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王怀军:为了1000多名孩子走出大山

全国人大 2020-08-24 15:50:08

莽莽大山中,朗朗读书声。大山怀抱中的苏市完小,窗明几净的教室,一应俱全的实验室、嗡嗡作响的微机房、热气腾腾的食堂……

眼前的岁月静好,却有一段负重前行的日子。苏市完小坐落在湖南省石门县,这里因壶瓶山而被誉为“湖南屋脊”,也因这座大山的阻隔,成为老、少、边、穷地区。

当年这所学校的条件有多差?校舍千疮百孔,外面下大雨,教室里下小雨,甚至还有一个年级连课桌椅都没有。

回忆起当初的艰难景象,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常德石门县雁池乡苏市完小校长王怀军说:“困难和辛苦我一点儿都不怕,我生长在大山,与困难斗争和吃苦是我的强项。”

全国人大代表、苏市完小校长王怀军查看学生的伙食情况。图片来源:王怀军 供图

用知识拿到走出大山的车票,才能将自己从苦难中捞起

“2008年,我到任校长时,原本有260多名在籍学生,秋季开学来报到时只来了160多人,整整流失了100名学生。”王怀军说,当时想的是,必须让更多孩子们回来读书,他们今后的人生才会获得更多的可能。

攀爬崇山峻岭没有捷径,尤其是这个几乎都是山路的贫困地区。但为了这些失学的孩子,王怀军带上花名册,走土路,蹚小溪,过吊桥,走遍了21个村,穿坏了两双胶鞋,一个一个找回了自己的学生。

她拉着山里娃覃业慧的手说:“没有学费,我们想办法,这个学期,你必须回校念书。”覃业慧的父亲患有重病,母亲离家出走,不知去向。王怀军包下了她小学期间的全部学费。

除了资助覃业慧,王怀军还帮助过许多山里娃。逢年过节,她都会收到学生们的节日祝福。

山里娃吴远明在三年级中途突然辍学。王怀军得知情况后,爬了数十里的山路找上门来。第一天,她吃了闭门羹。

第二天天一亮,她再次来到吴远明家。孩子的父亲说:“王老师,不是不想让孩子多读点书,但连孩子妈买药的钱都没有,哪还有读书的钱。”

“我知道是因为家里穷,没有关系,我每个月给他资助20元。”王怀军说,只有用知识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才可以阻止再一次的贫穷。

7年后,吴远明考上石门一中读高中。王怀军乘车80多公里,陪着他一起去新学校报名。2000多元学杂费,每个月100元生活费,王怀军再次全包了下来。3年后,吴远明考上华南理工大学。如今,他成为了一名工程师。

今年17岁的徐元美父亲去世,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开了,一直和弟弟住在姑姑家。去年徐元美姑父去世,原本不幸的生活再次雪上加霜,辍学的危机一直笼罩在姐弟俩的头上。

“王老师知道这件事后,让我不要担心,她说会供我念完职专。如果我能考上大学,她就供我念完大学。”徐元美说:“不仅是我,王老师还负担了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

两年前的7月,覃明明从定向培养的湘北职业中专,以全省第八名的成绩考入湖南师范大学。再往前推六年,她因为家里穷,妹妹看耳病而不得不辍学。

“我当时读的是全县最好的石门一中,高一学年之后,为了给妹妹治疗耳病,家里拿不出供我读书的钱。一狠心,我决定辍学打工帮助家用。”覃明明回忆起过去的日子,不时地带着哭音:“王老师知道了我的事情后,认为这样下去,我就毁了。”

“为了让我上学,王老师多次带着我去求湘北职业中专的校长给我一次机会,”覃明明说:“中专的校长认为我辍学久了,心定不下来,犹豫再三。要不是王老师说,这次读书一定能改变我的人生,我可能是上不了学的。今天,我坐在了大学的教室里,真的改变了命运,不知道该怎样感谢她!”

王怀军从教37年来,为近百名贫困学生垫付了学杂费、生活费。“我能做的不多,但只要能让孩子们改变命运,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们。”她说。

几十年下来,越来越多像吴远明、覃明明这样的山里娃用知识拿到了走出大山的车票,将自己从苦难中捞起,人生发生了巨变。

当看到一个个孩子有书读了,王怀军又惦记起孩子们长身体这件事。“一开始是自己种菜,保证孩子们吃上蔬菜;后来又建养猪场,一年养几十头生猪,既让孩子们有肉吃,又能创收贴补学校经费。”王怀军说,大家称我是“猪贩子”。

其实是王怀军会算计:直接卖给登门采购的猪贩子,省时省力了,但每头猪要少赚400元,40头猪就少了1.6万元。她觉得牺牲周末两天的休息时间自己卖猪赚钱,能解决不少孩子的上学问题,值!

除了“猪贩子”,王怀军还有很多称呼:妈妈老师、账房先生、爱心妈妈。

陈威:2003年8月23日,学费1100元,生活费300元;

陈洋:2010年11月11日,30元,白网球鞋;

……

学生们什么时候交学费、买铅笔橡皮,添衣服鞋袜……王怀军记录的这些流水账,是山区儿童艰难求学历程。

“一定要为留守孩子做点什么!”王怀军说:“乡亲们对我知根知底,他们外出打工时把孩子的学费、生活费都委托我保管。”

王怀军的行为,让许多老师为之感动。大家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地把学生教好。如今,王怀军不仅把“账房先生”的头衔传给了学校的每位老师,而且让她们成为了留守儿童的“爱心妈妈”。

众人拾柴火焰高。于是大山深处既有了学校,又有了“留守儿童之家”。除按标准收取生活费外,住宿费和保育费全免,最多时有185名吃住在校的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中有很多孩子年龄小,有的不会洗澡,有的半夜尿床,有的生病了……我给他们洗澡、洗床单、熬药、洗尿裤。这些事情我从来没干过,现在却习以为常了。”说起当“爱心妈妈”的经历,很多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都感受很深。

覃婷、邹凤、吴杰……谁也想不到,当年这些大山里差点辍学的娃娃已经走出了大山,见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实现更好的人生。

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乡村的孩子

“有问题,逃不过,躲不过,想办法解决才是硬道理。”王怀军说,我会永远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话。遇到了困难,不要埋怨自己,不要指责他人,不要放弃信心,不要逃避责任,而是要一起来战胜困难。

石门县是常德市既无国道、也无高速的交通落后县。乡村的孩子,要上学,往往要绕很远的山路。苏市完小位于大山深处,住得最远的孩子家离学校有12公里山路,要翻七八座高山,蹚十几道山溪。

要想富先修路。王怀军说,2018年,石门县以付出其他地方十多倍的艰辛摘掉了贫困县帽子,但是如果交通问题不解决,时刻都有返贫的可能。

为了准确提出常石鹤恩扶贫高速公路建议,王怀军先后3次冒着冰冻去湖北鹤峰、宜昌等地,联络驻鄂全国人大代表,争取他们的重视和响应。走访200多人,听取广大群众意见,形成了尽快解决盘塘经石门县城到壶瓶山、南北镇公路升级改造等建议。

“2019年6月,我在列席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期间,把尽快修建常石鹤恩扶贫高速公路的建议交给了参加分组审议的张春贤副委员长。”王怀军说,后来这个建议被转至交通运输部办理。

回顾这几年的履职经历,王怀军说,无论是作为人大代表,还是作为乡村教师,她做的很多事情,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乡村的孩子。

为了教书和履职两不误,王怀军连着两个暑假和一个寒假没有休息,平时的双休日也从没有休息过。她曾经一天从苏市赶到石门,从石门赶到常德,又从常德赶回苏市。也曾经多次为写建议通宵达旦。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王怀军根据亲身体验和对石门县少数民族贫困山区留守儿童就学情况的深入调研,提交了《关于加大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力度的建议》。

不久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组织实施了教育现代化推进工程,加大对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力度,为留守儿童“学有所教”提供良好教育环境。

短短两年半的代表时光,她已向全国人大提交了12件建议,呼吁加大贫困山区教育投入、稳定农村教师队伍等,得到有关方面重视和关注。

37年在大山中默默坚守,如今王怀军看着简陋的学校一点点变成今天的样子,她说:“现在的条件好了,我要做到的就是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在山区当老师虽然很苦,但改变了山区孩子的命运,这种苦值得,让我幸福快乐!”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陈星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脱贫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