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宇晶股份3000万大单悬疑:3年分期却一次性确认收入,接管客户财务,高管称“我们投资的”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15 14:48:34

抛开晶博太阳能与宇晶股份让人眼花缭乱的交易,从员工、股东的角度分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获得了若干证据,揭开晶博太阳能的身份,使得二者之间的繁杂交易得以清晰起来。

每经记者 吴泽鹏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宇晶股份老厂门口。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泽鹏 摄

2018年上市前,依靠蓝思科技、比亚迪等大客户,宇晶股份(002943,SZ)业绩获得持续增长,但谁料想2019年就“变脸”了——宇晶股份2019年实现营收约3.02亿元,净利润1370.33万元,扣非净利润109.02万元,同比分别下滑25.55%、86.16%及98.49%。

实际上,对蓝思科技的严重依赖,一直是宇晶股份的一大软肋:2017年,蓝思科技采购占比达到46.76%;2018年升至65.53%;2019年,蓝思科技采购额减少,宇晶股份业绩遭遇滑铁卢。

不过,也有客户在关键时刻给予鼎力相助,例如湖南晶博太阳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博太阳能)2019年就采购了3251.04万元(占比10.78%),紧随蓝思科技及比亚迪成为宇晶股份的年度第三大客户。

但让人诧异的是,同一年度,宇晶股份对晶博太阳能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达到3475.61万元,且这些应收账款账龄全在“1年以内”。就是说,确认收入后,宇晶股份并未收到任何对应的现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采购设备名义,从熟悉两家企业的内部人士了解到,3000余万元设备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采购,实际是以设备租赁形式、设备款分3年偿还,且早在2017年、2018年已经交付设备。

同时,从工商登记的股权来看,晶博太阳能与宇晶股份毫无关联,但记者以采购身份多方求证却发现,晶博太阳能与宇晶股份关系不一般:双方在员工安排方面存在交叉借调、先在一方离职再去另一方入职的情况;双方均有员工、高管透露,晶博太阳能系宇晶股份投资企业;晶博太阳能所在园区管委会内不止一位人士表示,晶博太阳能属于宇晶股份、是宇晶股份老板间接参股公司。

宇晶股份新建设的生产基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泽鹏 摄

业绩表现:上市次年就“变脸”

2018年11月底,宇晶股份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是湖南益阳第六家上市公司,这家精密数控机床设备生厂商,上市时其拳头产品是研磨抛光机,2015年~2017年,该类产品营业收入占比在80%以上,2018年营收占比甚至超过90%。

据招股书介绍,宇晶股份的研磨抛光机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盖板玻璃的研磨、抛光,主要客户为蓝思科技、欧菲光、三环集团等,均为智能手机防护玻璃、陶瓷背板行业的主要参与者。

得益于下游手机盖板玻璃行业的持续增长,宇晶股份的研磨抛光机销量大幅增长,2015年~2017年分别销售807台、1237台以及2628台,这给宇晶股份业绩带来明显提振作用。2017年,宇晶股份营收及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22.86%、136.04%,到了2018年,这两项数据仍分别同比增长14.82%、26.64%。

不过,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无论是上市前还是上市后,宇晶股份对蓝思科技均存在严重依赖。2015年~2017年,宇晶股份对蓝思科技的销售占比分别为42.47%、32.93%和46.76%。

尽管宇晶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2015年以来,公司开发的新客户欧菲光、比亚迪、三环集团等陆续产生销售收入,成为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使得公司对蓝思科技销售收入占公司销售收入的比重下降至不到50%。但在上市当年,依赖蓝思科技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2018年宇晶股份对蓝思科技实现销售收入2.65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达到了65.53%。

进入2019年,宇晶股份对单一客户过于依赖的劣势开始显现,蓝思科技的采购额从2018年的2.65亿元下降至9010.6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仅为29.87%。细分产品方面,抛光研磨机带来的营收由2018年的3.65亿元减少至1.92亿元,营收占比由90.04%下滑至63.54%。

 

在此背景下,宇晶股份的整体营业收入也由2018年的4.05亿元降至2019年的3.02亿元,净利润则由2018年的近1亿元降至2019年的1370万元,上市次年业绩就“变脸”。 

财务揭秘:有收入但没收到钱,是租赁还是销售?

在出现业绩下滑的2019年,宇晶股份也开拓了一些新的大客户,其中,晶博太阳能以3251.04万元的采购额,进入宇晶股份2019年前五大客户名单。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宇晶股份与晶博太阳能的交易并不简单,其中存在诸多疑问。

若从财务数据及商业逻辑分析,至少存在以下三个疑点

首先,宇晶股份2019年对晶博太阳能的销售额为3251.04万元,但应收账款期末余额达3475.61万元,且账龄为一年以内,也就是说,销售发生了,但没收到钱,而且应收账款余额较销售额多了200多万元。

根据宇晶股份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名单,晶博太阳能2019年采购额为3251.04万元,占比达10.78%。但与此同时,宇晶股份披露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单位中,晶博太阳能应收账款期末余额达到3475.61万元,宇晶股份计提坏账准备173.78万元。宇晶股份披露,按账龄组合计提坏账准备,一年以内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的比例是5%,一至二年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是10%。

计算可知,宇晶股份对上述晶博太阳能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为5%,故可以认定,3475.61万元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账龄均在一年以内,且超出当年晶博太阳能采购额(3251.04万元)224.57万元。

换句话说,2019年,宇晶股份对晶博太阳能的销售,并未产生任何实际现金收入,而是在确认收入后,全部转入应收账款。 

另外也需要注意,就数据而言,应收账款高于实际销售额,除非存在统计口径上含税与不含税的区别,否则与常规逻辑同样不符。

其次,记者采访发现,在2019年得以确认收入的对晶博太阳能的销售收入,其中极大可能来自于2018年初签订的合同。

根据宇晶股份此前披露的招股意向书,2018年2月8日,宇晶股份与晶博太阳能签订销售合同,合同约定销售金额2380万元,主要产品是多线切割机。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招股意向书披露的一众重要销售合同中,唯独宇晶股份与晶博太阳能签订的合同没有合同编号。

图片来源:招股意向书截图

同时,双方在2018年也未有过多交易,根据宇晶股份2018年年报披露,当年前五大客户中,第五名大客户对应销售额仅为300.68万元,且晶博太阳能不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故2018年宇晶股份实际对晶博太阳能的销售额不会超过300.68万元。

不过根据2019年半年报,宇晶股份已对晶博太阳能产生约3479.66万元应收账款,且宇晶股份2018年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也没有晶博太阳能。因此可以判定,2019年半年报中记录的应收账款,主要就是宇晶股份2019年上半年对晶博太阳能的销售产生的。

如此看来,2018年初签订的合同,是在2019年上半年确认收入。

记者采访过程中接触到熟悉晶博太阳能的宇晶股份员工,该人士向记者透露,一般而言,宇晶股份设备交付时间在3个月左右,具体到与晶博太阳能的交易,他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的信息:“以融资租赁的方式,把这个设备借给他们,约定每个月返还多少钱,要在三年内把设备款还清,才给他们开票。现在晶博每个月都要给我们汇款的。

该人士透露,一般客户没办法做这种融资租赁的销售形式,“晶博是有条件。”其称,由于行业政策发生变化及晶博项目选址问题,设备实际早已生产并交付,最晚的一批交付于2018年下半年。

根据这一说法,其实在签订合同当年,宇晶股份与晶博太阳能的合同已经履行,且采用的是租赁的形式,但宇晶股份在2019年上半年,却将这笔本该分3年的融资租赁收入,一次性确认为当年收入。

财务专家马靖昊向记者介绍,按规范的财务操作,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出售设备的,出租方不应该一开始便一次性确认收入,应当按双方合同约定的付款周期确认收入,在资产负债表中,则放在“长期应收款”,也不应该放在“应收账款”中。“承租方也是分期付款的,你可以算一下,它分期确认收入的话,当期收入会减少多少。”马靖昊补充道。

再退一步,即使如公司所说是“销售”,那么,晶博太阳能向宇晶股份实际采购的多线切割机销售价格是多少呢?能支撑起3000多万的采购额吗?

湖南省益阳市生态环境局官网2019年5月曾公示晶博太阳能项目的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报告。验收报告披露,晶博太阳能的项目设计是租用工业标准厂房8栋第一层,建设40台设备,共1条生产线,年产单、多晶硅片20000万片,但因企业缺乏资金,仅建设15台切割设备,1条年产11000万片单、多晶硅片生产线。同时,设备明细表中明确,环评建设内容是型号为“YJ827”的切片机40台,实际建设15台。记者在当地政府网站未能获得其他的环评验收报告。

记者在2020年5月8日实地走访了湖南省益阳市衡龙新区的晶博太阳能,发现晶博太阳能的厂房仅一楼有设备并在生产,由于车间封闭,记者未能入内。

晶博太阳能公司大楼门口,大楼一楼生产,其余楼层空置,正门紧锁,员工由后门出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泽鹏 摄

晶博太阳能除一楼外,二三四楼均是空置状态。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泽鹏 摄

中午时分,有外出休息的员工告诉记者,车间内设备在20台左右。这一数据也得到上述熟悉宇晶股份员工的确认,且该人士介绍,晶博太阳能使用的产品型号就是“YJ827”。

那么,晶博太阳能向宇晶股份实际采购的多线切割机数量,应该就在20台左右,最多不超过40台。

宇晶股份2018年年报、2019年年报均披露了公司多线切割机主要产品,其中包括名为“YJXQL827A光伏金刚石线专用多线切割机”,与环评报告“YJ827切片机”应属同系列产品。

假设宇晶股份与晶博太阳能签订合同2380万元是采购40台设备,则单价为59.5万元;假设最终双方采购20台,销售额达到3251.04万元,则交易的真实单价达到162.55万元。

招股意向书披露,YJXQL827A为公司新研发的用于光伏行业的专用金刚线切割机,系公司2018年主力推广的产品,市场同类产品售价超过200万元/台,宇晶股份在2018年上半年销售9台,单价85.02万元,形成销售额765.22万元。

前述宇晶股份人士表示,当时推出“YJ827”时属于早期产品,市场价格确实较高,“那时候设备是比较贵,市面上的设备(单价)在180万~200万。”如果这一说法属实,则晶博太阳能20台设备3251.04万元的采购额也在合理范围。不过,这又将使得宇晶股份招股书披露的“单价85.02万元”远远低于实际价格。

最后,宇晶股份2019年对晶博太阳能存在约110.1万元的其他应收款,为租赁费,但从已披露的信息看,房屋租赁又不足以支撑起如此大的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查询宇晶股份最早一份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7年10月披露)发现,宇晶股份曾与晶博太阳能签订租赁协议,宇晶股份将其位于益阳市长春工业园五福路的房屋租给晶博太阳能用于生产,面积为1066㎡,租金为每月10660元,租赁期是2017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0日。

2017年版本的招股书申报稿同时还披露了益阳市晶益电子有限公司、益阳众邦精密机器有限公司同样承租了宇晶股份位于五福路的房屋用于生产,租金单价与晶博太阳能承租价格一致。

不过在2018年5月更新的招股书申报稿中,宇晶股份重新披露了出租房屋的具体情况,仅出现了对益阳众邦精密机器有限公司出租房屋的情况。

但在2019年年报中,宇晶股份披露,对晶博太阳能存在约110.1万元的其他应收款,为租赁费。同时对益阳晶益电子有限公司存在约19.78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同样是租赁费。

宇晶股份未披露上述其他应收款的租赁费,具体是设备租赁还是房屋租赁。不过,以上述租金每月10660元计算,需要103个月才能形成110万元的租赁费。显然,除非有其他房屋出租未披露,否则,宇晶股份尚未向晶博太阳能收取的110.1万元租赁费,不全是来自于房屋租赁。

身份揭秘:员工借调、财务监管,是控制企业还是关系密切?

抛开晶博太阳能与宇晶股份让人眼花缭乱的交易,从员工、股东的角度分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获得了若干证据,揭开晶博太阳能的身份,使得上述繁杂交易得以清晰起来。

工商资料显示,晶博太阳能成立于2016年6月,有三位自然人股东,分别是刘松炎、龚兴胜和王建平,注册资本2155万元,实缴资本223万元。从这些信息看,晶博太阳能与宇晶股份毫无关联。 

图片来源:启信宝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走访发现,从以下几点考证,晶博太阳能三名与宇晶股份毫无关联的自然人股东背后,或另有其人。

其一,晶博太阳能在工商登记资料披露的2016年年报显示,其企业通信地址为“湖南省益阳市长春经济开发区贺家桥南路37号”,企业联系电话为“0737-22***99”,这一信息与“湖南谷为数控机床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中提交的2014年、2015年年报信息一致。

根据宇晶股份历年年报及招股书,湖南谷为数控机床有限公司系宇晶股份持股55%的子公司,该公司自2017年起没有营业收入,近2年均为亏损状态。 

其二,根据益阳市生态环保局官网2017年11月发布的关于晶博太阳能项目的公示,晶博太阳能项目联系人为宓石磊,联系电话为“181*****399”。 

2018年4月,晶博太阳能曾因银行承兑汇票问题向法院提出公示催告申请,当时,晶博太阳能的委托代理人即为宓石磊。民事判决书记录显示,宓石磊系晶博太阳能职工。

而在宇晶股份官网联系方式中,同样出现一位名为“宓石磊”的人,其为公司光伏事业部联系人,联系电话为“151******3971”(出现12位数字,疑为宇晶股份官网输入差错,记者求证后确认为151*****397),E-Mail为“mishilei@yj-cn.com”。 

记者于5月8日走访了宇晶股份,提起“宓石磊”,宇晶股份保卫处就有人士知晓,“他是跑业务的,说实话,在外面跑,所以不经常在这里。我对他有印象,也是因为他这个姓比较少”。

诚如上述人士所言,“宓”是少见姓氏,是否存在晶博太阳能与宇晶股份同时存在一位名为“宓石磊”的人士?

记者随后走访了晶博太阳能,一名午间出来休息的员工同样认识宓石磊,他向记者确认,他所知道的宓石磊,就是宇晶股份的宓石磊。

“他不是我们的人,是宇晶的人,不过,他现在不在这里了。”该人士介绍,宓石磊“以前有时候会过来看一下设备,解决一下(问题)”。

记者曾以设备采购商身份与宓石磊有过通话,他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自己曾是晶博太阳能员工,在宇晶股份上市后入职宇晶股份。不过,他也提到,晶博太阳能项目建设时,自己确实是晶博太阳能员工,“宇晶股份上市后,分部门分得比较细,当时说借调过来,帮跑一段时间,谁知道一直做到现在”。

值得注意的是,提起宓石磊是宇晶股份销售一事,上述晶博太阳能员工还主动询问记者:“你是不是要找宇晶的销售主管?他现在在这里,做我们的设备主管。”

以下是记者与该员工的对话:

“宇晶的销售主管?怎么在这里工作?”

“应该是从销售退下来,然后调过来的。”

“就是说,从宇晶离职,然后来这边上班吗?”

“没有离职,还是拿宇晶的工资,来这边上班,做设备主管。”

“调过来?晶博太阳能是宇晶的吗?”

“听说宇晶有股份,是大股东。”

上述员工透露,这名设备主管名为邹平。

关于邹平,记者从两位宇晶股份人士处得到确认,邹平是宇晶股份员工,且在晶博太阳能上班。

“邹平是我们售后服务部的,因为晶博用的是我们一代机、二代机,所以我们有给他们做维护、升级改造,邹部长在那边协调双方的关系、去推进。就像我们放那边的负责人。”前述两位宇晶股份其中一位如是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这名人士还向记者透露了另一重要信息,他称,晶博太阳能的财务(人员),也是由宇晶股份离职人员担任,这是晶博太阳能能够租赁3000余万元设备的原因,“晶博太阳能的财务暂时是由我们公司代管;它们该什么流程还是什么流程,但我们需要有一定的监管”。

以下是记者与该人士的对话:

“晶博的财务是宇晶代管?”

“是我们宇晶过去的人,从宇晶离职的人过去管的。”

“(财务)是受宇晶控制的?这也是做设备租赁的条件?”

“对对对。”

如此说来,宇晶股份与晶博太阳能,是否是投资关系?记者以设备采购商身份电话联系了宇晶股份一位关键岗位的负责人,该人士向记者明确,“晶博是我们投资的”。

以下是记者与该人士的对话:

“他(宓石磊)一直是宇晶的销售吗?那边(晶博)说他在晶博干过。”

“干过是干过,干过也很正常。晶博是我们投资的。”

“晶博是你们投资的?”

“对。”

公开信息显示,这位关键岗位负责人持有宇晶股份股票,宇晶股份上市前已担任关键职务。

此外,记者还以商务合作、需核实晶博太阳能股东信息为由,向晶博太阳能所在园区管委会人士求证两家公司的关系,得到了类似的肯定回复。

一位从管委会党建办走出来的人士表示,“这个我不太清楚,你要问招商部”。但其随后又补充道,“听说(宇晶股份)注了一点资,他们老板好像是亲戚”。

管委会招商部门人士给出的回复,则更加让人诧异:

“它们(晶博太阳能)是宇晶股份的分公司吧,这也是上一次有宇晶的人过来了,他们和我提到过,就说是他们的分公司在这里。”

“宇晶的人和你确认了,是分公司吗?”记者问。

“也不算和我确认,就是谈话时候,提到过说是分公司。”

5月14日中午,记者致电宇晶股份并向公司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宇晶股份 晶博太阳能 赊销 融资租赁 业绩真伪调查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