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业观察

每经网首页 > 商业观察 > 正文

吴一坚的“金花系”,再经不起一次拍卖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09 19:07:51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贺娟娟

这两年的6月,对金花股份(600080)以及其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投资)来说,都不太好过。

去年6月,西部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集团)少东家以约3.26亿通过司法拍卖平台拍得金花股份4345万股,一跃成为金花股份二股东,后又与一致行动人不断增持金花股份,持股比例已超金花投资,吴一坚的实控人地位岌岌可危。

今年6月,同样的戏码险些再次上演。先是金花股份公告,金花投资所持公司的6689.77万股将在次月被司法拍卖,到时候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地位都可能发生变化。一周以后,这场拍卖又因为案外人提出异议,被中止了。

虽然是有惊无险,但可见金花投资当年埋下的“雷”依然没有排完。

一次拍卖,就已经给金花股份请来个二股东,如果再来一次,金花股份可能真要旁落他人了。

况且,去年世纪金花(00162)已转让“曲江系”,金花股份要是再丢,吴一坚这场翻身仗可没多少“弹药”可打了……

贷款六亿惹来的官司 

像去年6月一样,一场关于金花投资所持金花股份股权的拍卖即将进行。

6月18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前日收到控股股东金花投资的告知函,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安中院) 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发布公告,将公开拍卖金花投资持有的公司约6689.77万股股票,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9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3.63%,且该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也就是说,如果拍卖最终成交,将可能导致金花股份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控股股东自然是指金花投资,而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原陕西首富吴一坚。

图片来源〡金花股份官网

事情还得从2018年说起,那时也是金花投资开始陷入困境的时候。

2018年2月11日,金花投资以持有的金花股份约6689.77万股限售流通股股票提供质押担保,在西藏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信托)申请办理了6.13亿元信托贷款业务,依据金花投资与西藏信托签订的《贷款合同》约定,贷款期限为3年。

但贷款到期后,金花投资却未能按时全额归还。

根据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一份案号为(2020)京0101民初7547号的民事判决书,当时的贷款还找了中间人撮合,但答应给中间人的融资服务费也未能按期足额给付。

时间来到2021年1月,应西藏信托申请,上海市东方公证处签发了《执行证书》,尔后,西藏信托据此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案件执行过程中,西安中院除冻结金花投资持有的金花股份约6689.77万股股票外,还将案涉贷款抵押人西安秦岭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名下抵押物采取了查封措施。金花股份公告称,抵押物价值逾10亿元,足以覆盖案涉债权,且已就该抵押物启动了评估拍卖程序。

但显然,突如其来的股权拍卖对金花股份和金花投资来说都有些猝不及防。

金花股份的公告直接称,在法院已启动抵押物评估的情形下,目前案涉抵押物尚未最终拍卖,拍卖款项也未确定,西安中院忽然于6月15日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对金花投资已质押金花股份约6689.77万股股票发布公开拍卖公告。

而金花投资认为人民法院挂网拍卖的执行行为存在瑕疵,已于6月16日向西安中院提起执行异议。

吴一坚的实控人地位不稳 

转机出现在一周后。

6月25日,金花股份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金花投资告知,并通过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查询,上述司法拍卖事项已因“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中止。

段和段(西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艳律师表示,该部分股权继续拍卖的概率较小。她称:

首先,目前显示股权拍卖的原因是有强制执行公证,并且公证处出具了《执行证书》,但是依据金花股份披露的信息显示,金花投资向法院申请不予执行债权文书,并且就撤销公证债权文书提起了诉讼,虽然西安市中院就申请不予执行债权文书驳回,但是目前金花投资已经向上一级法院提起复议,结果未出,故目前执行证书是否可以继续作为执行依据,在法律上尚不确定。

其次,从执行程序上而言,并不是所有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都会中止执行,本案因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中止,较大概率是因为案外人对股权的权利归属及处分限制提出了单独的诉讼,并且提出执行异议、申请中止执行。

第三,从案件所涉债务可处分的财产来看,如果正在拍卖的另一财产高尔夫俱乐部确实足以覆盖债权,人民法院可能会优先处置无案外人提出异议的财产。

“因此,我倾向于认为股权拍卖可能不会继续进行。”高艳律师说。

所幸有惊无险,如果真再来一次,金花股份可就几乎全部拱手让出了。

图片来源〡阿里拍卖·司法网页截图 

去年,就是因为金花投资所持金花股份的股权拍卖,让西部集团少东家邢博越成为了金花股份的二股东。

当时也是金花投资债务违约,吴一坚为解决债务危机,协商向西部集团实控人邢雅江借款,同时安排邢雅江之子邢博越以竞拍的方式取得相关股票。此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金花投资所持的金花股份无限售流通股份4345万股(占金花股份股份总数的11.64%),邢博越以约3.26亿拿下了这部分股权。

再之后,与西部集团相关的多位人士进入金花股份管理层。

邢博越这边也是没闲着,此后与其一致行动人,不断增持金花股份,持股比例远超第一大股东金花投资,直接威胁到吴一坚的实控人地位,引来上交所发函问询。

甚至在金花股份接连延期回复问询函的同时,邢博越的增持仍在继续。

最终经过18次延期,历时四个多月,邢博越才回复了上交所的问询——“在公司经营稳定的情况下,本人及一致行动人不会主动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

截至今年一季度,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22.34%,而金花投资的持股比例仅为19.14%。

另根据金花投资回复,邢博越与金花投资还存在过渡性安排协议,其中就包括:邢博越在支付用于归还占用金花股份的1.74亿元资金的两年内,金花投资有权对邢博越持有的以拍卖方式取得上市公司4345万股股权及通过增持方式取得的上市公司股权进行回购。

如今,时间过半,回购还未进行。若不是当年吴一坚真遇到了难事,想必也不会走这一步险棋。

“金花系”的陨落 

2013年,吴一坚再次成为胡润百富榜的“陕西首富”。

当时的他,手握A股金花股份和H股世纪金花两家上市公司,“金花系”的资本版图涉足投资、制药、商贸、高科技、酒店、教育及高尔夫等领域与产业。

但2015年以后,多家世纪金花商场闭店,世纪金花业绩不佳,金花投资的债务问题也愈发突出。

金花投资业绩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其总资产为132.3亿元,总负债77.8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51.18亿元,包括短期借款21.46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6.16亿元,应付账款12.15亿元。

为了缓解债务危机,吴一坚和金花投资开始卖资产“自救”。

2019年12月,吴一坚、金花投资和金花投资全资子公司Maritime Century Limited与曲江金控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29.24%世纪金花股权转让给曲江金控下属的曲江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7136.81万港元(约合6422万元人民币)。

因为6400多万的价格实在低廉,有声音称其为“断臂求生”。

图片来源〡金花集团官网

半年后,股权交割,曲江金控入主世纪金花,吴一坚辞任世纪金花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

此时,吴一坚手上的牌只剩金花股份。

2020年,金花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3774万,较上年增长45.69%,当年的资金占用问题也已解决,资产情况还算不错。

但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邢氏进入后,吴一坚对金花股份的控制权也岌岌可危,不时传出的消息则是双方“暗战”不断。

对金花投资以及背后的吴一坚来说,现在的局面“内忧”与“外患”俱存。

“内忧”正是金花投资对金花股份的控制权不稳,目前还尚未开始对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权回购。

“外患”则是债务危机,虽然卖掉了世纪金花,又把邢氏引入金花股份,但显然当年借债埋下的“雷”还没清理完,西藏信托的起诉就是一例。

这次是案外人异议,叫停了拍卖,之后又会如何呢?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网的数据,金花投资从去年7月至今的执行总金额超9.8亿,对于现在的金花投资来说并不是小数目。

而金花投资所持的金花股份股权已经被拍卖了一次,如果再来一次,金花股份可能要彻底改姓。

回溯吴一坚的发家史,的确能看到那一辈陕西民营企业家的不易,从海南到陕西,从生产家电,到布局房产,之后又是百货、医药等领域,最终才打下了一个庞大的“金花帝国”。已经“断臂求生”转让了世纪金花,如果再卖掉金花股份,对一个年过花甲的“创一代”来说未免太过残忍。

希望金花投资早日度过危机,也希望金花股份的股权问题早日尘埃落定,这对企业,对中小股东以及企业背后数百名员工及其家庭都是一个交代。

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