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对话吴晓波:“超级城市大赛”白热化,如何寻找确定性?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27 23:05:41

城市的活力来自于人的活力,而人的活力最重要的就是年轻人。

每经记者 程晓玲    每经编辑 刘艳美

过去一年,新冠疫情打断了产业周期,同时也创造出很多新的产业机会和新赛道。当“超级城市大赛”进入白热化阶段,城市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与优势?

昨天(1月26日),城叔在“NEW IN CITY 2021成都新经济共享大会”现场,聆听了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的演讲分享,并在会后和他聊了聊,对未来城市竞争、新经济赛道的趋势预判。

吴晓波演讲现场 图片来源:张建 摄

在他看来,超级城市和城市圈带来的“巨国效应”,将让中国在全世界经济学家面前变得更加眩目;同时,这也给企业和城市发展带来更大的挑战、更多的可能性。

如何在这个剧变的年份寻找其中的确定性?

“城市的活力来自于人的活力,而人的活力最重要的就是年轻人。”吴晓波坦言,自己每到一座城市都会去问当地人:孩子高中毕业到外地读大学,有多少人愿意回到这个城市?有多少外地学生愿意留下来?“一座有未来的城市一定是有很多年轻人的城市,有年轻产业的城市,有年轻的钱的城市,同时需要有年轻心态的政府。”

“巨国效应”:挑战与可能

中国有多少个千万人口城市?

到2019年末,这个数字是“16”。可以预计的是,未来五到十年,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增长。

吴晓波将这些人口超1000万的城市定义为“超级城市”。

放眼全球,欧洲有多少个城市人口超过1000万?答案是“两个半”——伊斯坦布尔、莫斯科和半个伦敦(伦敦人口近900万);美国有“半个”——纽约人口约840万。

在如此大的体量差异背景下,吴晓波认为,今天中国的城市化运营和城市治理,与中国制造业企业和互联网公司所面临的情况一样,前面是没有对标物的。

“上海对标的一定不是纽约,深圳对标的一定不是硅谷。”在他看来,中国的超级城市在未来会走一条非常具有中国特色、并且值得长期关注的道路。

与此同时,刚刚过去的2020年,全国GDP“万亿俱乐部”迎来最大扩容潮,6座城市成功晋级,万亿城市由17座增至23座:

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天津、南京、宁波、无锡、青岛、郑州、长沙、佛山、泉州、济南、合肥、南通、福州、西安

如果将人口超1000万和GDP过1万亿的城市相叠加,这些“超级城市”未来的发展,无疑代表着中国城市化和区域经济发展全新的可能性。

进一步放大视野,将中国沿海三大城市群与全球六大城市群对比可以发现,中国长三角城市群的经济总量,在未来三年内大概率会超过美国东北部城市群,成为全球第一大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总量也将超过东京大都市圈。

“中国的‘巨国效应’让这个国家在全世界经济学家面前变得越来越陌生和越来越眩目,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为企业和城市的发展带来了更大的可能性。”吴晓波直言。

基于此,他作出预测:中国的“超级城市大赛”在2021年会进入白热化阶段,这也将是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一个长期过程。

在此过程中,城市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巨型城市环绕的大局中找到自己的方位,挖掘新的可能性。

“基本面”与“主赛道”

“在2020年,巨石崩裂之时,有人看见了恐惧,有人看见了光。”上月底,吴晓波在厦门发表了一场跨年演讲,致敬2020年所有的“勇敢者”,并对50位经济学者关于2021年的趋势预判做出解读。

2019年,50位学者中仅有几个人看好2020年的中国经济。而今年,认为2021年宏观经济向好的学者增加到了44人。

“2021年是中国产业经济一个新的开始。”吴晓波指出,新冠疫情打断了很多产业周期,同时也创造了很多新的产业机会和新赛道。我们需要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份寻找其中的确定性,而确定性就在于中国产业经济的基本面。

成都夜景 图片来源:张建 摄

吴晓波分析,2021年,中国产业经济的“三班车”一定会继续往前开——工业革命的“末班车”、互联网革命“头班车”、产业智能革命的“未来列车”。无论新冠疫情如何发展、中美贸易摩擦激化或趋缓,这“三班车”通往明天的方向和轨道都不会发生变化。

基于对这一基本面的认识,吴晓波进一步预判:新科创、新电商、新国货、新资本和新服务,将是未来5~10年新经济的五条主赛道,“每一个创业企业、每一座城市都在思考,我们跟它有什么关系。”

首先,科创正在成为中国产业经济的一个新增长点。

“我在今天的会场看到,除了成都的行政官员以外,还有很多大学校长坐在前排。”吴晓波说,“这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发觉大学实验室成果完成最终的产业转化,对城市而言是多么重要。”

一个更直观的体现是,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在国家和很多城市的产业规划中,硬核科技的重要性都越来越突显。

电商则打破了以前社交、支付和购物等的壁垒,产生一种新的可能性。

数据显示,2017年,直播电商全国交易额为300多亿元,2019年为4000多亿元,2020年突破1万亿元,今年则大概率会突破2万亿元,在互联网零售电商中的占比从0.5%增加到14.3%。在吴晓波看来,这是“全球商业史上第一个以人为终极节点的零售模型”。

“更大的意义并不在于出了一个头部网红、一个晚上卖了几千万、几个亿,重要的是它深入到了这个社会的组织细胞和经济细胞的末梢部分。”他大胆预测:“2021年一个非常大概率的事件是,每一家公司都可能需要一个直播间。”

此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为国货买单,越来越多的国际资本和人民币资本会投入到新科创、新电商、新国货的市场中,成为推动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医疗、教育等新服务也将成为更多人生活消费的一部分。

为年轻人创造机会和空间

面对白热化的城市竞争、产业经济新赛道,城市和创业者应该怎么做?

吴晓波告诉城叔,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创业时代。

“第一次创业潮是在食品、饮料等轻工业领域,第二次是1999年以后的20年互联网创业潮,如今则进入到产业互联网、新经济的第三次创业潮。”在他看来,一些黄河中游、长江中游的城市突然间爆发出很大的生命力,与这一变化不无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可以看到未来新经济和创业的一些新特征。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比如,以“90后”创业者为主,创业圈层化特点更加明显,创业的目的不再是为了摆脱贫困,而更多在于“兴趣创业”,通过诠释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寻找到愿意为这种生活方式和产品买单的人,创业将变得越来越细分化、碎片化、社交化。

换句话说,未来,我们看一个人的创业是否有成就,将不再以他能不能上市、能不能进富豪榜作为依据,而会更在意一些与“美好”相关的部分,比如,能不能给大家带来快乐、能不能给社会创造价值。这也是“90后”创业的一个鲜明特征。

“我们热爱一个城市,其实跟这个城市道路有多宽、高楼有多高并没有太大关系,有关系的是这座城市居住了怎样的人,在这个城市的背街小巷,有没有一些有趣的场景、有趣的空间能够去品味。”吴晓波坦言,中国有很多伟大的城市,但能够用眼睛发现魅力、用鼻子闻到味道、用舌尖品尝美味的城市,其实并不太多了。

“一座有未来的城市一定是有很多年轻人的城市,有年轻产业的城市,有年轻的钱的城市,同时需要有年轻心态的政府。”他强调,当年轻人进入城市后,会用他们的方式去改造这座城市,从而改变城市的未来。

在此过程中,政府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创业或者商业本身是不确定性的,我并不认为政府的一个部门能够规划出这座城市的商业未来。”在吴晓波看来,关键在于让年轻人愿意在这座城市生活和创业,并且能够在这里获得机会和空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