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生活服务

每经网首页 > 生活服务 > 正文

天猫精灵再现高层变动,创始高管杜海涛离职

36氪 2020-10-14 16:31:22

杜海涛之前,天猫精灵已有多位高管发生变动。

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阿里天猫精灵事业部运营及市场总经理杜海涛(花名:释空)将离职,已经在内部沟通完毕,开始工作交接。

据悉,杜海涛是一名在阿里任职10年的老兵。2016年,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s)成立,杜海涛是早期核心成员,其配合陈丽娟(花名:浅雪)共同搭建了实验室团队,并主导完成了智能音箱天猫精灵的产品架构,也在此后,推动天猫精灵切入包括汽车在内的多个细分产业。

在今年调任运营和市场负责人之前,杜海涛长期担任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产品运营负责人。天猫精灵的发布会上,杜海涛也是浅雪之外,经常登台介绍产品的熟面孔。“如果浅雪是天猫精灵‘创始人’,杜海涛就是‘头牌’。”有阿里人士向36氪评价。

关于离职一事,杜海涛向36氪进行了确认,“在阿里干了10年,给自己放松一下。”

在杜海涛之前,天猫精灵业务线上已有多位高管发生变动。2020年1月1号,新年伊始,阿里巴巴对人工智能实验室业务进行了战略调整: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天猫精灵业务升级为独立事业部,由阿里云IoT负责人库伟负责;天猫精灵原业务负责人陈丽娟将带领人工智能实验室其余业务加入阿里云智能,并负责产品解决方案和大网站事业部,推动并建立云智能to B产品体系。

虽然天猫精灵独立为事业部,但有行业人士则将此解读为“被冷处理”。“智能音箱还是在依靠补贴阶段,天猫精灵脱离人工智能实验室,难免会面临独立核算的压力。”一位行业人士向36氪分析称,“而且,阿里将天猫精灵划分在云业务下,也可能有意降低其C端属性,让技术成果结合B端业务落地。”

除了浅雪被调任,此次架构调整后,天猫精灵CMO成力也选择离开,加入阿里车联网业务生态公司斑马网络。杜海涛从成力手中接过了天猫精灵市场业务,但其原先的产品业务则被分走。也有内部人士认为,这种人事调整在阿里是常态,“阿里经常有一些组织调动,年初也是为了融合IoT和(天猫)精灵线。”

2018年9月,张勇被指定继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后,阿里巴巴经历4轮架构调整,其中3次涉及天猫精灵业务。2018年11月的架构调整中,“浅雪带领的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进入集团创新业务事业群,直接向张勇汇报”;2019年6月,“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朱顺炎担任总裁,负责UC及旗下移动创新业务、天猫精灵、阿里文学、阿里音乐”,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浅雪随之向朱顺炎汇报,这次调整已被行业视为天猫精灵业务权重下调的信号。

除了阿里,百度、小米等公司的智能音箱业务都在面临调整。9月30日,百度将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小度科技」拆分,完成独立融资。小度科技的核心主体业务正是小度智能音箱。

往前回顾,智能音箱经历过高光时刻。国内的智能音箱之战由亚马逊旗下的Echo引发。2015年6月,Echo正式发售,2015年全年出货即达到250万台;2016年销量翻倍,激增至520万台。这一市场表现,让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捕捉到了家庭交互入口的机会。

2017年,浅雪带队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发布阿里首款智能音箱,宣告国内智能音箱大战正式拉开帷幕。此后,阿里、小米、联想等多家巨头和Rokid、猫王等初创公司入场。但阿里、百度、小米等相继掀起补贴大战,推出百元音箱,迅速与其他玩家拉开差距。

据IDC数据,2019年中国智能音箱出货量4589万台,阿里巴巴、百度和小米的市场份额占比超过9成。其中,阿里天猫精灵全年出货1561万台,百度出货量1490万台,小米的小爱智能音箱位列第三,全年出货量1130万台。

智能音箱作为一个智能家居入口,成了阿里、百度和小米的争夺焦点,它们也选择了不同的落地方式。小米主打智能家居连接,音箱充当遥控器的功能。百度提供内容服务和语音搜索的入口,而阿里的优势就是购物。

2019年,双十一,天猫精灵的“语音购”功能第一次正式投入大促,也被称为“语音购”元年。根据天猫精灵提供的数据,当年双11有超500万人体验了语音购物,最终有105万笔订单交易成功。但问题是,智能音箱作为购物入口,可替代性很高,一旦对商品停止补贴,用户很容易流失。

相比之下,百度的策略是通过补贴和投资内容,打造语音交互服务生态,尤其是针对性切入了儿童教育和陪伴市场。百度SLG(智慧生活事业群)负责人景鲲曾表示,随着智能音箱用户规模化并形成使用黏性后,用户会习惯调取音箱背后的服务,这就形成了诸多商业化可能。去年7月,百度宣布领投国内知名儿童内容教育品牌“凯叔讲故事”C轮融资。在此之前,百度还战略投资了网易云音乐、梨视频等。

“一般情况下,带屏智能音箱的ARPU值在50-100元左右,百度的确会稍高一些,超过100元。”一位智能音箱从业人士告诉36氪。

但该行业人士也同时表示,即便智能音箱能做到比手机略高的ARPU值,也因为出货量有限,对巨头们的价值不够大。“就算你一年控2000万个带屏音箱,也只有几十亿的估值,对于小米、百度来说,可能只占10%市值不到,对于阿里这种体量,就更低了。”有阿里人士透露,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团队最多时有1000人左右。

除了渗透率低,带屏音箱的另一个问题是,在交互上要和手机比拼。“早期大家靠疯狂的砸钱抢市场和用户,抢下来以后,发现就是一个以语音为交互的手机。”上述从业人士说,尤其是都推出触屏音箱以后,语音交互的重要性开始降低,交互都靠触摸去实现,“这个时候你基本上是跟手机白刃战,但不管是性能还是配置,都和手机差了一大截。”

经历硬件、内容以及购物等多轮补贴后,智能音箱的商业路径仍未清晰,但价值仍在。”现在百度已经在和酒店合作,推小度音箱的智能家居样板,小米也在推IoT战略,阿里的IoT如果要推,同样需要一个入口。“一位行业观察人士向36氪表示,就看IoT和天猫精灵融合以后,会往哪个方向发力。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王丽娜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天猫精灵 杜海涛 离职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