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深度丨千亿级半导体项目烂尾背后:投资方无经验 缺人更缺钱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23 16:13:25

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每一个项目都是投资巨大,并且有地方政府注资参与,但项目均以烂尾告终。项目烂尾背后是投资方无相关从业经验,缺人更缺钱。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朱成祥 鄢银婵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近日,千亿投资量级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陷入停滞,引发行业震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9月初实地探访发现,项目现场已无施工迹象,一代明星项目从去年12月起陷入困局(详见9月6日报道《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烂尾?现场无施工迹象,有分包商称被拖欠工程款》)。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随着芯片国产化需求愈来愈强,动辄百亿、千亿级的半导体投资项目也相继在各地上马,不过烂尾、停工等消息却频频出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调查梳理发现,这些烂尾项目背后存在着一定共性,比如其均为民营资本与地方政府合作的产物、主要投资股东无半导体行业从业背景等。至于其烂尾原因,一位主导者直言称是“没有人愿意投资”。

事实上,这些烂尾项目的股东不仅没有从业背景,还有项目的股东方自带“神秘”色彩,比如武汉弘芯的大股东北京光量,注册地“查无此人”,其股东李雪艳所持股的四家“开业”状态公司在注册地址也无迹可寻。这也不仅让人生出疑问,面对百亿、千亿级、且技术性要求极高的半导体项目,这类投资方要如何才能撬动?

在芯片国产化浪潮下,半导体项目的烂尾也令市场更加冷静。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半导体类投资项目除了需要资金保障,更需要在基础科学、人才、技术方面的支撑。

武汉弘芯项目内,杂草丛生,建材上已有斑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武汉弘芯大股东“难觅踪影”

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光量的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西里五巷7号南侧平房3幢103号。模糊的注册地址也曾让监管部门困惑。2019年11月,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北京光量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今年4月,北京光量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制图:刘国梅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西里五巷7号为一家小型商店,其南侧并无“平房”,而是名为“钛媒体国际创意中心”的小楼房,这一建筑内的办公人士表示北京光量不在该建筑内办公。

北京光量由两个自然人股东出资成立,李雪艳占比更高,亦是从公司设立起就一直持股的股东。

启信宝显示,除北京光量外,李雪艳还持股四家处于“开业”状态的企业:持股康乐坚赞(北京)民族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乐坚赞)40%、持股秋实华夏医学研究中心(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秋实华夏)50%、持股北京润诚众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诚众大)45%、持股钧天大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钧天大有)25%。

其中,润诚众大和钧天大有的注册地址均显示为海淀区万泉河路上的紫金大厦16层,记者走访发现,紫金大厦该层有三家企业,但不包括润诚众大和钧天大有。位于紫金大厦16层的企业员工表示没有听说过润诚众大和钧天大有的名字,紫金大厦的物业及安保人员、保洁人员亦表示未曾听说过润诚众大和钧天大有。

秋实华夏的现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土井村东20幢2010号。但主流地图APP都没有标志该地址,在与“土井村东”最相近的“土井东路”上,记者未能找到“20幢”,该区域的一位快递员称当地没有上述注册地址。

秋实华夏2019年年报中的通信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5号院11幢2502室,但这一地址没有对应的房间,最为接近的房间为11幢25室,一对年迈的夫妻住在房内,其向记者表示海淀区花园路5号院是宿舍区,没有2502室,也没有听说过秋实华夏。

康乐坚赞现注册地址为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三区7号楼6层603室。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三区位于中关村丰台科技园,三区有两个7号楼,分别为一家影视公司和一家豪华酒店所有,康乐坚赞不见踪迹。

康乐坚赞前注册地址位于海淀区永丰屯538号1号楼内,这栋大楼为中关村医学工程转化中心,该楼物业称,康乐坚赞已于2019年初搬走。

此外,按照李雪艳持股的4家企业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显示的电话联系方式,记者拨打电话均无人接听。

换个地方“复刻”芯片项目

从公开资料来看,北京光量不曾有与半导体项目投资相关的行业背景,大股东李雪艳此前的投资经历涉及餐饮、医药,在半导体领域没有经验积累。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光量目前的法定代表人为莫森。启信宝显示,其亦是北京光量现任执行董事及经理,从职位设计上,莫森似乎是北京光量的主理人。

启信宝显示,莫森自2019年1月进入北京光量,而在武汉弘芯之前,莫森也没有半导体领域经验,仅在保险、教育咨询等领域有过试水。

莫森曾任国信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人寿)高管。国信人寿在中国保险业监管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这家民营保险企业2004年获得保监会批准筹建,2005年2月底拿到保监会正式开业批文,同年6月被保监会强制解散,被称为“最短寿的民营保险商”。

2005年,短短4个月经营时间内,国信人寿传出高管临阵出走、资金出逃的消息。《北京晨报》报道称,2007年时任保监会主席吴定富在中国保险发展论坛2007国际学术年会上曾“点名”国信人寿,称出于风险防范的考虑,及时撤销了国信人寿主体资格。

相较之下,北京光量前股东曹山是在半导体领域最有经验、最专注的一位。

制图:刘国梅

启信宝显示,除了武汉弘芯以外,曹山在2018年11月发起成立了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逸芯),持股93%,任执行董事。珠海逸芯在工商登记中显示的联系方式与北京光量为同一个手机号,使用相同号码的还有南京市秦淮区曹山摄影店,法定代表人也为曹山。

曹山本人低调许多,不如珠海逸芯的经理夏劲秋声名远扬。夏劲秋曾为台积电高层技术人员,亦曾供职于三星电子,有数十年的半导体制程研发量产工作经验。

2018年12月,曹山通过珠海逸芯布局济南业务,与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资委全资孙公司、济南市国资委全资子公司、长江云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云控)共同设立云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芯国际),曹山任职云芯国际董事兼总经理,夏劲秋任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启信宝显示,长江云控的股权穿透后的疑似实控人为中海外国有资本运营(成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2018年,《证券时报》曾报道,中海外国有资本运营(成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系外滩控股的控股股东。而以外滩控股为主体的“外滩系”,则曾因入驻雷科防务才3个多月就被追债而引起资本市场关注。

此外,曹山在退出北京光量之际即通过珠海逸芯成立了天芯硅片制造(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芯硅片),担任法定代表人,任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天芯硅片股东还包括天门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及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天门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天芯硅片曾在2019年4月于天门市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办公及食宿区维修改造工程的招标公告,但目前天芯硅片已注销,叫停原因未知。

资金链断裂不是孤例 

武汉弘芯的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工并非单一现象。近年来,各地招商引资都不同程度呈现“芯片热”乱象,项目烂尾、停摆的消息时有爆出。

2015年12月,在国内风风火火的半导体投资大潮下,李睿为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南京开发区)成立了德科码(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德科码),拟开展CMOS图像传感器项目,宣称总投资金额25亿美元,其后宣称的总投资金额增至30亿美元。

根据李睿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资料,成立之初南京德科码(资本金)100万元,大股东为Tacoma Technology Limited;2017年7月,南京德科码新增股东南京晶芯集成电路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晶芯),股权变更后,南京晶芯持有公司56.38%的股权,公司资本金也增至2.501亿元。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启信宝显示,德科码(南京)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科码光电)、南京高精传动设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南京晶芯79.2%、19.8%的股权。其中,李睿为全资持有德科码光电,而南京高精传动则是受南京开发区管委会委托投资。

根据南京开发区管委会、南京德科码以及以色列塔尔半导体有限公司2018年8月签署的《三方协议》,南京高精传动投资金额为2.5亿元。这与公司彼时2.501亿元资本金高度吻合,也就是说南京德科码主要资金或由南京开发区提供。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另据《三方协议》,德科码半导体项目总投资预算8亿美元,用地254亩。南京德科码被授权使用以色列塔尔半导体技术,建设月产能4万片晶圆的8寸晶圆厂一座。而南京开发区和南京德科码均有责任确保8亿美元的资金需求。值得注意的是,南京德科码光向塔尔半导体支付的技术转让费就达6000万美元。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然而事与愿违,2019年3月,南京德科码由于“基金停摆,造成资金链断”,并“由于员工欠薪无法支付,被南京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程序”,项目就此“烂尾”。

对于德科码项目失败缘由,李睿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总结称:“(主要因为)资金没有接上。订单、技术、团队完全就位!就是没有人愿意投资。”而就订单情况,李睿为补充表示:“英飞凌已经在塔尔半导体的保证下,保证订单给南京德科码。”

李睿为感慨道:“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公司)没钱持续下去,就是破产。但是不能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说我投机骗钱!还有把淮安德淮算我头上,我到死也会为我的名誉拼命的。”

烂尾项目股东大多无经验

除了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项目,近年来被曝出的半导体“烂尾”项目还包括陕西坤同、长沙创芯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这些烂尾项目身上也存在一定共性:股东方无相关从业背景。

2018年10月,由陕西坤同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坤同)主导的柔性半导体服务制造基地项目在西安启动。彼时,该项目号称“国内首个柔性半导体服务制造基地”,计划总投资高达400亿元,项目规划产能规模为30K/月大片基板的第六代全柔性AMOLED示范量产线。

2019年1月,西咸新区网站显示,陕西坤同柔性项目已基本完成试桩施工。然而2020年1月,陕西坤同大量员工突然网上发帖,宣称公司无故拖欠工资。在西咸新区管委会网站领导信箱一栏中,也有网友来信称:“(陕西坤同)原定每月26日发放当月薪水,但逾期未发放且拒绝给员工正式说法。”

据悉,陕西坤同成立于2018年7月,成立之初,坤同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坤同)、GSF Global Co.,Ltd和陕西西咸新区沣西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沣西集团)分别持有60%、35%和5%的股权。2020年1月,GSF选择退出,北京坤同持股比例增至95%。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北京坤同大股东为李肖燕,沣西集团背后出资人则是西咸新区沣西新城管委会。与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类似,陕西坤同也是民营资本与地方政府合作的产物。

陕西坤同的技术来源,或与GSF有关。据了解,GSF为陕西坤同原总经理卓建宏名下企业,而卓建宏原为和辉光电销售主管。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陕西坤同的主要操盘人,李肖燕直接投资北京坤同、北京比兰德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而北京坤同旗下,则有一家名为坤同创科(杭州)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不过该公司已于2019年11月宣告注销。这也意味着,与武汉弘芯大股东北京光量相关方一样,李肖燕此前也没有过半导体行业经营和投资经历。

9月17日,记者尝试致电李肖燕旗下多家公司,不过均未能收到回复。一位西咸新区相关人员则告诉记者:“(陕西坤同)已经快凉了,我们这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相关宣传了。”

地方政府注资如何收场?

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每一个项目都是投资巨大,并且有地方政府注资参与,但项目均以烂尾告终。这些项目不仅白白消耗了政府投资,也对建设公司欠下了大笔款项。这样的烂尾项目,又将怎样收场呢?

此前,半导体行业人士陈穰曾对记者表示:“想要盘活或者说拯救武汉弘芯项目,只能找中芯国际之类的公司来接手。有大厂看得上,愿意接就能活;没人接就没有任何翻盘希望,(只能)成为烂尾项目。”

事实上,长沙创芯厂址及地上建筑物由比亚迪接盘。长沙创芯成立于2010年8月,注册资本超过2亿元人民币,是专门从事IC制造及工艺研发的高新科技企业,是一家纯晶圆代工企业。

长沙创芯被接盘,南京德科码的破产程序也在进行中。根据李睿为提供的资料,南京德科码破产清算程序有三种可能方向:一是因资本金不足直接进入破产程序;二是债权债务人协商后提出重整方案;三是依照《三方协议》再进行讨论协商,投资金额重新议定进行重组。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半导体投资项目频频烂尾,不禁让人思考:在芯片强国的背景下,国内芯片产业要真正发展起来,究竟需要从哪些方面来努力?

对此,TrendForce集邦咨询分析师姚嘉洋表示:“在成熟制程上,除了资金方面,如何扎根于这项领域将是需要思考的重点方向。比如培养相关人才,在国产化的材料、设备、软件与硅材质方面打好基础,朝成本结构的优化与国产化的目标迈进。”

姚嘉洋特别强调人才的培养,其补充说明称:“实现芯片国产化,需要让国内人才不断学习国际先进的技术水平,持续进行基础科学研究,并辅以学术研究项目来优化国内产业人才的基础实力。再配合制度完善的产业政策,将资金花在刀刃上,未来将有机会追上国际大厂的脚步。”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武汉弘芯 武汉弘芯停摆 南京德科码 陕西坤同 北京光量 李雪艳 莫森 曹山 芯片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