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业观察

每经网首页 > 商业观察 > 正文

西安民宿人还能撑下去?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24 20:30:47

每经记者 高苗    每经编辑 毕华章    

疫情发生后,曾有知名平台发文,大意是说,民宿或将成为疫情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

太戳心!

文末留言,有人哀嚎撑不下去,当下就想转租退市;有人相信精打细算,挨过去就是春天。而餐饮、娱乐等其它板块业态,也纷纷驻足评论区,感慨彼此同气连枝,患难与共。

但也不乏反对“唱衰”的声音传出,如杭州民宿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夏雨青撰文高喊,“只有倒闭的企业,没有倒闭的行业”。

一时间,颇有“论战”的味道。

粉巷财经(ID:nbdfxcj)与几位西安民宿人沟通,来听听他们的心声……

深耕多年的贺女士比较淡定

对于外界担忧的行业“坍塌”,贺女士言谈之中透着自信。“撑下来没问题!”其由教师转型民宿,深耕行业多年。

春节之前,她的民宿几乎住满客人。即便除夕当晚,入住率也达到了70%——直到大年初三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才正式闭店歇业。

用她的话讲,6年间市场起起落落,常规的淡季旺季转换,早已习以为常。

与以往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次因疫情造成的困境,不知会持续多久……

2013年辞职创业以来,贺女士先后做了青旅、旅行酒店和民宿。

在她眼中,民宿本质还是偏小众、讲情怀的长期投资项目。直白来说,“硬投入不少,回报有限,跟短线快钱的暴利行业几乎不沾边。”

除租金、工资、能耗和更新等基础支出外,民宿主们还要在OTA(在线旅游)维护、佣金和营销上花费不少。更不要说“喜新厌旧”心理下,客人不断被新店分流,市场增长赶不上新店增长,竞争一直很激烈。

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悲观。

就当下闭店的状态,疫情期间除固定租金外,一些日常能耗几乎是零消耗。

并且,按照贺女士的说法,全年营收的三分之二都集中在下半年。再加上之后大概率的消费反弹,她不至于太悲观……

对未来图景,贺女士还是很有信心的。西安旅游热度这几年一直在上升,她去年还盘下隔壁300平米,准备扩建做一些新尝试。“对于一家成熟的民宿来说,不存在放弃。”

享受自由的Vivian有点煎熬

相较于贺女士对行业的看好,封闭在家快一个月的Vivian,只盼着快些熬到疫情结束。

经营压力是一方面,之前忙碌节奏被迫暂停,生活里少了那群天南海北的“朋友们”(客人们),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过去4年多,虽自嘲远离连锁发展,“以最累的方式保持着初心”,但也因为大小事的亲力亲为,她和很多人都建立了微妙的联系。

有人坑她高价租房,也有人低价多年从未涨租,作为商业小白,Vivian刚入行便感受到了人情冷暖。

Vivian印象深刻,一个人走街串巷看房租房,每天都因腿疼怀疑自己缺钙。由于资金有限,房子装修时怕请人花费太大,她就自己动手,和下班后前来帮忙的老公,经常忙到凌晨一两点。

辛苦之余,迎来送往中发生的种种,却也不失为让她满足的小幸福。Vivian语气柔和,“有点蒲松龄摆茶摊的感觉。”

接待过国际友人的家眷,见证过小情侣的生日惊喜,带吃货体验过坊上美食,协助过大海捞针般的“千里寻亲”,也遇到过胡搅蛮缠专挑刺的奇葩……

正因为民宿的串联,“广交朋友,时间自由支配、想法自己做主”的梦想照进了现实。可自由背后,谁又不是一把辛酸泪?

年前预收的3万多元还没捂热,就因为疫情退订原路返还。手里4间民宿的房租,每月还要空耗2万多。

“这个冬天就指着这个过年呢,结果2月颗粒无收,只能先这么赔着,除非你不做了。”Vivian有些犹豫,“如果疫情时间持续得长了,我肯定还得和房东商量商量减租的事情……”

电竞民宿老板徐朗纠结于资本诱惑

说到受疫情影响的减租问题,拆迁户徐朗倒不怎么担忧。

去年,村子拆迁后置换的那几套房产,都被他拿来做了民宿。但和其他早前入场的前辈们相比,徐朗面临的市场早已大变模样。

按照他的说法,西安这两年蹦出了很多自营民宿。要么主打人文气质的装潢,要么兼具时下潮流的元素,还有的,干脆把老板个人打造成了“品牌”。

但好多“过来人”还是告诉他,2019年的民宿市场已经式微,劝他尽早打消念头。

“还是要花心思去琢磨新点子。”徐朗最终没有退缩。对于这位95年后年轻人来说,做民宿看似心血来潮,实则踌躇已久。

作为电竞爱好者,徐朗一直关注着西安电竞产业的发展。在他看来,2018年LPL、KPL纷纷在西安开赛,而被称为“电竞界奥运会”的WCG总决赛,也宣布落地西安,“这不是机会是什么?”

等到2019年4月,他剑走偏锋,推出了主打年轻人喜爱的电竞民宿。一时间,成了新店之中的香饽饽……

“本来想着过年再赚一笔,现在停业,完全成了‘无业游民’。”大年初三那晚,徐朗的民宿仅入账5000多元。这种突如其来的落差,让他恼火却也无计可施。

而他所在的同行微信群里,面对明码标价的连锁收购,一些萌生退意的人也开始按捺不住。

焦虑无可避免,他私底下跟一个同行伙计聊了聊。大家深有同感,自营的力量不比行业资本,“做生意还是要有盈利能力,不能全靠一腔热血情怀来死撑。”

假如民宿未来一直赔钱,为了吃饭穿衣,他总归是会动摇。可一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的不易,心中的不舍就又开始自我拉扯了……

(贺女士,Vivian,徐朗均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