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用车

每经网首页 > 商用车 > 正文

送货两小时,排队好几天……煤炭货运积压问题突出,1110万辆货车触网升级迫在眉睫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02 16:45:59

◎距离实现碳中和目标不过40年,提高能效、减少能源消费强度以及运输能耗、运力浪费,是煤炭行业必须加快发展的领域之一。

◎通过建设一套互联互通的预约排队系统,未来货车与矿场和采购方可以实现与快递物流业类似的“约派分离”体系。

每经记者 李硕    每经编辑 裴健如

左手紧握方向盘,左脚踩着离合,右手放在挡把上,随时准备挂入前进挡……刘飞(匿名)的双眼紧盯前方车辆的尾箱,一旦前车有轻微的挪动,他就会以最快速度挂挡、前进,直到与前车的距离近到以厘米计算才停下。

“没办法,你一愣神,别人就挤到你前面去了。”刘飞的职业并非赛车手,所处的位置也不是赛道,他是一名煤炭运输业的货车驾驶员,他开车的地方则是陕西榆林地区一处煤矿门前的停车场。

回忆起曾经“车跟车打仗、人跟人打架”的停车场,入行十多年的刘飞十分无奈。事实上,像他一样实际运输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却要花费几小时甚至几天等待上货或卸货的情况在各大矿场和集运站非常普遍,煤炭公路运输中的货车积压问题也是困扰该行业的长期顽疾。

煤矿停车场内货车正在有序进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硕 摄

目前,我国煤炭运输方式主要有铁路、公路、水运三种。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煤炭产量为38.5亿吨,其中铁路运输量24.6亿吨,占比为63.90%。由于煤炭主产地与消费地呈逆向分布,我国长期形成了“北煤南运、西煤东运”的运输格局,大量煤炭需经过长距离运输或多次转运。在此过程中,物流相关成本至少占到煤炭销售成本的1/3,在部分企业甚至高达50%。

尽管铁路运输占比近三分之二,但在干线、短途和矿场或港口上下站间,仍普遍采用短倒(一般指运输距离在100公里以下)公路运输。根据交通部统计,在公路货运量的主要货类构成中,煤炭及制品排名第二,占比12.6%。截至2020年末,我国拥有载货汽车1110.28万辆、15784.17万吨位,2020年完成营业性货运量342.64亿吨,比上年下降0.3%,完成货物周转量60171.85亿吨公里,同比增长0.9%。即使以10%比例计算,煤炭集中到货、重车积压、装卸效率偏低等导致的运输低效和污染问题也不容小视。

“总的来说,当前煤炭运输业是管理难、协同难、数据难。在数字经济时代,物流如不转型,企业必将落后于人。”中国煤炭市场网智慧物流部总监张鑫认为,行业的运力管理和业务流程风险防控仍是国内煤炭运输业的短板,同一业务不同公司或同一公司不同角色之间难协同、收发货信息难同步、供应链全程无法可视化等问题依然存在。

资源浪费惊人的煤炭运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煤炭装、卸货地效率较低并非近期出现的新问题。据悉,煤矿生产作业时间相对固定,煤炭行情走高时,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状态,矿场即产即销,几乎没有存货,货车入场拉煤需要长时间的排队等候,但因没有统一的指挥调度系统,不少煤矿的货车排队处于无序状态,排队时间在几小时甚至几天不等。

“这就像是一个很火爆的餐厅,客满了需要等位,但是又没人给你发号,谁先进来谁就吃,那场面肯定很混乱。”货车驾驶员王平(匿名)这样比喻煤炭热销时,货运车辆排队进矿的情景。

而到了卸货地,这样的场景很可能又要重复上演。“就因为排队不讲秩序,几乎每天都要发生车辆剐蹭、人和人之间吵架甚至打架的事情。”刘飞回忆称,以前停车场内车辆的排队状态是以出口为圆心的一面扇形,占据了停车场的全部空间,所有车辆从各个方向往出口挤,前车哪怕只挪动了一点,后车都要立刻跟上,不然就会被旁边的货车卡位。

“天冷时还好些,要是赶上夏天,车上真是待不住,但为了早点进场只能忍着,有时候困得不行,但又不敢睡,怕被插队。”入行两年多的货车驾驶员高正(匿名)对记者说。

图片来源:摄图网

针对这一问题,一位煤炭行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问题之所以长期无法有效解决,核心还在于产需双方的管理意愿不强。对矿场而言,货车来自煤炭采购方,不属于其员工,矿上没有相应管理权限和管理意愿。对于煤炭采购方,与货车的合作多为临时雇佣,管理较为松散,采购方更关心运输成本(即运费和煤炭交易价格),至于货车的排队时长问题则不在其考虑范畴内。”

“如果用大家熟悉的快递行业打比喻,货车相当于快递员,矿场是发货者,煤炭采购方则是承担运费的收货者,大家对于快递员的关注集中于货物安全和运费开支,至于送货时间以及快递员的排队取货情况,发货者不关心,收货者也没那么在意。对煤炭这种大宗商品,采购方一般都会提前储备,不急于立刻送到,而且可以提前一次性叫很多快递,以量取胜。”上述业内人士说。

但货车排队中产生的污染和资源浪费量惊人。以陕西榆林地区某年产2000万吨的煤矿为例,重载卡车日均发运近2000车次。车辆排队长度长期保持在10~20公里(500~1000车),单车平均排队时长3~4小时。排队过程中货车需要频繁熄火启动、怠速行驶,每车每排队一小时大致需要消耗柴油5升,增加碳排放13千克。以平均每车排队3小时计算,仅此一处煤矿每日车辆排队产生的碳排放为78吨,全年近3万吨,若按照欧盟56.43欧元/吨的碳排放价格来计算,一年仅消耗的柴油及碳排放经济价值就约相当于人民币8千万元。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截至目前我国已建成千万吨级煤矿52处,还有千余处合法煤矿,仅货车积压这一单问题带来的经济损失已无法估量。

“距离实现碳中和目标不过40年,煤炭行业如果不能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高碳能源为主的低碳化发展道路,在不远的将来将面临越来越沉重的压力,有可能被快速替代和摒弃。”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峰表示,“提高能效、减少能源消费强度以及运输能耗、运力浪费,是煤炭行业必须加快发展的领域之一。”

“约派分离”体系试解难题

不过眼下,刘飞等人所描述的煤炭货运混乱场景正逐渐得到改善。

“今年3月起,停车场开始有人系统管理了,建起了十几列栏杆,这样车子排队时起码不会往一处挤,更不可能剐蹭了。”高正指着身后一列列正在排队的货车告诉记者,“这几天又加了一块显示屏,还有广播提醒,叫到哪个车号,哪辆车就入场。”

改造后的矿场停车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硕 摄)

记者了解到,上述管理者来自第三方平台e集运。“我们认为,煤炭行业整体在信息化方面的进程较慢,纸质单据、人工核验抄收在业内非常普遍,这在信息化技术十分便利的当下很难想象。打造智慧物流体系,实现煤炭运输物流数字化管理,既能降本增效,也可以为各方带来更多价值。”e集运产品总监宋长欣告诉记者。

在e集运的设想中,通过建设一套互联互通的预约排队系统,未来货车与矿场和采购方可以实现与快递物流业类似的“约派分离”体系,由采购方发起煤炭购买需求,矿场提供相应产量和生产时间数据,货车驾驶员只需根据订单信息按时抵达矿场装车即可。

“这可以简单理解为医院的叫号系统,货车驾驶员预约接单后,就会收到一个大致的时间段,在这期间开来矿场就能拉到煤,因为每个人都是按预约时段来,而同一预约时段的车辆数量是根据产量计算得出的,因此就从根本上解决了货车积压的问题,驾驶员省下的时间也可以安排其他事情,不用再耗在煤场或集运站里了。”宋长欣说。

对于系统的未来成效,正在与e集运平台开展合作试点的陕西榆林魏墙煤矿常务副总经理姬玉平也充满期待:“来场区拉煤的货车只要有相应单据,我们不做禁止,但每逢煤价上行或煤矿检修调试时,大车在矿场前排长龙,确实影响了当地的交通,也给居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不便。”

姬玉平表示,排队最严重的时候因场区门前货车过多,他自己都无法正常进出。“未来如果能根据场区的生产节奏告知承运方来拉煤的大致时段,甚至根据采购需求提前调整我们的生产计划,那是最好不过的。”姬玉平说。

“目前各行各业都在聚焦数字化转型,我们认为如何将系统平台与业务真正融合,兑现数据的价值,是比系统开发更为重要的课题。通过物流业务全过程信息集成、系统模块化互联互通,重点部署交互与分析应用平台,全面实现边缘与云端相结合的智能计算与分析决策。”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生产控制与物流部执行副总监周辉认为,智慧物流的概念在整车企业特别是商用车企业中已有实践。

所谓智慧物流,即通过智能软硬件、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实现物流各环节精细化、动态化、可视化管理,提高物流系统智能化分析决策和自动化操作执行能力,从而提升物流运作效率的物流模式。

例如,基于用户运输运营全过程的场景,福田戴姆勒汽车超级车队管理系统能够为用户提供车辆管理、运单管理、司机管理等服务;且能进行自动行程识别、任务监控、异常报警、动态分享、系统自动取证、人工干预、自动行程单输出、判责结果输出等实时远程监控功能,从各个方面提升车队管理效率。

具体到煤炭领域,智慧物流可依托煤炭行业大数据平台,建立煤炭产运需各方信息畅通机制,推进煤矿生产安排、储运物流等环节的畅通衔接。

“智慧物流适用于柔性化生产或服务,或者大宗产品的精细化管理与流程协同过程一般是问题导向,确立目标和控制点,然后分工到各部分,通过迭代升级来完善。数据始终是分析与决策的基础,智慧从数据开始,构建信息平台是生产并整合数据和协同管理的基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会长戴定一表示。

多地已展开探索

事实上,类似货运信息化平台在内蒙、山西等煤矿大省也已开展探索。在张鑫看来,建设高效的煤炭智慧物流系统需兼顾发货、运输、收货及运营多方。具体而言,发货方通过统一运销业务平台或对接企业已有系统,实现车辆入场、轻磅、装车、称重、出厂等全过程监管及数据采集;在运输过程中,对不同方式集中透明监管,重点分析销量数据、流向分析等关键数据;收货方提前科学安排调运,实现完整的闭关管理;通过网络货运平台,在满足调运和监管的同时,整合社会运力形成“运力池”。

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环境所总工程师刘胜强也认为,加快推进传统货运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积极发展网络平台货物运输,促进运输企业规模化发展,发挥智慧物流,提升资源整合能力对于提升整个运输业组织效率是十分必要的。”刘胜强说。

有观点认为,随着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的出现,诸多有敏锐洞察力的企业开始寻求“智能化”新方向,推动管理模式、管理手段和管理方法创新,促进煤炭企业管理升级,有望解决早期煤炭物流服务存在的小、散、弱、差等问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韵 摄(资料图)

此前,动力煤主力期货价格突破900元/吨,持续创出新高,由2020年4月底最低价476元/吨涨至2021年4月高点926元/吨,涨幅达到94.5%。焦煤走势情况相似,价格一度高达2122元/吨,一年时间价格涨幅近106%。

飙涨的煤价也带动了运输需求,来魏墙门口排队的货车近期又多了起来。不过得益于新上线的排队系统,矿场的停车场内秩序井然,驾驶员们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聊天。“现在累了,起码可以睡个安稳觉,轮到谁谁走,手机上也有提示,终于不用在车上待着不敢下来了。”王平说。

谈起在未来实现的分时段拉货和约派分离机制,刘飞显得有些激动:“要是真能达到就太好了!我们跑大车的,一年到头除了春节基本日子都是在车里头过,为了多拉快跑很多时候饭都不敢在路上吃,因为耽误个把小时,几十辆车就排在了你前头。如果要是真能把排队的时间省下来,我肯定是专跑短途,其他时间都给老婆孩子!”话还没说完,广播里念起了刘飞的车牌号,他匆匆向记者道别,开着自己的货车,奔场里去了。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