施的独董明显不如之后。

独董履职指南:公司有问题,独董自保只有一条路

在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不难看到,面临处罚时,多数独董进行过申辩。

以獐子岛时任独董陈本洲、丛锦秀、陈树文、吴晓巍为例,2020年6月,他们被列为獐子岛虚增利润一事的直接责任人员,均被给予警告,并罚款4万元。对4位独董的罚金,已经高于时任獐子岛公司增殖分公司经理的于成家(3万元)。

这4人中,陈树文、吴晓巍从2013年起就担任公司独董,年报酬基本都是8万元。丛锦秀任职时间最短,但也有三年半。

4人在2019年已经被罚过一次(上次罚款是5万元),这一次再被处罚,独董们还是提出了申辩,申辩意见大致为:

陈本洲:(本人)不具备财务方面的专业审查能力。

陈树文:(本人)不具备财务方面的专业审查能力。曾就公司总经理更换频繁、公司冷链物流系统建设以及一些战略发展和人力资源方面提出过意见。

吴晓巍:积极主动进行现场调研,了解海洋牧场的周边海洋环境以及海洋牧场业务群的情况,并在董事会进行反映……在2016年、2017年的年度报告编制暨年度审计工作安排的沟通会上,明确提出应该合理运用相关方法,完整、准确计算海洋牧场的库存成本和经营成果,并强调盘点应准确反映企业真实库存的意见。

丛锦秀:曾就部分涉案事项与公司高层沟通相关情况。此外,主动调研、了解公司的组织架构及业务布局情况……(本人)不是财务方面的专家。

总结起来,独立董事们认为自己对于财务造假不具备辨别能力,或者自己也做出过独立调研甚至与高层沟通过。

但这些申辩意见没有帮助独董逃避罚款,证监会给出的回应是:

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八条明确规定了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所负有的法定保证义务,不知情、未参与、不具备相关专业背景、依赖外部审计等不是法定免责事由。

当事人提出的已尽勤勉尽责义务,但并未提供足以证明勤勉尽责的证据。在案件量罚幅度上已充分考虑了当事人的职务、具体职责、专业背景、主动调查获取决策所需资料以及是否存在主观故意等因素,对部分责任人员的罚款金额进行了调整。

“为避免风险,独董履职过程中要注意保留并提供证据证明已采取必要、有效的措施监督上市公司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并对公司经营状况包括法律风险、财务现状等给予了持续关注,积极获取相应信息。”刘佩佩律师提醒道,“而以公司没有为其履行职责提供便利、对违法行为客观上不知情、违法行为系内部董事所控制实施等事由是无法免责的”。

但也不是所有问题公司爆雷时,独董都难逃罚款。

翻看更久之前的记录可以看到,独董也有申辩成功的案例。2020年5月,重庆证监局关于博腾股份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郑培敏、赖继红、郭永清3名时任独董均为当事人,其中郑培敏、赖继红被给予警告,并罚款5万元。但是郭永清申辩意见受到采纳,未被罚款。

重庆证监局认为:

郭永清在审议博腾股份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事项进行了必要的关注,同时在知悉公司存在资金占用情况后积极采取补救措施,履行了独立董事职责。

另外,如前文所述,在上交所对退市富控的纪律处分决定中,时任独董李继东、张宁被公开认定3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事高。

但同样是退市富控时任独董的范富尧,相比起来,却只是被予以了通报批评。

上交所认为:

由于其有对公司2019年年报投出反对票等举措,一定程度上向投资者揭示了其个人对风险情况的意见,因此被予以酌情考虑。

综合博腾股份时任独董郭永清、退市富控时任独董范富尧的案例可以看出,身处问题公司,只有尽力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才能真正自保。

但是,独董与上市公司毕竟是聘任关系,要捅破这一层窗户纸,董登新建议,应该建立一个第三方的独董候选人专家库。上市公司每年上交独董费,由有关部门统一支付独董的报酬。只有割断了独董与上市公司之间的经济利益关系,独董才能真正实现从人格到经济上真正独立,发挥独董监督、审核职责,尽到法定义务。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独董 上市公司 独董被罚 独董薪酬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