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碳中和”目标下,光伏电站成香饽饽,谁纷至沓来?谁卖出离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28 09:57:10

每经记者 朱成祥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一路向东,再折向南,驶过十几公里人迹罕至的地带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湛蓝色。 

这是位于江苏响水三圩盐场的光伏电站,淡蓝的天空下,光伏面板一片接着一片,如荷叶般在水面上排列着,场面十分壮观。

785971897531255808.png

位于江苏响水三圩盐场的光伏电站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这里没有住户,都是盐滩。只有空气好,种庄稼什么的都不行。”同行的本地司机说道。但恰恰是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低碳环保的光伏发电产业扎下了根。

助力“碳中和”,这是东部沿海的探索。记者从上海出发至江苏,一路上观察到的光伏电站包括国能响水灌东盐场16兆瓦地面光伏电站项目、江苏旭强100兆瓦渔光互补电站、响水永能20兆瓦光伏电站、响水恒能100兆瓦光伏电站等。 

“全球对于新能源资产的定位开始发生变化,随着技术进步、储能配套,新能源替代火电,(新能源)成为未来一百年主要能源供应方式。这一点,已是业界的共识。”SOLARZOOM光储亿家副总裁马弋崴表示。而随着硅料、支架等原材料涨价,自建电站的成本高于存量电站。一时间,存量光伏电站成了香馍馍,火电、水电乃至核电企业,都在大规模收购光伏电站。

在此背景下,光伏发电产业发展将驶向何方?

4488043551396168704.png

“不毛之地”上的光伏电站 

4488043551396168704.png

被视为“香馍馍”的存量光伏电站,是谁在转手?又是为何出售?

5月26日,江苏响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江苏旭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旭强),该公司原隶属于上市公司晶科科技(601778,SH)旗下,也是响水最大的光伏电站之一。

5月22日,晶科科技发布公告,拟以2.78亿元的价格出售江苏旭强。启信宝信息显示,江苏旭强目前股东为湖北能源集团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新能源)。

江苏旭强光伏电站所在的位置颇为偏僻,距离县城超50公里,距离最近的陈家港镇,也约有18公里。从陈家港镇出发向东,不一会儿就进入一大片鲜有人烟的盐碱地区域,继续向前行驶,公路的尽头,已是崎岖的土路。

1085867662810824704.png

江苏旭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进入江苏旭强,便能看到一栋稍显破败的平顶小楼,以及一大片蓝色的光伏面板。公开资料显示,江苏旭强100兆瓦光伏电站占地面积达200万平方米,大约3000亩,相当于280个标准足球场。

该渔光互补项目在水产养殖水面上方布置光伏组件。下层水产养殖,上层光伏发电,立体布置,一地两用。这能极大地提高单位面积土地的经济价值,在开发循环渔业的同时为响水提供绿色电力,实现经济效益、生态效益以及社会效益的可持续发展。

在三圩盐场周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只见到了三个人,一位是风电维修人员,一位在鱼塘养虾,还有一位从事农配网(农村配电网)工作。 

农配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没得人,这里哪有人哟。都是承包鱼塘(搞养殖)的,平时会有一些管理人员。”对于是否见过光伏电站工作人员,其表示并不清楚。

“我们有维护人员,只是那个地方比较偏僻,导航都不一定导得到。”记者致电江苏旭强时,公司工作人员表示。

资料显示,江苏旭强是响水10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的运营平台公司,电站的建设备案总容量100兆瓦,实际装机容量为100.78兆瓦,于2014年9月建成并网投入商业化运营。

7033096103012110336.png

江苏旭强渔光互补项目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2020年,该电站发电量为11784.29万度。上网电价方面,江苏旭强运营的响水光伏电站享受1.00元/度标杆上网电价。其中,基础电费(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为0.3910元/度,国家补贴0.6090元/度。发电量方面,该电站已满发并网,未来发电量的增长空间相对较小。

财务数据显示,江苏旭强2020年营收1.03亿元,净利润1085.34万元。截至2020年底,江苏旭强总资产7.71亿元,净资产2.23亿元。照此计算,江苏旭强2020年净利润率为10.53%,净资产收益率为4.86%。               

与江苏旭强同时被晶科科技出售给湖北新能源的,还有左云县晶科电力有限公司,后者为大同5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的运营平台公司,该电站位于山西省大同市,电站的建设备案总容量为50兆瓦,实际装机容量为50.08兆瓦,于2016年6月建成并网投入商业化运营,2020年发电量为7278.43万度。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5816.87万元,净利润1907.78万元,最终交易作价为1.9亿元。 

对于选择卖出光伏电站,晶科科技表示,将有利于降低存量补贴电站的不确定风险,可为公司开发建设新的平价光伏电站储备资金,有利于公司逐步提高自持电站中平价光伏电站的占比,符合公司持续优化自持电站结构和收益质量的战略安排。

换言之,就是用平价电站来置换国补电站。

4488043551396168704.png

光伏巨头都在“卖卖卖”?

4488043551396168704.png

离开江苏旭强,记者赶往响水永能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响水永能)。响水永能的位置也较为偏僻,从江苏旭强至响水永能需要行驶超过30公里。记者注意到,其与响水恒能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响水恒能)办公地点一致,启信宝显示,两公司的唯一股东均为国投电力(600886,SH)。

响水永能、响水恒能项目均由光伏巨头天合光能开发,这两个项目曾被统称为天合光能响水120兆瓦渔光互补项目,其中,响水永能20兆瓦,响水恒能100兆瓦。项目合计占地面积3853亩,于2015年建成并网发电。彼时,该项目为华东地区单体容量最大的光伏发电项目。

7978224057606657024.png

响水永能及响水恒能办公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不过,并网发电约三年后,天合光能就将项目打包出售了。2018年5月,两家公司被天合光能出售给北控清洁能源集团(01250,HK)旗下的天津富欢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两年后,两家公司再度被转手,被出售给国投电力。

据国投电力、北控清洁能源集团方面公告,彼时响水恒能出售价格为4.38亿元,响水永能出售价格为1.00亿元。

同在响水,同是100兆瓦光伏电站,江苏旭强作价2.78亿元,而响水恒能一年前的售价为4.38亿元,为何交易价格差异甚大?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光伏行业投资者身份分别致电响水恒能、晶科科技。不过,响水恒能未予回应,晶科科技工作人员则表示:“不能单纯地看电站的规模,电站地理位置不同,发电量不同。同时也需要考虑电站交易后,是否存在技改等后续事项。当然,发电量还是主要的,交易双方的专家会对项目进行综合评估。

值得一提的是,在碳中和目标提出后,国内光伏电站价格也水涨船高。对此,晶科科技工作人员也表示,其认为今年光伏电站买卖市场情况比去年要好。

除了天合光能、晶科科技,协鑫新能源(00451,HK)、阿特斯、东方日升(300118,SZ)等光伏行业巨头也在“卖卖卖”。特别是协鑫新能源持续推进轻资产模式转型,出售力度尤为突出。据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统计,截至2021年4月,协鑫已进行17次光伏电站出售交易,累计规模不低于3.7GW,资金回笼超过100亿元。

6月25日晚,协鑫新能源公告称,苏州协鑫新能源及云南协鑫新能源与贵州西能电力建设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出售7座已运营光伏电站,买家则为国家电投集团贵州金元股份有限公司全资附属公司。同时,交易双方也计划在不久的将来能达成及落实签署更多出售或联合开发光伏电站事宜的协议。

而天合光能2020年也曾大手笔出售光伏电站业务。2020年7月1日,天合光能宣布向TPG旗下的睿思基金出售近1GW的光伏项目,交易总金额约7亿美元。 

天合光能曾在公告中指出:“公司在国内的电站业务采取滚动开发、滚动销售的模式,主要客户群体为电站投资者及大型能源类企业。”而这种滚动开发的模式,似乎已经成为国内光伏产业链企业的主流,即利用自身产业链优势建设光伏电站,再通过出售回收现金流。

而获得现金流的同时,也能获得隐性的路条费收益。一位不愿具名的光伏行业人士表示,很多光伏一体化企业,通过在某一地方获取一些资源建设光伏电站,这些电站本身是隐含路条费收益的。

所谓的路条,是指有关行政部门同意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批文。而随着碳达峰、碳中和顶层设计的确定,各地光伏项目再度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路条费也水涨船高。而出售光伏电站,一方面回收现金流,另一方面也获得了相应路条费收益。

4488043551396168704.png

“进”与“出”的关键:融资成本

4488043551396168704.png

对于部分光伏企业卖出光伏电站,智汇光伏主笔人王淑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民营企业普遍现金流压力比较大,加上融资成本比较高,所以需要出售电站来回收现金流。

“目前上网的光伏项目约为253吉瓦(GW),其中地面电站平价上网项目约5至6吉瓦,分布式电站平价上网项目要多一些。总体而言,除了少数平价上网项目,大部分都需要补贴。”王淑娟补充。

王淑娟也从利率成本角度分析了光伏运营企业的资金压力。“比如说同样10亿元贷款,央企的资金成本只有约4%,不到5%,那么资金成本便是四五千万元;民营企业的资金成本可能是6%、7%,那么企业一年资金成本就高达六七千万元。因此很多民营企业为了换现金流,从而将光伏电站出售。”

马弋崴则认为,“民营企业并不适合持有光伏电站,而央企在融资成本上具有天然的优势。因此,民营企业的市场份额被央企替代是很自然的现象。这是因为,对于光伏电站运营商而言,资金成本是核心成本。在资产规模、负债率同等的基础上,央企天然要比民企融资成本低两个百分点。”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光伏电站项目的年化回报率为7%,民营企业的资金成本是6%,央企的资金成本为4%,民营企业仍然有1%的收益。若项目年化回报率降至5.5%,那么民营企业便会陷入亏损,央企由于融资成本低,仍有1.5%的超额收益。”马弋崴分析称。 

除了资金成本,光伏电站还存在“限电”的风险。“限电”并不是完全不让接入电网,而是电网对光伏电站提供一个保障性的购买数量,在保障之外的发电量进行市场化交易。当然,市场交易的价格自然比较低。

马弋崴表示:“对于限电的风险,很多光伏电站在运营上是没有充分考虑的。2015年以来,光伏电站出现了大规模限电的情况,虽然2017年、2018年光伏电站建设踩下刹车,西部地区新增装机量得到显著控制,限电情况才有所改善,而东部地区已有限电的苗头。若在不配储能(锂电储能、氢能储能)的情况下,大规模建设光伏电站,必然会再度出现全国限电的现象。

4488043551396168704.png

央企、国企“买买买”

4488043551396168704.png

与部分企业因为资金压力开启“卖卖卖”模式不同,火电、水电、核电以及其他领域的能源企业正在不断“大肆收购”光伏电站。 

购入响水恒能、响水永能的是水电装机容量全国排名第三的国投电力,而购入江苏旭强的是湖北能源(000883,SZ)全资子公司湖北新能源,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为湖北能源控股股东。而在响水买买买的,大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水电企业。

地方能源企业也在行动。2月8日,北京能源国际宣布拟3.0058亿元收购内蒙古115兆瓦光伏电站。3月16日,上海电力公告称,拟以2491万元收购17兆瓦光伏电站。5月7日,保利协鑫及协鑫新能源联合发布公告,协鑫新能源与国家电投集团重庆电力有限公司订立购股协议,作价2.52亿元出售其间接附属公司河南协鑫新能源1座光伏电站,总并网容量约86兆瓦。

对于央企、国企能源企业“买买买”的行为,马弋崴认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后,央企、国企发展光伏新能源的方式有两种,一是新建电站;二是购入存量电站。由于硅料、组件、支架等原材料的价格上升,新建电站的成本在持续上升。

5475077466836870144.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马弋崴介绍了相关材料的涨价情况,硅料价格已从去年疫情时期55元/kg,涨到目前200元/kg。硅料价格的上涨,又带来组件价格的上涨。去年组件价格不到1.4元/瓦,现在快到1.8元/瓦了。另外,铜、钢铁等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也会影响新建光伏电站的成本。因为铜会影响电缆、变压器的价格,而钢铁将影响到支架的价格。

马弋崴总结道,2021年以来,铜价已经上涨了超过35%,钢铁价格也大幅上涨。因此会发现,今年整个光伏系统的造价,组件上要高0.4元/瓦,BOS至少要高0.3元/瓦,仅这两方面就高了0.7元/瓦。

新建光伏电站的成本大幅上涨之下,新电站还能做到平价上网吗?

对此,马弋崴表示:“基本不能做到平价了,今年我们有一个暂时性概念,大约半年至一年的时间,光伏电站平价上网被阶段性证伪。假设系统造价从3.5元涨到4.1元,年化回报率就会从7%降至5.4%。而5.4%甚至是各大央企都无法接受的回报率。不过,这也是暂时性做不到平价上网,预计2022年年底、2023年还是可以重新达到平价上网。

对于平价上网,王淑娟也分析称:“2019年、2020年也有很多平价上网项目,虽然今年(原材料)价格高,少部分地区也是可以做到平价上网的。举个例子,假设系统造价为3元/瓦,全国100%的地区可以做到平价上网;造价上涨至3.5元/瓦,可能全国只有50%的地区可以平价上网;造价再上涨至4元/瓦,可能全国只有20%的地区可以平价上网了。”

一方面,随着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新建电站平价上网较为困难;另一方面,央企、国企内部也有相关指标配置光伏新能源。因此,对于央企、国企来说,可能收购存量电站性价比较新建电站会更高。

4488043551396168704.png

碳交易未来可期?

4488043551396168704.png

对于买方来说,收购光伏电站另一大潜在收益在于碳交易。

一位行业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1兆瓦光伏电站每年可以减少1196.4吨二氧化碳排放。而根据中国碳排放交易网数据,北京市场5月31日的交易价格为87.50元/吨,1兆瓦电站减排收益将达到10.46万元;上海市场3月23日交易价格为41.50元/吨,1兆瓦电站减排收益将达到4.97万元。

按上海市场价格计算,上述江苏旭强响水100兆瓦光伏电站一年减排收益为497万元;响水恒能、响水永能合计减排收益将达到596万元。

4369804769075339264.png

图片来源:中国碳排放交易网截图 

近日,全国碳市场交易相关工作也正持续推进。2021年5月7日至13日,全国碳市场注册登记结算系统和交易系统的联调测试完成;5月22日,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透露,全国碳市场的交易系统基本建设完成;5月26日,生态环境部表示,已组织有关单位完成上线交易模拟测试和真实资金测试,正在推进企业尽快熟悉碳交易流程,近期也赴湖北和上海进行了调研;6月7日,上海联交所发布消息,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系统技术验收会(6月1日召开)一致同意交易系统通过验收。

马弋葳表示:“这个市场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都不会特别活跃。从大方向来看,它是非常好的工具,但是其规则、制度还在建设与完善之中,并且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也需要考虑到经济的承受程度。”

王淑娟也持同样的看法:“目前参与碳市场的主要是火电企业,而新能源企业,特别是光伏企业参与碳市场的机会,目前是没有看到的。以CCER(核证自愿减排量,自愿减排项目减排量经备案后,在国家登记簿登记并在经备案的交易机构内交易)为例,2017年下半年已经没有批准新的CCER项目。伏企业要参与碳市场,首先要把门打开,注册成CCER项目,才知道如何参与。远期看还是存在参与的机会,需要各方面政策的具体落实与完善。

4488043551396168704.png

热潮之下,也需警惕风险

4488043551396168704.png

碳中和大时代,激发了很多企业和投资者的投资热情,但也需要警惕热潮之下的风险。3月27日,动力源(600405,SH)披露,公司拟以0元价格收入嘉兴金乙兴光伏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5779102696191488000.png

嘉兴金乙兴的企业地址大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2017年8月,动力源与嘉兴金乙兴签订EPC总承包合同,作为总承包方承接了嘉兴金乙兴在浙江嘉兴建造中节能产业园二期西区2200KW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根据动力源的公告,由于该项目单笔合同金额较大,公司与嘉兴金乙兴的股东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约定将嘉兴金乙兴100%的股权质押给公司,如出现总承包合同不能够按照合同约定付款的情况时,嘉兴金乙兴股东应转让股权以偿还总承包合同债务。现因嘉兴金乙兴违约且其资金紧张,为保证公司在该项目的债权不受损失,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控制资金回收风险,公司积极与嘉兴金乙兴公司及股东进行了协商,由于嘉兴金乙兴唯一股东刘洋尚未实缴出资,且嘉兴金乙兴为项目公司,唯一资产为上市公司承建的光伏电站,故刘洋自愿将其持有的嘉兴金乙兴100%股权以0元价格转让给动力源。

嘉兴金乙兴2020年营业收入97.93万元,净利润-290.14万元。截至2021年2月28日,嘉兴金乙兴资产总额1124.61万元,负债总额1619.16万元,净资产-449.15万元。当年累计营收3.61万元,净利润-63.09万元。

5月28日,记者来到位嘉兴金乙兴的企业地址嘉兴市秀洲区高照街道康河路1288号嘉兴光伏科创园1号楼1509-4室,不过该楼层已空空如也。大厦安保人员称,之前15楼人还挺多,今年3月份之后全部搬走了。

2718950638661433344.png

嘉兴金乙兴的企业地址楼层已空空如也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据马葳所称,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国内大部分地区平价上网事实上已经被证伪。而由于很多2020年年底的平价上网项目是2021年开始建设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也已经导致其回报率大幅下降。

近期,就有民众向国家能源局提问称,随着材料一直上涨,太阳能组件一直涨,国家应如何协助中小安装商共同推进光伏能源问题?

国家能源局回复表示:“我们高度重视新能源产业链价格上涨对光伏行业的影响,目前正会同有关方面研究2021年的光伏发电行业管理和价格等相关政策,下一步将推动政策出台,给行业发展创造相对明确的政策边界,促进行业平稳有序发展。关于光伏组件涨价、芯片供应短缺等问题,建议进一步咨询产业链主管部门。”

6月1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2021年新能源上网电价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提到,2021年起,对新备案集中式光伏电站、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项目和新核准陆上风电项目,中央财政不再补贴,实行平价上网。

1197003046624932864.png

记者手记丨光伏发电 未来可期

双碳目标之下,未来我们将使用什么样的能源?

可以确定的是,光伏一定会在未来的能源结构中占据重要角色。无论是渔光互补光伏电站,还是工商业、户用光伏电站,均促进了土地集约化应用。另外,光伏发电还属于绿色清洁能源。

不过,光伏发电发展之路上,存在不少挑战。比如民营企业融资成本较高、硅料等原材料涨价等。

而光伏电站的买卖交易,则成了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手段。晶科科技、协鑫新能源、天合光能等光伏产业链一体化企业,利用自身的专业性建设光伏电站,顺利运行后再转手卖出,回收现金。央企、国企以及其他能源行业企业则利用融资成本低等优势接手光伏电站,既能取得具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也能在未来碳交易市场成熟后,获得减排收益。

相信在相关政策支持之下,光伏发电行业将迎来大发展的好时代。

记者:朱成祥

编辑:魏官红

排版:魏官红 牟璇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