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聚焦

每经网首页 > 聚焦 > 正文

博郡汽车落幕倒计时

北京商报 2020-07-30 08:28:19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晓庆 摄

“8月歇业,11月清算”,博郡汽车的造车“出口”天津博郡,刚满周岁即落大幕。7月29日,一份天津博郡汽车内部文件在网上流传,文件显示,公司已无恢复正常经营可能,8月起歇业,11月进入解散清算状态。此前,博郡汽车董事长黄希鸣表示,将力争带领天津博郡汽车走出困境。但事与愿违,随着造车载体天津博郡陷入困境,博郡汽车两款新车量产无望的同时,一汽夏利混改也基本宣告失败。

清算计划出炉

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参与一汽夏利混改成立天津博郡,从而拿到一纸造车“准生证”,然而证未捂热便告失手。一份内部文件显示,由于控股股东融资失败,公司已无恢复正常经营的可能性,天津博郡股东会决定授权公司管理层处理后续管理工作,今年8月1日—10月31日期间,公司将进入“歇业”状态,“歇业”期满后将进入“解散清算”状态。

该文件称,所谓“歇业”即是指天津博郡主动暂停经营活动状态,“清算”即是指为了终结现存的法律关系、处理剩余财产、使之归于消灭而进行的一个程序,包括计算、核实等。按照天津博郡汽车“员工安置方案”规定,今年8月的薪水将会按照“厂休”标准支付,9、10两个月按照法定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实发不低于法定最低生活保障)。这意味着,这家“造车新势力”已步入落幕倒计时。

事实上,天津博郡汽车的困境早已显现。今年6月,黄希鸣发布声明称:“目前公司遭遇严重经营困难,现已决定重新定位公司商业模式,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全力保障员工、供应商、股东和各相关方的权益。”不过,1个多月后,败局已定。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天津博郡汽车进入清算“倒计时”,一汽夏利的混改也基本宣告失败。资料显示,去年9月博郡汽车于一汽夏利签署协议正式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协议显示,天津博郡注册资本为25.4亿元,一汽夏利以经评估备案的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

随后,一汽夏利发布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方案显示,铁物股份将取代一汽股份成为一汽夏利控股股东,一汽夏利将全部剥离盈利能力较弱的整车制造与销售相关资产,并注入铁路物资供应和生产性服务领域的优质资产。“一汽夏利得到足够的资金后才能把负债还清实现混改,并把资质和厂房卖掉引入新投资方转型,而还清负债的资金来自博郡汽车。”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

然而,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合资进展并不顺利。按照计划,2019年12月18日前博郡汽车需向一汽夏利缴付10亿元,但截至目前,博郡汽车仅支付1400万元,再无任何出资。颜景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今天津博郡汽车将进入清算环节,一汽夏利无法获得资金将会收回资质,同时其混改项目也将出现变动。

针对天津博郡进入清算环节对一汽夏利混改将产生怎样影响,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一汽夏利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员工安置引不满

随着天津博郡进入清算倒计时,不仅让一汽夏利混改生变,天津博郡给出的“员工安置方案”也引发不满。

据了解,目前天津博郡的800多名员工,多数来自一汽夏利。而本次“员工安置方案”提供两种选择:一是“内退”,签订协议后,享受内退工资,直到正式退休。符合条件的天津博郡职工(男50岁、女40岁以上等),在今年8月办理内退,可获得额外的一次性补助金1万元,9月为五千元,10月办理则无补助金。同时,内退的实发保底工资仅为每月980元。

同时,方案的另一种选择为“协解”,与企业协商一致,解除劳务合同,可以获得经济补偿。该方案面向8月1日距离法定退休年龄1年以上的员工,经济补偿标准为协解前12个月平均工资+本企业工龄(上限25年)。此外,也包含一次性补助金,8月为1万元、9月为五千元、10月无补助,以及在本年度内连续在企业工作20年的员工,可以额外拿到一些补助等。该方案还提出,天津博郡之前欠缴的社保、公积金、企业年金、借款等,将会补缴、补发、返还。

然而,天津博郡汽车并不认可这份“员工安置方案”。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天津博郡员工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三点,其中包括“补偿基数太低,无法安排工作”以及“师出无名,应先官宣混改失败再实施员工安置。”等。

据了解,“员工安置方案”出炉前,天津博郡员工的工资已被拖欠。有消息称,由于天津博郡汽车工厂成立至今并未投入生产,天津博郡汽车员工只发过两次工资,分别为去年12月和今年4月。今年6月,该公司发布人力资源通告,称因资金问题,公司即日起全员待岗。据了解,目前天津博郡汽车已拖欠832名员工的工资与五险二金。

事实上,这批面临被安置的员工部分是由天津一汽夏利转岗到合资公司。去年底,包括一汽夏利总经理田聪明在内的4位高管宣布辞去在一汽夏利内的一切职务,前往天津博郡汽车任职,与博郡汽车的高管进行磨合,协助博郡汽车量产。有消息称,“派任”的同时,不少一汽夏利的员工也转岗到合资公司。

对于本次“员工安置方案”,一位天津博郡汽车内部员工表示:被安置的员工相对年龄较大且学历较低,面对当下汽车市场环境,很难再谋出路。“无论买断还是内退都很难受,买断补偿金太少,内退每月给980元,要坚持到正式退休太难了。”他说。

针对员工安置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博郡汽车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败局早已显现

业内人士认为,天津博郡汽车走到清算地步并不意外。

据了解,博郡汽车创立于2016年,成立后便展开一系列布局。博郡汽车相继在底特律、上海、南京、北京设立研发中心。2016年,博郡汽车宣布将投资百亿元在南京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2017年7月,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约50亿元;2018年11月,博郡汽车宣布在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

截至目前,博郡汽车已完成5轮融资。然而,融资速度赶不上“烧钱”速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博郡汽车总资产约5.5亿元,净资产为5700万元;2018年营收5700万元,净利润亏损4.79亿元。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博郡汽车在全国各地投资建厂,耗费大量资金,资金短板开始显现。

此外,在投入大量资金建设研发中心以及花费高昂研发成本后,博郡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却迟迟未交付。去年4月,博郡汽车发布中高端智能电动跨界SUV博郡iV6和智能电动旗舰SUV博郡iV7,同时发布i-SP、i-MP和i-LP三个电动车平台。此后,博郡汽车宣布,拟与天津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拓展新能源汽车市场。按照计划,博郡汽车首款量产车型iV6将在天津一汽夏利工厂生产,今年一季度开始交付。但目前,首款量产车型依旧未见踪影。

在“只开花不结果”情况下,博郡汽车的融资通道逐渐收窄。据了解,去年5月,博郡汽车与中化国际旗下的银鞍资本正式签署投资合作协议,本轮融资总规模25亿元。但有消息称,该笔融资并未完全到位。“博郡汽车属于早期进入汽车市场的新势力企业,但却一直停留在‘画饼’阶段量产车迟迟未出现。”颜景辉表示,错过市场“窗口期”让博郡汽车陷入困境,也让资本市场对其失去耐心。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流出的内部文件中,在给出“歇业”、“清算”、“安置”等关键词的同时,天津博郡也“象征性”给出希望:“歇业期间将继续与意向投资方探讨合作事宜。”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孙磊

原标题: 博郡汽车落幕倒计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