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未来商业人物

每经网首页 > 未来商业人物 > 正文

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造假是红线 所有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在线教育都是耍流氓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16 21:41:17

对于近期互联网教育企业遭做空一事,李威表示,“造假是红线,永远不要逾越。资本市场是有记忆力的,错过一次,很难翻身。在线教育行业是造假的重灾区,希望从业者们恪守初心,不要被短时间的利益吸引,误入歧途。”

每经记者 刘洋    每经编辑 王丽娜    

李威说话比较直接。

这种直接,不仅体现在他抛出观点时的直言不讳,也在于在其面对记者时,可说、不可说内容之间清晰的界限。

这位本科主修数学,考研以第一名成绩“跳槽”英语系的北大毕业生,在2003年离开燕园之后,经历颇丰,从毕马威到渣打银行,从易凯资本到航天产业基金,从北京到伦敦再回国……2012年5月,李威加盟顺为资本,一待八年,成为其任职时间最长的公司。

在顺为,李威深耕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金融等投资领域。他主导投资的在线教育企业51Talk于2016年上市,成为彼时中国在线教育赴美上市第一股,亦是顺为资本成立而来的第一个IPO项目。

新旧年之交,新冠肺炎疫情突袭,一方面打乱投资机构的固有节奏,衍生多级影响,包括股市基本面震荡,并对一级市场产生明显的传导效应;另一方面,全民隔离在家的空前社会实验,也一度为在线教育发展带去红利。此外,近期亦不乏互联网教育的中概股频频遭遇做空。

就此,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试图复盘在线教育过往八年中的发展脉络、分析疫情之下在线教育的危与机,并尝试探讨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及资本动向。


顺为资本合伙人李威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近期互联网教育企业遭做空一事,李威表示,“造假是红线,永远不要逾越。资本市场是有记忆力的,错过一次,很难翻身。在线教育行业是造假的重灾区,希望从业者们恪守初心,不要被短时间的利益吸引,误入歧途。”

“阴差阳错”的头名

时钟拨回2012年。那一年,小米、BAT、360、网易、搜狐等纷纷进军移动端。移动互联网、O2O如今老生常谈的概念,则是彼时的“时尚”与“风口”。众多风口之中,近年来风起云涌的在线教育赛道那时并不突出,不仅“压根算不上什么”,甚至连“在线教育这个词儿都谈得很少”。

当年5月,李威加盟顺为资本。“来到顺为之后,阴差阳错,第一个重度参与的项目便是‘一起作业’。”李威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起作业”由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许达来主投,李威则从执行层面深度参与。

“一起作业”虽不是李威主导,却开启了他对于在线教育赛道的关注。不仅如此,经由该项目,李威得以与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王强产生联结,并为后来主导投资51Talk埋下伏笔。

“真格基金的徐小平、王强两位老师也投资了一起作业,在这个项目上倾注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李威说,通过与徐小平、王强的“接触与沟通”及自身的参与,他对于在线教育整体的理解,也得以领先于一般基金。

不久,真格基金将其天使轮所投的在线教育项目——51Talk介绍给顺为资本。51Talk成为李威在顺为主导的第一个在线教育项目。

2016年,51Talk赴美上市,不仅成为中国在线教育赴美上市第一股,在顺为内部,也是第一个IPO的项目。“所以从上市这个角度讲,我算是(在顺为内部)拿了个头名。”李威说。

一回生,二回熟。“一起作业”、51Talk之后,李威开始主动寻找符合其内心深处标准的标的。此时,掌门一对一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李威同样用“阴差阳错”形容与掌门一对一的相遇。“阴差阳错,我找到掌门一对一这家公司,在2015年投了A轮。”如今,在在线教育一对一方向上,掌门一对一毫无疑问已成为行业龙头,李威说,“它后面的竞争对手可能只是他规模的几分之一。”

专注在线教育赛道多年,李威见证过诸多公司从最初渺小的种子,逐步成长为年营收几十亿的巨人,对于“发展历程中的波折、模式的转变、运营的细节”也熟稔于心。

谈及在线教育从当初“少有人知”到如今成为“风口”,李威认为其背后的成因、推动因素,主要与技术手段、人口结构及投资热度有关。

2013年,当李威初遇51Talk时,后者的在线课程仍依靠QQ进行视音频传输,主力外教也身在菲律宾。“菲律宾并不是腾讯着力拓展的国际业务区域,外教在QQ上课时经常会遇到卡顿、断线等各种技术问题。”李威说,但这不足以成为不做在线教育的原因,毕竟技术手段会越来越成熟。相较于QQ提供的早期视音频传输工具,尔后的音视频传输技术的确发展很快。

2014年,李威也参与了顺为天使投资的声网Agora这一项目,其核心业务便是在线音视频传输,如今Agora的相关技术,已应用于诸多在线教育公司中。

“除了Agora,相关音视频传输技术的逐渐成熟,为在线教育行业解决了曾经阻碍已久的技术问题。”李威说。

时间的推移,不仅让技术愈趋成熟,也改变了用户群体父母的年龄结构。在线教育发展早期,家长们大多对互联网接受度偏低,遑论在线教育。

“现在更年轻的一代也成为了父母,他们的孩子也到了学习年龄。”李威说,相较于2012年,“如今大家更认为它是一个常态化的事情。所以从人口年龄结构上看,熟悉互联网的人群逐渐成为父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

在技术手段、年龄结构之外,资本也逐渐涌向在线教育。李威表示,顺为资本无疑在该赛道发挥了带头作用。“你可以看到后期的项目,基本上沿着‘一起作业’和51Talk这两个方向发展。”李威介绍说,“一起作业”主要解决小学生写作业的疑难问题,此后出现的作业帮、猿题库等一批项目均意在解决该问题;而在在线英语一对一方面,VIPKID等都是在51Talk大方向上所产生的多种“变体”。

“后来甚至出来一些连我都很惊讶的业务,比如在线教钢琴。在资本的推动下,大家也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向。”李威说。

盈利才是硬道理

新旧年之交,新冠肺炎疫情突袭武汉,随后席卷全国、波及全球。在线下企业一片叫苦连天的同时,在线教育似乎迎来机遇——诸多在线教育公司股价飙升,仅今年2月,在线教育融资规模就逆势增长275%。

在近日《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在线教育沙龙上,包括李威在内的诸多嘉宾均表示,虽然从短期来看,疫情的确给互联网教育带来一次巨大红利,但玩家之间差异化不足,同质化现象严重,“后期的留存、转化是很困难的事情”。

4月8日,武汉迎来“解封”,“战疫”取得阶段性胜利,随后多地陆续公布返校时间。在“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企业该如提高留存率?

对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李威表示,不同企业产品差异化很大,用户群体、上课方式也各有不同,难以给到具体的建议。但他提示道,正式开学之后,中小学课余、周末及暑假的时间可能会缩短,这对在线教育构成较大的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尽量地把学生转化过来,关键在于能否做到足够大的差异化。能让学生不觉得线上上课很累,是在本已非常沉重的课业负担之上额外的负担。”李威说,从这一维度,他会更看重学生的完课率,“学生消耗课程的情况,是否在持续不断地上课,上完课后是否愿意续费,这个是最核心的指标。关键还是要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得有足够差异化”。

疫情看似为所有在线教育带去良机,但不可否认的是,眼下,在线教育早已迎来下半场,头部效应也愈发显著。同时,在多重因素主导下,不仅在线教育赛道,一级市场投资风格几乎均趋于冷静,热钱时代似乎一去不返。

对此,李威向记者表示,目前仍有在线教育公司认为,要把规模像滚雪球一样滚起来。但从经济模型上讲,他们的续费率、现金流状况等非常糟糕。

“我认为如果没有投资人击鼓传花,这样的项目就无法维持下去。不光是在线教育,投资圈里有一类很不好的做法就是,大家在早期更多去看收入的增长、规模的增长,但对经济模型不太看重。”李威说,但这一做法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已“多次被打脸”,多家标杆性企业遭遇重大挫折。一些二线梯队的在线教育公司已沦落到必须通过卖身的方式,才能不至于爆雷退场。

在此背景下,李威强调,“盈利作为在线教育的核心考核指标,大家一定要以相较于从前十倍的精力去关注它”,相反,所有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在线教育都是在耍流氓。对于企业来说,如果当下不能实现盈利,在未来12个月至18个月,能通过提高运营效率、缩减费用,逐渐实现盈利,这种项目如今是投资人首选的类别。

回顾从2012年至今在线教育的发展,李威认为,在该赛道,能跑通或可能跑通的商业模式,大致已被摸索出来,许多“不靠谱”的商业模式已被证伪,如教育O2O。

他表示,就在线英语一对一而言,51Talk、VIPKID已是龙头企业,所以,在线英语肯定是一个已确认的商业模式;而K12大方向则包括大班课、一对一等诸多细分领域。其中,一直以来业内认为盈利最为困难的一对一模式的两个代表51Talk和掌门一对一,都已经实现了盈利,用实打实的利润证明了该模式的合理性,也打了不少质疑一对一模式投资人的脸。

李威认为,从商业模型上看,既然最难的“一对一”已实现盈利,“一对多”(无论是大班课,还是小班课)理论上也可以实现盈利。但在实际情况中,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仍在实现盈利的道路中不断摸索,也有不少企业还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我觉得他们距离盈利,可能也并不是特别远,核心还是提升效率,把自己的经济模型跑通。”李威说。

因此,对于新进在线教育行业的创业者而言,李威表示,“你想做一个细分方向的时候,要好好地去回顾一下过去七八年里面在线教育的发展历程,不要再去犯以前别人犯过的错误,不要再踩到别人的坑里面去。做一个教育企业的核心是说你的商业模式是合理的,终有一天能够实现盈利,而不是说靠规模增长怎么去烧投资人的钱。”

鲸鱼or金鱼?

随着5G的逐步商用,又将给在线教育带来何种影响?

李威坦言,短期来看,不是很清晰,但VR/AR可能会重新火爆。他话锋一转,“5G设备需要一定的前期成本投入,如一台VR眼镜的价格可能得2000元以上,有多少用户愿意额外花费这笔钱?倘若用户不愿购买,成本只能让公司承担”,而另一方面,5G商用虽然让沟通更为顺畅,从而在整体上提高在线教育的渗透程度,但目前仍无法识别出其在商业模式上可能带来何种巨大改变。

基于上述原因,李威认为,在线教育“不会在短时间内去尝试这一方向”。相较之下,出海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最近我们看到,有些项目在做相关的尝试,但这需要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因为具体切哪一块海外受众人群,需要详细分析。不同的人群带来的经济模型差异巨大。你需要一个非常好的产品,针对一个很好的垂直市场,选一个从经济模型上合理的商业模型。我个人很看好这个市场。”李威说。

除了在线教育,近年来,李威还投资了星客多、丽维家、装小蜜等多个泛互联网消费项目。其中,星客多涉及美业,丽维家、装小蜜分别属于家居、装修监理类别。对此,李威解释称,核心的逻辑都是试图通过互联网去改造传统行业,通过数据去降本增效。

那么,包括在线教育项目在内的多次出手背后,李威究竟秉持着何种投资逻辑?

李威在此借用了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雷军的一段话,“雷总说过,如果你想做一条鱼,那么一定要做海里的鲸鱼,而不是鱼缸里的金鱼。如果是在鱼缸里,你的市场就只有鱼缸那么大,你再牛也只是一条金鱼;但到了大海里,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格局。”

因此,在李威看来,考察一个项目的首要出发点是看其市场有多大,如果市场只有几十亿、乃至上百亿,“我就会非常的谨慎,因为这意味着公司必须在这个小市场里面具有近乎垄断性的地位,吃掉几乎所有的小鱼,才能在财务上实现规模。这对创始人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与其花时间在小市场,我更愿意看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里所隐藏的巨大机会。”

不过,在中国互联网激荡二十年之后,寻找到下一片“大海”并非易事。

“现在所有投资机构的核心难点,在于找到像我刚提到的大海那样的一个新方向。过去十年,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以前是美国有什么,我们抄一下。现在中国人的创新模式比美国还要多很多。正因如此,当下新鲜的东西涌现得相对较少,这就造成了寻找过程的困难。”李威说。

他还坦言,这对他本人也造成一定挑战,“我以前投资的公司更多的是模式驱动,例如51Talk或是掌门1对1,一开始没有特别强大的技术,更多的是通过现成的工具进行模式创新。”

而在未来几年中,因模式创新而产生的新公司相对较少,反而,通过技术进行创新的公司可能会多一些。现在,李威个人在寻找投资标的时,也会关注起技术创新这一原先不太关注的方向。

不过,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传统模式的互联网化、消费领域的互联网化,无疑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趋势。

就投资节奏来说,因疫情造成的不便,加之二级市场近来的强烈波动,近乎所有机构的节奏都将放缓。

“所以整体上讲,我觉得2020年对投资人而言,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你可以更加仔细地、慢慢地看清楚一个项目,估值上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坏处是,创新的、可以看的项目也没那么多。”李威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顺为资本 在线教育 李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