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业绩连续增长却IPO失利 再次闯关,瑞联新材的老问题都解决了吗?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3-12 00:46:26

记者梳理发现,此前发审委一共提及五个问题,涉及关联交易、商业模式合理性、毛利率真实性、实控人债权债务及收入来源等。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汤辉    

2019年6月IPO被否后,时隔9个多月,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欲再次冲击IPO。这一次,瑞联新材将目光瞄准科创板。3月10日,瑞联新材对外披露了招股书(申报稿)。

作为一家液晶材料、OLED材料及医药中间体等精细化学品生产商,过去几年,瑞联新材发展较为迅速。2016年~2018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增速约43%、80%和23%。2019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约1.41亿元,同比增长约53%。很显然,业绩并非2019年瑞联新材IPO败北的主要原因。

瑞联新材IPO为何失败?从去年证监会发审委问询公司的主要问题,或可略窥一二。在诸多问题中,瑞联新材与中国瑞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瑞联)间上亿元诉讼及后续成为焦点。瑞联新材的实控人刘晓春,曾是中国瑞联的重要股东和董事,但中国瑞联却让瑞联新材蒙受了巨额损失。

时隔9个多月再冲IPO

9个多月前,瑞联新材闯关IPO失败。彼时,IPO审核春风劲吹,暖意融融。而瑞联新材2018年归母净利润接近1亿元,却没有过会,这一度令外界惊讶。

去年6月,瑞联新材与其他两家企业一起上会,它是唯一一家被否的企业,打破了当时IPO过会率连续七周达100%的纪录。当被否的结果出炉时,多位观察人士便断言:瑞联新材被否并非业绩因素,而是另有原因。

2019年瑞联新材业绩依然表现亮眼。根据其最新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瑞联新材营收达到9.9亿元,同比增长15.6%,扣非后净利润达到1.41亿元,同比增长达到52.6%,明显高于2018年的业绩增速。

瑞联新材前次IPO被否的原因为何?此前令其IPO败北的问题,在短短9个多月内是否得以顺利解决?

记者梳理发现,此前发审委一共提及五个问题,涉及关联交易、商业模式合理性、毛利率真实性、实控人债权债务及收入来源等。

具体来看:瑞联新材实际控制人之一刘晓春曾担任中国瑞联及其关联方深圳瑞联、宁波屹东的董事及高管,并曾持有深圳瑞联股权。但发审委注意到刘晓春转让所持深圳瑞联股权的转让真实性、刘晓春偿还2958万元补偿款的资金来源等问题。

瑞联新材曾向江苏御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借款,并通过供应商向控股股东关联方博信达拆出资金。据此,发审委要求瑞联新材说明通过供应商向博信达拆出资金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履行相应的审批程序、相关内控是否健全并有效运行等。

此前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瑞联新材曾向江苏御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御尊)出借1.5亿元,利率约11%。虽然后来瑞联新材顺利收回了对江苏御尊的借款及利息,但是发审委还是忍不住发问:瑞联新材为何要向一家小房企(江苏御尊)提供借款及其合理性。

彼时,瑞联新材称,主要是2014年公司进行了增资,但增资款拟用的项目出现延期,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才决定给江苏御尊提供借款。

实际上,瑞联新材一边做业务,一边干着贷款赚利息的事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2015年,瑞联新材还曾向公司实控人旗下北京博信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博信达)拆出3000万元资金,利率约8.7%,小赚了一笔利息。这也引起了发审委的注意,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履行了相应的程序等。

近年来,在A股市场,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掏空”上市公司的事情屡见不鲜。比如康得新、康美药业,账上百亿资金“不翼而飞”的事件,这都让外界对大股东与上市公司间的资金往来颇为敏感。

与原关联方间数千万元款项能否追回?

瑞联新材也曾因“拆借”款项,惹上大麻烦。瑞联新材的股权较为分散,公司的实控人为吕浩平夫妇和刘晓春。其中,吕浩平夫妇通过旗下企业控制着公司约26.02%的股权;刘晓春持有公司8.67%的股份。目前,刘晓春担任瑞联新材董事长。为保持控制权稳定,这两方已结成一致行动人。

刘晓春曾是中国瑞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瑞联)的重要股东和董事。2005年~2011年期间,瑞联新材曾向刘晓春的关联企业出借了上亿元的流动资金。2012年时,这笔钱经过多方协议约定由中国瑞联偿还,但中国瑞联却迟迟不还钱。

2014年5月,瑞联新材将中国瑞联告上法庭,要求偿拖欠的约1.14亿元。后来,中国瑞联败诉,被判付瑞联新材约1.14亿元及相应利息。但中国瑞联仍不还钱,瑞联新材申请强制执行后,发现“(中国瑞联)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2014年12月,瑞联新材不得已以“长期无法收回”为名核销了上述约1.14亿元欠款。2015年,刘晓春将所控制的中国瑞联股权悉数转让,并不再担任中国瑞联的董事。当年,刘晓春个人按其原间接持有中国瑞联26%的股权比例计算向瑞联新材补偿2958万元。但是余下的数千万元却没有下落。

中国瑞联是否偿还瑞联新材剩下的钱?3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中国瑞联和瑞联新材,但无人接听。

启信宝信息显示,目前中国瑞联依然诉讼缠身,并被多家金融机构追债。2020年1月,中国瑞联刚被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为一笔3亿多元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资金管理制度是否完整,财务是否独立,相关内控是否健全并有效运行。”此前,证监会发审委曾这样发问瑞联新材。

封面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瑞联新材 IPO OLED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