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3·15调查 |监管重拳下的隐秘灰产:直播刷单大玩谐音梗,“斗音”、“块守”成行话,价格涨超200%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14 14:12:46

经历过去一年的集中整顿,尤其2020年底多国家部门重拳出击,直播带货在监管之下有何变化?刷单乱象是否有所收敛?这个行业又产生了哪些新问题?

每经记者 李卓    每经实习记者 王紫薇    每经实习编辑 陈剑锐    

2020年,很多行业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遭遇滑铁卢,但也有一些行业趁势崛起,比如直播带货。

作为连接品牌方与消费者的媒介,直播带货承载了双方的信任:买家相信主播推荐的商品物美价廉,卖家相信通过直播带货可以提升品牌和销量。

然而每个新事物的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一个从不规范到规范的过程,直播带货在为商家、消费者带去价值的同时,也必然会衍生一些新问题:辛巴燕窝售假,罗永浩羊毛衫遭打假、李雪琴直播数据“注水”、汪涵直播带货退货率高达76%……

刷单、售假问题尤其引人关注,因为它们直接破坏了这个行业根本价值。

2020年6月,每日经济新闻曾调查发现:品牌方苦刷单久矣,“成本9万元的直播带货,最后亏了5万”、“出场费8000元,但最后只给卖出3000多元的货”,在刷单大军的支持下,大量伪流量、伪主播崛起,刷单不但容易还便宜,“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只要30元。

经历过去一年的集中整顿,尤其2020年底多国家部门重拳出击,直播带货在监管之下有何变化?刷单乱象是否有所收敛?这个行业又产生了哪些新问题?

值此315之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历经近一个月的体验式调查,再探直播带货。

流程更隐蔽:电商平台“刷单”搜索已不显示真人刷单要先注册

多方“监”与“罚”齐下,为直播带货提供刷单服务的“灰产”一度偃旗息鼓,但在暴利的诱惑下,仍有“蟑螂”蠢蠢欲动,大有卷土重来之势,与之前稍有改变的是,他们做得更隐蔽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在某社交平台发现,不少ID发出隐晦的“兼职信息”和“合作信息”,除了“X分钟轻松赚X元”“X正规平台兼职点进来了解详情”等诱导点击的标题,还有大量“主播带货+直播方案策划”“如何快速提升销量,增加产品曝光?”等直击商家灵魂的“拷问”式标题。

记者随机点入一则发贴时间靠前的帖子,对方表示“只需手机注册账户,10分钟轻松赚100元。”并下附了某私聊app的个人二维码截图。在该帖下,有ID在询问是否靠谱,发布者并未回复。看来,一切都要“加私人联系方式再说。”

记者尝试添加发帖ID留下的联系方式,对方添加好友后,面对记者提问“需要注册哪些平台”“刷单报酬”等问题并未回答,而是传来一张注册表。

 

招聘刷单兼职的信息

来源:社交平台截图

“先注册再说。”对方撇下这样一句话。

记者发现,注册表中需要填写本人姓名、电话等信息,并需要本人拿身份证自拍完成注册流程。

据一位直播带货的业内人士告知,目前招“真人”刷单的现象依然存在,但因为监管过于严格,操作变得更谨慎了。

“拿身份证自拍我不太知道是什么用,我估计是要看年龄验证你是否是来‘卧底’的。他们(刷单团队)比较青睐大学生等收入少、需要做兼职的年轻群体。”上述业内人士说。

招人刷单的现象做得隐蔽,机器刷单的现象与之相比则有点“正大光明”。

虽然在多家电商平台上直接搜索“刷单”已不显示相关内容,但搜索“抖音”“快手”等关键词后,仍然能看到表达隐晦的“刷单”店铺,只要和客服简单沟通,就能获得刷单服务。

比如,在某电商平台,记者搜索“抖音”后,第一个跳出的宝贝链接为“抖音快手业务咨询我”宝贝价格仅为1元。在另一家相似的宝贝连接中,记者在聊天页面向对方发出宝贝连接后,对方设置的自动回复直接将各价码的“套餐”发了过来。其中“100赞+1000播放”的“体验套餐”仅为10元。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是否提供直播刷单业务时,对方明确表示可以“承接直播刷单”业务,但特价优惠活动和具体价格,则也需要添加某私人聊天软件账号才可继续“商量”。

电商平台上隐晦承接刷单业务的商家

来源:电商平台截图

在某聊天工具上,记者搜索“抖音”“快手”两词,弹出多个成员超1000人的“交流群”。同样地,记者所加的聊天群内不再聊刷单的相关话题了,也没有人甩出明码价格,而是用私聊账号、网站链接代替。记者在群内近一周的时间里,碰到最“直白”的表述出现在一侧寻求“合作加盟”伙伴的直播刷单信息中。该条“合作信息”中赫然写着“合作主播单子多,资源多”“上车就吃肉”。

聊天软件中明码标价的刷单业务

来源:聊天软件截图

或是受到监管震慑的缘故,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刷单从业者的招聘及广告不再明目张胆,但各大社交平台、电商平台及聊天群中仍有他们的身影。用“兼职”“合作项目”等方式隐晦的发帖成了行业默契。在较为公开的信息平台或聊天场所,刷单从业者也几乎不会给出“业务”更详细的信息,想要进一步了解,则需要添加对方私人联系方式“详谈”。

“斗音”、“块守”成行话,刷单价格暴涨超200%

记者点入某聊天群提供的网站链接发现,该网站提供的刷单服务种类齐全。在网站里,抖音、快手两大直播平台被以谐音“斗音”“块守”代替。选择任一平台之后,则可以按“项目”选择自身需求。而在“直播”的项目下,“直播点赞”“直播间弹幕”“直播人气”等“服务”被分门别类标好了价格。

记者对比该网站价目单与2020年某聊天群内提供的链接发现,价格有所上涨。

以某短视频平台的“1000粉丝数”的价格为例:2020年1000真人粉丝需要45元,今年该平台上,1000粉丝需要155元——这还是特价,而“超级”、“加强版”1000粉丝价格则分别为180元、204.48元。价格至少上涨了244%。

刷单网站中的谐音梗:“斗音”、“块守”

来源:刷单网站截图

比较黑色幽默的是,该网站的醒目位置还赫然滚动着字幕“本网站所有业务正常接单中”。

正常接单的刷单网站

来源:刷单网站截图

记者尝试下单购买服务,并选定了“斗音”平台真人刷单点赞10个的项目。并在下方附上了需要刷单的视频链接。提交订单后,下单流程也非常简单,可以选择QQ钱包和支付宝扫码支付。记者支付完成后,支付页面跳转弹出订单信息,并在“商品简介”中说明会有7天售后。

从在千人聊天群发布“合作信息”及刷单服务,到刷单网站的业务介绍、购买流程及售后服务,该网站的刷单业务看起来屹然非常成熟。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下单两天后,页面显示“发货成功”,但记者充值的视频链接依然没有收到刷单的点赞数。记者尝试添加网页提供的售后QQ及微信询问充值进程,结果两个账号均未通过记者的好友申请。

截止记者发稿,刷单内容尚未发货。这是否意味着,企图通过刷单欺骗品牌方的“主播”们,也可能被刷单平台欺骗呢?诚信像是一个铁链,断了一环,就全断了。

记者在刷单网站的订单页面

来源:刷单网站截图

记者在百度上搜索“直播怎么刷单”这一关键词时,搜索到的相关结果达362万个。第一条则赫然显示着直播刷单的“教学”全流程。

百度搜索“直播怎么刷单”后的页面

图片来源:百度页面截图

净化直播带货环境技术手段监控仍需加强

直播刷单虽在监管的整治之下有所收敛,但并没有消失,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带货过程中的数据造假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如果没有人提供相关线索进行举报,或者直播平台不通过技术手段进行辨别,通常很难被发现。这也对有关部门监管与执法增加了难度。

“我认为,市场监管部门打击数据造假,应当鼓励知情人举报,并在核实后对举报人进行奖励,同时应该与直播平台合作,通过技术手段发现违法线索,进而加大打击力度。”赵占领表示。

除了隐蔽性之外,刷单问题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是:带货主播、经营者不正当的需求长期存在,它就像是这个行业的肿瘤细胞,会长期与行业共存,想要最大程度的杜绝刷单,核心是要营造一个公开、公正的直播带货环境,防止“肿瘤”脱缰。

问题集中爆发之后,这个行业也在各界的努力下发生着改变。

品牌方开始认清事实渐趋冷静,较过去清一色的请明星、请网红、请主播,他们现在更愿意打造自己的私域流量,“老板现身+厂家直销”的直播间开始蔓延。

根据《2020直播电商研究报告》,在2020年商家直播倾向的运营模式中,已有42.6%的商家开始倾向于自己组建直播团队。

头部电商平台如天猫、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早在去年双11前已开始力推商家自播。双11期间,天猫商家自播GMV占比超六成,直播商家覆盖数增长220%;京东11月1日“开门红”当天,第三方商家带货的规模性增长成为其GMV贡献主力;双11期间,苏宁易购优质头部商家直播销售占比已达到店铺整体销售的30%左右。

作为直播带货的载体,直播平台也开始加强了对直播带货的监督。

以抖音平台为例,根据《2020抖音电商消费者权益保护年度报告》(下简称:《报告》)显示,抖音平台2020年通过技术手段拦截针对直播带货场景的“黄牛”作弊攻击共1327万余次,封禁涉嫌刷单的违规账号62万余个,处理内容违规的直播1.44万场,主动处罚关闭违法违规商铺3万余家,处罚有带假货行为的达人2345位,下架不合规商品超100万件。

top带货达人们也在改变,严格选品成了默认的从业准则;越来越多的主播在直播间的表达变得更加严谨和职业化,而不是一味地为了销量胡乱鼓吹。

在用户端,“一朝被蛇咬”的用户开始逐渐向更规范的头部主播和官方直播间靠拢,这进一步的压缩了刷单、售假的空间。

同时,来自监管层面的约束也愈加严格,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2020年对直播带货的乱象作出规定外,最高检也已开展为期三年的“公益诉讼守护美好生活”专项监督活动。至2023年6月期间,外卖包装材料安全、“网红代言”“直播带货”等涉及食品安全及监管漏洞将作为重点监督领域。

在2021两会开幕前夕,全国政协委员皮剑龙发声表示,亟需完善法律法规来规范直播带货的发展。他呼吁厘清法律法规中关于直播带货的各主体责任,加强对网络市场的监管,提高准入标准,完善诚信评价机制。

在社会各界不断加码的下,靠刷单造假赚钱越来越难了,市场环境大幅改善。

《电商新风口:二类电商+直播带货》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直播电商交易规模将达2.85万亿元,预计交易规模增速将达46.4%。《报告》指出,2020年下半年,抖音电商直播间举办率下降10.71%。

交易规模提升而举报率下降,很明显:这个行业在洗牌,经得起考验的主播越做越强,而靠刷单维生的中小主播,日子必然会越来越难过。

任何一个新兴业态在发展过程中都或多或少会走一些弯路。

直播带货在疫情催化之下陡然崛起,面对突如其来的“热度”,需多方共同努力“降温”,促使行业保持良性发展。在此过程中,有力的监管必不可少,而行业人士的坚守也不可或缺。切莫让一时的利益裹挟,伤人伤己。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直播 带货 刷单 直播带货 直播刷单 直播带货刷单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