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首页公司

每经网首页 > 首页公司 > 正文

口罩头盔“双概念股”国立科技业绩疑云: 贸易收入猛增6倍,五家客户及供应商竟是“一家人”?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7-27 17:16:46

2019年,国立科技贸易业务收入猛增6倍,这也成为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虽然公司表示,公司除了客户之一与供应商之一同属自然人柯永进控制,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不存在客户同时作为公司供应商的情况。但每经记者多方调查发现 ,国立科技供应商和客户之间疑点颇多,让我们剥丝抽茧,一一道来……

每经记者 王帆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今年上半年,从事高分子材料制造的国立科技(300716,SZ)凭借着口罩和头盔概念,着实在资本市场火了一把,连续收获多次涨停。

而随着市场热潮冷却,公司的主营业务回归大众视野。6月,深交所针对国立科技2019年年报发出问询函。其中,2019年收入猛增6倍的贸易业务成为问询重点,深交所要求公司披露贸易业务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若存在公司客户同时作为公司供应商的,说明交易的商业合理性。

国立科技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公司除了客户之一与供应商之一同属自然人柯永进控制,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不存在客户同时作为公司供应商的情况。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在国立科技披露的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中,至少有三家客户与两家供应商同属柯永进担任董事长的广东钻达石油化工集团(以下简称钻达集团),有部分公司还在一起办公。

另外,上市公司的一家客户出现与钻达集团的有关人员“重合”的情况,而这家客户的股东否认自己投资了该公司。巧合的是,前文提及的供应商和客户与国立科技交易的产品均为二甲苯。

令人费解的是,在国立科技的客户和供应商相识的情况下,其客户在采购二甲苯时为何要多绕过国立科技这一道弯、增加流转成本?更令人感到困惑的是,上述国立科技的客户和供应商大多为贸易商,这意味着,可能一条交易链上的三个环节都出现了贸易商,在大宗商品价格透明、链条缩短的趋势下,层层加价的冗长链条是否为当下化工贸易行业的惯例?

疑点一:三大客户和两大供应商同属一集团,却未充分披露

国立科技成立于2002年,2017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主营业务是低碳、环保、再生高分子材料及高分子材料制品的研发、生产、销售。

2018年9月,国立科技开拓了贸易(供应链管理)业务,从事大宗商品批发和贸易服务,主营产品包括二甲苯、EVA、PVC、乙二醇等产品,公司控股子公司广东国立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立供应链)为经营主体。

2018年,国立科技贸易业务实现收入1.91亿元,2019年突然跃升至13.71亿元,同比增长618.41%。业绩的突飞猛涨也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

国立科技2019年贸易业务收入猛增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国立科技在回复问询函时称,贸易业务大幅增长的原因主要是控股子公司国立供应链2018年成立之初业务刚刚起步,经营时间较短,基数低。2019年,随着经营管理团队的完善、业务拓展、股东投入资金及融资增加,供应链业务2019年度出现较大增长。

而对于是否存在公司客户同时为公司供应商的情况,国立科技表示:“广东钻达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是供应链业务第二大客户,其实际控制人柯永进控制的另一家公司茂名市富达石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名富达)是国立供应链的供应商之一,除此之外,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不存在客户同时作为公司供应商的情况。”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国立科技客户同时为供应商的情况,远不止其披露的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国立科技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截图

根据国立科技的回复,公司2019年贸易业务的前五大客户中,第一大客户为广西黄河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黄河),第二大客户为广东钻达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钻达),第五大客户为广西六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六祺),销售金额分别为2.55亿元、1.71亿元、3482.29万元。

对于前五大供应商,国立科技并未直接公布名单。但在预付对象情况中,截至2019年末,预付金额排名第一的是广东中谦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中谦),排名第二的是深圳市前海金鑫银汇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金鑫),预付款分别为5251.31万元、3809.57万元,均属贸易业务的供应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上述三家客户与两家供应商均属钻达集团旗下。

钻达集团并未进行工商注册,实际上是多家公司的集合体,拥有自己的官网。记者在钻达集团官网查询到,该集团董事长为柯永进,旗下公司包括广东钻达、广东中谦、广西黄河。

广东钻达石油化工集团官网介绍 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另外,钻达集团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广东钻达石油”于2017年1月发布的一篇关于2017年迎春年会的文章写道,“集团旗下的广西六祺投资公司曾总”进行了总结发言。钻达集团的官方宣传片显示,深圳金鑫也为集团旗下企业。

钻达集团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广东钻达石油”出现广西六祺

图片来源:公众号截图

钻达集团官方宣传片中出现了深圳金鑫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7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走访了钻达集团总部所在地——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海滨南路88号财富商务大厦21楼。记者在现场看到,钻达集团承租了21楼整层楼。工作日的下午三点,本应是正常办公时间,但公司大门紧闭,内部较为昏暗,未开任何照明灯。公司内仅有几名员工,有的正在打包个人物品。

一位员工告诉记者:“集团因为经营不善,7月份就开始全体放假,已有两个月没发工资给员工。”他表示,除了珠海,集团在广东茂名和广西都有公司。

钻达集团的另外一名员工也向记者表示:“广东钻达、深圳金鑫都在财富商务大厦21楼钻达集团内部办公,广东中谦在(广东省)茂名市,但都是在我们集团旗下。”该员工还说道:“柯永进确实是我们集团的大老板。但现在集团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我们都觉得是资金链断了。”

钻达集团办公地大门紧闭,灯光昏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帆 摄

疑点二:客户与供应商一起办公,为何选择拉长交易链条?

对于客户与供应商同属钻达集团的情况,国立科技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函时表示:“据我司了解,钻达集团旗下的公司因为股东是同行,相互认识,为提高知名度对外宣传为钻达集团,实际上都是独立经营和自负盈亏;柯永进(除了投资广东钻达)还投资了茂名富达,除此之外(柯永进)和他们的股东、管理人员没有关联关系,这些公司的股东和管理人员也没有重叠的情况。”

但是,国立科技的说法,与记者实际调查的有所出入。

除了上述官方资料、员工说法,还可以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裁判文书等公开权威渠道,发现国立科技客户和供应商之间密切的联系。这些公司是否如国立科技所说“独立经营”、“股东没有重叠”,仍需打个问号。

从注册地址来看,上述国立科技的三个客户中,广东钻达的注册地为钻达集团总部所在地,即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海滨南路88号财富商务大厦21楼;广西六祺和广西黄河的注册地址则同为南宁市金凯路20号科技楼二期五楼502号。

国立科技的供应商深圳金鑫的工商注册地为深圳前海的一个虚拟地址,据上述员工的说法,其实际办公地为钻达集团总部;供应商广东中谦的注册地虽为广东省茂名市,但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6月29日公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广东中谦的住所地也为“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滨海南路(记者注:应为海滨南路)88号财富商务大厦21楼”。

民事裁定书显示,广东中谦住所地为钻达集团总部所在地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从股权关系来看,国立科技的供应商之一广东中谦旗下投资了广西钻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后者2019年年报中的电话和电子邮箱,与国立科技的客户广西黄河2019年年报的资料重合。而广东钻达的股东柯永进同时投资了珠海横琴永业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后者2017年年报中的电话,与国立科技的供应商深圳金鑫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电话一致。

业务经营方面,启信宝显示,今年7月16日,法院开庭审理了广东中谦与广东钻达作为联合体被起诉的一则海事海商纠纷案件;此外,2019年1月,因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深圳金鑫也曾与柯永进、柯永进控制的茂名富达作为联合体被起诉,并被查封、冻结财产。

由此可见,上述公司业务存在合作及捆绑现象,经营难言独立。

国立科技客户、供应商之间的关联关系  记者制图

上述种种资料表明,国立科技贸易业务的三大客户和两大供应商属同一集团旗下,办公地址、电话、邮箱、股权关系有重合和关联之处。值得注意的是,国立科技向这三大客户销售的主要是二甲苯和混合二甲苯,向两大供应商采购的主要是二甲苯和石油混合二甲苯。

一位二甲苯分析师告诉记者,二甲苯、混合二甲苯、石油混合二甲苯这三个概念在一般情况下是等同的。原因是二甲苯存在三种异构体,一般都是三种异构体混合,另外,大部分二甲苯也是从石油生产而来。“行业一般情况下,默认这三种叫法(指的)其实是一个东西,(区别)仅是有没有多加一两个前缀进行精确表达而已。”他表示。

这意味着,国立科技作为贸易商,2019年从广东中谦、深圳金鑫采购的产品,销售给广西黄河、广东钻达、广西六祺的产品,皆为二甲苯。按照国立科技对二甲苯产品实施的“以销定采”的采购模式,国立科技销售给上述三家客户的二甲苯,很有可能是从前两者处采购而来。

那么,在上述五家公司属于同一集团,甚至两大供应商深圳金鑫、广东中谦(依据最新裁判文书)和客户之一广东钻达在一起办公的情况下,为何国立科技的客户愿意加上国立科技这一环节进行二甲苯采购?要知道,在商品贸易的过程中,多增加一个环节,就多增加一次流转成本。

更奇怪的是,上述五家公司大部分都为贸易商。这意味着,在通过国立科技的这条二甲苯交易链条中,三个环节都出现了贸易商的角色,显然不符合当下化工贸易的行业惯例。

一位化工贸易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道:“二十年前互联网还没起来的时候,石油化工贸易的链条会拉得比较长。但现在的情况是,互联网上的大宗商品价格会比较透明,透明就意味着流转过程太多、加价太多的话,越往后端就越不会买。终端企业都尽可能在缩短链条,甚至直接向厂商拿货。”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目前化工产品贸易的链条还是有的,但是没以前那么长了。现在正常电化出来的产品,经销商会去拿,之后再发给小的地方经销商,或者直接卖给大的终端客户。这中间有一到两个经销商或者贸易商的现象是有的,但一般不会出现很多贸易商的情况。”

而对于交易链前后端两家公司认识,却要通过另外一家公司再流转一次的情况,该人士分析称:“按商业逻辑来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理论上,多绕个弯,肯定会多增加成本。可能是为了其他方面的财务考虑,才会这么操作。”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广西黄河、广东钻达、广西六祺这三家客户向国立科技贡献的销售总金额达到约4.6亿元,占公司贸易业务2019年营业收入的比例约为34%。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从事贸易业务的上市公司中,存在供应商和客户同为贸易商的情况也是监管部门的问询重点,如今年7月,达志科技就被问询公司主要客户及供应商同为贸易商的原因及合理性。

疑点三:第三大客户股东否认成立该公司,也未从事化工贸易业务

在国立科技贸易业务的前五大客户中,除了前文提及的三家客户与国立科技存在令人不解的交易之外,公司第三大客户冠兴石化(海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兴石化)也有一些蹊跷之处。冠兴石化2019年为国立科技贡献了9696.68万元的收入,国立科技向其销售的产品同样为二甲苯。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冠兴石化主营业务为化工产品的批发和零售,法定代表人为万丽群,股东为伍荣超(持股90%)和谢名双(持股1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该公司2019年年报的企业联系电话,该电话为私人手机,接听者表示其为伍荣超本人,但他对记者称其为冠兴石化股东的说法感到惊讶,表示自己不知道冠兴石化,不知道自己是冠兴石化的股东,也不认识冠兴石化的另一名股东谢名双、法定代表人万丽群。另外,伍荣超否认自己从事化工贸易业务。

随后,记者拨打了冠兴石化今年4月变更后的联系方式,接听者表示她姓梁,但其并非是前述三个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之一,也不知道冠兴石化这家公司。

为了能联系上冠兴石化,记者前往冠兴石化的注册地址——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文黎大道8号A座2109室进行实地走访,该地址位于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记者在现场看到,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文黎大道为一条景观大道,道路两旁布满绿化,显眼的建筑仅有部分未拆迁的村屋和负责施工的建筑公司,未有写字楼等办公场所。

冠兴石化的注册地址为一条景观大道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帆 摄

当地招商部门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文黎大道8号A座是当地为了招商设置的虚拟地址,为享受税收等各项优惠,有大量公司注册在此,但这些公司实际办公地未知。记者最终也未能联系到冠兴石化的实际负责人。

不过,冠兴石化似乎与钻达集团关系匪浅。

冠兴石化的法定代表人为万丽群,而国立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广西黄河的股东之一也名为万丽群;启信宝显示,名为“伍荣超”和“万丽群”的人士曾一起担任中茂石化(安平)有限公司的清算组成员,该公司的监事名为柯钦磷,后者是柯永进在钻达集团的重要工作伙伴,在钻达集团旗下公司任多个职务。

上述“万丽群”、“伍荣超”与冠兴石化的相关同名人员是否为同一人,或是十分巧合的重名,冠兴石化是否与钻达集团有确切的关联关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尚未能证实。

目前,国立科技的贸易业务仍有很多谜团待解,异常的交易方式、不知下落的客户让人不禁怀疑交易是否具备商业实质。

假如交易确实具备商业实质,那么,在钻达集团员工向记者表述的集团目前经营不善、拖欠员工工资,以及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今年钻达集团旗下公司多次被起诉、被冻结财产的情况下,国立科技今年贸易业务订单的稳定性是否会受到影响?

同时,以国立科技公告披露的“公司采取以预付账款的方式向上游供应商锁定货源、给下游客户一定提货期”的二甲苯贸易模式,上市公司在与钻达集团旗下相关公司的交易过程中,国立科技向供应商提前支付预付款后能否顺利收货?而若相关客户不履约,公司还需要承担商品滞销积压风险。这些隐忧,似乎让国立科技的贸易业务充满了不确定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国立科技 钻达集团 茂名富达 冠兴石化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