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金凰珠宝假黄金案周年:终本案件未履行金额逾151亿,涉事企业均陷麻烦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2-07 13:39:31

◎从债务信息来看,金凰珠宝的终本案件数达29件,执行标的总金额164.53亿元,未履行总金额达151.45亿元。另一金凰系重要平台公司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终本案件的执行标的总金额为104.26亿元,未履行总金额为96.28亿元

◎在金凰珠宝假黄金被发现来的一年里,涉事主体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够全身而退。

每经记者 吴治邦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作为一家曾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公司,金凰珠宝债务违约、假黄金事件在资本市场影响颇大,人保财险、大地财险、恒生银行、张家口银行、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长安信托、昆仑信托、北方信托、四川信托中航资本(600705,SH)及多家融资租赁公司均有卷入。启信宝数据显示,单单金凰珠宝一个主体,当前未履行总金额就逾150亿元。

据了解,假黄金事件的暴露最早可追溯至2020年2月份,东莞信托在处置一起金凰珠宝实控人贾志宏用以抵债的黄金时,随机抽取样品发现黄金是假的。按此计算,假黄金事件爆雷已约1周年。

如今,一方面贾志宏涉案被采取强制措施,另一方面法律、舆论战仍在进行。某涉事信托公司负责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虽说事件仍在法制化的轨道上进行着,但这个事件牵涉面大,不管由谁被认定来承担责任,都是金融界的丑闻,也没有人可以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因此,希望各方能坐下来商讨方案,妥善解决纷争。”

涉事主体陷各种麻烦

在金凰珠宝债务违约之际,公司自身及其关联企业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就金凰珠宝自身而言,这家昔日纳斯达克的明星上市公司已正式退市,官网也不能打开,并且还面临着中小股东的集体诉讼。

从债务信息来看,金凰珠宝的终本案件数达29件,执行标的总金额164.53亿元,未履行总金额达151.45亿元。另一金凰系重要平台公司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终本案件的执行标的总金额为104.26亿元,未履行总金额为96.28亿元,该公司正是参与湖北三环混改的平台。

除此之外,金凰系外围包括湖北三环有限公司、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武汉华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宜昌市长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同样陷入各种麻烦,如股权因刑事或民事案件被冻结、因债务纠纷而被发布限制消费令、员工流失经营陷困境等。

以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曾是贾志宏寄予厚望的明星公司,为此意欲举牌入主ST昌鱼谋重组。不过,当下贾志宏所持公司的股权因多个债务纠纷早已被轮候冻结,2021年1月29日又被武汉市公安局冻结。金凰系参股的某新能源企业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正因金凰事件,别人一看股东名单里有金凰,公司的融资几度受挫。”

为金凰系输血的各金融机构同样深陷泥潭,包括恒生银行、张家口银行、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长安信托、昆仑信托、北方信托、四川信托、中航资本等在司法判决后,目前能做的只有等待——金凰珠宝、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两平台终本案件的未履行比例分别为92%、92.3%。

而在引人关注的湖北三环混改项目里,金凰方面还欠着国资方面一大笔款项。在金凰债务违约风暴里,湖北省兴楚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国资也只能先行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律及舆论战仍在进行

在金凰珠宝假黄金被发现来的一年里,涉事主体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够全身而退。

舆论方面,民生信托、东莞信托等金融机构先后发布告投资者书,陈述对本次案件的观点及立场。2020年7月,民生信托更是邀请到了国内法学界一众权威专家就“民生信托与保险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召开了一场专家论证会。根据公司工作人员对外传递的信息,法学家江平、尹田、贾林青、刘纪鹏等出席会议,论证保险公司应该承担的责任。

中国人保方面,在2020年8月召开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时任公司副总裁谢一群表示,“武汉金凰以虚假黄金来投保,不属于保险合同的保险责任范围。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保险合同是无效的或可以撤销、解除,我们公司不承担赔付责任。”

不过,据记者了解到,在经历了最初的舆论风暴后,相关部门指导涉事主体不再通过舆论喊话,正因如此,自8月份起关于该事件讨论逐渐平息下来。不过,各方为保护自身利益,在另一个战场,“法律诉讼”紧密锣鼓地进行着。

从金融机构对金凰系的诉讼来看,在过年一年里,大量案件有了结果,进入到执行层面,但如前文所述,有逾百亿元仍未得到执行。另外一个焦点是金融机构对保险公司的诉讼,最重要的争议点是诉讼资格、管辖权。

陕西高院公布的“人保与长安信托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显示,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公司上诉请求: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陕01民初149号民事裁定,并移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最重要的理由有金凰案牵涉利益重大、案情复杂,具有全国性重大影响,应予提级管辖,应移送至湖北高院审理,但陕西高院并没有支持人保一方的请求。

不过,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因案件牵涉面甚广,案件实体部分的审理仍然停滞不前,已超过常规审限。

当然,也有部分涉事金融机构采取了更进一步的诉讼策略,将诉讼延伸至被认为是优质资产的湖北三环。按照某信托机构内部人士的说法,当时金凰方面约定办理湖北三环的股权质押和土地质押,但是一直违约没有办理,所以想以法律关系的方式固定下来。据记者了解到,该案最重要的是金凰对湖北三环的表见代理行为是否有效。

多方正寻稳妥善后方案

金凰珠宝案牵涉面甚广。

据记者了解,因湖北三环改制爆出低评、漏评的问题,公司资产已事实上被冷冻,金凰方面未能获得处置权,这也是金凰珠宝及其关联公司债务问题爆发的诱因之一。在金凰珠宝事件爆发后,短期内要想盘活这块资产更是无从谈起。

近期,某涉事信托公司负责人在与记者交流时再次表示,他还是坚持原来的观点,湖北三环改制已经完成,已不太可能逆转。但是,如果各大金融机构直接进场去“撕资产”,无疑将会对湖北三环及金凰造成不可控的结果。

正因如此,该信托公司负责人进一步对记者表示:“我倾向于实力雄厚的保险公司协调出面,安排关联的资产管理公司入场,对三环及金凰的资产包进行盘活,逐步兑付债务。”

“12三环债”披露的湖北三环2020年中报合并报表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全年营收73.2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合计为78.1亿元。

湖北三环官网显示,公司主要从事专用汽车、汽车零部件和数控锻压机床产品的生产和经营,子公司“襄阳轴承”在深圳上市,所属子公司分布在武汉、十堰、襄阳、随州、黄石、深圳等城市,在波兰拥有汽车轴承研发制造基地,连续多年进入“中国制造业500强”、“中国汽车工业30强”。

上述信托机构负责人进一步介绍:“公安机关已经陆续查封了金凰系的关联资产,关于贾志宏的刑事案件也很快会有结论,各方目前在寻找一个稳妥的善后方案,也多次与湖北省相关政府人士交流了自己的想法。”

在金凰案爆发后,上述信托公司负责人已将湖北作为重要工作地,经常往返于公司与武汉,他半开玩笑地表示:“这个事件如果不处理好,工作可能也没有保障了。”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金凰珠宝 假黄金案 贾志宏 湖北三环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