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CDE发文酝酿Me-too创新药巨变,CRO板块股价集体跳水,是市场自保还是情绪错杀?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06 19:58:26

◎根据药智网数据,到2020年,仅化学创新药(1类新药)注册申请受理号就达909个,批准的受理号达到835个。不过,在数目喜人的国内创新药中,又有多少创新含量呢?此次CDE文件发布,就把与之相关的派生药(Me-too药)推到投资者面前。

每经记者 金喆    每经实习记者 林姿辰  许立波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当Me-too被行业内调侃为We-too,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审批中心(CDE)终于有所动作。

上周五(7月2日),CDE发布4份征求意见稿,其中《化学药品创新药上市申请前会议药学共性问题相关技术要求(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创新药征求意见稿》)和《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肿瘤药征求意见稿》)在医药圈引发热烈讨论,并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澜。

7月6日,多家头部创新药企股价下跌,而包括昭衍新药(603127,SH)、康龙化成(300759,SZ)在内的多家CRO也未能幸免,业界猜测为CDE文件带来的余波,但在很多CRO企业看来,政策对自身的影响不大,市场可能有误读。

那么,此次CRO板块下跌背后,是市场情绪风暴还是创新药研发行业变天?

Me-too变成We-too?CDE出手了

从时间上看,中国创新药的发展还不满10年,但也经历了创新药创业浪潮,药品注册核查风暴和医药研发新政等诸多重要事件,而随着传统仿制药企业积极转型,我国创新药成果日益显著。

根据药智网数据,到2020年,仅化学创新药(1类新药)注册申请受理号就达909个,批准的受理号达到835个(平均一个品种有2个受理号,即相当于400多个新药),年度批准临床和生产的化药创新药个数可能比美国还多。

不过,在数目喜人的国内创新药中,又有多少创新含量呢?此次CDE文件发布,就把与之相关的派生药(Me-too药)推到投资者面前。

作为管理类别的一种,Me-too药与仿制药一样以原研药为样本进行仿照,但在化学结构上却与原研药略有不同,因此成为创新药中创新含量较低的一种存在。

由于我国医药企业技术水平有限,背后也缺乏丰厚的资金支撑,比起完全自主的“First in class”创新药,Me-too药是药企眼中更“现实”的选择,但在过去几年,国内Me-too药研发正有随大流的趋势,因此被戏称Me-too正在变成We-too。

在此背景下,CDE于7月2日发布《创新药征求意见稿》和《肿瘤药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的“临床价值”“商业化差异”等内容顿时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根据《创新药征求意见稿》,Pre-NDA会议药学专业重点讨论支持新药上市申请药学相关的关键技术问题,其中关键临床试验批次样品与未来商业化产品的差异及相关支持性研究也是药企需要阐明的内容。

而《肿瘤药征求意见稿》则指出抗肿瘤药物研发,从确定研发方向,到开展临床试验,都应贯彻以临床需求为核心的理念,开展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研发。此外,该文件中的其他内容也表明药品进行上市申请要与最新的、最佳的治疗方案方案进行对比研究,而不是以往旧传统治疗方案进行研究。

尽管这些政策被认为有助于差异化药物的研发,减少资源浪费,但对于现有市场的企业而言,是否会造成重力一击?一时间,市场出现了各种声音。

CRO板块下跌明显 公司回应:市场情绪导致

与业内主流预期相符,受CDE政策影响,医药股票在新的一周开始下跌,其中恒瑞医药(600276,SH)在7月5日大幅下跌5.92%,复星医药(600196,SH)在7月6日下降9.64%。7月6日开盘,医药股延续了前一日的下行态势,其中CRO板块下跌最为明显,多只市值超过千亿元的股票大幅下挫,昭衍新药、康龙化成、美迪西(688202,SH)、九洲药业(603456,SH)等公司跌幅靠前。

不过,与市场强烈反应形成对比的是,几家CRO公司的回应都比较“淡定”。

在深圳互动易投资者平台上,康龙化成对投资者关于CDE政策影响的问题进行回应,称公司业务仍以海外客户为主,而绝大部分的客户项目的目标均是研发出在全球范围内有临床价值的新药,因此《肿瘤药征求意见稿》符合公司对未来行业整体趋势的判断。

对于CDE文件对经营的影响,昭衍新药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主要做的药不是Me too药物,所以影响应该不大。“可能市场上有投资者认为我们受影响比较大,但实际上就业务来说,我们跟这个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Me-too药物在五六年前的市场上非常多,但近几年基本上是me-better,甚至已经有完全的创新药了。也就是说,在CDE文件面市之前,业界在操作层面就已经按照这个要求来执行了,只不过这次CDE用文件的形式做了进一步明确。“很多企业都已经意识到应该往me-better或者完全自主的创新药的路径上走了。”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企业的反馈,记者还先后拨打了美迪西、九洲药业的公开电话,各工作人员均表示市场上医药医疗板块集体走弱,可能更多还是情绪原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除了CRO股价变动牵动九洲医药这类创新药企股价下跌之外,通策医疗(600763,SH)、爱尔眼科(300015,SZ)等医药公司的股价也惨遭跳水。对此,有分析师告诉记者这是市场在挤泡沫,“CRO在创新药行业中占有重要地位,本身的估值也最高嘛,一旦这个版块遭遇杀价,肯定会带动其他板块和其他的细分领域。”

业内看法:CXO有望受益,Me-too不能全部打死

与市场反应不同,投资机构和业内人士从这两份文件看到了CXO行业发展的新机会。

根据东吴证券,此次CDE公开征求抗肿瘤创新药研发指导原则,是对创新药及CXO头部标的的利好。具体而言,头部CXO公司凭借技术平台与申报经验优势,有望在此条件下增加订单数量,而拥有丰富临床试验设计经验及充足临床资源的头部CRO企业有望率先受益。

森瑞投资研究总监何山则从文件背后的政策导向出发,认为本次《指导原则》与往期政策导向一致,是对避免me-too创新浪费临床资源与审批资源、减少同质竞争做出更细节的、更可执行的说明。不过,何山提醒道,虽然这份文件指引行业长期发展方向,但仅代表CDE自身观点,即不一定代表医保局、药监局或更高层观点,所以对当下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可能并无实质影响。

何山表示,创新是一个长期过程,由于中国与发达国家在新药产业上存在客观差距,并不是所有公司在短期内都具备FIC新药研发能力,而me-too药在过去几年显著降低了中国患者的负担,也增加了药物可及性,因此不能全部打死。

此外,何山还指出文件中存在一些需要后续补充说明的地方。例如,根据《肿瘤药征求意见稿》,在干预性的临床试验中应尽量为受试者提供临床实践中最佳治疗方式/药物,但如何定义“最佳治疗方式/药物”呢?最佳疗法能否可理解为临床指南的标准疗法?如果指南有数个一级推荐,是否每个都需做对照?如果一级推荐并非临床常用,是否仍需对照?

“如果按严苛的标准理解即使在美国也少有新药达到标准,而宽泛的标准下中国多数临床也能达成。”按照何山所言,从创新药研发的长期过程来看,这两份文件的行业指引成效如何,不仅需要研究文件内容,还需要关注其可操作性和后期的执行。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Me-too 创新药 We-too 昭衍新药 康龙化成 美迪西 恒瑞医药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