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趣味公司

每经网首页 > 趣味公司 > 正文

两年三任董事长:朱雀基金又换“掌门”!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07 18:31:06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毕华章

朱雀基金又换董事长了!

1月4日,朱雀基金发布公告称,王欢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由史雅茹接任。

而这已经是朱雀基金成立两年多时间内换上的第三任董事长。

当然,值得被关注的不仅是朱雀基金走马灯似的换人,这家注册于西安经开区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近些年在陕西本土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才是其受到本土资本圈关注的原因:

先是帮陕西煤业投资隆基股份,赚了个盆满钵满,此后举牌铂力特,更是成为科创板市场的大事件。

新董事长史雅茹本人也曾有供职于经开区的经历,公告显示,其曾就职于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安经开区建设公司)、西安经开区管委会等。

但摆在史雅茹面前的一个问题是,朱雀基金“私转公”之后,管理资金规模还不足百亿,如何迈过这个坎呢?

新董事长曾供职西安经开区

上一次朱雀基金董事长变更就发生在8个月前,2020年5月,当时王欢的职务由总经理变更为董事长,原董事长梁跃军则任职总经理。

显然,这样的“对调”颇具戏剧性,董事长为何甘愿“降职”?

当时朱雀基金对媒体表示,此次“调岗”是应对相关规定的要求,基金公司董事长不能担任基金经理。梁跃军将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以及加大投研力度建设。

果然,不久后朱雀基金公告,增聘梁跃军为朱雀企业优胜的基金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梁跃军曾就职于招商银行北京分行、西南证券、大通证券、西部证券、上海朱雀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合伙)、朱雀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王欢曾就职于陕西省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海南深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香港滔量国际财务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上海朱雀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合伙)。

两人都是上海朱雀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合伙)的老人,同在2019年1月加入朱雀基金。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有意思的是,这次高管变更,同样提到了史雅茹,当时史雅茹的身份是朱雀基金副总经理,因“拟赴股东单位任职”将要离任,此后其任职于上海朱雀枫域投资有限公司。

想不到再次公示,史雅茹将接替王欢,出任朱雀基金董事长。

史雅茹曾就职于西安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城肥处、西安经开区建设公司,西安经开区管委会等单位。2019年3月加入朱雀基金。

粉巷财经(ID:nbdfxcj)根据工商信息查找,西安经开区建设公司确实曾有一名股东叫“史雅茹”,其曾在西安经开区管委会旗下多家国企担任法定代表人,这名“史雅茹”还有一个公开的身份是西安经开区管委会财政局局长,目前已离任。

两者是同一人?

与陕煤合作重仓新能源新材料

虽然通讯地址在上海,但朱雀基金近些年的几波操作,在其注册地西安引来不少关注。

先是去年9月,铂力特发布公告,公司接到朱雀基金管理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及其一致行动人平安信托的通知,于2020年9月9日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公司无限售流通股数量合计3.94万股。

本次权益变动后,朱雀基金管理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及其一致行动人平安信托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也因此,铂力特成为全国首家被举牌的科创板上市公司。

当时公告日铂力特的收盘价为82.83元/股,今年1月6日,铂力特收盘价已经高达148.41元/股,这期间涨幅近80%,朱雀基金的这次举牌获利颇丰。

再往前,去年5月,宝钛股份披露非公开发行预案,拟以19.29元/股非公开发行1.19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23亿元。

同时,公司引入朱雀基金、陕西金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5名战略投资者,朱雀基金拟出资10亿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而早在本次发行前,朱雀基金旗下已有两只产品——“陕煤朱雀新材料产业资产管理计划”和“陕煤-朱雀新材料产业投资单一资金信托”进入宝钛股份前十大股东行列。

不过,目前这两只产品已不在宝钛股份十大股东之列。

说到战投宝钛股份,其实背后还可以看到陕西煤业的影子。

早在2017年,朱雀基金创始团队朱雀投资就以投资顾问的身份,与初涉股权投资的陕西煤业展开合作。

此后合作日渐深入,陕西煤业购买朱雀基金资管计划,朱雀基金增持陕西煤业股票。

特别是从2017年开始,陕西煤业与一致行动人陕煤朱雀产业信托不断增持隆基股份,陕西煤业由此赚得超百亿浮盈。

朱雀基金因此收获不少本土关注。

“私转公”后资管规模不足百亿

朱雀基金脱胎于朱雀投资,2007年成立,是业内知名的私募基金。实控人李华轮毕业于西北大学,曾就职于西部证券,出走后创办朱雀投资。

2016年9月,朱雀投资递交了设立公募基金的申请材料。2018年9月获得公募牌照,2019年1月朱雀基金正式成立。

关于“私转公”,王欢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转型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

一方面,资产管理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公募基金有着更高的合规和监管标准,如果通过审核,意味着公司在治理、运营、合规等各方面都达到更高的要求,更能赢得投资人的信任。

另一方面,做公募基金业务是一个大的趋势。原来私募服务的客户相对比较少,是高端客户;公募则可以为更多散户去服务,这和金融发展方向更契合。

2019年6月,朱雀基金成立了首只公募产品——朱雀产业臻选,张延鹏担任该产品首任基金经理。

随后张延鹏离职,作为董事长的梁跃军亲自“下场”担任基金经理,才有了与王欢的调岗,这也被当时部分媒体指出朱雀基金转型后面临着投研团队压力。

图片来源〡Wind截图

目前,朱雀基金有基金经理仅5人,而根据天天基金的数据,行业平均水平为15.65人。

转型以来,朱雀基金先后发行了6只产品,包含2只股基、3只混基和1只债基。截至1月6日,两只成立时间超过一年的基金:朱雀产业臻选A/C和朱雀产业智选A/C,收益率分别达到了109.81%/107.90%和78.92%/77.36%。整体业绩表现不俗。

宝钛股份公告曾披露,朱雀基金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37亿元,净利润达1.9亿元。

但从规模看,截至2020年12月21日,朱雀基金的管理规模只有93.28亿元,排名107/144,仍然偏小。

当然,这也是这批“私转公”基金公司普遍存在的现象。

目前,只有业内首家私募转公募的鹏扬基金(660.23亿元),以及后来的博道基金(116.49亿元),管理规模超过百亿,弘毅远方基金和凯石基金的管理规模仅在10亿左右。

朱雀基金离百亿显然还差临门一脚。

新董事长会否带来改变呢?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