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河钢股份中小股东要“斩断”与集团财务公司交易,“关联存贷”支持了谁?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29 14:30:53

◎在2014年至2020年间的7个完整财年,河钢股份一直是财务公司的重要大客户,存款金额均超过当年贷款的金额,存款所获利息累计约为4.99亿元,远低于贷款利息支出7.56亿元。

每经记者 彭斐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因中小股东的反对,河钢股份(000709,SZ)看似平淡的股东大会,却发生了意外,还招来了交易所的关注。

6月25日晚,河钢股份发布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就在3天前,因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一项决议被否决,深交所向河钢股份下发关注函。这份被否决的议案,直指上市公司与河钢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之间的金融业务。

在这家持股49%但并未并表的关联公司,河钢股份自2013年6月起开立账户,为提高公司资金使用效率和效益,降低资金成本费用,办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存款、贷款、票据贴现等金融业务。

中小股东并不是第一次反对这种关联存贷,其中的缘由也不难理解。对于与财务公司的金融业务,河钢股份虽称能够“为公司发展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支持”。然而,财务公司似乎才是收获更多“支持”的一方。河钢股份长期难以接通的投资者关系电话,也折射了其与中小股东的沟通及对中小股东的态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2014年至2020年间的7个完整财年,河钢股份一直是财务公司的重要大客户,存款金额均超过当年贷款的金额,存款所获利息累计约为4.99亿元,远低于贷款利息支出7.56亿元。虽然上市公司从财务公司也获得了投资收益,但更多的收入则流入了河钢集团。

 

中小股东否决议案,河钢股份陷尴尬

在关联股东回避后,中小股东联手投出的反对票,让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2021年金融业务预计的议案,在股东大会上暂时搁浅。

5月25日下午两点半,河钢股份在公司会议室召开了2020年度股东大会,此次股东大会共审议了12项议案,其中11项获得通过,未获得通过的议案为第7项议案。

这项被否决的议案涉及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2021年金融业务。

河钢股份在4月23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21年在财务公司每日最高存款限额不超过120亿元,预计2021年财务公司向公司提供不低于1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预计2021年财务公司向公司提供不低于100亿元贷款额度。

在4月21日召开的四届十七次董事会上,该项议案获得全票通过。但在一个月后,这项议案就被中小股东投票否决。

河钢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在5月25日下午召开的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关于与河钢集团财务公司2021年金融业务预计的议案》因为是关联交易,关联股东回避表决,由中小股东进行博弈,最终1.3亿股反对,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67.1102%。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对于被否决原因,河钢股份并未在公告中提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6月29日致电河钢股份方面,但电话未能接通。

在一位不具名上市公司高管看来,虽然持股比例不大,但在关联股东回避的情况下,中小股东的态度就异常重要,涉及关联交易的议案被否,可能与上市公司未做好中小股东日常沟通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对上市公司来说,投资者与其取得联系,证券部门公开电话显然是最重要的途径之一。但自今年3月份以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多次拨打河钢股份证券部门公开电话,但未有一次接通。

在中小股东投出反对票近一个月后,深交所于6月22日就议案被否决一事,向河钢股份下发关注函。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公司管理部要求河钢股份就“在财务公司的存款余额、贷款余额、应收应付利息等情况,该议案被否决是否导致你公司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要求;相关事项对公司的具体影响,以及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等情况进行说明。

按照交易所的要求,河钢股份需就上述问题做出书面说明,在6月25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并对外披露。但在6月25日晚,河钢股份公告称申请了延期批复。 

7年间存贷规模攀升至百亿

虽然相关议案被否,但2021年已经过半了,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相关业务,却已经在进行中。

河钢股份4月份公告显示,2021年1月1日至3月31日,公司与财务公司已发生存、贷等金融业务产生的利息收入为0.24亿元,利息支出为0.44亿元。

在一位资本市场人士看来,这也不是公司第一年开始做这些关联存贷,突然被否是河钢股份没有想到的。

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的业务往来,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彼时,河钢股份的证券简称还是河北钢铁。

2013年4月,河北钢铁与河北钢铁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签订了《金融服务协议》,并自2013年6月起在财务公司开立账户,办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存款、贷款、票据贴现等金融业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财务公司是由河钢股份与其间接控股股东河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钢集团”)在2012年8月份共同投资组建,其中河钢集团出资30.91亿元,占比51%;河钢股份出资29.69亿元,占比49%。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从二者的持股比例来看,财务公司系河钢集团的子公司,因此河钢股份在财务公司办理金融业务构成关联交易。自2013年开户以来,这种关联交易已经持续了7个完整财年。

一位财务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财务公司作为集团内部银行,应着力于为集团做好资金管理及服务,并本着“降低财务成本、优化资源配置”的目标。

有意思的是,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的存贷款业务,在利息上却是净流出。

4月23日,河钢股份发布的《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存款贷款等金融业务的专项说明》显示,2020年度,公司向财务公司借款的期末余额为32.8亿元,存放于财务公司存款期末余额为78.4亿元,其中,借款的利息支出为1.28亿元,存款的利息收入1.22亿元。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天发布的《河钢股份关于与财务公司2021年金融业务预计的公告》中,在借款利息上,却出现了异样。

该公告显示,2020年度,河钢股份向财务公司借款32.8亿元,在财务公司每日最高存款限额不超过120亿元,办理存、贷等金融业务产生的利息收入为1.22亿元,利息支出1.32亿元。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对于两份公告中所披露的利息支出具体数据出入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询问河钢股份方面,但其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关联存贷”支持了谁?

“公司在财务公司办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存款、贷款、票据贴现等金融业务,有利于提高公司资金的使用效率和效益,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为公司发展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支持。”对于交易的目的和对公司的影响,河钢股份曾不止一次提到。

然而,仅从存贷款金额、利息的支付上,身为间接控股股东的河钢集团,其所获得的资金支持力度,则明显要高于河钢股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双方合作的2014年至2020年的7个完整财年,河钢股份在财务公司的存款金额均超过当年贷款的金额,并在财务公司的存款所获利息约为4.99亿元,同期,河钢股份因贷款所支付的利息累计为7.56亿元。

在这7年当中,双方的利息收支,在2019年最高,当年,河钢股份在财务公司办理存、贷等金融业务产生的利息收入为1.68亿元,利息支出1.36亿元。事实上,这也是2014年至2020年,河钢股份从财务公司收取的利息唯一一次高于利息支出的年份。

不过,同样在2014年至2020年间,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的存、贷款金额,却是在逐年攀升,其中,存放于财务公司的存款由2014年的7.52亿元,增至2020年度的78.43亿元;来自财务公司的贷款也从2014年的6亿元,涨至2020年的32.8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财务公司的存贷款、利润构成中,河钢股份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财务公司总资产395.53亿元,存放同业款项61.14亿元,存放中央银行款项18.12亿元,吸收存款308.03亿元。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3.77亿元,利润总额4.28亿元,净利润3.21亿元。

与此同时,与财务公司之间的金融业务,也被河钢股份归为重要投资的一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财务公司持股49%的股东,河钢股份能从财务公司获得1亿多投资收益。按照股权比例计算,河钢集团也能获得超过1亿的利润。

但在2020年度,河钢股份在与财务公司的款项往来中,利息为净流出状态。

虽然有进有出,但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否决上市公司与财务公司关联交易议案之前,河钢股份的中小股东早就有反对的声音。

在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针对《关于与河钢集团财务公司2020年金融业务预计的议案》,在关联股东回避后,中小股东虽然有0.71亿股同意(占比55.19%),但反对票数也达到0.57亿股(占比44.03%)。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议案被中小股东否决,但2021年即将过半,河钢股份与财务公司的相关业务,实际已在进行中。公司应该继续走程序再次审议相关事项,不过截至6月28日,河钢股份并未发布新的公告。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河钢股份 集团财务公司 关联存贷 关注函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