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烧掉56个亿后:工厂停摆,高层“跑路”,200名员工还在留守,赛麟迷局究竟谁在说谎?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05 08:39:51

每经记者 黄辛旭 孙桐桐    每经编辑 裴健如    

fec728a6.jpe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QROrvhIjHGutcafCDHSJMm%2BEVG0%3D

怀孕9个月的陈女士即将临盆,这本是一件人生喜事,可陈女士却高兴不起来。

陈女士是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的一名工程师,从今年2月开始,公司一直拖欠社保未缴让她十分焦急。根据上海市政府相关规定,如果在生产当月没有缴纳社保,陈女士将不能享受共计约10万元的生育津贴和生育保险。

“在没有任何补贴的情况下生小孩,费用将非常高昂。如果没有这10万元补贴,我将负担不起在医院所产生的费用。”陈女士在给赛麟汽车副总裁Frank Sterzer的一封邮件中写道,即使公司将补缴2-6月份的社保,但对她来说仍然不够,她计划自己出钱来缴纳7月和8月的社保,从而顺利完成生产。

让陈女士陷入困境的,正是当前停摆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南通如皋的赛麟汽车的两处工厂——赛麟汽车一厂(以下简称赛麟工厂)和赛麟汽车二厂(以下简称迈迈工厂)。除了门口岗亭张贴的查封公告和几名执勤保安,两个厂区都已空无一人。大门紧锁,任何人都无法进入。透过迈迈工厂的围墙缝隙,记者发现院内停放着上千辆全新的赛麟汽车首款纯电小车迈迈。

88fe299f.jpe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sFOiYA8F0BP3p8LYZbaRAjsN%2BJk%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辛旭 摄

“这里早就被查封了,谁都不能进来。”执勤的保安告诉记者,他们是如皋经济开发区新到岗的保安,原来的一批保安已经被换掉。

与如皋一样,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办公楼也被南通中院查封,位于外滩罗斯福公馆的赛麟体验中心,也是大门紧锁,展厅中只剩下一辆迈迈和一辆跑车。“听说赛麟老板被抓了,这里关闭快一个月了。”罗斯福公馆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此前,王晓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到2020年5月,赛麟汽车在造车中所耗费的资金加起来约为56.11亿元。其中包括如皋政府33.42亿元的股权投资和提供的22.45亿元贷款,不过南通嘉禾已预提利息1.86亿,此外还有湖南白云投资2.1亿元。

眼下,赛麟汽车中外股东矛盾不断激化,迷局几度升级,导致上千名员工“被迫失业”,在鸟巢高调亮相后,赛麟汽车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留守只为等一个说法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目前,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仍有100多名员工没有申请离职,自从公司被查封后,他们每天仍在坚持上班,处理赛麟汽车后续工作。

“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收到从公司管理层发出的,和公司命运相关的任何信息,也不清楚公司打算如何安排这些员工。甚至,我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进来上班。”在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留守员工杨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高管一夜间集体离职,董事长王晓麟又身处美国,公司已经陷入“无主”状态。

如她所说,“逐客令”随时可能到来。7月21日,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留守的100多名在职员工,被所在园区业主通知:“因拖欠房租、违约金、物业费等多达400余万元,7月底将会收回办公楼。”

上海分公司多名留守员工认为,他们遭遇了“被迫自愿离职”,并事出蹊跷。

杨天告诉记者,从6月29日凌晨起,赛麟汽车员工就陆续收到从不同南通手机号发来的彩信,内容都是国资股东方南通嘉禾发布的《告知书》,称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赛麟汽车于6月30日前办理完毕离职手续的全部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个税。

cb8e0a0d.jpe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Yvrinc4WanWxgfSS%2F3pf%2FKORohk%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辛旭 摄

“告知书并没有走邮件,这不符合公司流程。而且只说解决6月30日前离职的员工的社保,但没有离职的并没有提及。受公告的影响,当天就有三分之二的同事签了离职申请书。”杨天和同事都对此事感到疑惑。

6月30日晚上,赛麟汽车前高级副总裁陈磊在员工自发组建的微信群中发布了一条消息,又导致一批员工提出离职申请。消息内容大致为:“《告知书》是目前及未来我们合法利益和既得利益综合的最优方案,如果大家相信我,按这个方案办理最划算。好多话不便说,但我职业经历中,相信我判断的人没有吃亏的,但愿这次我的判断取得同样的结果。明天如皋、上海、北京各办公地点都要关闭(停水停电)了,听说今天还有犹豫的、没有来得及办理的,我已越权申请延期半天,明天中午12:00前办理手续仍享受《告知书》政策。”

在一波又一波同事提交了离职申请书后,杨天也开始犹豫,不过最后还是选择留下来等待一个说法。

“当时我是犹豫过的,我差一点填了离职申请书,但是如果我填了,就是我主动提出的离职,我和这个公司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杨天说,当初赛麟汽车通过猎头将她“挖”来,并提及公司将上市等承诺。“如今承诺的东西没有了可以理解,不是一家公司遇到这种问题,但以这种方式让员工离开,我始终没办法接受。”杨天说。

“没有任何征兆,公司几乎是‘猝死’。就在出事之前的一个月,我还在如皋出差,我们很多人在烈日炎炎下干活,晒得胳膊都蜕皮了。现在以这么不负责的方式结束,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心理上,对员工都是一种伤害。” 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研发团队负责人林涛告诉记者。

a2665683.jpe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vmaffNKKYmCs5xugI4TZiHfboVk%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辛旭 摄

多位留守员工告诉记者,公司拖欠了5月和6月的工资,已经造成众多员工面临经济困难,尤其在当前环境下,谋求一份新的工作并非易事,他们的生活或将陷入困境。

“我们希望股东方给员工一个交代,不管是离职的,还是没有离职的,后续打算怎么安置我们。”杨天表示,目前仍在坚守的员工希望可以和股东方沟通,尽快出台员工安置方案。

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告诉记者:“南通嘉禾作为赛麟汽车的股东,有义务亦有使命让公司尽快走回正常轨道,保障公司员工的劳动权利不受损害。公司的合法员工可以试图去与股东进行沟通协商,但股东作为独立的法人,与赛麟汽车系两个独立的主体,在股东不违背法律规定,滥用其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股东不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停摆的两座工厂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在距离上海分公司192公里外的如皋,赛麟汽车的两个工厂已经停摆。

7月14日,记者来到赛麟汽车位于如皋市经济开发区的两个工厂,发现这里早在6月16日已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

“没有人可以进来,现在是由我们来看管。”赛麟工厂的保安告诉记者,他们是7月初新到岗的一批保安,此前的人都已被换走。

张贴在赛麟工厂门卫室玻璃窗上的查封公告显示,南通中院在执行南通嘉禾作为申请人,赛麟汽车等5家企业作为被申请人的保全(企业借贷纠纷)案件,依法对赛麟汽车厂区内的厂房等进行了查封。而在迈迈工厂门卫室的玻璃窗上张贴了同样内容的公告。

77b1d630.jpeg?Expires=191211933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vLHY%2BswO%2FGZ9rmVVLAmfqENtDWg%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辛旭 摄

眼下,赛麟汽车两座工厂的一线员工只剩下49人没有离职,其余人员全部在6月底和7月初选择了离开。这49个人成立了一个名为“永不辞职”的微信群,迈迈工厂的一线员工吴远就是其中一员。

据他回忆,今年以来,赛麟汽车的一线员工就没上过班。按照赛麟汽车的安排,一线员工的春节假原本是到元宵节结束。但在大年初八的时候,员工们突然收到延期复工的通知,且何时复工另行通知。

“那时候,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大家能对此安排表示理解,也盼望着疫情结束后复工。”吴远说。但他没想到,这一等却等到了4月的减薪通知。

今年4月15日,赛麟汽车发布了“赛发1号”文件。文件中称,在公司停工停产期间,上海、江苏及北京地区的员工将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来发放工资。

c2abf1f9.png?Expires=191211933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LkCXTxgsrgYTxJs6bMF%2FHkNQ928%3D

图片来源:网络

彼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赛麟汽车时,发现多位公关人员已经离职。或许那时赛麟汽车已经处在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的处境之中,很多员工丝毫不知情。

据吴远称,他4月如期收到了调整后的工资,但从5月开始,工资就没有发放过,社保也被停止缴纳。“现在我们是想要一个说法,以及给我们补发工资。”吴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与上海留守员工的诉求是一致的。

上述上海律师告诉记者,赛麟员工遇到的这种情况,可以与公司大股东协商,若协商不成或无协商的途径,可向公司所在地的劳动保障监察机构投诉举报,或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此外,若公司后续无法正常经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届时员工可以向清算组进行债权申报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如今,赛麟汽车上海和如皋两地员工都在申请劳动仲裁的阶段。

 “即便劳动仲裁也不会有结果的,这一切都崩塌得太快。”吴远如此形容赛麟汽车近几个月的变化。

吴远是迈迈工厂的第一批员工,早在2018年就已经来到赛麟汽车工作,而赛麟工厂是在2018年3月才开始建设。“赛麟汽车当时的招聘条件挺高的,一线员工需要有三年的整车厂工作经验,学历也必须是在大专以上,我是通过关系进来的。”吴远回忆称,每日上班规律,有双休有社保,赛麟汽车在外有着不错的雇主评价。有人听说他在赛麟汽车工作,还曾想通过他进入赛麟汽车。

0106dbcc.jpeg?Expires=191211933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k8GwBJ86JyepGHgmaz%2B%2Fij3h5ic%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尽管这份工作让人羡慕,但吴远两年时间里曾经好几次想过要离开。“之前从未听说过赛麟汽车,再加上王晓麟是律师出身,并不是真的造车人。我曾担心这个汽车公司可能不会长久。”吴远说。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担心这么快就会应验。“如果能重来,我肯定不会选择赛麟汽车。”吴远说,他已经33岁了,在赛麟汽车耽误了两年时间,来赛麟汽车工作是他做过最后悔的选择。

由于赛麟汽车目前已经没有HR,吴远也无法与赛麟汽车解除劳动合同,但他已经找到了新工作。“我要去当海员去了,出海一次可能要8~9个月。可能会孤单一点,但待遇还可以,毕竟要养家。”吴远有一个5岁的儿子,这也是他奋斗的重要动力之一。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谁掀起了赛麟乱局?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真正揭开赛麟乱局的,是三个月前的一封实名举报信。

4月27日,赛麟汽车前法务高级经理乔宇东在网络发布实名举报信,称董事长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

d86646e4.jpeg?Expires=191211933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9VCMfa24fNFzvUmmnBQ4ozSjcQw%3D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面对实名举报,身在美国的王晓麟公开回应称:“纯属诬告,没有一件是事实。赛麟的技术是根据估值获得了合资公司66.52%的股权,而没有拿走一分钱,所谓骗走了66亿是刻意误导。如皋所有的投资,都用在国内建厂、雇人、开模、生产等项目上。”

公开资料显示,赛麟汽车成立于2016年,共有五个股东,其中四家由王晓麟实际控制。但实际上,只有具有国资背景的南通嘉禾在为赛麟汽车“输血”,以货币方式出资34亿元,持股比例为33.42%。另外四家公司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如皋积泰以技术出资约66亿元,持股比例66.52%。

作为新势力造车企业,赛麟品牌并非从零开始。公开资料显示,赛麟品牌由史蒂夫·赛麟于1983年创立,专注于超跑及高性能车辆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曾获得”世界超跑制造商”冠军13次,世界GT锦标赛总冠军19次。2014年,王晓麟收购了赛麟品牌,从而掌握了多个车系的产品和技术资源。

ba7d8855.jpeg?Expires=191211933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fis2kEj0jf1f3kJItKSpE9n1G9U%3D

图片来源:赛麟汽车微信公众号

随着举报事件升级,赛麟汽车唯一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的态度也发生转变,走向了外资股东的对立面。6月30日,南通嘉禾发布公告称:“王晓麟远避美国,怠于履行职责,致使赛麟汽车无以为继,员工的合法权益蒙受严重损失”。

当天,王晓麟通过内部邮件回应称,南通嘉禾和如皋相关方面罔顾事实,利用乔宇东诬告一案,以调查为名罗织罪名,构陷本人和外资股东,导致赛麟汽车运营陷于停止,上千员工停薪失业。

7月2日,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官网发布通告称,发现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赛麟汽车巨额资金等问题和重要线索。南通嘉禾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受理并正在对相关人员涉嫌犯罪的行为依法开展侦查。

945220ea.jpeg?Expires=191211933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IfseRxENAfno6KO9O5rgWJQs8M%3D

图片来源: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官网

不过,王晓麟并不认同这一调查结果,他表示,如皋方面全程未联系过他本人,国资股东一直拒绝和外资股东进行任何形式的沟通。

“6月30日,我撕下他们第一张遮羞布,和南通嘉禾正式对立,当时我就预估到他们接下来会构陷我。7月2日,他们的诬告如期而至。我是个律师,所有的文件我都有留底,所有的重要会议和对话,我都有录音只要他们拿出任何伪证,我会再一次撕下他们的各种遮羞布。”王晓麟说。

在王晓麟看来,赛麟汽车中外股东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只是现在才爆发出来,国有股东一系列操作无非想要得到公司的控制权。

“在合资协议里,如皋方面(南通嘉禾)投资30亿元入股,提供三年40亿流动资金保障,并贴息不超过3%,但后来因为我们的车型评估是66.58亿元,30亿的话占股不到三分之一,重大决策时没有否决权。后来,他们将股权投资增加到33.42%,拥有重大事项决策一票否决权。”王晓麟表示,但南通嘉禾并没有提供40亿元的流动资金,过去三年多,他和公司的融资顾问多次带来了股权和债权投资,但是都被南通嘉禾以各种理由拒绝,目的就是维护其“一票否决权”。

2e14a9e4.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9xa3AOWt%2FxiI8Q%2FuPqqB%2BFiOp3E%3D

图片来源:赛麟汽车微博

据了解,7月4日,赛麟汽车召开股东大会,但南通嘉禾缺席,股东大会通过决议,要求南通嘉禾按照合资协议的规定,在五个工作日内归还对赛麟汽车的约3亿元欠款。该笔欠款将存入由Frank Sterzer(赛麟汽车副总裁)和工会共管的账户,首先满足支付所有员工和前员工的合法工资、社保、税险等诉求。

不过,王晓麟称,五个工作日已经过去,南通嘉禾仍不进行沟通,外资股东已经聘请律师根据合资协议相关争议解决方法的规定,就南通嘉禾和如皋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违反合资协议一事,在香港提起仲裁。

据杨天透露,南通嘉禾要求在8月4日召开股东大会,但具体内容尚不清楚,也并没有邀请员工代表参加。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造车,赛麟是认真的吗?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作为江苏省“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加上“世界顶级超跑”赛麟品牌的背书,赛麟汽车究竟是不是真在造车成了一个疑问。

记者带着这一疑问走访了赛麟汽车的两座工厂。这两座工厂都位于如皋市经济开发区,如果从如皋市人民政府向北沿花城大道行驶12公里左右就可以来到赛麟工厂。而迈迈工厂则位于赛麟工厂西南方约10公里处。赛麟汽车的两座工厂都处于如皋市外围,这里本就偏僻。现在赛麟汽车生产停止后,更少有人来往,显得十分荒凉。

2f60e38b.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jaWPtDX%2FQbDcbRdKv%2B7GyPAl6QA%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赛麟汽车早就空了,之前从他们工厂门口路过几次,一个人都没有。”一位如皋市当地人说。

记者在前往赛麟汽车工厂的路上留意到,沿途可以经过陆地方舟、枫盛汽车、青年汽车等多个汽车工厂,还有氢能小镇、汽车零部件等与汽车相关的布局分布于附近。这些与如皋市的汽车规划有着紧密关系。

但有意思的是,赛麟工厂、青年汽车和陆地方舟比邻而立,三家工厂占据了大面积的土地。如今,三家工厂均处于停工状态。“经济开发区那边有不少工厂,但没有什么人,十分荒芜,打车也是非常难打到的。”如皋当地出租车司机说。

据吴远透露,赛麟工厂流水线采用了高速滚床,车间之间建有连廊,焊装车间有百余台KUKA(库卡)机械手臂,自动化水平较高。但是,迈迈工厂的自动化程度则相对较低。“迈迈工厂是以前青年工厂翻新的,生产线有些粗糙。”吴远说。

8ddb14cb.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u7WezWy5RD6uuuZZR%2FzQq2jwnpU%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辛旭 摄

按照赛麟汽车此前公布的消息,赛麟工厂将会生产超跑级SUV赛麟·迈客,计划于2020年上市。吴远称曾经在赛麟工厂见到过贴有伪装纸的迈客。“具体车是怎样的我们并不知道,但听说迈客用的是长城汽车的发动机。”吴远表示,一线员工对迈客的研发进度并不了解,但赛麟工厂还未开始为迈客的量产做调适和准备工作。

目前,迈迈是赛麟汽车量产的唯一车型。2019年11月,迈迈定制版正式开始在天猫平台开售,共推出了运动定制版和樱桃小丸子定制版两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分别为15.88万元、16.88万元。自2019年11月1日正式开店到12月23日正式申请关店,迈迈天猫旗舰店共收到31个订单。

吴远透露,迈迈仅有的订单都是来自于内部消化。但是作为迈迈的一线生产者,吴远也表示:“迈迈使用的材料都是好东西,配置也是很高的。”而负责研发的林涛更是表示:“谁说迈迈是老头乐,自己开一开就知道了。老头乐完全没有迈迈的速度和调校。”

尽管员工表示了对迈迈的肯定,但现实情况是迈迈并未得到市场认可,甚至还没有开始正式对外大规模销售。记者在迈迈工厂看到,数百辆迈迈停放在工厂里。吴远透露还有部分迈迈停放在赛麟工厂,两座工厂的迈迈加起来大约有三千辆。

f3cf4831.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bpNVfoRYOH7YdoG2V%2BdI7mnEPvc%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赛麟或许并没有真的在造车。”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王清这样告诉记者,他早在2019年就感觉事情不太对,所以选择离开。

“即使没有乔宇东的举报,赛麟汽车也很有可能没有未来。”吴远略有犹豫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赛麟汽车工作了两年,他表示一线员工并未真正接触到赛麟汽车的产品规划。

但作为研发人员,林涛表示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带着自己对汽车很深刻的理解来到赛麟汽车,如果发现这里像外界传言‘混日子’、‘PPT造车’,我们可能早就走了。”林涛说。

记者了解到,上海分公司负责研发的大部分员工都是被猎头“挖”过来的,都有着多年汽车相关从业经验。例如,研发团队拥有平均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成员几乎涵盖了国内所有顶尖整车企业的前员工和一级供应商,包括通用、沃尔沃、PSA、宝马等等。

林涛告诉记者,研发团队对其产品十分认可,也投入了大量心血,加班到凌晨是常事,大家都怀着理想、充满干劲地想把车造好。

在上海办公楼里,记者看到了一辆用于测试的SUV迈客,这是赛麟汽车第二款、也是一款计划走量的车型。站在迈客旁边,林涛感慨道:“如果没有出事,这辆SUV在今年下半年就正式量产了。”

5acc4691.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fV%2BOr%2BocmriJuX%2FMVW4JoMAonmk%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如今,他们的梦想破灭了,赛麟汽车没有任何征兆地轰然倒塌。一千多名被欠薪的员工已经申请离职,上海和如皋两地虽然还有200多名员工在坚守,但他们看不到未来的路。

眼下,事情的真相已经很难分辨清楚,但荒芜的工厂、留守的员工都在证明着赛麟汽车的昙花一现。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造车新势力淘汰赛开启

1bbd2ce3.png?Expires=1912119332&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5fBTms5l0EkBsnGq2Lm8t7YrE0%3D

赛麟汽车的情况并不是个例,眼下造车新势力中,包括博郡、拜腾等车企都处在倒闭的边缘,但蔚来、小鹏、威马等新造车企业的交付量正逐步攀升。造车新势力的淘汰赛已经开始。

早在2015年,数百家造车新势力蜂拥而至,资本追逐,媒体报道,光芒盖过了传统车企。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投资人逐步冷静,鲜有造车新势力融资的消息传出。2019年,盛景转颓,能否活下来成为造车新势力的难题。进入2020年,疫情突如其来,不少造车新势力濒临生死。

e7f0e3ac.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6LLzx62a2228i%2Fl9kKpUKtxy378%3D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句唱词正像是一些造车新势力的真实写照。但是,也有部分新势力是在认真“游泳”。

根据乘用车终端保险数据,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里有20家企业有上险数据,总计约为4.4万多辆。其中蔚来、威马、理想、小鹏、合众前5家企业共计占比91%。

大浪淘沙,头部造车新势力眼下喊出了“WWP”(蔚来、威马、小鹏)三强的口号。理想汽车在7月30日晚正式以“LI”为股票代码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第二个赴美IPO的国内造车新势力企业。

8d56e223.jpeg?Expires=191211933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To7h%2BK9jfQCL7Cllrrdi4fpiQPw%3D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数百家造车新势力,为何命运如此不同?原因有多方面,归根结底还是:造车太难。

汽车是典型的长周期、重投资、高壁垒产业。资金实力、团队能力、市场调研、生产资质、工厂制造、经营销售等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规模化考验着车企的综合实力。对一家车企而言,或许造1辆车并不难,但要达到1万辆以上的制造规模,就需要车企具有体系化能力。同时,体系化能力并不是只做一款车,而是能够做产品矩阵,并保证质量稳定,成本合理。

量产是第一道关卡,赛麟汽车就没有走到这一步。同样一次次跳票的还有拜腾汽车和博郡汽车。

即便走到交付阶段,也只是进入第二梯队,前面仍有漫漫长路。比如前途、新特、云度等车企,虽然有量产车型,但销量很少。谈盈利尚远,如何活下去都是一个难题。

e2da9eb2.jpeg?Expires=191211933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flfPh0ak8yBJplKegqrKUiLLRc%3D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眼下,可以期待的要数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选手。他们的量产已经具备一定规模,销售服务等体系也已较为完备。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是基础能力建设,未来仍有诸多挑战。“对造车新势力而言,基础能力的建立意味着公司走过了0-1的阶段,而1-1000的阶段则需要吸引更多新用户。眼下,威马已经走过了0-1的阶段,而1-1000的阶段还面临各种挑战,也需要资金支持。”沈晖说。

2020年被称为造车新势力的生死年。“最后可能只有3、4家造车新势力能活下去”成了业内共识。但现在是不是“最后的时候”,未来又将有多少变数,没有人能说清楚。造车新势力的万里长征也只是刚刚起步。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吴远、王清、杨天、林涛均为化名。)

41b4ef18.png?Expires=191211933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ZvKhnMVy6cSsUkM3OMAnHqNTS5c%3D

记者手记丨造车新势力正“大浪淘沙”

业内普遍认为,2020年是造车新势力的大浪淘沙之年。加之“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让本就苦苦支撑的造车新势力更是“伤亡惨重”。

最被人质疑的赛麟汽车属于率先倒下的一批。曾经一夜成名,风头无两;如今瞬间坍塌,人去楼空。王晓麟究竟是抱着怎样的目的去造车成了一个疑问,没有人可以说出真相。

事实上,赛麟汽车的困局只是造车新势力的一个缩影。几年前,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遍地开花。资本的盛宴、地方政府的狂欢,裹挟着它们快速向前。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千帆竟发,勇进者胜。”更何况,造车不仅仅需要努力,更需要资金、团队、时机、技术等诸多要素的通力协作。几多质疑,几多坎坷,造车一事,成王败寇。

眼下,一家家造车新势力折戟,背后是几个亿的投资打了水漂。规划的基地留下一滩烂泥,描绘的蓝图成了虚无的泡沫,曲终人散之时,只留一声叹息。

或许这条路上存在着“南郭先生”,但我们更愿意相信当初全新的造车理念也吸引了一些真正的“梦想家”投身其中。他们当中有资深高管、研发精英、基层员工,他们怀揣着造车梦,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抓住浪潮成为行业变革的推动者。

正因如此,我们才会惋惜造车新势力倒下的同时导致了数千工人的造车梦碎,影响了数千个家庭的未来。比如,面对赛麟汽车如今的处境,股东双方上演“互撕”大戏之外,是否更应该思考员工安置问题将怎样妥善解决?他们的权益又该要如何得到保证?


记者:黄辛旭 孙桐桐

编辑:裴健如

视觉:帅灵茜

排版:孙磊 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