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原创

每经网首页 > 原创 > 正文

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6天造成近百亿美元损失,全球汽车产业再遭打击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30 10:20:53

◎在这场长达6天的“世纪大堵船”中,等待通行的船舶累计超300艘,另有1000余艘货轮绕行非洲好望角。据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此次苏伊士运河“堵船”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

◎Fitch Solutions方面认为,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将给全球汽车行业带来更大压力,汽车制造商将在苏伊士运河堵塞后一周内开始减产。

每经记者 董天意    每经编辑 裴健如

一艘搁浅巨轮令全球汽车产业“如鲠在喉”。

当地时间329日,被困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重型货轮终于脱困。在这场长达6天的“世纪大堵船”中,等待通行的船舶累计超300艘,另有1000余艘货轮绕行非洲好望角。据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此次苏伊士运河“堵船”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此次“堵船”更是令复苏中的全球汽车供应链再遭重创。据悉,该航运路线是汽车整车、汽车零部件和其他货物从亚洲运往欧洲和美国东海岸的主要途径。据彭博社报道,在苏伊士运河附近等待的数百艘货轮中,至少有17艘装有汽车整车及相关零部件。

更为严重的是,汽车零部件的短缺或将再次加重车企停工风波。目前,包括大众、奥迪、宝马等多家车企均表示正在对此次事件进行评估,以确保工厂供应状况短期内不会出现恶化。

我们认为,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将给全球汽车行业带来更大压力。”Fitch Solutions方面表示,由于芯片短缺、航运成本上涨以及新冠疫情筛选措施导致的港口延误,汽车行业已经面临多重供应链风险。

汽车业再遇打击

自今年2月以来,受美国部分地区极寒天气、美国德州断电、日本瑞萨电子工厂火灾等因素影响,包括福特、通用、本田、丰田、沃尔沃、大众等多家车企均宣布了因“缺芯”而停产或减产的计划。

而此次“堵船”事件的发生或将进一步加剧欧洲地区的汽车产能问题,从而对全球汽车产业链引发“连锁反应”。欧洲的汽车制造商将被迫减少汽车产量,以确保不会耗尽零部件。”Fitch Solutions方面表示,尽管欧洲汽车制造商正在进行供应链多样化努力,但该行业仍依赖亚洲向其供应大部分所需的汽车零部件,而苏伊士运河正是两个地区之间的关键贸易路线。

图片来源:摄图网

基于此,大众、奥迪、宝马等均表示正在对此次事件进行评估,以确保工厂供应状况短期内不会出现恶化。其中,奥迪方面表示,航道封锁可能会影响整车的交付以及途中的材料供应。

“运输一般需要几个星期,因此负面影响不会立即显现。然而,如果航道封锁持续更长时间,情况可能有所改变。” 奥迪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

大众汽车则表示,迄今为止公司的生产情况尚未受到运输中断影响。“不过,如果运河的交通堵塞时间过长,这种情况肯定需要重新评估。”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则认为,货运中断的时长将决定该起事故对巴斯夫供应链的具体影响。而在巴斯夫看来,目前对此进行估计还为时过早,其正在全面监测动态。

“由于欧洲制造商采用‘Just-In-Time’(准时制)供应链策略,不储备零部件,手中的零部件只够短期使用,需要从亚洲制造商采购零部件。”穆迪分析师Daniel Harlid认为,该策略依赖于精确、不受干扰的交货时间表,但从当前状况来看,即使“堵船”情况迅速得到解决,接下来的港口拥堵以及供应链的进一步延误也将不可避免。

Fitch Solutions方面则表示,如果该地区的汽车制造商无法获得亟需的芯片,他们将被迫暂停运营。我们注意到,芯片的影响将比更广泛的供应链中断更直接,因为汽车制造商已经严重缺乏芯片。因此,我们相信,汽车制造商将在苏伊士运河堵塞后一周内开始减产。

供应链路线亟待多元化

事实上,苏伊士运河的堵塞让本就紧张的集运市场雪上加霜。有分析认为,即使运河重新通航,欧洲港口也将因堆积如山的货物而暂时瘫痪,全球供应链仍将承受巨大压力。

根据油轮跟踪公司Kpler数据,2020年全球原油海运贸易总量为3920万桶/天,其中174万桶/天通过苏伊士运河。此外,每天有154万桶汽油和柴油等成品油通过这条运河,约占全球海运产品贸易的9%。而在该航道堵塞后,324日国际油价大涨近6%WTI原油期货价格重上60美元/桶,涨幅创四个多月最大涨幅。截至记者发稿,WTI原油期货日内转长,现报61.88美元/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除了装载大量消费品的集装箱被‘卡’在了苏伊士运河外,还有不少空集装箱也被堵在了那里。”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表示,在全球供应链亟待恢复的情况下,集装箱在欧美港口大量搁置,或将加重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同时给海运运力带来极大挑战。

经过此次“堵船”事件,已有国家开始推广替代路线方案。北极理事会的俄罗斯特使科乔诺夫日前表示,此次事件充分说明各国需要考虑除苏伊士运河以外的航道,北极航道就是明显的新选项。伊朗驻俄罗斯大使卡齐姆·贾拉利也提议,开通一条途经伊朗的新航线,拟议中的航线“与苏伊士运河相比节省了30%的成本”。

此外,行驶在“一带一路”路线上的中欧班列也成为替代方案的有力竞争者。有报道称,国内一些国际物流服务平台近日以来收到大量中欧班列运输的咨询。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中欧班列确实能缓解一部分压力,让中国的进出口商的选择更多一些,此时中国更应发挥中欧班列的作用,克服苏伊士运河塞船的拖累和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中欧班列开行12406列,同比增长50%,首次突破万列大关。今年前两个月,长三角中欧班列开行越发火爆,累计开行523列、发运5万多标箱,同比分别增长127%125%

“停航事件很好地提醒了我们,为什么北极和陆上的‘一带一路’等替代路线如此重要。对于供应链遇挫,全球的反应不应该是退出全球供应链,而应该是建立更多的供应链。”战略顾问公司FutureMap的执行合伙人巴拉格·卡纳(Parag Khanna)表示。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