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一位集采中标“二甲双胍”的药企人画像:“先中了再说,勉力活下去”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20 23:56:42

4+7和几轮带量集采改变了国内药企的格局,也改变了跨国原研药企、国内仿制药大户和“喝汤”小药企的业态,不同的企业也有不同的策略来应对带量集采。

每经记者 郑洁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从紧张到“想不起报价”到开心得手舞足蹈,对于竞标“二甲双胍”的某药企人林周建(化名)来说,只差一个集采价格排序公布的距离。

8月20日早上,药企“年度大考”第三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以下简称集采)在上海市举行,此次集采涉及56个品种、80多个规格、194家企业、354个药品同台竞价,相较于前两轮集采,品种规模再次扩围,“打尽化药”。

本次集采中有多个超过7个厂家竞争的红海品种,其中,二甲双胍缓释控释剂型和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可谓是药企竞争最激烈的品种:二甲双胍缓释控释剂型过评企业数量多达18家,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过评企业数量多达29家。对于该品种参竞药企来说,这是本轮集采最为“殊死肉搏”的赛场。从现场流出的拟中选结果来看,报价最低的药品之一也出现在这里,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0.25g,重庆科瑞制药报价每片仅0.015元,有现场药企人员戏称这是“故意扰乱市场”。到了下午,有消息传来,二甲双胍两个规格第一梯队中标的厂家都是亏本的,“报价最低的厂家,我们听说他们是报错了。”

按理来说,集采进行到第三轮,药企人应该已气定神闲,但对于小厂家来说情况并非如此。二甲双胍的过评厂家既有类似正大天晴的大厂,又有单一品种的小企业。尽管业内普遍认为中不中标盈利都是两难,但对小药企来说,只有能中标,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对我们这种小企业来说,集采中标只有好处,我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林周建说。

药企代表正在陆续进场 每经记者 郑洁 摄

现场很紧张:不入局就是死,想不通有企业“地板报价”

8月20日早上9点半,上海市虹桥路龙柏饭店,室外温度30度,林周建站在树荫里不停地刷微信,满头大汗顾不上擦。他是某竞标二甲双胍药企的工作人员,他的老板已经进入内场竞标,他在场外等候和计算各药企报价。

本轮集采申报材料是7点半开始递交的,在现场测温消毒的联采办工作人员表示,依然是一份申报材料进入内场一人。或许是人数过载和疫情防控的原因,今次集采申报现场由原来的天山路1800号换到了市郊的露天花园酒店,环境颇好。

当然,现场药企工作人员无暇流连环境,早上8时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内场小径门口人数已寥寥无几,尽管天热,现场的药企人仍旧大部分三五一群站在室外交流,有人表情严肃,有人笑声晏晏,还有一位独自坐在草坪上的药企集采工作经理告诉记者,他们本次并无申报品种,但是关注非布司他和托法替布的竞标情况,前来观摩。

10点左右,场外手机移动数据信号开始变差,社交网络平台连接不上,在场人员怀疑是否为保密拟中选结果而屏蔽了信号,但酒店无线网依然可以连接,大多数药企代表都在刷新手机等场内报价图片流出。

林周建就在不断刷手机,他的老板会传内场报价的照片给他,然后由他和同事分头计算单价排序。他们厂只有二甲双胍一个品种,去年下半年过评,此前不久刚拿到生产批文。如果此次竞标二甲双胍缓释控释剂型和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不中,等于此前的研发等投入打了水漂,未来更是希望渺茫。

最开始,林周建对自家企业的报价很有信心,他觉得“普通片和缓释片都能进”。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所有研发、原料、人工、水电成本加起来只比这次报价少一分钱。但随着报价企业增多,林周建越来越紧张,正大天晴出局,以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0.25g规格为例,以岭药业报价3.57分钱,哈药六厂5.4分钱,重庆科瑞更是报价1.5分钱,他一度想不起来自家企业二甲双胍两种剂型不同规格的价格。

12点30分左右,结果终于陆续出来,林周建告诉记者,他紧张到不敢看结果。好在结局并不差,他们公司二甲双胍缓释控释剂型踩线险中标,林周建高兴地手舞足蹈,“中了这一个,后面还可以勉力活下去”。

相对来说,最令林周建困惑的是竞标二甲双胍部分企业的极低报价,他认为做二甲双胍缓释片无论价格还是品质,自己所在企业都有优势,“我片剂最小,辅料最少,副作用最小,成本应该低,而且这个基础上我们加一分钱,肯定能中。”林周建反复思索,他认为原料价格方面全国都差不多,竞标的29家企业中并没有手握原料的药企,怎么会报价比他们低几倍?

到晚上,林周建听到一件令他啼笑皆非的传闻:报价最低的那个企业自称是报价报错了。

进场后的等待 每经记者 郑洁 摄

背后很艰难:七年销转产,刚过评遇疫情

入局二甲双胍赛道,林周建认为公司应该是后悔的。

二甲双胍是目前临床上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线、首选和全程用药,不仅适用于体重正常的2型糖尿病患者,而且还是超重或肥胖2型糖尿病患者的首选药物,并可有助于预防糖尿病。第一财经和中康CMH数据显示,本轮集采的二甲双胍两大品种2019年在中国等级医院和基层医疗结构的销售额累计超过20亿元。

“当初我们选择二甲双胍,应该是看中这个品种市场潜力大。”林周建表示,当时二甲双胍市场容量大,又没有集采概念,从公司决策方面,期待以较好的产品质量去取得较好的价格和更多的市场。

一位研究集采等医疗医保政策多年的专家告诉记者,国内仿制药药企以前的日子太好过了,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规律是消灭暴利,走向社会平均利润。他认为,原料药和制剂企业纵向整合是唯一胜出策略。
2013年,林周建跟随老板从药品销售到药品研发生产,他们当时决定做默克华止(商品名)的仿制药,从原料到制药一一学起,为了过评投入2000多万资金,终于在去年拿到一致性评价和上市药品目录。

紧接着没多久就遇到了疫情,“疫情前过年,过年后疫情,整个第一季度都没有销售,我们到三四月份才开始上班。”作为小药企,林周建表示压力很大。

带量采购政策改变了林周建他们的生产销售模式,第三次集采的结果也打乱了“林周建们”年初定下的目标,“根本没想到其他企业会那么低,在这种情况下,相当于我们之前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的投入打水漂了”。

19点,林周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的产品国采选中区域是南方几个省,并非由于这几个省采购量大,“考虑到目前已经没有利润了,我们进来选择离我们最近、运输成本最低的省份,也没什么其他考虑了”。

报价结束后医药代表依次出来 每经记者 郑洁 摄

未来不悲观:大厂管线多原研做药房 ,以后药房医院两手抓

4+7和几轮带量集采改变了国内药企的格局,也改变了跨国原研药企、国内仿制药大户和“喝汤”小药企的业态,不同的企业也有不同的策略来应对带量集采。

此前几轮集采,赛诺菲等原研药企带头跳水降价,而在本轮集采中,许多原研药企的态度显然更加从容,不降价者居多。赛诺菲中国区总裁贺恩霆在此前的专访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于第三批国家集采,赛诺菲会着重考虑政策机制,重点放在“能双赢”。

显然,对于大多数原研药企来说,目前的集采规则下无法双赢。以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西地那非为例,原研药企辉瑞放弃竞标。在业内人士分析中,这主要是因为西地那非的主要市场在公立医院之外的药房等中端市场,是否进入集采中标名单,对于辉瑞的西地那非来说并非盈利的决定性因素。

林周建也抱持这样的看法,他认为二甲双胍的原研药企默克的市场主要在药店而非公立医院,“我们有数据,二甲双胍在医院和药房的售出比例是2:1,也就是说,在医院卖两盒,药房就会卖一盒,默克在自费领域铺得很开。”

相对来说,林周建所在药企的二甲双胍没有品牌优势,在药房卖不动,而在私营医院,决策方可能偏向选择利润空间大,也就是定价更加低的同品种药物。因此,对于林周建所在的小药企来说,集采入围的重要性十分高。

而国内仿制药大户们又是另一种打法,以同样竞标二甲双胍的正大天晴为例,林周建认为,由于正大天晴等大厂管线众多,利润多元,新药和创新药品种丰富,“他们太多产品过一致性评价了,在普药价格方面妥协太多并不划算。”

因此,对于林周建所在的小药企管理层来说,入选集采足以让他们放几天心。接下来,按照此前的成本核算,中标了的品种会有一点利润,接下来他们打算去各个区域梯度降价,开发一部分私立医院和中端药店,包括也生产一部分未中标的,“总得来说,我觉得前景还是不那么悲观的”。

第三批药品集采现场:近200家药企肉搏,有品种报价1分钱,有品种降价90%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集采中标 二甲双胍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