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追悼会举行 现场数百人送了他最后一程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6-04 14:19:43

从追悼会现场人们的交谈中,多数人认为不幸与陈晓龙平日的操劳有关。熟悉陈晓龙的公司员工说,44岁的他早在多年前两鬓之处已有白发。“不在那个位子真的不知道他要操心多少事情,大亚集团下属十几个子公司,过去的遗留问题也是董事长亲自盯着。”

每经记者 张韵    每经编辑 吴永久    

没有遗言,不留片语。

对于大亚圣象(000910,SZ)董事长陈晓龙的家人来说,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让人无法接受。

6月3日的追悼会上,陈晓龙的妻子难抑悲痛,被扶出追悼厅,坐上救护车紧急吸氧。

(6月3日,陈晓龙追悼会在丹阳殡仪馆肃穆举行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最后一个走出来的是哥哥陈建军,他坐在追悼大厅外的长廊上,双手撑着膝盖,与兄弟二人共事多年的战友们很快围了上去,相顾无言。

“他见我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其实把苦埋在心里。”陈晓龙的亲属细数着他的过往,他们说他是一个内敛的人,不多言语,只可惜他三个孩子,最大的也就上六年级,还不能完全明白爸爸走了是什么意思。

送别陈晓龙

远方有琴,愀然空灵,声声催天雨。6月3日清晨6时28分,载有遗体的灵车缓缓从陈晓龙的丹阳老家驶出,这个靠父辈创业盖起的老房子是陈晓龙的根,也是他的归宿。

“精神不逝,风范永存”。当灵车行至大亚工业园,大亚集团总部及分子公司的员工们拉起黑底白字的横幅,目送陈晓龙董事长离去,愿他一路走好,气氛凝重而悲痛。

上午9时,丹阳殡仪馆内,花圈在追悼大厅两侧一字排开,里里外外都站满了手持白菊的吊唁者,约有数百名公司员工、同窗好友及社会各界人士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排队等候进入追悼大厅的人群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挽联高悬,哀乐低回。“一生奋斗、一生拼搏、受人尊敬。”大亚集团董事长、总裁陈建军在致悼词时回顾了弟弟的过往成就,他说:“创新求变,砥砺前行是晓龙的精神特质;乐善好施,大爱无垠是晓龙的高尚情怀。”

作为陈晓龙同期进修的班长,华扬联众(603825,SH)董事长苏同怀着万分沉痛的心情来到丹阳。“晓龙凌云壮志,笃实好学,”苏同这样评价这位昔日同窗:“他拥有多渠道掌控力,拥有宏大的视野和格局,值得我们学习。”

一切都太过突然,没有征兆。“陈董是非常自律的一个人,吃饭也讲求营养,他平常的运动就是打高尔夫、羽毛球、乒乓球,之前和他出差,早上会先出门跑几公里再回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大亚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但意外让人措手不及。中国林产工业协会在唁电的最后写道:“陈晓龙先生的逝世是我国木材加工、家居行业的一个重大损失。”

一位拼命工作的董事长

在大家眼里,陈晓龙是一个温文尔雅、谦逊奋进的人。

2015年,从父亲手中接管大亚集团后,大大小小的公司事务占据了陈晓龙大部分生活。

从追悼会现场人们的交谈中,多数人认为不幸与陈晓龙平日的操劳有关。熟悉陈晓龙的公司员工说,44岁的他早在多年前两鬓之处已有白发。“不在那个位子真的不知道他要操心多少事情,大亚集团下属十几个子公司,过去的遗留问题也是董事长亲自盯着。”

陈晓龙生前说过,2015年他接手集团时的对外担保高达60亿元,任期三年过去,互保额下降至3亿元。

(大亚集团总部新大楼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陈董周末也会来公司加班,几乎没有休息日,有时候频繁出差,今年的公司年会就因为和其他会议冲突而无法参加。他的身份很多,一些安排好的活动也有可能临时有事而抱憾缺席。”

在意外发生前的那一刻,陈晓龙依旧在工作。

大亚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据司机事后描述,陈晓龙5月31日在上海一家高尔夫球场洽谈生意结束后,回家途中仍在通过电话沟通工作,但当车辆行驶在高架上时,陈晓龙突然不再说话,司机察觉后座异样,随即采取措施并立刻送至医院,只可惜最终还是回天乏术。

对陈晓龙来说,时时刻刻拼命工作,已是常态。

从近几年的大环境来看,木材加工行业并未处于上行通道,经营表现直接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企业家做的每一个决定、讲的每一句话都与风险息息相关。

这或许让陈晓龙一刻都不能放松自己。

2018年10月,陈晓龙走访圣象地板门店与一线员工共谋创新时说道:“我们积极响应针对年轻主流消费群体而主动改变,未来才有更大空间的发展。”

彼时,上市公司大亚圣象已经拥有大亚人造板与圣象地板两个500强品牌,这得益于陈晓龙的海外留学经历,2016年他希望公司的组织架构和运营方向有一些改变,在提出五大战略转型的同时开始重视企业文化、战略规划和品牌推广。

(圣象集团厂区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工作之余,在员工的生活上,陈晓龙也同样关心。上述大亚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忆起陈晓龙生前的种种:“公司里有许多像我这样非丹阳本地人,要是我们生活上有什么问题,陈董都会想尽办法帮助我们。”

而本地员工更是把两位陈董的家人当作自己的家人。据说大年初一是丹阳老家最热闹的日子,住在丹阳镇上的老员工每年去董事长家里拜年,有一些也会留下,吃过中饭再走,几十年来,年年如此。

兄弟哪有隔年仇

事事挂心或许是大亚集团“家文化”的一种体现。“晓龙董事长会常常嘱咐负责的部门要为非本地员工安排好的居住条件,建军董事长还提出要组织大家每个月在食堂有一次聚餐”,公司员工告诉记者,事实上两人的关系没有外界认为的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

(圣象家园专为非本地员工提供住宿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双方曾经的争议点来自于2015年家族内部签署的一份《一致行动人协议》,此前陈晓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态:“根据协议规定,若未出现经营重大失误,不可以随意更换大亚集团董事长人选。”

不过,从2018年8月大亚集团控股股东的股权变更来看,或许兄弟此前存在“三年之约”的可能性,母亲戴品哎支持哥哥陈建军后,双方矛盾一触即发,陈晓龙当即决定解除陈建军在大亚圣象的一切职务。

直到2019年7月,大亚圣象自曝母公司债务危机的两份公告与大亚集团控股股东的一则登报声明再次掀起舆论焦点,“兄弟内斗”迅速成为大亚集团的第一大标签。

经法院判决,2019年8月,大亚集团董事长正式变更为陈建军,旗下上市板块及非上市板块事务都需要向陈建军汇报,而陈晓龙则担任上市板块大亚圣象和圣象集团的董事长、总裁。

上述大亚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两位陈董在大亚集团与圣象集团的身份对调,但公司内部的组织架构并未发生改变。“唯一不同的只是汇报人不一样而已。”

当争权风波有了定论后,公司内部逐渐发现兄弟之间的关系开始有了缓和迹象。2019年10月,在圣象集团赞助的国足活动上,员工们已经看到陈家三姐弟和母亲有说有笑,一起拍照,“很和睦的状态”。

(6月2日,陈晓龙的丹阳老家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

追悼会上,陈建军提起了5月与弟弟一起出席股东见面会的事。他说在回答所有投资者的问询时,陈晓龙业务精湛,对答如流。

当提及兄弟问题时,陈建军说了三点:“第一,兄弟各有所长,各有分工;第二,晓龙在资本市场,精通投融资及并购业务,擅长在产品线、业务线和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整合;第三,晓龙非常清晰上市公司家居战略。”

而相对熟悉大亚传统产业的陈建军未来将如何践行弟弟未了的心愿?大亚集团又会走向何方?其中的答案,或许就像陈建军所说的需要集团上下“精诚团结、同心同德”,才能在关键时期真正化悲痛为力量。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圣象 陈晓龙 陈建军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