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国城市临空经济研究中心秘书长马剑:融入全球供应链,最大化航空枢纽“发动机”效应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30 22:54:41

“机场是动力源,是发动机”,需要想清楚“能拉动什么东西”。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每经编辑 刘艳美

中国城市临空经济研究中心秘书长马剑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民航业界流传着一个“1:8效应”:办好一个机场,就像开启一扇大门,随之而来的人流、资金和信息,将推动地区产业升级和经济发展,机场的投入产出比可以高达1:8。

但是建机场易,布产业难,难在产业和机场不是简单的加减法,需要把机场“发动机”的带动效应最大化,用国际航空枢纽这个“空中桥梁”撬动区域经济产业的升级,让企业、让产品、让各种要素深入国际供应链体系中去。

11月20日,成都市召开先进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大会,确定了“打造面向全国、辐射全球的生产性服务业中心城市和供应链枢纽城市”的发展目标,为国际供应链体系建设按下“快进键”。

依托航空枢纽,成都该怎么做,有哪些机遇?11月30日,场景汇·“供应全球 链通未来”2020成都新经济“双千”发布会国际供应链创新应用专场活动在成都拉开帷幕。活动间隙,中国城市临空经济研究中心秘书长马剑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

“有枢纽,不一定有枢纽经济”

撬动产业升级,参与全球分工

三年多来,成都加快打造供应链枢纽城市和国际门户枢纽城市,不仅拥有位居全球最繁忙机场第24位的双流国际机场、亚洲规模最大的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进出口总额位居全国第一的综合保税区,天府国际机场也将正式投运,即将成为全国第三个“一市两场”的城市。

“从硬件设施来讲,成都不管是区位优势还是产业基础,都已经做得很好了,而且疫情之下双流国际机场的吞吐量曾一度排名全国第一。”除了这些硬件基础,马剑这次在采访中更加强调“软连接”,即如何通过空中通道建设,给地区产业带来连接和升级。

这个“软连接”包括了贸易规则的突破,产业全球化的分工参与度,国际供应链体系的引领,实现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的高端融合。

“在这样一个地区运营两个‘国际机场’,事实上就是怎么把机场的‘发动机’效应最大化,驱动或是撬动整个区域经济产业升级,让企业让产品、各种竞争力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去。”在马剑看来,这是成都“一市两场”未来巨大的潜力所在,也是应该努力的方向。

问题在于,有枢纽的基础设施,不一定产生枢纽经济。

马剑特别指出,其实城市有自己的产业基础,这个“基础”代表的是产品、产业在国际供应链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如果产品、产业本身是区域化的格局,并没有深度参与到国际供应链中,不管是原材料供应、末端产品的销售还是产品加工的过程,想要倚重国际航空运输网络的可能性就会很小。

所以当说到“机场是动力源,是发动机”,需要想清楚“能拉动什么东西”。“这取决于城市自身的资源禀赋。”马剑提出,发展航空枢纽,需要进一步挖掘本地的特色产品和提升区域的产业价值。

未来,发展新经济,时间、流量是重要的要素资源,“简单讲,航空运输就是给你插上了一个增值的翅膀,电子产品、冷链食品、生物医药,包括服务贸易,都能利用这个通达全球的网络。”马剑表示,航空运输代表的是“速度经济”时代,解决的是比如生物疫苗这类对时间敏感、高附加值的人流、商流的运输问题。

“点上种金,面上收银”

两三公里的跑道,建立与世界的联系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因为“人流”大幅度降低,“商流”即航空货运,经历了少有的“高光时期”,全货机运输呈现了逆势增长的态势。

马剑提到,我国航空产业发展长期存在“重客轻货”问题。对比美国,我国客运整体实力大概有美国的六七成,包括民用机场、航班数量,民航运输产值规模等方面;货运则差距悬殊,我国全货机数量只有170多架,美国全货机数量大概是我们的10倍左右,我国全部的全货机运力赶不上美国联邦快递、欧洲DHL一家企业的运力,论整体实力,只有美国的20%左右。

由于疫情原因,更加暴露了我国航空货运的短板,另一方面,一些努力维系货运运转的城市也凸显出来。成都的表现尤为突出,开展“客改货”跨境航班业务,有效缓解了航空货运运力紧张局面,保障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跨境电商等高航空依赖性产业供应链畅通,满足了跨国企业正常生产经营需求。

今年9月,一份让业界震动的文件发布——发改委、民航局印发《关于促进航空货运设施发展的意见》,鼓励航空货运企业与快递物流企业打破所有制限制,到2035年,在全国范围内建成1-2个专业性货运枢纽机场。

马剑认为,成都发展专业性货运枢纽机场有很大的潜力。原因在于,天府国际机场明年开飞以后,将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过去因为全国的全货机很少,货物运输主要靠客机的腹舱载货。如今,全球疫情还没有得到完全控制,国际客运肯定受到抑制。怎么借助大形势、借助一市两场的契机,弥补航空货运的短板,成都可以做一番文章。

而且,四川航空、成都航空两家都是拥有121部运输航空牌照的地方航空公司,这个牌照主要适用于通过固定航班从事旅客、货物运输的航空公司。“所以,成都在航空货运方面完全可以集中一些优势,在一市两场分工格局清晰的基础上,大力发展航空货运。”马剑提出建议。

更加重要的是,航空货运能力的建设,是一种战略资源的布局,不能单纯按照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考虑和操作。马剑进一步提出,“空中桥梁的搭建,不能只看这一单是赚了还是亏了,更重要的是把资源禀赋不同的区域、城市融合起来。”
套用一句老航空人经典的话:点上种金,面上收银。这即是说,看一个机场的盈亏要算大账,修机场、开航班,背后连着产业链。“两三公里的跑道,能够建立起与世界的便捷联系,提升区域的国际分工能力,这个是很要紧的。”马剑如是说道。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