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趣味公司

每经网首页 > 趣味公司 > 正文

延安必康要“闪”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2-07 19:38:50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毕华章

短短两年时间,延安必康(002411)便要二次迁址。

因财务造假等问题被监管部门处罚后不久,延安必康公告了这一决定。

只是,回顾这段旅程,“波动”或是较为准确的注解。而在此之外,诸多问题或疑惑,也仍然待解。

经营层面,全资子公司陕西必康制药集团被风传欠薪、员工离职,必康山阳三期项目烂尾。

业绩层面,2019年年报大幅更正后,延安必康近几年的多项财务数据“打架”,业绩质量仍待拷问……

累计被占用资金45亿

这些年,延安必康出现财务造假、被控股股东占用将近45亿资金等情形。不管是在经营、业绩,还是股价等方面,都经历了不少波动。

按照陕西证监局的处罚通报,2015年至2018年,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44.97亿元。

除此之外,该公司在商洛市山阳县的项目,也进展受阻。

今年9月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到访商洛市山阳县,延安必康全资子公司陕西必康的所在地。

彼时,据附近多位居民介绍,陕西必康已有部分员工欠薪数月,许多员工已离职。

在山阳,延安必康计划投资50亿元的必康山阳三期项目,也已成为烂尾楼。当地居民介绍,项目停工已有2年左右。

负责建设山阳三期项目的是,江苏省新沂市远大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建筑)。截至2019年末,仅在该项目上,延安必康对远大建筑拥有的预付款余额,已超14亿元。

然而,早在2018年12月,远大建筑就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今年4月,其股东兼法定代表人陈平也被法院下发限消令。 

必康山阳三期项目〡每经记者 王琳 摄

此外,就像在两年前迁址陕北延安一样,这些年,延安必康仍在寄望于迁址,或是与新的地方政府合作,为自己以及新沂必康寻求出路。

而在辗转于江西樟树、深圳等地后,近期,武汉成为了延安必康二次迁址的目的地。

谈及与地方政府合作,对于延安必康及其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来说,可算是惯常手法了。

2018年,新沂必康已深陷债务紧张的舆论,实控人李宗松果断与延安合作,将必康股份(延安必康前身)从江苏迁至陕西延安。

债务危机始终没有解决,2019年4月下旬,江西省樟树市政府相关领导到访必康山阳基地。

当年5月上旬,新沂必康与樟树签署框架协议,号称计划在樟树市投资100亿元,建设中国药都必康大健康产业园项目,占地1500亩。

不过此后,在公开渠道上,未再见到上述合作后文。

今年年初,延安必康又抛出了一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声称有意同新沂必康一起,将企业总部布局深圳。

直到本次,延安必康“情定”武汉。 

业绩质量几何?

重大项目搁浅之外,从2017年起,延安必康的净利润也逐年下滑。更重要的是,其业绩披露的质量成色几何,同样需要打一个问号。

今年10月,经交易所问询后,延安必康更正2019年年报,相关更正说明报告长达65页。

仔细观察,还有更多疑惑待解。

比如,延安必康今年3月回复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显示,持股87.24%的子公司九九久,在2018年的净利润为6590.69万元;而在今年11月的另一份公告中,这一数据变成了5589.05万元。

不管以哪个数据为准,延安必康2018年报中的“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并没有九九久。2018年,延安必康的归母净利润为4.04亿元。

数据矛盾不减反增。

图片来源〡粉巷君 制

再比如,延安必康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披露,其控股子公司必康润祥医药河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祥医药),以及必康百川医药(河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川医药),在2018年对各自第一大供应商的不含税采购金额,分别为1.83亿元和1.10亿元。

然而,延安必康2018年年报显示,当年对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仅为1.09亿元,低于前述两家子公司对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

同时,延安必康2018年采购金额超过9000万元的供应商仅有两家,而润祥医药和百川医药2018年不含税采购金额超过9000万元的供应商,就总共达到4家。

一位注册会计师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年报中披露的对前五大客户的采购数据也是已进行了并表的,不会出现上述数据矛盾的情况。 

“赊”来的大客户

令人纳闷的,还有延安必康进行的一系列赊销行为。

2017年3月,一家名为“南京兴邦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兴邦)的公司注册成立。

紧接着,2017年5月至2018年1月间,南京兴邦接连收购3家公司各70%的股权,即青海新绿洲医药保健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新绿洲),湖南鑫和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鑫和),江西康力药品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康力)。

2018年2月,延安必康突然对上述三家标的公司也有了兴趣,宣布拟收购南京兴邦持有的上述三家公司70%的股权。

如今,两年多时间过去,尽管延安必康的上述股权收购仍是迷局,但3家标的公司与延安必康已形成深度捆绑关系。

根据公告,江西康力在2018年即已是延安必康第二大客户;2019年,青海新绿洲和湖南鑫和也位列延安必康前五大客户。

不过,这些大客户却是“赊”来的。

今年上半年末,青海新绿洲、湖南鑫和、江西康力分别位列延安必康应收账款欠款方前五名之列,共欠款6.23亿元。

甚至在2018年,延安必康还为江西康力向赣州银行樟树支行的2亿元贷款提供了担保。

图片来源〡延安必康官网

那么,“精准运作”的南京兴邦又是什么背景呢?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信息显示,南京兴邦的股东为两个自然人郭丁丁和陈蕾,但其所持股份均已在今年10月被法院所冻结。

事实上,南京兴邦持有的青海新绿洲70%股权在今年11月11日同样已被司法冻结。而包括江西康力和延安必康等,也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在近期被赣州银行樟树支行告上法庭。

11月23日,南京兴邦的工商注册所在地,经同一层相邻的一家公司员工确认,记者看到,南京兴邦目前大门紧闭,外墙上的相关宣传材料已清除干净。

前述相邻公司员工同时表示,南京兴邦应该是在今年八、九月份期间搬离的,但去向并不清楚。

随后,记者又拨打南京兴邦的工商注册电话,对方却表示“不清楚这家公司”,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

延安必康的诸多悬念,仍然有待观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